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二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主夜节舞会已经来到了最高潮。闪舞小说网www.56sos.com市民广场台阶上下,市民们群情激愤,两个身材高大,腰肢粗壮的中年男子正分别握住着临时拼凑起的木架两端,他们有着相同的破损牙齿和过高的鼻梁,让人怀疑是愚昧和丑陋生下的一奶同胞,木架上绑着的玛蒂尔达则面色苍白,一言不发,枪伤处渗出的鲜血染红了前胸,台下的观众们因此变得急躁,担心在审判结束前她就会因失血过多而亡,人群末尾,维格沃尔茨正在为了呼唤足以扑灭篝火的波浪而穷尽自己的想象,最终只在脚下制造出一方浅浅的水洼。奥利维娅站在市民广场外围的阴影中,面朝熊熊燃烧的篝火,鼎沸的人声传入耳中,宇宙间漂流的星子和四下飞溅的火花从她眼前一同划过,轨迹发亮,直让她有些恍惚,希望自己不曾为炸药桶送上火苗。

虽然与玛蒂尔达的交谈和维格沃尔茨发现的笔记让情势起了变化,但她今夜依然还是为可能发生的变故而感到紧张,一个小时前,她追踪一对悄然离开舞会的情侣,却看到两人缠绵的身影消失在了广场旁一条幽深小巷,而在新月时节的黑暗中,她只有借着手电筒灯光,才能勉强瞥见巷中破损的道砖和其中生长的低矮杂草。闪舞小说网www.56sos.com她深吸一口气,拔出腰间皮套上的左轮枪,殖民地开拓题材的小说和电影曾为这一动作赋予了与以暴制暴相关的浓郁仪式感,虽然随着流行文化的更易已变得稀薄,但似乎此刻成为了某种暗示:英雄脚下踩着的并不总是无垠黄沙。在这种诱惑之下,她没有选择返回求援,而是只身深入小巷,仅仅依靠手电散发的星点光芒。在两具被割开喉咙的尸体旁,她对着正在逃往黑暗更深处的凶手连开两枪,无一命中。

枪声引来了舞会上聚集的大群市民。不知是谁振臂一呼,声称相比提起公诉,更应该使用传统的办法来审判黑魔法使用者,这让市民们开始躁动:一时间,他们既因对凶手的共同仇恨而变得出离愤怒,又因成为正义使者而沾沾自喜起来。很快,舞会上所有能点着的东西都被统统砸烂,瓶中插花与被肢解的家具混杂在一起,堆积在广场中央,很快有人弄来汽油,柴堆上便燃起了冲天大火。直到此时,奥利维娅才明白了所谓“传统方法”所指的究竟是什么,如果不是在警察的佐证与声援下撇清了自己与谋杀案的关系,她此刻肯定已经上了火刑架。56sos

奥利维娅望向被火光染红的半边夜空,此时的天色看起来是如此不详。广场里依然有人在给柴堆加高,剩下的市民则成群结队塞满了阿尔道夫的大街小巷,抢夺捕获嫌犯的荣耀,却没人在乎几条街外又传来了一声枪响。很快,伸张正义的英雄们回来了,虽然身受枪伤奄奄一息的嫌犯让抓捕过程乐趣大减,但他们还是簇拥她来到了广场,一边骂着无法入耳的下流话,一边撕扯她的衣服和头发,年迈而病痛缠身的阿尔道夫勋爵看到妻子正遭人凌辱,不禁潸然泪下。

事情的真相似乎已经明了:流言得到证实,长期隐居避世容颜又从未衰老的勋爵夫人显然是某种嗜食人血的怪物,这一连串残忍的杀人事件则是为了满足她的变态欲望,就在主夜节她又一次行凶,不料却在杀人后被前来的年轻侦探射穿了肩膀。临时推举出的宣判人是阿尔道夫的小学校长,他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太阳穴上渗着豆大的汗珠,也许是火堆旁的温度太高,也许是在集体意志面前感到恐慌。在念出草草写就的判决书时,他始终低着头,不敢露出一丝同情的眼光。奥利维娅张大了嘴想要辩解些什么,试图让人相信她的射术不精,而真正的凶手却在首次枪响后射伤勋爵夫人,逃之夭夭。她的声音在山呼海啸般的咒骂声中显得如此细弱无力,旋即消散,宛若蝉鸣汇入风暴。

审判结束后,玛蒂尔达被推向人群中央,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走到她的面前,伸出肥厚而布满老茧的手掌抽打她苍白的脸庞,腰间赘肉随之上下颤抖,玛蒂尔达却一言不发,这种沉默显然更激发了她的怒火,直催她把玛蒂尔达撞在地上,直到庄园的继承人和未来的勋爵弗里德里希阁下推开人群,和那女人开始撕打,但很快,他就被一旁的几个壮汉合力按在地上。

奥利维娅突然意识到,维格沃尔茨在卡斯坦因庄园后院废弃教堂里发现的笔记虽然属于当代伪造,其中的内容却丝毫不差。今夜的骚乱重演了二十年前的一幕,只是受害者与加害者的位置发生了对调,阿尔道夫勋爵曾用在年轻男仆身上的手段被反过来施加在了玛蒂尔达身上,从此维德将和自己的女儿一样在心碎中度过余生,直到死亡降临的前夜还沉浸在对妻子容颜的怀念中不能自拔,而自今天起,卡斯坦因家在阿尔道夫本就岌岌可危的权威地位将彻底土崩瓦解,和前任勋爵的战功一同被扫进故纸堆中。至于那篇笔记上所载的真相,或许是索菲娅对两位侦探的一点奖赏。他们无意间散播的信息让早已埋下的流言种子茁壮成长,奥利维娅糟糕的准头和高涨的工作热情使她甚至毋需亲自下场。

审判已经结束,处刑仪式也迎来了最后时刻。一切能用于投掷的物体都被市民丢向了玛蒂尔达,在她身上制造了数不清的红肿和淤痕,但她依然没有昏倒,于是观众们便高声催促着刽子手将她投入火中。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急于把她烧死,但声音和影像正变得愈发模糊,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机会找到答案了。划过她脑海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被烈火吞噬可能比置身阳光中还要更痛。

维格沃尔茨从未像今天这样,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格外愠怒,但万般努力皆告失败后,他也只能跌倒在身下的水洼中,把右手攥成拳头砸向地面,指节处传来彻骨的痛。不忍心看到即将发生一幕的奥利维娅转过身去,面前条条没有灯光的街道都通往更深的夜中。广场上的人群已经开始欢呼,而火堆也烧得更加旺盛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