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97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古代皇帝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有人造反。闪舞而聚集人多的地方最容易被人挑衅,从秦始皇修长城、程胜吴广揭竿而起基本上都是一群壮汉聚在一起,然后有人一蛊惑,就开始了造反。

    隋末的教训还在眼前,李世民也是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对这个人多的矿场啊、修河道啊特别的关心,李东升他们刚才被震住了也是因为这个,因为他们看到的人数远远超过了这个采石工坊在县里的备案人数。

    瞄了一眼王三,他隐蔽的摇了摇头。李东升笑道“看一下就行了,看里面那么乱,要是被个石头给崩一下,那就亏了。哈哈。”

    “就是,就是一群男人在哪里干活,我看他们都用锤子钎子,也是辛苦。王管事啊,这么热的天在户外干活有没有给他们准备点绿豆汤解渴啊。”高健还关心了工人的生活“那么这么大的工坊,这点小钱不会舍不得吧。”

    “高大人说笑了,你看,我们的水桶都放在哪里呢,谁渴了自己去喝。这个时候不是最热的时候才干活的,最热的时候他们都找个阴凉的地方睡觉。”

    “能做到这样也不错了,王管事还是能干啊,什么事情都想的周到。”李东升夸奖了一番,又不经意的道“刚才问你这个工坊的东家是谁,你还没有说呢。”

    王虎欲言又止,挣扎了一番对李东升道“我们东家是好几家合作的,我知道的就有两家,一个姓崔,一个姓孔。”

    “孔?就是那个孔?”本来以为就是几个世家的李东升听到这个姓也是吓了一跳,怪不得这么嚣张,原来把孔家给拉进来了。

    “就是那个孔!”王虎点点头,肯定的道“他们每年来查一次账,平时不过来的。”

    突然冒出了这个大神,把李东升以前的想法全给打乱了。这个孔家就是孔子的后代,汉代以后,那就是圣人之后,历朝历代都对其家族给予无上尊荣,以食邑租税祭祀孔子,以后历朝或侯或公,世袭罔替,奉祀不绝,所有圣裔亦“免税免役,非同齐民”。宋仁宗赵祯封孔子46代孙孔宗愿为“衍圣公”,传至民国。

    这样的庞然大物可不能轻易的去得罪,会犯了天下读书人的忌讳。回到县衙之后,李东升问王三“在采石场你朝我摇头是什么意思?”

    “里面的闲人太多,虽然衣服不一样,但是肤色一看就看出来了,都是监视那些苦力的,应该是怕他们乱说话。”王三回忆道“那个了望塔的人一直在做信号,还有一个了望塔上的人都拿了弓箭,我怕大人冒险就阻止了。”

    “这个采石工坊是有问题,我提出进去看看的时候,王虎的表情十分为难。同意了之后,你说的那个了望塔也有动作,最后还搬出了孔家来吓唬我,到底他们想隐瞒什么呢?”

    李东升想了半天也没有头绪,把高健叫了过来“高大人,这么大的采石场一年叫多少税赋?有这么大的采石场在县衙里也不至于穷成这个样子吧?”

    “大人,这个采石场是不交税赋的。”高健骑了一天的马腰酸背痛在哪里轻轻的用手锤着腰。

    “为何?”这么大的工坊不交税,还有天理嘛,还有王法嘛?看工坊门口的广场上那稀稀落落的石材,就知道采出来的石头已经卖的差不多了,如此产销两旺的好企业竟然不交税?

    高健苦笑道“因为世家啊,这个采石场我听说前隋就开采了,因为石材料子好,一直供不应求,在战乱的时候他们勾结县令把这个山已经买下来了。后来不知道朝堂里谁建议的,世家经商还有免税权,就导致现在县里一分钱也收不到。”

    “真是岂有此理,如此大户竟然不收税,却要从那些辛苦劳作的农人收税,真是”李东升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大人,习惯了就好。”高健安慰他道“不只是我们县,全天下都是这样的的,没有办法,自认倒霉吧。”

    送走了高健,李东升把户房的主事叫了过来,让他认真的汇报了整个掖县的税收情况,比如总额多少,缺口多少,那个行业多?那个行业少等等,把个户房主事问的浑身是汗,很多的名词都没有听说过。

    过一会又把以前的案卷全找出来翻看。想看看在案卷里能找出点什么。日子过的很快,很快就到了秋收的时候了。李东升这段时间过的很惬意,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看看公文,这个小县城又没有什么事情,日子过的十分舒心。

    抽空给小萝莉写写,还能收到她们书信,字里行间都是思念。思念过后就是催更,言辞激烈,李东升哀叹写手的生活太惨了,要知道这个可不是后世用电脑打字,而是用毛笔写啊。李东升也想发明个鹅毛笔,,后来发现那个写字还比不上毛笔快呢。毕竟小楷自己的写的熟练了,这个西游记有几十万字,还好自己记忆力超群,就是直接写,要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写多少年呢。

    县氶、县尉以及各房主事都下去忙秋收的事情了,这个也是封建社会的第一大事,税赋的八成都是秋收的时候上来的,对官员的考核也有很大一部分在这个方面。李东升两辈子都没有种过地,具体收成多少他也不知道,也听说过什么大小斗啊,什么收粮的时候衙役要上前一脚收点辛苦费什么的,这些事情都是多少年积淀下来的毛病,初来乍到,也没有说一下子就把所有问题解决,你都几个月不发钱给人家了,还不准人家捞点外快?只要把事情做完了就行,最少也要平静的渡过几个月,先站稳脚跟。

    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生活总是有各种意外出现。这天李东升正在房间里奋笔疾书,写的正嗨的时候,高健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大人,出事了。衙役们下去收粮被堵在乡间,农民们把他们给围住不放,非要县令大人你去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