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雅俐姊,怎么办?我好像把他撞死了!」苏婷婷才刚到一家万能事务所上班第一天,老板交代的头一个工作就是去勾引一个已婚男人。

    纵使百般不愿,但是如果她不做,就得马上回家吃自己,而她才因为想一个人到台北打拚,所以跟家人起冲突,如果她真回家吃自己,一定被爸妈笑死,所以逼不得已,她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她还来不及执行任务,就把人撞昏了!

    「怎么办?那个人流了好多血哦。」苏婷婷不敢跟老板讲,只好先联络委托人,「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皮夹里还有我的照片耶!」

    「-看他的皮夹?」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我送他来医院,总得帮他挂号吧,谁知道我一翻开他的皮夹,竟然看到自己的照片。雅俐姊,-知道那时候我心里有多慌吗?而且医院的人还问我,我跟他是什么关系。」

    「那-的回答是?」

    「我怕别人知道是我开车撞他的,当然胡诌说我是他女朋友。」

    「他们信了?」

    「他皮夹里有我的照片,-说他们会不信吗?」虽然事情巧合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当时兵荒马乱的,她哪管得了那么多啊!

    她当时只想偷了他皮夹里的照片就闪人,但又怕雅俐姊不高兴,和老板告状,届时,她真的得回老家了。

    「雅俐姊,-能不能收回这个委托?我想如果他没事,我就要走了。」说走是好听,事实上,她是想畏罪潜逃,她担心这个人如果要她出医药费,那她可就完了。

    「-先别着急,等我先看看陆新阳到底伤得怎么样,我们再看怎么办-知道陆新阳的主治医生是谁吗?」

    「我知道,-跟我来。」苏婷婷急急的领着雅俐去找主治大夫。

    哈哈,老天爷果然是站在她这一边的,谁想得到陆新阳脑子里会有颗小水泡,禁不超重力撞击,所以让苏婷婷这一撞,虽表面上没什么大碍,但那颗无伤大雅的小水泡,竟就这样压迫到他的记忆区块,导致他的记忆丧失,人生变成一片空白。

    「婷婷,这可是老天爷帮。」

    「老天爷帮、帮我!这话怎么说呢?雅俐姊。」

    「之前-不是随口胡诌说自己是陆新阳的女朋友吗?现在他马上失忆给-看,-说这不是老天爷帮-是什么?现在-就进去,告诉他说-是他女朋友。」如此一来,婷婷甚至不用勾引,陆新阳就上勾了,她倒要看看,欣爱还能嚣张到何时!

    「要我去骗、骗陆先生说我是他女朋友!这、这他会信吗?」

    「有医院的医护人员做证人,-还怕他不信吗?」雅俐硬是推着苏婷婷到陆新阳面前去。

    来到病床前,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得天花乱坠,陆新阳本来对苏婷婷的身分还有所怀疑,但是旁边的医护人员却为她说话。

    「真的啦,你出事的时候,皮夹里还有你女朋友的照片。」

    为了取信于他,大家还把照片拿出来给他看。「看,照片后头你还写了『最重要的人』五个字。」如此一来,说苏婷婷不是他的女朋友,岂不是很怪吗?尤其她长得这么漂亮,没道理骗人嘛。

    「这是我的字?」陆新阳失去记忆,连自己的字迹都认不出来了,只是这字迹看起来娟秀,像是出自于女孩之手。

    「从你皮夹里找到的,谁知道那是谁的字啊?总之,婷婷是你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就没错。」雅俐一眼就认出那是欣爱的字迹。她不懂欣爱干么在陆新阳皮夹里塞苏婷婷的照片,而且还写上最重要的人五个字,不过她只当是连老天爷都在帮她,所以也不多想了。

    「那-又是谁?」陆新阳转头看着雅俐。

    「我?!我是婷婷的干姊姊。」她转脸跟苏婷婷交换眼神。

    「对,雅俐姊是我干姊姊。」为了明哲保身,苏婷婷赶忙站到雅俐身边。

    「那我家里还有什么人?」他需要别人的佐证,想证明她们的身分。

    「你家人全不在台湾,你这次是回台湾玩,没想到在台湾跟婷婷一见钟情,所以在台湾,你没有家。」

    「那我住哪里?」

    「住饭店,不过今天本来你是要跟婷婷回南部看她的爸妈的,谁知道才刚出门没多久,你们就撞车了。」自从知道陆新阳失去记忆之后,雅俐就想了一套自认天衣无缝的说词。

    纵然她说得合情合理,陆新阳还是隐隐约约觉得不对。

    为什么他女朋友的干姊姊,对他的事似乎比他女朋友还要来得了解?

    但如果苏婷婷不是他女朋友,为什么他的皮夹里会有她的照片?这就是陆新阳一直想不通的。

    「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等报告出来,要是没有什么问题,你就能出院了。」等他出院的时候,她绝对会通知各大媒体在饭店外守候。

    只要陆新阳挽着苏婷婷进饭台的照片上报,她就不信欣爱会不哭瞎了眼才怪。

    哦呵呵呵呵!雅俐掩着嘴偷笑。

    三天后--

    台湾媒体虽不知道陆新阳是何人,但雅俐砸下钱,买了版面,所以还是有媒体愿意登这则名不见经传的新闻,而雅俐唯恐欣爱没看到,还特地买了两份报纸,一份送去元妈妈家,一份送去陆家。

    同一时间,收到报纸的两人都看到了。

    元程澄立刻打电话问女儿,「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是才跟新阳结婚吗?怎么就闹出这种绋闻来?!」

    欣爱看着报上照片中的女孩,分明就是雅俐买通的人,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丈夫无缘无故消失一个礼拜之后,就跟照片中的女孩在一起了?

    她一直以为他这一个礼拜是在忙筹备分公司的事,没想到……

    「欣爱,-到底有没有听妈在讲话?」

    「我在听。」

    「那-倒是说说看,-跟新阳到底是怎么了?」

    「妈,这是桩误会,我相信新阳这么做有他的理由。」她说过她会相信他,所以这一次她一定要找他问明白,不能重蹈覆辙,因为误会而意气用事地分手。「妈,等我找到新阳,我再给-电话好不好?」

    「什么,-连自己的老公在哪都要找!欣爱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元程澄被女儿气到不行,只是现在骂女儿又有什么用。「我看-倒不如问写这篇报导的记者比较快,照片是他拍的,他一定知道新阳跟那狐狸精住哪家饭店。」

    「唔,我会去问……我马上去问。」不论如何她都想知道这一个礼拜他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说他绝不会变心,最后却跟那小女生出双入对?

    欣爱亲自去报社询问,花了一笔钱才买到她要的消息,知道自己的老公究竟下榻哪家饭店。

    她偷偷的去找过陆新阳几次,但他看她的目光似乎很陌生,害她只敢躲在暗处偷看,而不敢上前认他。

    倒是陆新阳好几次发现欣爱躲在暗处注视他,眼神藏满了复杂的感情。

    有一次,他又逮到她在偷看他了,他于是主动出击,走过去问她,「我认识-吗?」

    「你不认识我了?!」

    「嗯。」陆新阳指着自己的脑子说:「我前一阵子出了场小车祸,本来没什么事的,但是我脑袋里本来就有个小水泡,经过那场意外,水泡压到记忆区块……」

    「然后你就失去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欣爱闻言脸色一白,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他失去记忆,也不记得她了,而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你真的不认得我了吗?」她只希望他是在跟她开玩笑、闹着她玩的。

    陆新阳摇头。「我是真的不认识。」

    「那i……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女生--」

    「-是说婷婷。」

    婷婷?!他叫那女生婷婷!「看来你跟她很熟。」

    「她是我女朋友。」

    「女朋友!怎么会?!你不是说你失去记忆了吗?为什么还……还记得她是你的谁?难道……难道你一点都不怀疑那是她骗你的吗?」

    「她没有骗我,因为出事前,我的皮夹里夹着一张婷婷的照片,上头还写着『最重要的人』。」

    欣爱听了,差点晕倒。

    天底下竟然有这种事!

    她把婷婷的照片放在新阳皮夹里,是要他小心提防的,没想到最后却反是帮了雅俐的忙!

    「-是谁?」陆新阳看着欣爱,虽然认不出来她是谁,但是见到她,他心窝却莫名的温暖,感觉好亲切。

    「我是……」

    「她是你以前的女朋友。」欣爱还来不及回答,雅俐便跟着苏婷婷出现了。「我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雅俐挑衅地瞪着欣爱,而后指着她跟陆新阳介绍,「五年前你跟她谈过一场恋爱,但是这个女人相信一个半吊子算命师的话,相信自己是潘金莲转世,这辈子只能当人情妇,所以跟你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她只想玩玩,不想对你认真,你伤心之余,就独自一个人飞回美国。」这些都是她事后听元妈妈说的。

    元妈妈近来可出名了,女儿嫁进了豪门,她连走路都有风,还常常拿欣爱跟陆新阳的恋爱史大肆说嘴。也多亏了元妈妈,这才让她对陆新阳有些了解,要不然这场戏也不会演得如此逼真。

    「现在,她铁定是从报上看到你回来了,所以想回头找你重修旧好。只是陆新阳,这种女人,你还要吗?」雅俐当着欣爱的面问陆新阳,目的就是想要让她难堪。

    「她说的是真的吗?」他问。

    她还能说什么呢?雅俐并没诬赖她。「她说的部分是真的。」

    「哪部分?」

    「我白痴,相信算命先生的那一段。」

    「那么假的部分呢?」

    「就是……」欣爱瞄了苏婷婷一眼。「她不是你的女朋友,事实上,我们两个已经结婚了。」

    「元欣爱,-在作梦吗?想想看,五年前-抛弃了陆新阳,五年后,他还可能娶-吗?」雅俐大笑。

    欣爱不理她,只想跟新阳说清楚、讲明白。「我没骗你,我们两个真的结婚了,如果你不信的话,那……」她有照片为证。欣爱连忙拿出皮夹,里头放着他们俩的结婚照。

    雅俐一把夺走她的皮夹,看到照片,忍不住花容失色,直骂不要脸。「-怎么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这照片是合成的吧?」

    「不,不是合成的。」

    「不是合成的,那应该也是五年前拍的才对,要不然-以为-当年做了那种事,今天陆新阳还可能原谅-,还愿意跟-结婚吗?」雅俐咄咄逼人地诘问,不只问欣爱,也问陆新阳。

    「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愿意原谅我。」

    「是不知道,还是想不出理由来硬掰?」

    「雅俐,-为什么非得这么迫害我不可?我跟-真有那么多的深仇大恨,-非得看我过得不幸福才高兴吗?」

    「-干么跟她讲那么多!」元程澄拉着陆新阳的母亲跟甜甜、于贵,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现。

    「妈,-怎么来了?」

    「我去陆家找-,-已经出门了,反倒是看到亲家母带着两个小的刚从日本回来,我拿报纸给亲家母看,她就跟着我四处打听新阳下榻的饭店。」方法同样是拿钱贿赂小报记者,不过亲家母不信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外遇,于是又追到医院,查到他出了车祸、失去记忆的事。

    陆妈妈觉得欣爱太善良了。「我儿子忘了-,-不会要求他马上去医院抽出那颗小水泡吗?」

    「可是那样会有危险不是吗?」如果水泡可以轻易取出,那么她相信他不会放着那么多年,任它危及自己的生命。

    「反正他又不认-是他老婆,而且遗相信外人说的话,不信他是爱-的,那-管他会不会有危险做什么?」

    「亲家母,他是-儿子耶,-这样是不是有些狠?」

    「反正他也不认得我了,不是吗?」陆妈妈转脸,看着陆新阳。

    虽不想承认,但是,他还真的不认得这位凶巴巴的妇人是谁。

    如果她真是他妈,那他可真歹命。

    现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得不可开交,陆新阳则是懒得理这一团乱,倒是一旁的两个小人儿引起他的注意。

    小男孩很凶的骂小女生,「-可不可以不要一直跟着我?」

    「可是阿嬷说,我要对你好、要服侍你,这样以后你才会娶我当老婆。」小女孩不怕小男生的恶劣态度,执意要跟在他的后头。

    她问他,「你要喝茶吗?」

    男孩不理。

    小女生接着问:「要按摩吗?」

    男孩终于受不了地大吼着,「陆心甜,-可不可以不要再演了?」她老把八点档小姨太伺候大老爷那一套搬出来,这样显得很不伦不类耶!

    蒋于贵大叫,而欣爱则是顺着陆新阳的目光,看到了女儿正巴结着蒋家小少爷。于贵显得很不耐烦,而甜甜还缠着人家。

    「甜甜,-这是在做什么?」她连忙过去拉住女儿。

    「是阿嬷教我的,阿嬷说于贵家好有钱,要我要巴结他、讨好他,以后他才会娶我当老婆,从此之后,我才能像妈咪一样,飞上枝头当凤凰。」甜甜天真地把阿嬷教她的事,一字不漏地告诉妈咪。

    欣爱听了,差点晕倒。「妈!-怎么可以这样教小孩?!」

    「我这是未雨绸缪耶,想想看,我们母女俩要是落魄了,以后还可以靠甜甜;我只是没想到,-落魄的日子竟然这么快就来到,我都还没传授我的真功夫给甜甜呢。」

    「妈,他们是表兄妹,根本不能结婚好不好!」欣爱受不了地朝母亲大叫。

    然而,陆新阳看到这画面,却是忍不住地大笑了出来。

    他笑得是那么突兀,惊得众人全回头诧异的瞪着他。

    「你怎么了?疯了吗?」陆妈妈对儿子是口无遮拦、百无禁忌。

    「我想,我知道自己该相信谁的话了。」

    「谁的?」欣爱焦急的问。

    「-的。」

    「我的!为什么?难道……你想起来了!」

    「没有。」

    「那么你为什么愿意相信我的话?」

    「因为-们母女俩吵嘴的画面令我觉得熟悉,相反的--」陆新阳转脸看着林雅俐跟苏婷婷。「我对-们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看着-们,我想不到任何画面,不过看着那小女孩--」他看着甜甜。

    元程澄马上将甜甜抱到他面前去,「她是你的女儿。甜甜,快叫爸比。」

    「爸比。」阿嬷说什么,甜甜就做什么。

    陆新阳看着她,一种熟悉的情感油然而生。「-是不是曾经跪在地上,叫我父亲大人?」

    「对对对,的确是有这一幕。甜甜,快点演给-爸比看,-爸比要是想起来了,那-跟妈咪又有好日子过了。」

    「阿嬷,演什么?」

    「演拿拖鞋,跪在地上叫父亲大人,您回来了!您终于回来了!那一段啊。」元程澄还亲自下场导戏。

    她们祖孙两个,当场就演起来。

    雅俐看了脸都绿了。「这不公平,你什么都没想起来,凭什么决定谁才是你的亲密爱人?」

    「凭我是新阳的母亲。」陆妈妈站出来,趾高气昂地问:「怎么,难道我还得上医院跟我儿子验DNA,-才愿意承认这一切全是-一手导出来的戏吗?林小姐,或许-不晓得我是谁,但松隆集团-应该听过吧!-信不信,我女婿光是吹一口气,就可以让-在台湾无法立足?-犯得着为了吞不下一口气,处处找我媳妇的麻烦吗?」

    她气势十足,当场吓得雅俐闭上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吐一口。

    陆妈妈回头看儿子一眼。「你呢?」

    「我怎样?」

    「要我去医院验DNA,你才肯相信我是你母亲吗?」

    「不用。」如果这位妇人家世真是如此显赫,那她又何必无缘无故地认他当儿子。「我相信-是我妈。」

    「所以我说的话?」

    「我信。」

    「那么--欣爱来,」陆妈妈拉着欣爱和甜甜站到陆新阳面前。「她是你媳妇,这是你女儿。」

    「我是你丈母娘。」元程澄忍不住挤上前自我介绍。

    「那你是谁?」陆新阳看着蒋于贵。

    蒋于贵连忙摇手说:「我不重要,我跟你们不是同一国的。」他连忙撇清,不愿意跟阿嬷、甜甜扯上关系。他觉得一旦跟她们扯上关系,自己以后准没好日子过。「你不用管我,你们合家团圆就好。」他连忙退开身子,躲到角落去。

    陆新阳的视线重新落回欣爱跟甜甜身上。他的妻子一脸担心地看着他。「我很抱歉,我不该忘了。」

    「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听到他说抱歉,欣爱的眼泪这才溃堤。她一直不敢哭,就是怕自己若是哭了,会惹他心烦,也许他就要选别人,不选她了。

    「但是我现在还是记不得-……」

    「没关系,因为我们有的是一辈子的时间,我会慢慢帮你把记忆找回来的。」

    「我也会。」甜甜连忙举手参一脚。

    望着妻子和女儿,陆新阳只觉得愧疚,然而遗忘的记忆,他们还得一点一滴慢慢堆积起来,但没关系,因为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去等待。

    只是,雅俐却没有他们的好心情,她不但没整到欣爱,还得付苏婷婷一笔钱。

    没嫁进豪门,她妈反倒包出六万六的大红包,而自己则是得不偿失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世上还有天理存在吗?

    雅俐虽是咬牙切齿,却也只能无语问苍天。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