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七十九章:要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十四听到了康启荣的话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绝望,声音都有些颤抖的说道“不...不...你不敢的...我的身体,你夺舍不会成功的。”

    康启荣显然也是听出了钟十四的绝望了,我此时扑腾着想起来,我也不知道刚才康启荣一巴掌给我打骨折了,我扑腾了好一会都没能扑腾起来。

    伴随着康启荣的一阵的惨嚎声,他就把那个定魂针给拔了出来。

    将定魂钉拔出来之后,他的尸体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腐烂了起来。顿时整个尸体,就化成了一团尸泥。

    而一个充满着凌冽杀气的魂魄,出现在了钟十四的面前,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兴奋的说道“小子,放心让我占据你的身体,是你的荣幸。”

    说着康启荣就抓住了钟十四的脖子,随后嘴巴就靠了上去。

    这个动作十分不雅,只不过钟十四的嘴角竟然突然微微的上扬,紧接着,钟十四就跟回光返照一般,猛地的抓住了康启荣的魂魄...

    紧接着钟十四嘴里快速的念着什么,顿时从康启荣那个的腹部直接传出了几道耀眼夺目的白光。

    这白光十分的晃眼,一瞬间根本睁不开眼睛。伴随着康启荣的一阵惨嚎声...

    等我们回过神来之后,只见钟十四已经拿着一根红绳,把康启荣的魂魄给绑了起来。而此时康启荣的魂魄此时已经濒临魂飞魄散了。

    他此时浑身颤抖,一脸惊恐的看着钟十四“你....你是谁...你怎么会施展...道符剑?”

    钟十四此时站在了康启荣的面前,把手中的卷轴拿了出来。“这是我出门的时候,师父给我傍身的。没想道,还真得有奇效...就是有些浪费了...”

    钟十四有些心疼的看着手中的卷轴,此时也不管那个康启荣了。而是走到了我的身旁,直接给我一断暗黄色的檀香,让我吃下。

    “吃?”香不是点的吗?怎么变成了吃的了?

    不过,钟十四不会害我,我也没多想。吃下了檀香,虽然这檀香有着一股苦涩的味道。

    但是吃下去之后,原本麻痹的感觉恢复了许多。

    劫后余生的感觉虽然很爽,但是...我还是没回过神来。

    我看着钟十四说道“结束了?”

    钟十四对着我点了点头,说道“结束了啊...”

    “发生了什么?”我揉着此时的肩头,对着钟十四问道。

    钟十四跟我说,其实他一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只是设计了一个套让康启荣去钻。

    这一切几乎都在钟十四掌控之中,除了我竟然真得能用他的黄巢剑...他跟我说,如果我刚才那一剑刺中了的话,他也就不用演的这么辛苦。

    他从一开始的定魂钉,就是为了他放弃自己的尸体做铺垫的。因为钟十四自己的心里也拿不准,他师父留给他的道符剑他能施展出几成的功力,再者就是这个道符剑是拓印下来的法术,所以效果还是会打折扣的。

    所以,钟十四就决定用自己当诱饵。让康启荣觉得,钟十四不会给他解开定魂针的。在加之,他有意无意的显露,他的体质是康启荣需要的体质。

    康启荣才会金蝉脱壳,还想着借壳重生...只不过没有最后没有成功。

    钟十四跟我说,康启荣的失败已经从遇到我们就注定了。他败在自己的贪婪,本来尸鬼之身都已经炼制好了。他完全可以重生了,但是,他想要更好的身体,所以就一直等着。

    但是一般从小像钟十四这样修炼道气,倚靠道气来炼体的人,整个世界也都没有几个。所以想到遇到钟十四这样的人是非常的困难的...

    也就是因为钟十四的体质的特殊,让康启荣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就这么结束了?”我此时看着钟十四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种感觉让我特别不真实...

    钟十四对着我摇头说到“当然没有啊,你真当我来帮费先生啊...他如今的这恶果,理应让他自己尝。”

    “那你...”刚说,我就想到了“他能告诉你那本书的地方吗?”

    “不告诉我,我自然有办法让他张嘴。”钟十四满脸腹黑的笑容,这个家伙年龄比我还小上不少,咋就这么腹黑呢。

    说着,钟十四就对着我说道“先去解开他和费先生的魂契吧。”

    我对着钟十四说道“这些年费先生也做了不少坏事,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坏了因果啊。”

    钟十四对着我摇了摇头说不会...因果一定会报的。

    康启荣只不过是帮着费先生把他的一生的气运提前预支和转嫁别人的气运到自己的身上,没有了康启荣的帮忙...费先生即使活下来了,也会受到果报的。

    说着,我们就走出了地下室,这些个保镖只是尸气入体,并没有生命危险。钟十四则是牵着康启荣,康启荣想反抗,无奈他现在比一个游魂还脆弱。

    钟十四刚才跟我说,这个康启荣非常的惜命,现在看来确实是这样。

    因为事到如今,他也想活下去...

    到了地下室的之后,就远远的传来了几种不同檀香的味道。

    康启荣闻到了这个味道之后,连忙问我们,这是不是药师制的香。

    钟十四点了带你头,康启荣一改刚才的态度,竟然对着我们说到“你们是不是要去解开魂契?我可以配合你们...”

    听到了康启荣的话之后,钟十四显然有些意外。“你应该有条件吧。”

    康启荣此时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随后对着我们说道“我只是想活下去。别让我魂飞魄散。”

    钟十四听到了康启荣的话之后,微微一笑说,看着他的表现吧。

    随后钟十四对着我使了一个眼色,康启荣的这份隐忍就值得我学习了。

    试问我自己,我根本做不到对一个前一秒还是敌人的人示好。不过更大的因素,恐怕是因为这些药香吧。

    田子晴此时看见我们过来之后,对着我们微微的点头,看到了康启荣之后,就问我们顺利吗?

    “子晴姐,你我出手能不顺利吗?”钟十四就晃悠了一下手中的绑着的康启荣。

    田子晴跟我说,费先生的魂魄已经做了保护处理了。

    钟十四就对着康启荣厉声的说道“看到没...就算没有你,我们也能解开魂契,之所以让你解,只是要给你一个机会。”

    康启荣一个劲的点头,还谢谢我们...

    对于他的能屈能伸,我真得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只不过,也让我愈发的决定了,离这种人远一些。

    康启荣解开魂契的办法,就比我们省力很多。本来这个魂契,就是上下级的...

    解开了魂契之后,费先生一脸怨毒的看着康启荣,问我们怎么处理他。

    “他作恶多端,自由我们去处理。”钟十四对着费先生说道。

    说着,钟十四就让费先生别忘记答应我们的事情,把他所有的家财去做善事。

    其实钟十四也是在帮他,虽然我们今天救了她。但是不知道,迎接他的果报是什么,只有多做善事,看看能不能弥补了。

    我们离开之前,费先生还想给我们一张卡,不过这一次钟十四拒绝了。

    回去的路上,我问钟十四,他收费的标准是什么。钟十四跟我说,这一次其实帮费先生只是一个幌子。

    毕竟费先生牵扯了太多的因果,如果没有太多的牵扯。他也不愿意牵扯其中...

    我们到田子坊的时候,天色已经快蒙蒙亮了...

    累了一晚上,钟十四也不着急处理这个康启荣,反而是问田子晴要了一些檀香,来巩固康启荣的魂魄。

    有田子晴看着康启荣,我俩也就不用操心了...

    回去之后,我就问钟十四准备怎么处置康启荣。因为,康启荣所展现的隐忍,实在太恐怖。

    钟十四对着我说道“自然是要问出那本修炼的心得手册啊。”

    “你是不是不想杀他...”我对着钟十四说道。

    钟十四有些诧异的看我,问我为什么这么说。

    “你就跟我说,是不是吧。”我看着钟十四问道。因为钟十四如果想要拷问的话,在费先生家就可以做了。不会等到现在。

    钟十四嘿嘿一笑的对着我说道“九哥,真得是啥事情都瞒不过你啊...”

    “你真得不想杀他?你疯了?”我不可置信的看着钟十四问道。

    钟十四对着我解释了起来,不杀康启荣是有好几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就是因为康启荣害死了太多的人,直接杀了他却是也算了却的因果。但是钟十四恐怕就要背负哪些冤魂的因果了。所以,还不如将她留着,这样因果就由他来偿还。

    第二个方面,康启荣的风水堪舆之术,放在如今都可谓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他的这些学识如果不传承下去也算是浪费。在加上前面不是说,康启荣还害死了不少人吗。我就把他带在身边,这样一来万一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他也可以帮忙,也算是他积德行善了。

    最后一个方面,也是至关重要的一个方面,那就是不用钟十四逼问。钟十四就已经想好了康启荣会给我们的答复。

    他一定不会告诉我们那个修炼心得的所在,但是为了保命,他还是会跟我们说,他把那本修炼心得已经在心理记得滚瓜烂熟了...

    钟十四分析的却是有一些的道理。等到我们第二天去逼问康启荣的时候,他的回答跟钟十四猜测的一般无二...

    他跟我们说,那本心得早就被他给销毁了。但是都在他脑子里,只要我们答应帮他活下去,并且答应拜他为师...他就会逐渐的把那个心得教授给钟十四。

    钟十四听到了这里之后,指了指我,说道“你要教的人是他,不是我...我已经有师门了。”

    我连连摆手,表示不要这个家伙。带着这个阴险的老家伙,无疑于是带着一颗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炸,而且鬼知道他教我的是不是真得修炼心得,如果他想耍点花招,到时候我怎么死都不知道。更别提拜他一个恶人为师了...以后我姥爷知道肯定会砍死我吧。

    康启荣见我拒绝,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这位小友,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想学这个秘法吗?你竟然还拒绝...”

    没等我说话,钟十四就看出了我的心事,对着康启荣问道“你怎么可以保证,你不会忽悠我们。如果你教一个完全错的功法给我们,我们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