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章:同棺入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纪晓灵在我娘的坟前摆放着贡品,见我过来,让我把纸人摆在坟前,告诉我们可以开始了。

    我问她不用等姥爷回来吗?她就跟我说,姥爷今晚还要忙其他的事情,应该赶不回来了。

    说着,她点燃了两根香,和我一起对着我娘的坟拜了三下,就拉着我跪下。

    “小女纪晓灵,愿与钟九结为夫妻,生生世世,不论阴阳,共执手。”

    显然这文绉绉的词,也是出自姥爷之手。

    说着她就拉住了我的手,脸上闪过了一丝红晕,示意我也跟着她说。

    她一个女孩都这么大方,我也不好扭捏,就学着她的样子说道“小子钟九,愿与纪晓灵结为夫妻,生生世世,不论阴阳,共执手。”

    说着,我们就行了跪拜之礼。

    做完这一切后,纪晓灵拉着我的手,放到了她的嘴里,轻轻的咬破。又把她的手指伸到我的嘴旁,让我咬破。

    见我不动,纪晓灵就跟我说,只有在对应着我们的纸人额上点上指尖血,这婚才算完成。

    都走到了这一步了,也不再磨叽,轻咬破了她指尖,顿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刺激着我的味蕾,奇怪的是,她的鲜血之中竟然带着一丝淡淡香味。

    在纸人的额头上点上了我们的指尖血,纪晓灵就让我把纸人给烧了。

    等到纸人烧完之后,我看着纪晓灵,心中非常的感动。

    虽然对于姥爷说的什么死劫,我并不相信。但是纪晓灵愿意来这么做,就足以说明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姑娘。

    “干嘛这么看着我,还有最后一步呢。”见我盯着她,她闪过了一丝的娇羞,拉着我走到了石棺旁。

    这个石棺是姥爷在我出生那年弄的,只要是我娘的忌日,我就必须要睡在里面。

    爬进去之后,就对着纪晓灵说“我就不送你了,你自己回去路上小心点…”

    没等我说完,纪晓灵竟然也爬了进来。我连忙问她这是做什么?

    纪晓灵则是红着脸,脸上带着一丝俏皮的说“洞房啊。”

    “不是说假结婚吗?纸人都烧了…”

    没等我说完,纪晓灵就用她的手轻轻的捂住了嘴,朝着棺外看了一眼,压低了声说“她们在看着呢?”

    谁在看着呢?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朝着我凑了过来,略带颤抖和冰冷的唇就吻了上来。

    下意识想推开她,但是很快我就尝到了一丝的柔软,脑袋里好像被浇了滚烫的热油一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她非常的主动,我则像是一个木偶一般。

    这好像是一个梦,又那么的真实。云雨过后,我迷迷糊糊的看见她一脸娇羞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脸笑意的看着我,又在我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柔声的说了一句“我该回去了,小相公…”

    我想说话,但是感觉耗费了全身的精力,困意袭来,昏睡了过去。

    就当我还在梦中回味的时候,耳旁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怒喝声“你个小兔崽子,你把老子的话都当放屁了吗?”

    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一巴掌就结结实实的扇在了脸上,顿时脸上火辣辣的疼,这一巴掌,直接把我给扇醒了。

    发现姥爷站在我面前,一脸怒意的看着我。

    我捂着脸一脸无辜的看着姥爷,问他为什么打我。

    “为什么打你?老子让你回来,你跑这里来干嘛?”姥爷此时气的浑身直哆嗦,说着抡着巴掌还想扇我。

    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只感觉后背发麻,这是哪儿?

    这屋子非常破,四面墙壁不仅残缺斑驳,就连屋顶都已经破成了敞篷式了。

    屋顶的中央放着一个偌大的石像,因为年代久远,石像已经破败不堪,也看不出这是一个什么像了。

    “老钟,你先别着急,问清楚咋回事再说。”

    我才注意到,姥爷身旁还站着一个身穿布衣的驼背白发老头,老头的背驼成了九十度,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姥爷听到了老头的话,也算是把手重新的收了回来,脸色依旧很难看,问我咋回事。

    我从未见过姥爷这么生气,不敢隐瞒,就把昨晚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就当我说到纪晓灵的时候,姥爷神色古怪的打断我,纪疯子打了半辈子的光棍,哪里来的女儿。

    我盯着姥爷看了几秒钟,他并不像跟我开玩笑,驼背白发老头则是让我继续说下去。

    只不过,我越说他们两个老头的脸色是越难看。

    我说完之后,驼背白发老头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脸,这会我才看清了他的脸。

    这老头脸上满是疤痕,特别是那双眼睛格外的恐怖,好像得了白内障一般,眼珠里满是白色的晶体。

    盯着我看了好一会,老头声音愈发的低沉的跟我说道“你和那个女人睡觉了?”

    我有些意外的看着老头,因为我压根也没说和纪晓灵睡觉的事情。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姥爷一巴掌又朝着我呼了过来“你个混账小子你色迷了心窍啊。你是没见过女人吗?你和她睡觉?”

    我捂着脸委屈的说,不是他让纪晓灵和我成亲的吗?

    姥爷则是气的半晌没说出话,白发老头对着姥爷说“云平,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我看这小子到现在连自己做了啥都不清楚了,现在事已至此,赶紧回去想办法吧,家里别出事了。这小子昨晚没回去,谁也不知道会出啥事。”

    姥爷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一把粗暴的就把我提了起来,让我跟着他回去。

    刚走到门口,只见从不远处气势汹汹的走来了一群人,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见我们出来,就把我们给团团围住。

    为首的是刘富的堂哥,刘卫国。看见我之后,就举着一个棍子冲着我说道“把这个小兔崽子给我抓起来。”

    一群人就想上前,姥爷护在了我的面前,脸色难看的问他们想做什么。

    刘卫国指着姥爷就骂道“做什么?钟云平你个老神棍,你自己外孙做了啥事你不清楚吗?这些年来,你们家害死我们刘家多少人?都是我大爷帮你压下来的,如今你的乖外孙,竟然杀了我大爷!”

    “什么?刘朝清死了?”姥爷脸色愈发难看的说道。

    刘卫国冷哼了一声让我姥爷别装蒜,说着就让刘家人把我按在了地上绑了起来。

    我顿时就慌了,看他们有恃无恐的样子,显然是有证据。

    连忙对着姥爷说我没做,让他救我。我落在他们手里,他们肯定要打死我的。

    姥爷只是黑着个脸说“如果不是你做的,他们也不能拿你怎么样。但是如果真的是你做的,我也救不了你。”

    说着,我就被刘家认推搡着出去了。

    因为出了人命,刘家人的门口围满了。看到了我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非常的不善。

    非常粗暴的将我拉进了屋子,一眼就看见了刘朝清的尸体。

    尸体并没有被挪动过,只见尸体此时赤身裸体的跪在地上,身上满是淤痕,脖子处有着一道深深的勒痕,一旁散落着一根红色的带子。

    这根红色的带子,我非常眼熟,就是我那红衣身上的腰带,在尸体附近的地上,写着许多凌乱的“九”字。

    刘卫国捡起红带子,拿到了我的身前,和我身上的红衣比对了一下。就走到了姥爷的面前冷声的问道“这是他身上的吧。”

    姥爷则是冷声的说,一个带子就能定他的罪吗?

    刘卫国就又指着地上,用手指扣的血字说道“你外孙是叫钟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