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502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竹苓看着毕岸,想到种永,真搞不懂,种永为什么要刺激毕岸恢复记忆,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毕竟,如果没有毕岸,这个世界能被叫成种永的只有他一个了,还是,他真的想两人恢复成一个人……

    竹苓刚这样一想,连忙摇头,种永应该不会有这么疯狂的想法的,肯定不会,不会!

    想完她又低头看向床上的毕岸,毕岸的挣扎好像渐渐地缓了下来,额头上的汗虽然还是在不停地出,但是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可怕了,况且,他现在额头上莹莹的汗珠,看起来还有些……

    竹苓这么想着,骨子里天生的那种不服输的劲头又来了。

    她想到之前在赌场看到毕岸护着柳絮影,在自己的衣衫滑落时第一反应遮住柳絮影的眼睛,那种举手抬足之间的关心与爱护让她心里很是不豫。

    还有刚才种永对自己下的那下狠手,她现在腹部还是在隐隐作痛。

    “柳絮影何德何能?!”竹苓咬牙切齿的说出声。

    她看了会儿毕岸的脸,不可否认,毕岸那张脸真的很对她的口味,呵,就和种永一样。

    竹苓靠近床边一步,弯下身子,秀发垂在毕岸的脸上,她轻笑一声,像是很满意的样子,纤细修长的手指,慢慢的从毕岸的眉头顺着鼻梁滑下来,到达毕岸的嘴唇那里,触手温热,竹苓对着毕岸的脸笑着轻吹一口气,然后慢慢的慢慢的靠近那个温热的嘴唇。

    就在近在咫尺的时候,竹苓恶意的勾起一抹笑,刚想接着压下去的时候。突然的一个大力,她直接被掀翻在地上。

    竹苓痛的倒吸一口凉气,抬头看过去,毕岸冷冷的坐在床上,看向她,随后不发一言,从床上下来,马上桌案上的那个碗,放在自己鼻尖嗅了嗅。

    然后那种和种永相比无二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传来,“你把她怎么了?”竹苓惊愕抬头,看到毕岸已经在手中运行着术法了,连忙慌张的说道:“她很好,什么事都没有,我们只是取了她的一点血想刺激你苏醒。”

    毕岸布满寒霜的脸打量了她半刻,然后问道:“种永现在在哪儿?”

    竹苓看到他现在的表情,不敢确定他此时到底是不是记忆完全恢复了。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自己确实不知道。

    毕岸一听到她说完这话,半分都没有再耽误,抬步就出了门,速度非常快。

    毕岸冷着脸,一路加快速度,脑子里被那些多出来的记忆挤得头都要炸掉了,原来自己居然是这样的吗……他苦笑一声,加快赶路。

    到了那条小巷,赫然就是那个怪婆婆住的地方。毕岸看了一眼,直接过去敲门,半分迟疑都没有,他心里知道,这回绝对不会再吃闭门羹了。

    果然,他刚敲了两下,门就自己打开。毕岸一愣,走了进去。还没走几步,一个白色的光团状物体冲了过来,速度之快,毕岸甚至来不及阻挡。

    触手是一团毛茸茸的感觉,“朱柳,下来。”毕岸说道。

    狐形的朱柳扬了扬下巴,然后跳到了地上,接着化为人形。她探头看了套毕岸的身后,左看看右看看,奇怪的说道:“欸,柳絮影呢?不是一起来接我的吗?”

    毕岸一听,冷了冷脸,然后说道,“我们赶快离开,去找她。种永出现了。”

    朱柳一惊:“种永?”“对,柳絮影是他的妻子。但是现在的他也不是真的种永。”

    朱柳还是一头雾水,刚想再问问,直接被毕岸带着走了出去。

    他们两个人出了院门,那个怪婆婆全程没有出现。

    在离开前,毕岸想了想,然后对着大门弯了弯腰,说道:“多谢老前辈。”

    这话说完,那扇大门在他们眼前慢慢合上。

    路上毕岸本来无心询问朱柳她在那个怪婆婆那里过的如何,反倒是朱柳一直在那里絮絮叨叨,事情说了个七七八八。

    顺便还说了昨日那个婆婆就告诉了她不久就应该有人来接她了,因为这个世界快消失了。

    毕岸听了这话,心里有了一丝计较,但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更加加快了脚步。

    他能感觉到那个种永现在在哪里,不行,他要快些,绝对不能让柳絮影轻易相信一个只剩下恶的那面的种永。

    紧赶慢赶,到达了一片群山。

    朱柳看了一眼,恍恍出声:“这里真像南山啊。”

    她的这句话提醒了毕岸,毕岸一愣,思索半刻,然后直接抬步朝一个方向走去,朱柳连忙跟上……

    “你醒了?”我悠悠转醒时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句很熟悉的问话声。

    我揉了揉眼睛,看向声音的来处,一个人影在晃动,我甩了甩头,再定睛一看,一道修长的背影在清洗着手旁的水果。

    那个背影很熟悉,熟悉到我不敢轻易出声,生怕现在我眼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

    那个人手上的水果好像都洗完了,他把水果放在一个盘子了,然后端起水果转过身来。

    我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嘴唇不住颤抖着,已经到了嘴边的两个字却吐了几次都没有吐出来。

    端着水果的人看到我眼泪唰的流了下来,像是很无奈的一笑。然后疾步走了过来,将水果放在一旁,做到了我身边。

    属于种永的气息瞬间包围了我,我泪眼朦胧的看向他,他揉了揉我的头发,从怀里掏出一方手帕,然后轻柔的擦拭去我的眼泪。

    我的眼前逐渐清明起来,看到眼前的人看着我的那双眼睛,终于忍不住哽咽出声:“种永。”

    我扑到他的怀里,他也连忙紧紧的抱住我。

    然后看着我还不住的在他肩头擦拭眼泪,忍不住失笑出声,轻柔的哄道:“好了,对不起,是我离开太久了。”

    我听到他的声音,不住的在他的肩头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只知道我的种永回来了,上穷碧落下黄泉,他终于回来了。

    我想着又忍不住流下眼泪来,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无法收住的哭了。

    种永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从他的肩头扶了开来,让我靠在床的靠背上。我吸了吸鼻子,看向种永,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这么长时间,有没有受委屈?”种永抬起手,落到我的眼角处,擦去我的一道泪痕。

    他这样温温柔柔的一句话,瞬间我这一路上所有的委屈好像都涌上了心头,但是我看了看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很好,有毕岸和朱柳一起陪着我。”

    擦拭我泪痕的手一顿,我已经又自己说道:“毕岸是存活在弱河里的不死之身,朱柳是一个九尾妖狐,都是很好很好的人。”

    种永听我说完,靠近我,我紧张的一瑟缩,他轻轻的在我额头上珍重的印下一吻,然后说道:“对你好就好。”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亲近过了,我一时有些不习惯,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种永看着我这个样子,轻笑了一声,让我更有几分不好意思了。

    “这个世界快要消失了。”我一愣,看向他,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种永接着说道:“那日的异象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日月同空,斗转星移,这么久了,也该消失了。”

    我一听,连忙想掀开被子,“不行,我得去找毕岸和朱柳,她们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我掀被子的手被按住,种永直直的看向我,慢慢的问道:“如果我和毕岸同时出事,你会选择陪谁一直走下去?”

    我一愣,随后又有些想笑,种永怎么会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

    “你是你,毕岸是毕岸,你是恋人是伴侣,毕岸是朋友是知己,这怎么能够相比呢。而且,你们两个,谁我都不想失去,你们都对我很重要。”

    种永听完我的话,认真的看了我良久,然后勾起一抹笑,说道:“好,我懂了。”

    我看种永那个样子,有些失笑,然后说道:“那我现在可以去找他们了吧,醋坛子!”

    “ 他们来了。”

    种永话音刚落,门外好像就传来了脚步声,如此同时,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的太阳慢慢升起,阳光从窗户那透了进来。屋内的器具都开始变得透明。

    我一惊,这是要开始消失了吗。

    与此同时,毕岸和朱柳冲了进来,“柳絮影,你不要被……”是朱柳的声音,只是我还没有听完的话,就好像被谁敲晕了一样,不省人事,耳边的刀枪厮杀都离我远去了。所以我也没有听到朱柳那未尽之言,不要被他骗了……

    骗我?谁骗我?我在混沌中脑子里不断转着这样的话。

    等我再次醒来,确是在一个大红喜堂,一杯合卺酒递到了我的面前,有个人对我说“交杯酒。”我浑浑噩噩的与他交叉着饮下了这杯合卺酒。

    我喃喃出声:“种永?”

    “是我,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