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75章 好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 免去追书的痛!

    这里还在感叹高兴。楼下就听到丝竹之声响了起来。刚才还是乱糟糟的大厅里为之一静。李东升心中腹诽:真是一群贱货,被人家青楼调教的这么好。估计自己老爹说话都没有这么好使。

    只见那老鸨又扭着肥臀上了舞台,笑眯眯道:“各位贵人,若雪姑娘的题目有人答出来没有啊,现在可以交给我,让若雪姑娘评判!有句话说的好,先入为主哦。”

    此话一出,本来李东升还以为大家怎么也要谦虚下,毕竟是文人嘛,总是要脸的。谁知道就听到下面就下烧开的水一样沸腾了起来:“我已经写好了,请王妈妈替我转交。”

    “齐兄,你要有自知之明啊,你的那首明显比我的差吗,送上去不是自取其辱。”

    “姓张的,你什么意思?”

    “王妈妈,收我的,我这首诗乃多年所学之精华所在,今晚定能与若雪姑娘共度**。”

    “呸,你还要脸不,与若雪姑娘共度**,你有那个命吗?”

    “小子,你辱我太甚,我跟你拼了!”

    “来啊,我怕你!”

    就看到王老鸨身边堆了一堆人,手里都拿着写满字迹的纸往上塞,王妈妈被挤的花容失色,娇喘连连,还在那里勉强的维持道:“不要挤,一个个的来,每个人都有机会。不要挤了。啊,谁他妈摸老娘的屁股。。。。”

    李东升在楼上笑的不行,却见程处默跟尉迟宝林两个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被人群包围的王妈妈,那眼神中的热切就像是一把火,就要把王老鸨给融化掉。

    哇!难道他们是老相好?还**过?这两个人的口味也太重了吧。

    李东升古怪的瞧了他们两个一眼,看不出来还有点恋母癖。

    对面的垂帘也被撩开,只见一个侍女捧着一幅字急匆匆的下楼了,作为大唐宰相之子在玲珑阁还是有一定的特权的,估计这个会被直接送打若雪哪里。

    长孙冲他们几个也到了走廊,笑吟吟的看着下面的喧闹,指指点点的,估计诗作的不错,不然不会心情这么好。李东升拿着一把折扇站在栏杆后面扇啊扇的装逼,他身高体壮,虽然不是唐人欣赏的那种娘炮的阴柔美,但是有了扇子的加成也能拢的风流才子的行列里。

    长孙冲也看到了李东升,就大声道:“怎么就你在外面啊,李德謇呢,是不是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写啊,哈哈哈。”

    旁边一个矮矮胖胖的家伙也跟着喊:“不会写就不要写了嘛,反正他的水平我们是知道的,怎么可能赢的过我们的长孙大哥。”

    “就是,不如现在就认输,给我们长孙大哥磕头认个错,长孙大哥大人大量,肯定不会为难你的。哈哈。”

    李德謇听到他们在这里挑衅,这个时候的他满怀信心,肯定要反击回去啊。大步走出包房,朝着对面喊到:“你们会不会讲话,说的自己好像赢定了一样。有种今天不要求我放过你们。”

    李崇义跟李思文也笑吟吟的跟在身后,面色无惧,连程处默跟尉迟宝林两个货色也似乎没有什么担心的表情,让长孙冲心中一凛,朝身边的杜荷轻声道:“看他们的样子好像胸有成竹啊。”

    杜荷看李德謇是一万个不舒服,因为李德謇相貌在长安有名,他们看上的姑娘老是打听李德謇的事情,你说这种事情那个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受得了,现在他们只有在若雪这里还能有点胜算,因为若雪只论文采,不看相貌。这个时候长孙冲问了,也就不以为意:“估计是强做镇定吧,就他们那个城府,如果有好诗写出来,还不是恨不得敲锣打鼓搞的全场人都知道。”

    长孙冲一想也是,就不再纠缠这个事情:“那个小子手里拿的好像是折扇。”

    杜荷眯眼一看,:“真的是折扇,今天晚上李德謇输了,反正也不可能真的让他在玲珑阁地上爬,就让他用折扇抵,还可以显得我们做事大气,做人有度量。”

    “好。好。杜兄你做事果然有乃父之风。”

    下面的嘈杂也告一段落,长孙冲看到李德謇他们还没有把诗作拿出来,就大声嘲笑道:“李兄,怎么还没有写好吗?要不要再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啊?我是无所谓啊,就怕若雪姑娘跟在场的各位等不了啊哈哈。”

    李德謇胸有成竹,当然不会害怕:“不知道好菜要放到最后嘛,等你们都评完了,我再出手,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长孙冲看着信心满满的李德謇,心里也有些打鼓,不过嘴炮是肯定不能输了:“就怕你是死鸭子就剩个嘴硬。”

    诗作都已经送到后院若雪姑娘哪里,现场又恢复了其乐融融的和谐场面,李德謇在这里人面也比较广,大家都在栏杆这里吹牛聊天等结果,李德謇就带着李东升去各个熟人哪里打招呼,介绍李东升,总算是完成了李德謇来前吹的牛逼,介绍朋友给李东升认识。

    不过他介绍的也都是武将派系里的子弟,大家对李德謇公开跟长孙冲打赌的行为表示了钦佩,但是对结果也表示了谨慎的乐观,反正就是不看好他们。李东升也就对长孙冲他们的文官派系对武将系统学问上的碾压的情况心中有数了。

    又过了一会,李东升被灌的头昏脑涨的时候,下面就传来声音:“来了来了,传消息的小鱼来了。”

    李东升探头一看,一个俏生生的十四、五岁的小丫鬟走上台来,手中拿着一张纸。看到这么多人眼神灼灼的盯着自己看,小丫鬟还有点害羞:“我们姑娘经过认真研判,今天晚上诗作的做好的是长孙冲公子。下面请大家欣赏。”

    说完举起手中纸张,大声读到:

    花小莫知名,香微叶不擎。

    经霜颜愈素,照水影尤清。

    未与春当面,唯宜雪作茔。

    繁华无我事,何必自多情。

    “好诗,长孙兄今日又拔头筹,得与美人相聚,真是羡煞我等啊。”小丫鬟话音刚落,叫好声就是一片,更有那马屁声如潮涌过来。

    这首诗是天涯论坛上网友三山醉梦生所作五律冬里杂花。

    (本章完)

    《完本》网址: 书友超喜欢的【全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