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4章 夜目鬼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林邪和宋菀琦快速出了机场,两人简直就像一对默契十足的情侣一样,二话不说选择了有明亮的地方行走。

    不过同一般航班中,除了后面还有两个倒霉蛋被请去喝茶外,他们两人出来时,早以没了半点儿人影。

    “我......好像杀人了。”

    宋菀琦看着周围空落落的街道,虽然明灯璀璨,但她总感觉后面有双眼睛死死盯着她!她不得颤抖着身子靠近林邪,并丢下林邪的行李箱一把抱住了他。

    “啊......”

    林邪也是被宋菀琦突如其来的话语给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就镇定的安慰道:“你别害怕,只要你胆子大不要突然受到惊吓和伤害,那东西没办法靠近了的。”

    “至于你说你杀人的事实......等我们找个酒店安顿下来再说。”

    其实此时林邪说不上害怕也说不上不害怕,但此时他必须要故作镇定让宋菀琦安心一些,毕竟现在两人相认了,加上现在除了他,周围已经没人可以让宋菀琦依靠了。

    “好好好,那你快带我去开房。”

    宋菀琦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一听林邪并不会丢下她的意思,只能一个劲儿点头了。

    因为宋菀琦这段时间一直不安,加上刚才突如其来经历的东西,让她更加恐惧了起来,也许......

    只能靠他了。

    “开......开房?”

    林邪一愣,自己是该笑呢还是不笑呢!他本来是想找个酒店开两间房安顿下来再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毕竟孤魂野鬼有着极大的怨气,但没有特殊情况也不能随意害人的。

    而宋菀琦遭到恶鬼缠身,那就说明,她那句好像我杀人了肯定成了事实,就算不是亲手杀死的,那么这件事儿也跟她有着很大的关联。

    可是现在,听宋菀琦的意思......怎么好像是要两人开一间房呢,这未免也发展得太快了吧?

    “你......你可别多想,我就......我就......”

    看着林邪傻愣傻愣的样子,宋菀琦忽然就红起了脸蛋儿。

    “理解理解,走吧。”

    林邪突然打断了宋菀琦,直接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嗯,宋菀琦拉着,两人快速离开。

    与此同时!

    “什么?你说夜目鬼玉被盗走了?”

    宁海市,原本睡得酣甜被电话吵醒的林正轩突然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夜目鬼玉,这是两年前国家考古人员挖掘出土的一件文物,但相比同时出土的文物中,夜目鬼玉几乎没有什么价值,所以被放到了宁海市的一家博物馆中做展览。

    但是很少人知道,夜目鬼玉关乎着一个传说,而林正轩正是这少部分知道的人之一,为此他可盯了这块鬼玉整整两年了,怎么就突然被盗走了呢?

    林正轩相信,那个传说整个宁海市知道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两人,那到底是谁盗走了夜目鬼玉,目的又何为?

    “是的二爷,你这半年一直让我盯着夜目鬼玉,就刚才突然就来了五个人直接撬开了博物馆,我还以为他们只会盗一些珍贵的文物,所以也就没多加理会只是暗中盯着而已。”

    “结果你猜怎么着?他们直接直奔夜目鬼玉存放的地方,而且拿了就跑,连给我反应追击的机会都没有。”

    电话中,传来一种有些浓重南方口音的声音。

    那声音似乎有这急喘,不过听他的话语,似乎是一边在奔跑一边在打电话。

    “奔子,追不上的话就先别追了,先回我安排你的住处那里,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林正轩说完直接果断掐断电话,二话不说直接夺门而出。

    那可是夜目鬼玉啊,他都不知道想了多少种办法想得到它,这东西要是流出宁海市被人知道的话,那么这两年的准备就全白费了。

    要知道,夜目鬼玉关乎着一个传说,为了那个传说,早些年盗墓世家盛行时,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传说而一去不回,盛行世家也因此凋零了不少。

    而林家,当年也是其中之一。

    ......

    “给我开两......”

    十几分钟后,林邪和宋菀琦来到了距离燕京国际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中,林邪刚开口想要两间房,可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宋菀琦捂住了嘴巴。

    “一间房,开一间房。”

    宋菀琦想也没想直接就拍板要一间房。

    开玩笑,为什么要死皮赖脸跟着林邪?那不是除了认出了他之外,还知道林邪似乎知道怎么对付那脏东西么?

    现在哪还管得了面子的问题,开一间房最多也就是有可能被占占便宜,可这也比与其丢掉性命还要每时每刻都活在恐惧中好呀。

    更何况,宋菀琦也不认为,这非常有个性的林邪会趁机占她便宜。

    “我......”

    林邪那叫一个痛苦啊。

    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主动要求开一间房,而且此时......宋菀琦从林邪背后伸手捂着他嘴巴,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背后那股柔软感,简直想让林邪犯罪啊。

    要是这么继续下去,林邪恐怕真不管啥恶鬼缠身什么的了,要知道,当一个人的欲望达到一个顶端时,一丢丢忌惮算什么?

    “行,一间房就一间房。”

    最后,林邪好不容易挣脱宋菀琦,咬牙切齿作出一副牺牲很大任由摆布的模样。

    不过对于林邪这种厚颜无耻之人,除了宋菀琦脸色一阵青红交替之外,连酒店前台的妹纸也是一阵翻白眼。

    这丫的你一个大男人,人家女孩子主动要一间房给你机会,你却搞得吃了多大的亏似的!不就是长得帅一点而已嘛,但这样是不是有点不要脸得过分了?

    毕竟......人家主动的女孩子也挺不错的呀,从样貌上来说配他完全不占便宜呀,而且从目前国内的男女比例来说,就算你长得帅有毛用?

    “你,你们......这是啥表情?”

    林邪气愤填膺,异常恼怒的道:“难道要一间房还要我出钱?”

    “先说好了啊,从这件事上来说,受益的是你,卖力的是我,要是要我付钱,那你爱干嘛干嘛去。”

    反应今天这会儿白眼已经受了够多了,林邪也不怕差这么一会儿,说完,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屁股坐在大堂中。

    他打算好了,要是宋菀琦碍于面子连这关都过不去,那他就正好找了个合理借口溜之大吉,要是宋菀琦能忍,那他就......

    嗯,忍忍。

    “行,林邪,你行,私房钱不舍得交出来是吧?结了婚以后我让你攒私房钱的可能都没有。”

    宋菀琦气呼呼的交了房钱和押金。

    不过这丫头也挺鬼精的,知道自己老老实实交房钱面子不好看故意说了让外人不懂的话语,悬念留了面子保住了,至于别人如何猜测,那就不关她的事儿了。

    “噗......”

    前台妹纸差点没一口笑喷出来,搞了半天原来这男的这么不要脸,完全是给女的压榨成必须不要脸的了。

    “你们好,这边请!”不过大酒店的素质就是不一样,前台妹纸很快收回了情绪,礼貌的把两人引进了房间。

    “看不出来啊,你我居然都是同道中人!不过这不是重点,说说吧,之前你说的那句好像杀人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前台妹纸走后,林邪关好门目不转睛地打量着这所谓的未婚妻,林邪实在想不通,他居然能和宋菀琦竟然能在机场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