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346章 孔家闭门五十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孔颖达颤颤巍巍的走到宫门口,把官帽、官袍脱了下来,放在一边,然后就五体投地的跪在地上。闪舞守卫宫门的卫兵吓坏了,赶紧派人过来想要搀扶起来,另外派人赶紧往政事堂跟皇上哪里汇报。

    “孔祭酒跪在宫门口?出了什么事情?”房玄龄、长孙无忌跟李世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这个,但是心中马上就想到了前几天的流变长安的传言:难道是真的祖宗显灵了?

    只有长孙无忌心中别扭:这个时间节点怎么这么巧呢,难道是李东升知道有人搞他弄出来的事情?

    房玄龄跟长孙无忌赶紧出来接待,这么冷的天,孔颖达也一把年纪了千万不能冻出病来。“颖达,有事可以说啊,何必如此呢?”

    看到两位宰相联袂而出,孔颖达老泪纵横:“家门不幸,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情,惹得祖宗不满,成了天下人的笑柄,我也无颜再做这个祭酒,现在就向皇上请辞,告老还乡,请皇上恩准。”

    房玄龄看着满头白发的孔颖达,先把他扶起来:“先起来,地上凉,有什么事情进去说,千万不要受凉,身体才是要紧。”

    “是啊,有事慢慢说。”长孙无忌道:“家族里的事情,跟你不相关,不至于此吧。”

    进了政事堂,房玄龄赶紧安排小吏给他端来了姜汤,先去去寒气。喝了姜汤,孔颖达还是坚持去李世民那里辞官。李世民再三挽留不成,只好同意他先回乡,处理好事务后回来。

    看着孔颖达那苍老的背影走出大殿,在坐的君臣三人面面相觑,半天李世民才道:“难道真有鬼神?传言竟然是真的。。。”

    “陛下金口玉言,怎么能如此信口。。”房玄龄看李世民有点想法,赶紧出言打断,万一皇上来了兴趣要研究鬼神,长生不老这些东西,那不就成了秦始皇了,历史上多少有为的皇帝就是因为信了这个才变得昏庸无能的。

    “陛下,我觉得这个事情不是这么简单。”长孙无忌捻须道:“这个事情这么诡异,但是臣想到最近莱州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看可能有点意思。”

    “莱州?”李世民想了一下:“你是说李东升?”

    “是啊,皇上,你想这个孔家在金矿被李东升搞掉后,然后李东升抓黑虎帮烧死了几十人,各大世家都要联名弹劾他,这个节骨眼出了这事情,现在弹劾已经不了了之了。最大的得益者就是他,让人不由得不联想到他啊。35xs”

    “那巨响跟石板怎么解释呢?”房玄龄道:“不是有事情就往他身上靠,我看奏报上写的是黑虎帮准备袭杀李东升,被他发觉后,然后先发治人,现场人证、口供都是全的。”

    “就是啊,这个事情怎么说也说不清楚,他人在掖县,离曲阜几百里呢?”

    君臣讨论了一会,也没有得出个结论,只好先把话题放开。长孙无忌回到家中,看到自己儿子正在等他:“父亲大人。”

    长孙无忌点点头:“什么事情?”

    “这几天我等他们上书弹劾李东升,却发现没有一个人有动作的,现在孩儿知道错了。”

    “知道了就好,世家之间只有利益,没有情分。你要记清楚。”长孙无忌坐了下来:“世家间也是要竞争的,位置就那么多,踩下去一个,才能上去,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吃吃喝喝、一起狎妓就是朋友、兄弟了,真是笑话。”

    长孙冲满脸通红:“孩儿受教。”

    “你耳朵太软,容易相信人。”长孙无忌叹了口气:“我教你一个法子,你想做什么事情就等几天,不要什么事情冲在最前面,看好了风向再说。”

    孔颖达回乡了,走的时候无比凄凉。大唐最流行的灞桥折柳被他严厉拒绝了。只是一个人一匹马,带着一个仆人走出了长安城。没有几天千年世家孔家就传出了消息,由于家风不靖,孔家决定封门五十年,专心整治,家中直系子弟不出仕、不讲学。

    消息一出,天下震动。

    李东升没有管这个事情,他正在美滋滋的打包收拾东西准备回长安。现在政事堂推出了考核制度,他两次考核都被评为上上,吏部召回长安述职,估计要升职了。

    出来两年了,今年已经有十九了,想到就要看到可爱的小萝莉,李东升笑的眼睛都没有了。金荣在旁边酸酸的道:“大人,你来了两年了,对这里都没有一点留恋吗?”

    “有啊,怎么没有?这里也是我战斗生活过的地方,我对这块土地有着深深的眷恋。”李东升头也不回:“你看我把商成、周宁他们都留在这里,为掖县的百姓做出贡献。”

    “他们是留下来赚钱,跟大人你没有关系啊。”

    “怎么会没有关系,你们想我了,就去看看他们。看到他们就会想到我在这里的样子。”

    “晚上我们准备了酒宴,想给大人送行。”说话的是高健,现在他是心情最复杂的,李东升走了之后县令的位置估计就是他的,但是不能把心中的喜悦放到脸上,我要走你就这么高兴?万一被李东升看到,那就完了。

    “好,等我去跟刺史告别后,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当第二天一大早李东升想偷偷的走出掖县县城的时候,他被眼前的那一幕给惊呆了。在道路的两边,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来送行的百姓,看到李东升出来,所有人都跪倒在地上:“恭送李县令,祝大人此去鹏程万里。”

    李东升眼角含泪:“大家请起,本官在此为官两年,多谢乡亲们爱护,以后掖县有什么事情,找到我,一定会倾力而助。”。

    没有什么传说的万民伞、遗爱靴之类的恶俗。李东升在道路中间走,大家就这么目送,还有人哭了起来。李东升来了两年,基本不下乡去扰民,带领大家修水利,整良田,也没有什么什么小吏敢下乡收刮乡里。清正廉明是大家对李东升的评价,破了那个金矿的绑架案,带领渔民嗮盐、做咸鱼,帮助一批人富裕起来。

    还有封涛、刘宽、刘洋那么多的渔民等熟人也在人群里,李东升一路点头过去,心中也是无限的感慨:两年的时间,总算是有了百姓的肯定,官路漫漫,就是在这样不停的分别之中留下自己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