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99章 惊天之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唐军在突厥营地里来回冲杀,一路上哭喊声震天响,地上的鲜血都已经没过脚面,被杀的麻木的突厥人跪在殷红的血水里、同类的尸体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反抗的勇气,就这么木然的任由唐军摆布。35xs当人的意志被完全摧毁后,突厥人与他们放牧的牛羊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

    这个时候又一道更长的黑线弥漫在道路的尽头,那是唐军的步兵到了,绝望的突厥人面如死灰,再也没有半点反抗的心思,胜局已定。

    大雾慢慢的散去,草原上的太阳露出了金光照在营地里,本来应该是祥和平静的草原,现在就像是人间地狱。处处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道,破烂的帐篷之间,无数突厥人的尸体被压在下面,露出四肢或者头颅,直接被砍死的人并不多,但是在这么冷的天气、这么差的卫生条件情况下,伤势只要稍微重一些便无法救治,只能慢慢的等死。

    所以这个营地里,无数突厥伤兵痛苦呻吟、哭爹喊娘,后来的唐军步兵陪着随军医生正在忙碌的救治。当然救治的是受伤的大唐士兵,至于突厥人,不好意思,请先排队,有时间了再说。

    有的伤势较轻的突厥人,简单治疗之后便会有兵卒将其带到一个营地里关押起来。至于那些重伤的突厥人,就被冷漠的抬扔到一边,任其自生自灭,活还是死就看你自己的运气了。闪舞那些肠穿肚烂不停的哀嚎呻吟的家伙,上前直接一刀结束了性命。这不是冷酷残暴,而是为了结束他们的痛苦。

    至于那些突厥妇女跟孩,在刚才的战斗中也死了很多,幸存下来的人都像个鸡子一样蹲在角落,恐惧的眼神看着唐军,身体都在瑟瑟发抖,不知道迎接她们的是什么样的命运。

    苏定方跟骑兵都远远的找了个比较的好的营地在休息,他们作为前锋冲杀了这么长时间,都很疲劳,但是大家的表情都很兴奋。这次的功劳稳了,此战过后,每一个前锋军的将士都会得到大幅度的晋升,这是无疑的。

    但是唯一遗憾的是颉利给跑了。大家喜形于色,喜气洋洋都在讨论回家后的兵部的赏赐,至于那些的牺牲的战友,虽然也有点难受,但是没有办法,战场是残酷的,打仗总要死人,生命就是这么脆弱。

    步军士兵们笑嘻嘻的在打扫战场,他们把突厥人的尸体上的财物全都摸一遍,然后用刀砍下头来,随手丢到旁边,寒冷的天气就立刻把血给冻住了,慢慢的人头越堆越高,竟然筑成了一道京观。

    营地的周围还有很多的士兵在大声的呵斥,驱赶一些突厥妇女把跑散的牛羊给弄回来,这个是战利品,可不能全给放跑了,改善伙食就靠它呢。闪舞

    李东升在离营地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这个京观,当时就吐了个天翻地覆。他后世生活在和平的年代,从到大所受到的教育之中,都是和平、友爱,连有些暴力的视频都看不到,虽然前一阵也冲杀过,但是那个满地的尸体跟这个京观比实在是太儿科了。

    裴胜看着李东升狼狈的样子,笑道:“东升你不行啊,我大唐男儿怎么见到这么一点人头就反胃呢?”

    程处默跟李思文、尉迟宝林也哈哈大笑:“等回了长安,东升你要请我们吃饭,不然我就把今天你狼狈的样子告诉德奖他们,还在各个青楼里到处传播,看你长安才子有什么面子。”

    李东升掏出手帕檫檫嘴,又从马鞍边的葫芦喝了口水,漱口道:“你们还是不是人啊,我这样的情况不安慰我就算了,竟然还笑话我?”

    “那是,必须笑话,平时看你无所不知的德性,难得有机会看你出丑,还不尽情的嘲笑。”程处默朝京观看了一眼道:“真的太壮观了,可惜没有国手,不然做一幅铁山京观图,岂不美哉!”

    尉迟宝林只是笑,李思文喷道:“程处默你不要恶心我好不,还美哉,什么时候你也变的文绉绉的了。”

    李东升看着他们幸灾乐祸的表情道:“本来想送个惊天之功给你们,看你们这个态度就算了吧,我还是送给我大哥去。”

    “惊天之功?切,你以为你说有就有,功劳是那么好得的。。。。。”程处默不以为然。

    “东升,此言当真?”裴胜是把李东升当成自己人生中明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真的假的?东升你就不要掉我的胃口了。”李思文将信将疑。

    “不相信就算了,你们这个态度。。。。唉”李东升摇了摇头。

    “别啊,东升,你看我对你不好吗?我都把表妹要嫁给你了。。。。”裴胜大急,上次出门就捞了个功劳,这次李东升说惊天之功那还得了。

    “就是,你别理程处默,我相信你。”李思文跟着道。

    “爱说不说,我就不相信你真的那么聪明,什么都知道。。。”程处默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耳朵却竖的高高。

    尉迟宝林憨笑道:“东升,你就说怎么做吧,我爹说你这个人奸诈狡猾,跟着你不会吃亏。”

    “跟你们说不起来,我去找我大哥了。”李东升又忍不住看了眼京观,强忍着恶心冲进了营地:“等你们看到别人加官进爵的时候不要后悔今天嘲笑我就行了。”

    当他快到李靖的帅帐的时候,李靖的亲兵看到李东升来了,赶紧把他拉到一边:“李参军,你现在时候不要进去,里面正骂架呢。”

    “啊?在大总管的帅帐前面骂人?太嚣张了吧,谁骂谁啊?”李东升很好奇是哪个牛人这么厉害。

    “是唐大人骂大总管。。。”亲兵苦着脸道。

    “哦。。。了解了解。”李东升恍然大悟,原来是唐俭来出气了,他也识趣的转身就走。

    “李靖,你为了功劳,不顾同僚性命,你怎么好意思做大总管。有种你别躲着我,出来咱们把事情说清楚!”帅帐之外,唐俭暴跳如雷的指着帅帐大骂。李靖的亲兵排成人墙把帅帐护住,就是不让他闯进去,也不敢动手,任凭唐俭的口水在脸上喷,也不能檫。

    李靖跟李世绩两个人都在大帐里,不过两人却全都当做是没听到唐俭骂,更不敢出来见唐俭,这件事怎么说都是他们不对,特别是导致安修仁战死在突厥军营里,现在这个时候气急败坏的唐俭也绝不会听他们解释,所以还不如先躲着,等到唐俭骂累了自然就回去了,这个时候需要让他冷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