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8章 你看我刀法如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顾青山的调理下,林一七的伤势恢复得很快,桃花谷内气候四季宜人,自成一片悠然天地,林一七闲来无事会去瀑布旁小坐一会儿,玥时常跟随,谷中除了顾青山这个鹤发童颜的老男人外,也就只有他们二人年纪相仿。

    林一七经常会同玥说些外面的事情,这个从来没出过谷的懵懂少女,总被林一七嘴中那些光怪陆离、精彩纷呈的故事引得心神驰往,顾青山见玥老是跟在林一七身后听故事,便笑着骂她一句:“多大的人了,还喜欢听这些玩意。”

    某天,也不知是哪一天,顾青山在房中撰写医书,突然听见林一七一声怒喝,还以为这小子练什么奇功走火入魔,连忙赶去,只见林一七盘腿坐在一块巨石上,玥儿双手支膝,托脸坐在他身旁,竖着耳朵仔细聆听,那模样可比听自己讲解医术时认真千百倍。

    林一七眉飞色舞地挥动着手臂,道:“曹操三军被张飞一人喝定,夏侯杰惨叫一声,滚落马背,在地上抽搐一阵便不省人事,左右探其鼻息,脸色大变,道一声‘将军死啦!’,一代名将夏侯杰竟被张飞一嗓子吓得肝胆俱裂,三军沸腾,曹操大惊,慌乱中拨马而逃……”

    “后来呢?”见林一七突然闭口不言,玥连忙晃动他的手臂问道。

    “后来?后来那曹操……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晓。”林一七咧嘴一笑,戳了戳玥胖乎乎的脸蛋,道:“你赶紧回顾叔那里去,不然他等会儿又要骂我领着你不学无术了。”

    “喂!你欺负人!”玥气鼓鼓地锤了林一七一拳,怨道:“你每次都是这样,讲故事总讲半截,惹得我晚上睡不着觉,一个劲的胡想!”

    “晚上睡不着觉也怪我?哈哈!”林一七用不可理喻的目光看了玥一眼,捧腹大笑起来。

    “你还笑我!”玥气急败坏的又锤了林一七一拳。

    “好啦好啦,我错了还不行吗?你……你别哭呀!”见玥眼眶通红,一副梨花带雨模样,林一七也有些慌了阵脚,连忙道:“后面的故事我还没想出来呢,等我今天晚上回去好好想想,明天同你讲两章怎么样?”

    听见林一七这般话语,玥顿时破涕为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认真道:“我们讲好了,你可不许反悔!”

    “好好好,我绝不反悔!”林一七无奈一笑。

    顾青山见两人相处融洽,便悠悠转回木屋,继续去写自己的旷世医书,不经意间回想起林一七讲的只言片语,心中觉得一阵有趣,不由得生出一股下次再去偷听的念头,果然是真香定律,谁都无法逃脱。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林一七的伤也好了个七七八八,这天,林一七讲到刘备正准备第三次去拜访诸葛亮时,按惯例戛然而止,玥虽然嘴上埋怨,但并没有像前几次一样挥舞着粉拳,对着林一七后背一阵猛锤。

    躲在一旁偷听的顾青山也是意犹未尽,这小子吊人胃口的功夫,着实让人头疼,顾青山叹了口气,正准备折回木屋,突然听见林一七说一声:“玥,我最近新创了一套刀法,你看看如何?”

    “好呀。”玥笑着拍手,两人并肩走到一片空地。

    这小子自创了一套刀法?顾青山突然来了兴趣,止住脚步,回身跟了上去。

    “玥,你站远些,这刀法我还不能收放自如,怕伤着你。”林一七道。

    “我站这可以吧?”玥退到五丈开外,朝林一七挥了挥手。

    “嗯。”林一七点点头,抽出腰间的断刀,深吸一口气,闭眼挥舞起来。

    只见他脚步变换,身形腾挪,出刀时而轻缓如水,时而快若闪电,刀风呼啸,好似雪山之巅迎面吹来的料峭寒风,嗡!细不可闻的颤鸣响起,林一七一刀平挑,原本迅疾的脚步骤缓。

    “我有一刀……”林一七轻喝一声,紧闭的双眼渗出两行清泪,手中的断刀再一次挥舞,与之前的急缓交错不同,林一七出了三刀,每一刀都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在他即将挥出第四刀的时候,刀势骤变,凭空生出一股悲凉、凄戚的意境,电光火石间,林一七睁开双眼,泪水潸然,只见这一刀劈出,千万股刀光汇成一股。

    “可开山!”

    声落刀收,狂风席卷,林一七扣刀而立,躲在暗处的顾青山几欲拍手叫绝,如此精妙绝伦的刀法,他平生第一次所见,在不动用内力的前提下,顾青山自认没把握接下这一刀。

    待看清楚石壁上新鲜的,足有一寸深的刀痕后,他彻底震惊了,林一七目前的身体状况无法调动内力,这他是知道的,但仅凭招式就能产生如此程度的破坏力吗?

    刀气碎石顾青山也不是没见过,但那都是建立在,拥有雄厚内力的基础上,放在以前,倘若是有人告诉他,不用内力,隔空挥刀能在石头上留下痕迹,他一定会哈哈大笑,嘲讽那人异想天开。

    而此时……这异想天开的事情竟然在他眼前,真真切切地发生了,顾青山猛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剧烈的疼痛感告诉他这不是一场梦,他深吸一口气,努力使得自己平静下来。

    脑海里回忆起这小子父亲当年和自己说过的一番话。

    那是个晴空万里的日子,顾青山和林越牵着骆驼在沙漠里跋涉,远处传来一阵雷鼓般密集的蹄声,脚下的沙砾开始疯狂颤抖,目极之处,浩浩荡荡的马队朝二人涌来,沿途激起一片弥天的沙尘。

    顾青山笑了笑,道:“运气真差,竟然遇见了沙匪,这下你我二人可得被洗劫一空了。”

    林越解下腰间的水袋喝了一口,淡然道:“正好咱们身上的酒喝完了,待会朝他们要一些。”

    顾青山与林越交往数年,很少见他拔刀、砍人,那次在黄沙漫天的沙漠里,是顾青山这辈子见林越拔刀拔得最果断,砍人砍得最凶狠的一次。

    林越出了十九刀,杀了二十个沙匪,最后一个是被吓死的,长刀归鞘,林越把他们行囊里的酒都翻了出来,一股脑地丢到骆驼背上的竹筐里。

    “那对老夫妻泉下有知,会感谢你的。”顾青山扭开酒囊喝了一口,单手递到林越面前。

    “我答应过要救他们的女儿……”林越望着无边无际的沙漠,将酒囊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听沙匪们说,他们把那个女孩卖到沙漠深处的平安镇去了,那地方我知道,一个挺厉害的家伙扯起来的乱城,他手下有百八十个好手,把这平安镇经营得铁桶一片。”

    “由于把持了方圆数百里唯一的水源,这家伙做着一本万利的卖水买卖,还时不时指挥手下出去杀人越货,这一带的商旅想要安全走车,都得按时上缴一定数额的保护费。”

    “这破地方天高皇帝远,朝廷派兵围剿几次都铩羽而归,最后索性放任不管,那家伙自然而然的就成了这片沙漠里的土皇帝……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他们人多势众,我们惹不起!”

    顾青山见林越把手中的酒囊远远甩飞,心中顿感不妙,急道:“你可千万别脑子一热就冲过去!”

    “放心,我还没那么蠢。”林越咧嘴一笑,翻身骑上骆驼,道:“这地方我也来过几次,前面不远处有一间龙门客栈,是我朋友开的,我们去找他商量一下对策。”

    “那就好……我还真怕你一时想不开,直接提刀杀上门去,你说那龙门客栈是你朋友开的?龙门客栈……”顾青山低声念了几遍龙门客栈的名字,仿佛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吓得浑身一阵激灵,差点从骆驼背上摔了下来,脸色苍白道:“龙门客栈是你朋友开的?!”

    “是啊,怎么了?难不成这龙门客栈有问题?”林越不解的问道。

    “呃……具体情况我也说不上来,听往来的江湖侠士们说,这两年,龙门客栈里做的那些生意都很奇怪。”顾青山脸色微微一变,戚然道。

    “管他呢,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我也有好几年没见那小子了。”林越哈哈一笑,浑然不把顾青山的话放在心上。

    见林越天生乐天心态,顾青山也懒得再废唇舌,两人一前一后的骑着骆驼,继续在这片无边无际的沙漠里跋涉。

    “喂!我见你刚刚砍那几个沙匪,刀都没挨到他们身上,他们就倒了,什么情况啊?”顾青山突然问道。

    “那叫刀气,一种将真气附着在刀刃上甩出去的特殊技巧。”林越解答道。

    “那能不能不附着真气达到释放刀气的效果呢?”顾青山突发奇想道。

    “……”林越沉默了。

    顾青山本以为转眼间就能得到答案的简单问题,却把林越给难住了,他低头沉思许久,缓缓抬头,神情严肃的盯着顾青山的脸庞,认真道:“能是能,但很难!我们使刀的人称这种东西叫‘刀意’!一种类似于意志的东西附着在刀上,不是真气,却比真气更强!”

    “世界上真的有刀意这种东西吗?”顾青山眼皮微抖,有点难以置信。

    “有!”林越肯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