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蓦然回首,佳人在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百二十三章     蓦然回首,佳人在侧

    闻言,恬香的脸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她也知道此时如果自己不答应,恐怕时一真的会立刻抹去她的神识,一点情面也不会有的。

    犹豫再三,恬香的语气也是弱了一些,有些不服地说道:“你真的会帮我们褪去鬼魂之身?”

    时一眉头一皱,也是正色说道:“前提是我得有那种修为才行!”时一并不知道,究竟什么修为才能帮助她们褪去鬼魂之身,所以也是没有把话说死。其实,他本可以抹去她俩的意识,也能重新拥有两只堪比金丹初期的鬼魅,而且以鬼魅的神通,就是对上一名金丹中期的修士也不会落于下风。可有自我意识的鬼魅跟普通的鬼魂自然不一样,实力能强上几分不止,还有一点在于红袖和恬香毕竟是从东夷就跟着自己,她们二人生前命途悲苦,如今好不容易恢复意识,再重新抹去,时一心中也有些于心不忍。不过,若是她们一心想要离开,时一也不会犹豫,自己可是花了巨大的代价才让她们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说什么也不能让她们白白逃掉。

    听到时一的回答,恬香也是不再出声,她知道以时一的性格,不会轻易答应任何事,不过他既然这么说了,反而说明他是一位重信之人。

    恬香愤愤地瞥了时一一眼,红袖笑吟吟地说道:“我相信以主人的天资,修炼到那一步是迟早的事!”

    “天资?”时一自嘲地笑了笑,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解释什么,而且随意地问道:“为何我刚才明明感受到了你们二人的存在,却无法看到呢?”

    “回禀主人,这个我们姐妹二人突破金丹期后,原本的鬼魅之身便多出来的一种术法,身体可以在虚实之间相互转换,所以没有修炼一定瞳术的修士,是很难发现我们的。不过,这个术法也有它的弊端,那就是肉眼虽然看不到,可只要神识强于我们二人的,自然可以通过神识感受到!”红袖缓缓地为时一解释道。

    “瞳术吗?”时一喃喃了一句,一般而言,修炼瞳术的修士本身就在少数,这样说来红袖恬香她们这个转换虚实的术法还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赋,好在无论是神识还是在她们二人魂魄中设下的禁制,时一都能轻易感受到她们的存在。不过她们这个天赋利用好的话,或许还真有出其不意的效果。而且,他心中想到如果让她们也修炼无名敛气术的话,隐藏的效果岂不是会更好!

    红袖和恬香在时一思考的时候,她们就静静地待在一旁,并不会随意出声打断时一的思绪。

    “对了,我还要在你们的魂魄中设下一些禁制,你们不会拒绝吧?”时一面不改色地说道。

    闻言,恬香也是脸色一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红袖则是依旧保持着笑容,浅浅地说道:“当然,主人这么做是应该的!”

    时一点了点头,用自己的神识很轻松地就在红袖和恬香的魂魄中设下了一道禁制,当然这也是她们没有拒绝的情况下。

    “就一道?”恬香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

    红袖的脸上也是露出一抹疑惑的神色,只见时一随意地说道:“这一道也只是防止你们反噬罢了,平常的时候我不会过多干预你们,你们无事的时候就待在玉佩里好好修炼吧!”

    闻言,恬香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看向时一的目光也有了些变化,原本她就担心时一会干预她们姐妹二人的修炼,或者让她们做一些不情愿的事情。可没想到时一仅仅是设下了一道防止她们反噬的禁制,并无其他禁制,也就是说除了不能反噬时一以及逃走之外,她们已经跟寻常的修士一样,拥有了自由和尊严。

    红袖也是感激地看了时一一眼,脸上不由地浮起一片红霞,随后也是柔和地说道:“多谢主人!”

    恬香看到这种情况,也是微微一欠身,说了一句感激主人的话。

    “你们不用老是主人主人的,我听的可是不太习惯!”时一摸了摸鼻子,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这,不叫主人,那我们该如何称呼您呢?”红袖噗嗤一笑说道。

    “就叫我公子吧!也不用称呼您,就以平辈相交就好了!”时一似笑非笑地说道,公子这个称呼,乃是他刚才一瞬间就想到少年时期,整天看到那些公子哥,平常出入的时候,总会跟着两三名婢女,左一句右一句“公子”地叫着,所以便突然想到了这么一个称呼。

    “是,公子!”红袖和

    恬香一同笑嘻嘻地说道。

    “过两天,我便会出去一趟,你们二人就待在洞府内好好修炼吧!”时一似乎想到了什么,便随口说道。

    “是,公子!”

    “对了,我这里有一卷可以隐匿气息的秘法,或许对你们有些用。”时一刚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竹简,上面记载地自然是无名敛气术,对待自己人时一向来不会吝啬,可拿出来之后,他突然一拍头,有些难堪地问道:“你们可以修炼秘术的吧?”

    “公子,原本鬼魂之身是无法修炼任何功法的,不过我们姐妹二人突破之后,是可以修炼一些秘术的,不过像佛道两家的秘术仍然是无法修炼的。”红袖看着时一一脸尴尬之色,也是浅浅地笑道。

    “是这样,那你看看这卷秘法你们能否修炼?”时一若有所思地回答道,并将手中的竹简递给红袖。

    红袖接过来后,仔细查阅了一番,露出惊喜之色地说道:“这卷秘术并不是道佛两家的,红袖可以修炼地!”

    “嗯,那就好,你们这几日就待在洞府内好好修炼吧!”时一露出一丝笑意,缓缓地说道。

    ……

    两日后,时一便离开了自己的洞府,朝着元常的洞府飞去。

    这两日,他也没有闲下来,抽空将这些年猎杀妖兽获得尸体材料卖出了一部分,实在是他身上的存量太大,这么多六级妖兽的材料城中的几家小型商铺根本吃不下,而大型的商铺他又担心会有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时一也只能先卖出一部分。

    可就这一小部分就已经卖出了一笔不小的数字,剩余的时间时一还顺便将身上缺少的一些基础材料多备了一些。

    ……

    “元兄,我回来了!”时一看到眼前露出一丝微笑的元常,也是拱了拱手,笑着说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元常也是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便听到辛尹火爆的声音喊道:“好小子,这一走就是七十余年,让我和元兄好等,今天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你!”

    闻言,时一和元常相视一笑,纷纷露出了一抹笑意。

    ……

    半个时辰后,在辛尹一顿抱怨之后,三人终于是喝了个尽兴。

    只不过,这些酒对三人而言并没有任何醉意,当两人听闻时一为了躲避长极仙宫的追杀而遁入真海时,两人也都是一阵怒色。

    “这么说,时一,你就在真海上修炼了七十年?”辛尹满是不可思议地问道。

    “真海与外海并无任何不同,而且没有了外海上那些势力,反而更适合修炼,只不过需要小心海中的妖兽而已!”时一笑着解释道。

    “对了,这么多年,你的法宝应该炼制出来了吧?咦?”辛尹仿佛想到了什么,便随口问道,可当他随意地扫过时一时,却发现他竟然看不透时一修为的深浅,自然是惊讶了一声,以他现在金丹中期的修为都感受不到时一身上的波动。

    “元兄,你能感受到出时一的修为吗?”辛尹有些无奈地说道。

    闻言,元常也是特意地扫了一眼,先是一脸的疑惑之色,进而满是震惊之色,有些无法相信地说道:“时一,你,你进阶金丹后期了?”

    “什么?”辛尹听到这话,也是惊讶地说道。

    “我在真海上有了些机缘,前不久刚刚突破金丹后期。”时一笑着说道,说完一股属于金丹后期的气息散发出来。

    “这!”感受到这股真切的后期气息,元常和辛尹也是惊讶地说不出话来,然后两人相视一眼,露出了苦笑之色。

    “你还真是个怪物,七十年的时间就从初期修炼到后期,这要传出去,恐怕别人都以为你是某些大能转世了!”辛尹撇撇嘴说道,顿了顿,进而笑着问道:“你不会真的是大能转世吧?”

    闻言,时一的脸上露出无奈之色,而后想到了什么,突然从储物袋中拿出两件物品,仿佛像是两本书卷,被包裹的严严实实。

    “这是什么?”辛尹也是一愣,他用神识竟然无法查探到里面究竟是何物。

    “辛兄,你打开看看!”时一露出一抹神秘之色地说道。

    辛尹有些摸不清头脑,伸手便将其中一本书卷打开了,露出里面一张发出青光的书页,上面刻着“青书奥义”四个大字。

    “青书奥义!”辛尹震惊一声。

    时一笑着点了点头。

    “那这一本也?”

    “嗯!”

    “没想到你小子竟然有如此机缘!真是,真是……”辛尹也被时一接连二三地事震惊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时一,你这是?”元常缓缓问道。

    “承蒙两位兄长之前的照顾,所以青天秘境开启之时,我想邀请两位兄长一起!”时一淡淡地说道。

    “这不行,青书奥义极其珍贵,秘境怎么能让我去呢?”元常摇头拒绝道。

    “元兄,你和辛兄之前帮助我了许多,而我又正好得到了两卷青书,又怎能没有你一同前去呢!莫非,元兄不愿意冒险?”时一正色说道。

    “时一,不是,我并非惧怕冒险,而是这青书……”元常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时一举手示意打断了,“元兄,你和辛兄要是不前往,那这卷青书可就浪费了!你说是吧,辛兄!”时一对着辛尹使了个颜色说道。

    “啊!对,对对,元兄,难得时一有如此机缘,正好我们三人一同前往,万一能有一些机缘,以后共同进阶元婴期,岂不是快哉!”辛尹也是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兴奋地劝说道。

    “这……好吧!”元常心中将这份恩情记在了心里,缓缓答应道。

    闻言,三人皆是相视一笑。

    “对了,两卷青书可以传送四人,还有一个名额,时一,你想好了吗?”元常忽然想到了什么,也是正色问道。

    “有一人,可还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跟我一同前往呢!”时一叹了口气说道。

    “时一,我虽然不知道你口中的那个她是谁,可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之前有一女子经常会来到你的洞府前,可因为你不在,所以此女子每次待一会就走了,就是我都见过她数面,你可不能辜负人家一片心意才是!”元常也是语重心长地说道。

    “女子?元兄可有询问姓名?”时一急促地问道,他心中似乎是有了答案,可此时的他,不知为何,有些心急如焚,竟然坐立难安的样子。

    “并没有,不过她告诉我,你如果回来,想要找她的话,就去东城的玉漱门找她!”元常缓缓地说道。

    “果然是她!”时一的脸上露出久违的一种喜色,有些兴奋地说道。

    “你知道是谁了?”元常惊讶地问道。

    “她就是我要找的人!元兄,辛兄,请见谅,我还有事,等来日我们再聚!”说完,时一抱了抱拳,便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元常的洞府。

    “元兄,时一急急忙忙地,这是去哪儿?”辛尹不解地问道。

    闻言,元常淡淡一笑,颇有深意地说道:“时一的情关到了!”

    ……

    东城。

    时一按照当初沐清留给他的地址,找到了一家挂着玉漱门的商铺,可是一问才知道,之前的玉漱门已经解散了,这里只是当年的一个筑基弟子盘下来的商铺,因为念旧所以才没有更换名字。

    得知这一切后,时一突然有些无力地后退了两步,那名筑基修士也是神色紧张地问道:“前辈,你没事吧?”

    “我没事。对了,你们门中之前有一叫沐清的筑基女修,你可认识?”时一仍不死心地问道。

    “沐姓女修?”那名修士露出了思索之色,然后便恭敬地回答道:“晚辈只记得门中有姓沐的长老,筑基修士却是没有!”

    “长老,这么说,清儿也晋级金丹期了!”时一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喜色,自言自语地说道。

    “那这位沐前辈的下落,你可知道?”时一仿佛找到了希望一般,急忙地问道。

    “回禀前辈,门中解散后,长老们就消失不见了!晚辈并未见过沐前辈!”这名弟子恭敬地回答道。

    闻言,时一的脸色暗淡了一些,一时间他仿佛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干什么了,是就此离开去茫茫人海中寻找,还是在此地等候,等到那个人回来,就如同她之前等他一样,一直不曾离去,她已然做到了这一切,自己也必须付出这一切。

    就当时一做好打算的时候,他忽然感受到了什么,连忙回头一看,只见一位身穿天蓝色衣服的女子,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看着他,浅浅地笑着。

    看到沐清,时一也是笑了出来,从两人的目光中,似乎一切都读懂了,无需多言,仅剩下那缕久久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