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344章 他这次死定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东升的心情很好,非常好,不是一般的好。35xs

    张勇正在把爆炸的盛况向李东升汇报,听到引出了那么多的百姓围观的时候,他就笑了。孔家的人不是就享受祖宗的余荫吗?老子就把你们的头上的伞给打碎了,看你们还怎么装逼。

    “少爷,那个是什么东西啊?那么大的威力。。。”想到抱着这个东西在路上走了四五天,张勇现在还冒冷汗,爆炸的时候把他也吓的要死,更别说那些孔家的人了。

    “具体是什么告诉你也不知道。”李东升还是很满意张勇的,直接做事不逼逼:“这个事情,你闷在肚子里,谁也不能说知道吗?”

    “我知道呢,少爷。”张勇点点头:“接下来我做什么呢?”

    “现在是不是忙惯了,不做事就不舒服啊?”李东升笑道:“跟我说说马车现在卖的怎么样了?前几天没有心情听这个。”

    “现在的生意火的不得了啊,少爷。”说道这个张勇也来劲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功劳啊。“现在我们都是订单生产,先去店里交定金,把式样跟配置说好,然后就等吧,最快的要三个月才能拿到货。”

    “你不知道啊,少爷。闪舞我竟然有一天被几十个人堵住路,就是为了提前拿车,还有这个事情。呵呵”张勇笑道:“那个钱现在就堆的跟个山一样。老爷跟夫人都不知道这么多钱干什么,只好去买地。。。现在县城周围的地基本都是我们家的。。”

    听到自己的父母的举动,李东升哭笑不得,没有办法这个年头只有土地保值,没有别的投资渠道。不过这个时候买地会不会被人举报,唐朝初期都是分地的,政府还鼓励开荒,这个大规模的兼并好吗?

    “买这么多地,官府没有说什么?”

    “哪里会说啊,他们巴不得多卖点地呢。”张勇道:“我爹说的,每次去买地的时候,衙门里的人都笑死了,老爷也不挑,什么地都要,什么河滩、林地、荒地他全收。”

    “他要那么多地干什么?又没有人种。”现在大唐是人少地多,长年的战乱使得人口急剧的减少,现在政府都分地,鼓励生育,也就是说,有地都找不到人种。

    “老爷说了,这个是帮你买的地,他说你做官风险太大,什么时候都要留一条退路。这个地就让你心无旁骛,有最后的保障。”

    李东升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只有自己的父母才是这么无私的对自己付出,他们想到的永远是在背后默默的支持你。虽然不溢于言表,总是用行动来表示。

    “我妹妹怎么样了?”

    “哎呀,小姐实在是太可爱了。你不知道啊,老爷现在最大的骄傲不是你了。是小姐。那个疼爱。。。把整个蓝田县城的人给羡慕的,这么说吧,现在大人你回蓝田,肯定有很多人不认识你,但是没有不认识小姐的。”张勇笑的眼都眯起来了:“长的特别的漂亮,心地又好,老爷最大的爱好就是天天带着她去家里的酒楼喝茶,顺便显摆一下。”

    “呵呵。”想到自己老子抱着可爱的小姑娘在街头漫步的造型,李东升不由得露出会心的微笑。

    “你这阵子先跟着我,应该没有什么事情,等天气暖了再说。”

    长孙无忌穿着一身青色的锦袍靠在矮榻上。刚从政事堂回来,一天的工作让他十分的疲劳,这个时候就是他最放松的时间,不过面前的儿子让他不得安心。

    在他面前站着的是长孙冲。他长身而立,风度翩翩,正大声道:“父亲,孔家那里传来了消息,李东升在芦苇荡用火烧死几十人,各大家族正准备集体准备弹劾他。”

    长孙冲现在已经入仕,在鸿胪寺做一个主薄。虽然不忙,也是一个好的开始。

    长孙无忌听了他的话,看了看自己的这个儿子,没有说出自己的看法。

    长孙冲看看自己老爸的脸色,心里没有底。又道:“这一次他是在劫难逃,身为朝廷命官却如此草菅人命,我们几家联合起来一定会把他拉下来!”

    长孙冲的脸上全是兴奋,崔家、孔家等好几个世家来找他,把这个事情告诉他以后,决定几家一起发力,一定要搞死李东升,长孙冲也是信心满满,这么多世家一起出里对付一个七品官,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李东升这次死定了。

    长孙无忌却是越听越不对劲。拿起茶杯在手中端着:“这个事情是谁告诉你的?可有证据?为什么李东升会放火烧人?这些细节你了解清楚了没有?”

    长孙无忌从小就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所以他对任何事情都保持着敏锐的头脑,绝不会疏忽大意。他跟着李世民一路拼杀上来,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阴谋诡计,要是没有一点谨慎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是崔韶主动找的我,这个事情是孔家的人到了长安,要替掖县的百姓讨一个公道。我只是在玲珑坊里跟他们见了一面,具体证据没有见到。他们都是世家大族,没有证据的话应该不会这么干吧?”

    长孙无忌认真的看着自己以前最看重的儿子:“你是鸿胪寺的人,不是御史,李东升在掖县无论做了什么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么处心积虑的对付他,对你有什么好处?”

    长孙冲被老爹问的有些懵:“这个事情简直令人发指,我身为大唐的官员知道这个消息怎么能放任不管。。。。这个不是什么好处的事情,是我们。。。。。”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长孙无忌一直就盯着他看,心虚的说不出来。

    “说啊,继续往下说啊。”长孙无忌轻声道:“现在在我的面前也敢说谎了。。。”

    长孙无忌一生不知道见过多少俊杰,什么样的心思他一眼就看穿了。对自己的儿子他的心思也了解,还是因为前期的小事情一直不能释怀,心怀妒忌。心中不由得暗暗叹息。自己的这个儿子算长孙家下一代中最出色的人才,但是却度量狭小,心性浮躁,最不能够接受的就是耳根子软,容易相信人,在官场可是大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