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是……风清巽的老婆?”他的同伴声音里已有明显的惧意。

    可是那个声音沙哑的男人却激动起来。“没错!就是她!我的鼻子就是那时被风清巽揍断的,可恶!”他啐了一口,骂道:“老子不趁这个时候讨点便宜回来更待何时?”

    “可是……要是让风清巽知道我们动了他老婆,我们还想活命吗?”

    “怕什么?”那男人嗤道:“你没看到这女人是个瞎子吗?我们玩了她,她根本搞不清楚谁是谁,想指认也无从认起。风清巽吃了闷亏,戴了绿帽,搞不好还不敢声张哩。”

    “就是!就是!”两人的兴致又被挑起来了。“我们撒的种,就让风清巽去养,想来真是大快人心!”

    “好啊!谁先上?”

    三人色从胆边生,淫手淫脚向柳雅茵伸了去。

    “不!走开!不要……”她大叫起来。

    她怎么也想不到,惨绝人寰的噩运竟会降临在自己身上,而她却无一丝一毫的抵抗能力,她狂叫着风清巽来救她,却徒惹来三人的大声讪笑。

    谁会在三更天到这种破庙里来?来阻止这场挽回不了的不幸?

    “你有没有毛病啊?才从那么远的地方回来,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先休息,有事明天再说嘛。”嵇律不满地嘟嚷着。

    “有什么关系,我们都可以陪清巽跑那么远了,也不差这一会儿。”雷天昊无赖笑道。

    “真是的!”嵇律无可奈何地瞪他一眼。“不过,话可说在前头,你要是碰了蒙贞的钉子,可别怪我!”

    雷天昊不解地看他一眼。“蒙贞在闹什么别扭?”

    嵇律嘴角抿了一下,“我怎么知道?脾气不好的又不只她一个,清巽这几天不是也阴晴不定?”

    雷天昊嗤了一声,“别说别人,你也差不多。”

    嵇律眯起眼,正准备回嘴,雷天昊突然一把拉住他,“欸!你瞧,我们走到哪里来了?前面那间破庙不正是当年我们不小心烧掉的那间吗?”

    嵇律定睛一看,“没错!就是那间龙公庙。”他奇道:“我还以为它早就翻修了,怎么到现在还这般乌漆抹黑的?”

    雷天昊突然顿下脚步,皱眉道:“嵇律,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有!从龙公庙里传出来的。”他惊道:“是女人的叫声!”

    他们向龙公庙奔去,嵇律愈听愈起疑,“我认得这声音……这声音好像……天啊!好像是清巽的老婆!”

    他们俩各自施展轻功,掠进龙公庙里,恰见三个男人按着柳雅茵欲逞兽欲。

    “大胆!”

    “可恶!”

    他们厉喝一声,一左一右飞身上前,嵇律抓起一人的后背,猛拍出一掌,不待他倒下,扭着胳膊用力一转,那人“哎哟”大叫一声,手骨像甘蔗般折断了,登时痛晕了过去。

    雷天昊手刀如风,朝右方一人劈颈砍下,眼尾瞄到另一名淫贼想拔腿开溜,出掌的同时身体一蹬,横踹而出,被劈的人连哼都来不及哼就挂掉了,而被踹出的那淫贼刚好落在嵇律面前,嵇律跃身而起,双脚剪住淫贼的颈子,用力一旋,那人顿时像螺旋般在空中翻滚,然后重重地撞上厚墙,整个人撞得奄奄一息了。

    他俩转身瞧柳雅茵,只见她惊惶万分的眸子张得大大的,惨白的神色有说不出的惊恐害怕。她的上衣已被撕裂,残破地披在身上,而她缩得小小的身躯,兀自战栗个不停。

    雷天昊与嵇律神情凝重地对看一眼,走上前,嵇律靠近她轻声道:“雅茵,我是嵇律……”

    他的手还没触到柳雅茵,她却已经狂叫起来。

    “不要碰我!走开!走开!”她挥舞着双手,朝看不见的前方激动嘶喊。

    “雅茵,你静一静!我是嵇律!”

    他又说了一次,可是柳雅茵犹是恐惧得大喊大叫,身子不停地抽搐着。

    雷天昊无奈地道:“没办法了,叫清巽自己过来吧。”

    “嗯,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找他。”嵇律道。

    嵇律在接近将军府时,恰巧遇到风清巽正要回府准备调集人手。

    他一听到这消息,整张脸铁青得吓人,二话不说,直向龙公庙奔去。

    一进破庙里,即见雷天昊背对柳雅茵面向外守护着。

    风清巽朝他一点头,雷天昊知道他在谢他,耸了一下肩,和嵇律有默契地往外走。

    “他们有得到妥善的照料吗?”风清巽冷冷的声音在他们背后传来。

    雷天昊和嵇律咧嘴一笑,“包你满意!”他们知道他指的是那三个杂碎。

    风清巽不再言语,心疼地看着让他疼到心坎里的女人。

    柳雅茵脸上、手臂上到处沾满了污渍,身上的衣裳残破不堪,昔日整齐光亮的一头秀发,如今杂乱纠结地披散着,而她羸弱的身子仍然颤抖个不停。

    风清巽看着她脸上的惊色,压下心疼的鼻酸,轻唤着:“雅茵,是我。”

    他的手握着她的柔荑,却引来柳雅茵剧烈的抵抗。“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他不顾柳雅茵胡乱挥舞的拳头,硬是将她揽在怀里紧紧拥着。“嘘!我是清巽,记得吗?嘘……好了,已经没事了……”

    见柳雅茵又是强力的挣扎,他更是用力揽紧她,轻摇着。

    “没事了,你瞧,我来了……你已经安全了……”

    许久,他温暖的体温让她的意识渐渐恢复正常,她恍惚察觉到抱她的人是谁,颤着声道:“清……巽?是你?”

    “嗯。”他点头,大手揉着她靠在他肩上的头。“我来了。”他柔声道。

    “真……真的是你?”她突然痛哭出声,不顾任何形象,用力搂住他,深恐他会再度消失似地死命搂着他的颈子。“清巽,你来了,我好怕好怕!真的……好怕……”她惊魂未定地颤哭着。

    “我知道,我知道,现在已经没事了。”他柔声安抚她。

    “你有没有受伤?”直到柳雅茵摇了头,风清巽才发现自己一直屏着呼吸。

    一会儿后,她渐渐松开他,与他稍稍保持些许的距离。

    “嗯?”风清巽敏感地察觉到她的转变。

    她怯怯地低下头,“你不是不要我了吗?”

    “谁说的?”风清巽好笑地低头看她。

    “可是……你不是和莺莺一块走了吗?”她的声音低到不能再低。

    “嗯,是呀。”他慢条斯理地应着。

    “那你为什么还回来找我?”她难过得鼻头又酸了起来。

    “因为,我老婆只有你一个,不回来找你怎么成?”他拈起她头上的一片蜘蛛网。

    他的声音带着笑意,柳雅茵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取笑她。

    “那莺莺……”

    “我是送她回家去。”他无奈地道。“她宁愿回家乡也不愿回冠珍楼,我本来是预定隔天才送她走的,那天被你这一闹,当晚我就决定送她回去了。”

    “真的?”柳雅茵喜出望外,心思一转,又嘟起小嘴道:“她真的愿意离开你吗?这该不会又是诓我的话?”

    “天啊!你的心眼还真多。”他嘴角挂起调侃的笑容,“怎么?当初还有人直跟我说要做一对挂名夫妻呢,那个人不知道是谁?”

    “你……讨厌!”柳雅茵扭着身子不理他。

    风清巽柔声哄道:“好啦,我们回去吧,兆邦等在外头够久了,我抱你走吧。”

    正当他要抱起她的时候,柳雅茵却突然凄厉地哀叫出声:“我的眼睛好痛!好痛!”

    仿佛有几千几万支针同时在刺她的眼睛,疼得她珠泪滚滚,连声喊痛。

    她的叫声把兆邦吓得跑进庙来,风清巽白着脸色,心魂俱焚地看她捂着眼睛直喊疼,一把抱起她迅速向外走。

    “请大夫,快!”他吼道。

    “是。”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的眼睛不是从来不疼的吗?风清巽紧抱着她颤抖的身躯,对无能为力减轻她的痛苦有种说不出的惶恐与心灼。

    记忆中,他冷漠的情绪从未被人真正牵动过,而她现在喊疼的声音,却深深揪着他的心肠,让他五脏六腑跟着抽痛起来。

    ※※※

    “爷。”莲儿轻唤着,“外头有位大夫,说是瞧少夫人的眼睛来的。”

    风清巽转头瞧柳雅茵,见她喝了药才刚睡着,皱起眉头道:“大夫不是才刚走吗?是陈大夫又折回来了?”

    莲儿摇着头,“不是,这大夫看起来好老,门房看他自己跑来,本想轰他出去,可是他说,少夫人的眼睛只有他治得好。”

    “哦?”风清巽怀疑地眯起眸子,“请他到大厅坐,我随后就去。”

    “不用麻烦啦!我自个进来了。”随着话声,走进来一位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者。

    风清巽见到来人,脸色在瞬间骤变,“你……”

    小老头笑着点头,“没错!没错!正是本使者,想不到你这小子还记得我!”

    来人正是当年他们三人遇到自称是龙马使者的老者。

    他笑得正得意,不想风清巽已变了脸,他倏地一把抓住老者的衣襟,揪到眼前,横眉怒目道:“雅茵的眼睛是不是你搞的鬼?”

    “你还真是聪明。”老者被他抓得双脚离地足足有一尺余,却还面不改色赞赏着,“不用我说,一点就通,你果然天资聪颖得很。”

    “你……”风清巽气得咬牙切齿,想把他重重甩出门去。

    老者像是看穿他心思似地,出声厉道:“喂!八年前的教训还不够你警惕吗?你还敢对本使者不恭?”

    “可恶!”风清巽气得一拳捶在石桌上,气怒道:“你不是扬言要报复吗?为什么不直接冲着我来?却无耻地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哼!”老者冷笑一声,“你现在难道没有充满愧疚感?一旦你知道她的眼盲是因你而起,你将会因此而难过一辈子,这比直接报复在你身上还要痛苦百倍。”

    “你这可恶的阴险老头!”风清巽狂怒地痛斥,伸手又向他抓去。

    “喂喂!别又来了!你难道不想要我医治你老婆的眼睛?”

    风清巽愤恨甩下手,冷眼看着老者走到柳雅茵身边,伸掌覆在她眼睛上,不一会儿,他的手掌竟然冒出缕缕白烟,惹得莲儿惊呼出声。

    风清巽从头至尾默不作声,只是紧眯着黑眸觑睨他。

    片刻后,老者收回手掌,对风清巽道:“你老婆待会醒来后,眼睛自然又重见光明啦。你也别瞪眼,我觉得她受八年的苦,换来你一辈子真情的对待也算值得。”

    风清巽垮着一张不悦的脸道:“我跟她既是姻缘天定,就算没有这段磨炼,也会爱她一辈子。”

    老者听得这话,却大笑起来。“你错得离谱了!寻常女子想要拴住你的心有那么容易吗?告诉你,小子,要不是我来这么一手,你还不是将她当一般女人看待,你的心会在她身上留多久?”

    风清巽气得无言以对,既然亲眼目睹发生在他眼前玄之又玄的事,他也不再多言。

    老者哈哈大笑,迳自转身离去。

    “爷!”莲儿紧张唤道:“爷!少夫人快醒过来了。”

    风清巽急忙上前,看着柳雅茵眼睫颤动缓缓醒来。

    一阵强光扎得柳雅茵蹙起眉,“好刺喔!”她痛苦地眨着眼,起身用手遮住眼前的光线,而后像是突然发现什么似地,激动喊道:“我……我看见光了!”这是自她十岁起就不曾见过的景象。

    风清巽抓住她的手,急切道:“只有光吗?除了光,你还看见什么?”

    柳雅茵慢慢放下手,有点害怕地转着眼珠子,深恐眼前的一切倏地又隐到黑暗里去。

    “我还看见了花瓶、桌子、椅子,还有……你……”她欣喜若狂地喊道。

    莲儿欢喜地上前贺道:“奴婢是莲儿,恭喜少夫人眼睛重见光明。”

    柳雅茵甜甜一笑。“我认得你的声音。”

    她转眸瞧见风清巽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倏地绯红了双颊,她没料到他竟比想像中还要英俊数倍。

    风清巽在床沿坐下。“怎么啦?”他用手指抬起她的下颚,让那双灵动的澄眸直视自己。

    “对你丈夫的长相还算满意吗?”他语带戏谑,对她的偷瞄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柳雅茵嗔睨他一眼,拍掉他的手,菱唇噙着一抹俏皮的浅笑。“不满意又能如何?现在想换也来不及了。”

    “你还想换丈夫?”他大吼,整个人压向她,“外头有一大堆女人抢着要我,你却想换丈夫?看来不给你一点惩戒不行!”

    他的手不安分地往她身上摸去,莲儿见到这光景,识相的关起门扉,退了下去。

    风清巽见她娇靥如桃,嗔笑娇喘无一不是风情,早就心痒难耐,搂着她的纤腰,往她小嘴吻去。

    “天快亮了……”她在他怀里躲他。

    “天亮又如何?”他咬她的耳朵。“上一回我们还是在大白天做的。”

    “啊……”她臊得发烫的脸庞像染上一层胭脂。

    风清巽托着她的后脑,将她拉近自己。

    “夜还长得很……”他邪气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