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引卷 第三十章 · 豪言壮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此前梅山七盗各个武功高强,依旧被臆想符轻易撂倒,而孙远看似弱不经风,不曾想居然盏茶功夫便从昏迷中醒转,这让他们不禁诧异而震惊。

    云阳道长兀自惊疑,身旁的李混亦是躲在其身后,探着脑袋神情戒备。

    便于此时,孙远瞳孔恍惚,捂着脑袋左摇右晃,好似醉酒一般,站稳了身子。而其抬头看着巷口的师徒二人,虚弱无力的喝骂道:“贼厮,我要剁碎你们!”

    连说话都不利索了,竟然不忘威胁恫吓,师徒二人对视一眼,神色古怪。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趁你病要你命!既然已经势不两立,何妨再痛揍你一顿呢。

    不待云阳道长发话,李混已是二话不说挥舞着木剑,箭步冲向孙远。

    孙远捂着胀痛的脑袋,兀自揉捏,突然看到小道士举剑杀来,神色阴沉到了极点。而其朝着腰间一拍,便要发作。

    “咦?”他正要发作,忽然发现腰间的乾坤袋没了动静,不禁狐疑一声,摸了又摸。

    只是他左摸右摸始终寻不得乾坤袋的踪迹,不由得慌乱起来。

    眼看李混举起木剑已然临头而起,孙远不敢大意,他牙关紧咬,朝着头顶的人影,攥起右拳,狠狠便是一击。

    这一击没有任何花哨,仅仅是以血肉之躯碰撞木剑。而随着他的拳头撞在木剑上,木剑随之被格挡开来,李混亦是在错愕中被一拳击倒在地。

    “哎哟哟……师父,我打不过他!”仅仅一招,胜负立分。李混被其一拳打倒在地,捂着胸口惨呼不止。

    云阳道长见状大急,抓起身边的杂物胡乱扔向孙远,而后拼了老命冲了过去将李混从其脚下拽了出来。

    孙远一拳打倒李混后,并未趁势而为,而是跌跌撞撞的走了两步,气喘吁吁的扶着墙壁,一副病怏怏又醉醺醺的模样,显然还未从臆想符的效果中彻底挣脱。

    可即便如此,师徒二人依旧不是其对手啊。

    既然打不过,那便跑!

    云阳道长如是所想,拽着李混的脖领子,疯也似的出了巷子。

    孙远惨白的面庞尽是恨意,眼看师徒二人逃之夭夭,他周身一抖,脚下似是生风,一个跟头翻上了柳巷墙沿,几个闪身便追上上去。

    “死来!”孙远转瞬之间便追上了师徒二人,而其凌空虚踏两步,而后朝其一掌推出。

    砰——

    随着他凌空一掌,三人之间的空气中无形的微微扭动,后者紧接着双双扑倒在地。

    “哎哟哟!”

    师徒二人摔了个狗啃泥,少倾,扛着痛疼手脚并用,再次站起身子,头也不回的鼠窜起来。

    孙远见状暗恨,只觉得头脑恍惚方才下手太轻,若是再清醒三分,便可一击取其首级。

    街道上,随着三人的你追我赶,过往百姓纷纷好奇驻足,指指点点。

    雍城身为鱼塘郡的郡城,每日集市的人流自是高潮,倘若这般漫无目的的奔逃,碍于人流定然会被其追上,若是等孙远恢复神智,说不得真就一命呜呼了。

    情况危机,李混与云阳道长急中生智,专挑摊位窜行。而那后方的孙远行于屋瓦之上,视线被屋檐所遮蔽,一时间失去了二人的踪迹。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少倾,他还是寻到了二人的踪迹,连续踏空追来。

    “师父,他又来啦!”李混边跑边向后张望,察觉某人追来,吓得明眸圆睁,哀嚎不已。

    “哎哟哟,折煞老夫哦。”云阳道长并未理会他,兀自喘着粗气,心底亦是叫苦不迭。

    眼看躲不开来,李混与云阳道长竟是爬地而行,穿过一处处摊位,一处处门坊。只为如老鼠钻洞,躲一时是一时。

    “还我乾坤袋!”连番追赶无果,孙远恼怒大喝,拔起搭在屋檐边的风旗桅杆,朝着下方的二人便是一杆子。

    索性师徒二人见缝就钻,这一棍子被一张摊桌挡了下来。只是可怜的摊桌却随着‘啪’的一声,木屑炸飞,一分为二。

    这一杆子动静太大,周遭的过往百姓吓得连连避让。

    此情此景师徒二人看在眼里,惊在心里。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杆子,敲在坚硬的木桌都被一分为二,倘若敲在脑袋上,可不就是脑浆迸裂,再无人样?

    如是所想,两人惶恐之意更甚,一番疯狂爬行,浑身道袍亦是热汗淋漓。

    头顶,屋檐之上。

    孙远一击不中,再次蓄力,而其穿梭于瓦屋之上,对准两人又是一记重重抽打。

    啪——

    桅杆落下,肉沫横飞。而师徒二人尚在爬行,定睛一看,这一杆子又被一处猪肉摊位挡了下来。

    “我的肉,我的桌子……”摊位跟前,正在一旁割除肉骨的粗壮男子,忽见一桌子的猪肉化作碎末,惊颤不已。须臾,他颤抖着面容,竟是不顾一切,掂起屠刀便朝着屋顶的罪魁祸首追了过去。

    随着屠夫操刀而起,紧随的还有其他遭了秧的摊主,小小一条闹市街,已然乱作一团。

    “臭小子,往屋里爬,屋里爬!”云阳道长跟在李混身后,僵着脑袋瞅着前方道路,须臾,看到正前方乃是一处作坊,不禁连连扬声喊道。

    实在是某人桅杆威武骇人,而这般爬行躲闪终究不是办法,倒不如爬进屋内拼得一线生机啊。

    李混闻言头也不回,手脚并用,疯狂爬行,径直爬进作坊之内。

    这是何处?他站起身子,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一摞摞酒坛,显然是个酿酒作坊。接着他眼观六路却发现作坊除却入口,再无他路。

    “师父,这是死路啊!”没了去路,李混连忙惶恐道。

    堪堪爬入屋内的云阳道长,闻言一怔,旋即他指了指酒坛堆积之处,急道:“臭小子,快,下酒窖!”

    原来胡乱堆积的酒坛后方,地面之上还有一块木板,而木板之上有个铜制拉环,显然是个地窖所在。此刻趁孙远尚未下来,躲到其中倒不失为一种打算啊。

    说时迟这时快,师徒二人急忙拉开酒窖,顺着木梯爬了下去。

    踏足酒窖,一眼扫去,小小的空间尽收眼底。这酒窖不算太大,其中间由一根碗粗的木梁支撑着窖顶,周遭方圆三丈左右尽皆整整齐齐排列着酒坛。

    此刻酒窖之内,正有一个妇人端着一根大木勺,酿制着酒水。她察觉有人下来,不禁惊讶道:“你们是干嘛的,出去出去,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进来逃命岂有出去之理?师徒二人显然没有理会妇人的话语,李混自顾自的瘫倒在木梁跟前,兀自气喘擦汗,倒是云阳道长浑然没了前一刻的惊慌,而其抹了把鬓角汗珠,抚须嗅鼻,枯皱红润的脸上尽是陶醉。

    “快出去,不然我叫官了!”见两个道士无视自己,妇人晃动着手中的木勺,略显恼怒的威胁道。

    “哎呀呀,好酒好酒……”云阳道长并未理会酿酒妇人的威胁,径自撩着长眉,眯着眼痴醉的品着空气中浓郁的酒香。

    少倾,他竟是挽了挽袖袍,抠开一个酒坛,大口大口的痛饮了起来。

    李混见状亦是眼前一亮,他咽了咽发干的舌唇,紧接着也掀开一坛老酒痛饮了起来。

    酿酒妇人气得掐着腰,红着脖子不停的叫嚷着。奈何师徒二人只顾品尝甘醇美酒,浑然将其当作了耳旁风。

    “哇呀呀,好酒,师父,我为民除害,先干了!”李混痛饮一番,须臾,他擦了擦面颊的酒水,砸吧了下嘴巴,咧嘴一笑,继续喝了起来。

    云阳道长哈哈一笑,伸出大拇指,赞道:“混儿愈发有为师当年的风范了,哈哈。”

    师徒二人畅意对饮,一副美酒当前生死靠边的模样。有了美酒舒爽疲惫的身心,哪怕是孙远追来又如何,且让他尝尝打魔剑法的厉害。

    这是两人以酒壮胆,以酒作气?不,这是两人醉了……

    须臾,许是酿酒妇人的叫骂动静太大,孙远果然察觉动静来到了酒窖之内。

    “偷我乾坤袋罪该万死,我要活剥了你们!”孙远跳进酒窖,看到两个道士兀自饮着美酒,略显苍白的脸上尽是愤恨。他不待两人反应,手中折断的风旗桅杆已然朝着二人的脑袋抽了过来。

    桅杆化作残影横扫而来,李混浑然不怕,而其酡红着脸,踉踉跄跄,朝着后者扔出了酒坛。

    酒坛飞出,又闻其曰:“一坛竹叶青,豪言壮气斗恶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