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03 顽童大闹千金台(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少废话!”大牛身边一名喽啰炸喝一声,手挥大刀就向少年砍来,眼看那大刀就要砍到少年的面门上,这人却忽然觉得眉心一阵刺痛,随即倒地,当场暴亡。众人眼看这一幕,惊呆在原地,却见天上飘然落下一白衣少女,她轻拂少年的头道:“弟弟,你没事吧!”眼中带着无尽怜惜。

    少年拍手道:“哈哈!姐姐您来得正好,这群恶人欺负我,快点!快点教训他们!”

    少女嘴角上扬,露出仙女般的微笑,道:“还不是因为你调皮捣蛋,惹恼了人家,不然人家怎会追打你。”

    不等少年说话,大牛便喝到:“哪里来的小妖人,这么不知天高地厚,敢动我千金台之人,难道不知我们后台!”可怜大牛扯着嗓子吼叫,那白衣女子丝毫不去不理会他,竟然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因为她眼里只有年幼的弟弟:“白义,玩够了,我们回家吧。”

    “你……你……”大牛气得头冒青烟,居然有人敢对自己这般无礼:“想走?没门儿!”大牛爆喝一声,提起双锤冲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霎时一道犀利的白刃劈下,大牛恍惚间见到一条白色狐尾破空而来,随后只听见一阵惨叫之声。

    天上清泉,直泻千尺会幽潭;绿茵缤纷,蜂儿蝶儿舞其间。

    也不知是天底下何处地方,虽无鎏金玉璧那样豪华尊贵,也无云顶天宫那样浩然广阔,但却清晰脱俗,放眼望去,万重仙山被一片嫩绿包裹,飞鸟轻鸣,置身其中,流连忘返。幽潭中那叫做白义的少年,正玩儿水嬉戏,青布衣裳早就湿透。潭中凸石上坐着那白衣女子,玉足在水中摇荡。她叫做白玉,人如其名,肌肤如玉、黑丝齐肩,生一双妩媚的狐眼,唇亦红齿亦白,笑时,俊俏的脸蛋儿上现出深深的酒窝。虽是十四五岁年纪,胸部却已微微鼓起,恰是:

    天上神女下凡,人间绿野仙踪。

    一番光景过后,已是夕阳西下时,二人悠坐在山崖边,晚霞早已映红天边,白衣女子轻纱衣带随微风而动,她眉头紧锁,不太愉快,道:“师弟,来时不是告诫过你,不要惹事生非,为何总是不听。”她自小跟在师傅身边学艺,与白义为师姐弟,二人从小在一起,情比金坚,示如同胞,所以对自己师弟格外关心。

    白义瘪嘴道:“师姐,有你在,这些人有什么可怕的。”

    “胡闹!师父曾经说过,世人险恶,莫要去招惹。早知道就不带你出来玩儿了。”白玉有些温怒。

    “好啦师姐,我答应你,下次绝不再胡闹了好吗,看你都生气了,哼。”

    二人享受着夕阳美景,殊不知林深处却有一双阴冷的眼睛正悄悄地顶着他们。

    镇南关,千金台。

    时已入夜,二楼客房中,大牛一帮人狼狈的站在门口,正椅上端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他一身紫色装束,眉宇间散发出一股坚毅凌然的气息,大牛等人显得十分惧怕此人,周身止不住颤抖。他手上戴着一枚暗紫色戒指,并用它在桌子上敲了敲,冷冷道:“是否属实?”

    大牛捂着脸上的伤口吓道:“三……三少爷,属下说的句句是真,大家都是被那小妖人所伤,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说完他身后的伙计连连点头。

    三少爷也不再问话,从那枚暗紫色戒指当中慢慢散发出一阵紫色轻烟,逐渐将大牛等人缠绕。大牛等人见此情景,连忙下跪,疯狂的给三少爷磕头求饶,只见那三少爷面无表情,道:“既然错看了不该看的东西,那你们就该承担后果,这是你们的命。”说罢只见轻烟从人们的七窍中钻去,他们虽想挣扎,但无奈顷刻间就变成了死尸。

    “土。”

    “属下在。”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却不见其人。三少爷也不回头,默默的看着地上的尸体。道:“我有书信一封,速呈紫云山庄,记住,此事关系重大,不可走漏半点风声,另外,传金、木、水、火速来镇南关。”

    “遵命!”

    万妖谷

    十年前,这是一个多么响亮的名字,

    不曾想那一战之后物是人非。四处虽是残檐破瓦,但这万妖谷总坛在凌厉的月光下,依然让人望而生畏,心神颤动。

    借着月光,隐约看见高高的石阶前有两个小小身影,近了,却见白玉姐弟二人小心地跪在那里,屋内传来一个老妇的声音:“知错吗?”

    这声音听来十分严肃,白玉被吓坏了不知作答,白义那小子虽然调皮,但在此人面前也不敢放肆,心想这出谷玩耍被发现,师父定然不会饶了自己,但也不能连累姐姐,便正经道:“师父,是我偷偷溜出去的,师姐是为了来找我,这才跟来,你要罚就罚我好了。”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不准叫我师父,我也不是你师父。”老妇道。

    白义听在耳里,心想,师姐都叫你师父,为啥我不能叫。

    “好,既然你这样说,我就罚你在此反省一夜,若我发现你偷懒挪了位置,打了瞌睡,我再好好收拾你。”

    此言一出,白玉便担心的说道:“师父,夜里风凉,弟弟在这儿会冻坏的!”

    “我意已决!白玉你给我进来!”

    言说几句,白玉还是没能改变师父的想法,怜惜地看了白义一眼,便小心的进了屋子。白义心想,要不是赌坊那几人缠着自己不放,导致自己晚回来了些,师父也不会发现。这些恶人,必然没有好报!

    对于他来说,自小调皮捣蛋,受罚已是常事!长夜漫长,他摸出白日里从那小姑娘手上抢来的笛子,把玩起来。

    话说那小姑娘,自从笛子被抢走之后便一直闷闷不乐,此时正坐在一块青石边,望着小河抽泣,白眉散人慢慢从她身后走来,用手轻拂女孩儿的头,安慰道:“惜乐,别着凉了,师父知道那是你最爱的宝贝,跟师父回去,师父已经算到,明日那小子就会将竹笛还你。”

    小女孩缓缓地抬起头,伤心道:“师父,竹笛是我父母生前唯一留给我的东西,那小子说的话怎么能信?我要去找他!”

    看着林惜乐泪汪汪的眼睛,白眉散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天命如此,福祸皆定,走吧孩子。”

    白义拿起竹笛,借着月光查看片刻,不觉得有什么稀奇,喃喃道也不过就是一根破竹子,自己又不懂得什么乐理,索性就将它扔在一旁。

    万妖谷谷主,九尾妖王,她原本出自蜀山,曾误修功法,走火入魔,虽练就一身本事,但却作孽多端,在别人看来,九尾这个名,实在恐怖。

    可就是这样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人,对待白义,却视如己出,不管他犯多大的错,给与的总是包容和宠爱。

    所以,白义从小就过得无忧无虑,这十万大山,想来便来,想去就去,无人会去阻拦他,这才养成他桀骜不驯,顽皮捣蛋的个性。

    在他看来,往日里,只要师父单独找师姐,无非便是传授师姐武艺,而每次至少是一天一夜。白义心里琢磨,白日里这帮恶人,害我在此受罚,现在已是戊时,这里到达镇南关也就四个时辰脚力,来回八个时辰,只要能赶在卯时回来,中间还有时间一把火烧了他赌坊。那时正值午夜,大家都在熟睡,定不会遭人发现,回来后师父也不会发现端倪。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不会武功,今天要不是师姐出手,恐怕早已落入恶人之手,要是计划失败,岂不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想到这里,白义忍不住叹了口气:“师父啊,师父!您为何不远传授我武功,害我处处受人欺负!”

    感叹间,白义无奈地低下了头,这才发现,方才无意间将竹笛丢出去,那竹笛却在坚硬的石板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坑。白义眼睛放光,瞬间来了兴趣,连忙将竹笛拾起,往侧面一挥,只见一道绿光划破夜空,直将一旁大树的树枝削落下来。这种力量居然和师姐的功力不相上下,

    “原来你还是个宝贝,行,今夜就由你来助我!”

    白义憨笑道,心中打定了主意。

    他故作遇到危险大嚷几声,见屋内师父和师姐都没了动静,这才放心,立马起身,向镇南关的方向而去。

    月下路虽明,山涧总曲折。

    白义也不管那么多,虽不曾学过一招半式,但师父也传授过一些内功心法,这点脚力不在话下,他心中只想着如何捉弄大牛那帮恶人。

    午时的千金台,虽已打烊,但还是有少数嗜赌成性的人聚在这里连夜畅赌,白义想来,大牛这种看场子的,此时就算未眠,也在二楼打盹,先偷袭一下他,再给他放把火,烧了这赌坊。届时赌坊着火,大牛作为这里的头头,只会拼命救火,无暇顾及自己,当下便可逃离,岂不以解心头只恨?妙哉妙哉!于是便悄悄地从厨房窗口跃进,慢慢向二楼摸去。

    三少爷呡了口茶,冷冷地看着地上的尸体,心中总有些后悔,一来若是不杀掉他们,就怕他们走漏风声,二来若是杀了他们,自己便无从知晓那妖人模样,思来想去无非是自己还不够努力,没有强大的能力,只能自责。事已至此,现下只能将这些尸体处理掉,若是被护国寺的僧人发现端倪,便大有不妙。

    正想施法,忽然从楼道里传来一阵鬼鬼祟祟的脚步声,三少爷不敢不顾,因为以自己现在的功力,要想融化点这些尸体,少说也要半个时辰,而这半个时辰之内,万不可被别人发现,所以周围的任何响动,对他而言都十分敏感。

    他的戒指并不普通,可以感受四周的灵力,他试着用戒指去感应,却不想戒指异常光亮。这枚戒指是神物,一旦感受到灵力就会发光,而这次,比以往都要亮很多,这就意味着,来者是一个从未遇到的高人。

    话说回那万妖谷,九尾将白玉召回屋内,才训斥几句,就听见白义在门外鬼哭狼嚎,怒道:“这小兔崽子,又不知在搞什么名堂!玉儿,去看看!”

    “是!”

    白玉不敢怠慢,她知道白义的性格,多半又是在耍什么花样。

    白义上到二楼,只见走道最深处的一个房间还亮着灯,他鬼鬼祟祟的走了过去,小心地推开门,瞪大眼睛向里面瞧了瞧,见大牛瘫倒在地上,顿时觉得好笑,“这大猪,醉成这幅模样,不是给我一个天大的机会?嘻嘻!”

    白义大喜过望,一脚把门踹开,得意道:“嘿嘿!大坏蛋,这下你惨了吧!”

    话音未落,却见数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均七窍生血,好不吓人!白义惊呆在原地,三少爷缓缓转过身来,先是一惊,这么强大的内力,没想到是个小孩,又不敢妄动,问道:“你是谁?”

    白义抬头见一人矗立在前,心中恐慌,吞吞吐吐道:“我……我走错了房间,再见再见!”说罢要走,却不料一阵妖风袭来,直接将门给合上,白义措手不及,一头撞在门上连退两步摔倒在地。

    三少爷冷哼:“不过如此,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

    白义见他缓缓抬起右手,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把那竹笛握在手中,他心里明白,这么多人死在这里,多半是眼前这人干的,而自己打个大牛都吃力,定然不是他对手,可是这人浑身杀气腾腾,怕是在劫难难逃,道:“你想做什么?咱……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今天不过错进了房间,你若是不让我走,大不了……大不了跟你拼了!”

    “一只附有粗浅灵力的竹笛罢了,也不知你哪来的勇气!”

    看着这人慢慢靠近自己,白义有种前所未有的害怕,要是今晚乖乖听话,不来这里该多好,明日一早还可以吃到姐姐做的早点,要是师父在这里多好,要是……

    三少爷停下脚步,手臂抬起的瞬间,一道暗紫色光芒向白义迸射而来,白义慌忙中拿起竹笛挡在脸上,眼看就要命丧黄泉,一个白色身影突然破窗而入,白色狐尾一把将白义拉到一旁。

    转身看去,房门已被三少爷这一击打了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