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448章 恩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院子里。

    苏天凌躺在太师椅上,看起来很悠闲。

    东瑶则坐在一旁,安静喝着茶水,偶尔会看一眼苏天凌。

    苏天凌那么想知道大自然之母跟大魔头的恩怨,到底是为何?仅仅只是想知道,谁对谁错?

    然后帮对的那个人?

    东瑶暂时无从猜测,便也没再想。

    苏天凌这时打了哈欠,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东瑶,笑着说道,“人老了,精力不够,先睡会儿。”

    东瑶握着茶杯,淡淡一声,“精力不够?真够扯的。”

    “呵呵。”苏天凌淡淡道,“终极之战快要到了,我可不想死。”

    “那么怕死?”东瑶看着他。

    “当然。”苏天凌淡淡道,“我跟你不一样,我有妻子、孩子,孙子,有家庭,若是我死了,多少人要因为我而伤心?我怎能让我妻子守寡?”

    东瑶挑眉,有家室了?

    苏天凌一个圣人,活了一大把年纪,有家室也很正常。

    东瑶看着他,“这次的终极之战,未必是同归于尽,你也未必会死,你的家人也不一定就会被波及。”

    “这可说不准。”苏天凌轻摇头,“据我所知,大自然之母是道祖境,若是道祖开战,那股力量,轻易就能毁灭整个世界,也能毁灭所有生灵。”

    东瑶看着他,淡淡一声,“道祖没你想的那么强大,若道祖真有那么强,我们这些圣人就没资格参与终极之战,也没资格左右战局了。”

    “哦?”苏天凌不由看向东瑶,“听的意思,道祖境并不能强大到道祖之下皆为蝼蚁?”

    “道祖,只是大道之祖,而圣人已经证得大道,与道祖境,只不过是量的差距,并非是质的差距。”东瑶。

    “这样啊。”苏天凌懂了,他问鼎圣人的时候,是以禁忌之道证圣。

    禁忌之道只是其中一道而已。

    而道祖,则是能掌控所有的大道。

    这就是量的差距。

    苏天凌挑眉道,“即便是这样,道祖也很强了,掌控那么多大道,捏死一个只掌控一道的圣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嗯。”东瑶轻点头,没再多言。

    苏天凌若有所思,一直以来,他都接触不到圣人之上的境界,听了东瑶的话,岂不是掌控更多的大道,就能成为道祖?

    只是,这方面他也尝试过,但是自从以禁忌之道问鼎了圣人后,发现根本无法再掌控别的大道,就好像天地的规则就是如此。

    根本无法打破这条规则。

    苏天凌躺在太师椅上,想着,于他现在而言,这些重要吗?

    若他是大自然之父,他早晚会成为道祖。

    现在最要紧的,是要知道关于大自然之母跟大魔头的恩怨。

    知道了恩怨,才能想对应的解决办法。

    这时。

    院外响起了敲门声。

    “离姑娘,苏公子。”

    “进来吧。”苏天凌看向院门,淡淡一声。

    院门推开。

    北唐昊兄妹一起走了进来,北唐昊看向东瑶,含笑道,“离姑娘,城中有座烟缘桥,想邀请你一起去观赏观赏。”

    北唐星美眸看向苏天凌,声音有些弱,“苏公子,城中有座七星河,想带你去欣赏欣赏风景。”

    东瑶跟苏天凌对视了一眼,两人一直监视着城主府,知道城主北唐君让北唐昊兄妹追求他两人。

    东瑶看着北唐昊,婉拒道,“打算闭关修行一段时间,就不去了。”

    北唐昊轻点头,“那我自己去吧,不打扰了。”

    北唐昊失落的走出了院子,他知道东瑶这是在拒绝他的示好,他知道他跟东瑶之间,没有丝毫可能。

    北唐星见哥哥被拒绝了,不由得紧张起来,苏天凌会不会也要拒绝她?

    苏天凌看着北唐星,含笑道,“我还要作画,恐怕没时间陪你去了。”

    “作画?何画?”北唐星好奇道。

    “我跟我妻子,还有孩子的全家福。”苏天凌。

    “你都有妻子跟孩子了?”北唐星惊讶道。

    “这……这好像没什么问题吧?”苏天凌无语道,凡间十七八岁就可以订婚,然后准备嫁人、娶妻了。

    “没问题。”北唐星勉强笑着道,“那我跟哥哥一起出去玩吧。”

    “好。”苏天凌轻点头。

    北唐星转身离开,顺便关上了院门。

    苏天凌仰躺在太师椅上,轻轻摇头道,“这城主是想拉拢我们。”

    “若我们夺了君榜战的榜首,他作为推荐人,能得到丰厚的奖赏。”东瑶淡淡一声,“除此之外,他也确实是想让我们入城主府。”

    “管他呢,我现在对小姑娘没兴趣。”苏天凌摇摇头道。

    现在除了对柳雪几人能提的起兴趣,其她女子,一点兴趣也没有。

    他现在,追求精神与身体的同时共鸣。

    单单只是身体上的共鸣,一点兴趣也没有。

    就好像是。

    身体上的共鸣,如同米饭,只能管饱,但是没味。

    精神与身体上的同时共鸣,就如同美味佳肴一般,不仅管饱,还好吃。

    “是嘛?”东瑶看着苏天凌,淡淡道,“你有几个妻子?”

    “三个。”苏天凌。

    “呵呵。”东瑶晃着茶杯,没有说什么。

    “呵什么呵?整的好像娶三个老婆就是罪过一样。”苏天凌。

    “你跟他一样。”东瑶声音略微冷淡了一些。

    “天下男人,大多数都是三妻四妾吧?天下女人,也有不少一妻多夫的吧?别一杆子打死一群人。”苏天凌。

    “是吗?”东瑶转头,目光望着苏天凌的眼睛,“男人娶多妻,女人娶多夫,不就是为了新鲜么?”

    “凡事都有例外。”苏天凌。

    “例外?”东瑶冷淡一笑,“在我眼里,不管是一夫多妻的男人,还是一妻多夫的女人,对感情都不专注,包括那个人。”

    “哪个人?”苏天凌直接忽略了东瑶的前几句话,东瑶说的那个人,是谁?

    “大自然之父!”东瑶注视他的眼睛,声音略显冰冷,“你不是想知道大自然之父跟大自然之母的恩怨么,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大自然之父出轨了,暗中与另外两个女人结好,大自然之母知道后,就将那两个女人杀了!”

    Ps:月底这本书结束,更新放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