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92章:贵重,大多隐在平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明朝,中页。

    大明朝历经百多年治理,国力鼎盛富强。

    商业很繁荣必然:你争我斗巧取豪夺;

    有白就有黑无不:狠勇人物横行一方。

    但凡商品货物要流通,哪个不请专业人干专业的事?

    今天的快递。身边总有人使用过,对吧?

    当年称为:镖局。是大大小小、越来越多。

    行业再好竞争过分;有发了大财的,也就有不如意。

    不论混的好不好,

    开一天快递站,就得早起晚睡不怕辛苦。

    您要想睡个懒觉。只有一个很好,下岗。

    所以说,干什么事爱不爱干都一个情况:

    混的好的,想什么有什么,那叫成功,

    混的不好,有什么是什么,那叫讨生活。

    我服不服一点没关系,因为这世道,它:

    向来如此。。。

    哦,我们不说服不服,也不说行业好不好;

    只说做什么事,都是有风险滴。

    过个马路还会碰上红灯,何况是千里迢迢送快递。

    这一天。

    江南某处崇山峻岭,就有一队快递在辛苦奔走。

    领头镖旗招展。绣着“吉庆”,镖旗很干净,只是很旧了。

    看得出这家吉庆镖局:混的不怎么样。

    取个名字叫吉庆,分明很希望:

    好运当头照,灾星咱无缘。

    梦想!老天爷帮忙。

    保佑平安无事,咱就阿弥陀佛!

    他自己都要请:老天爷天天不打瞌睡!

    赚大钱,价值高的业务。谁敢,请他们家关照?

    镖队押了五六辆大车,有三五个趟子手,一脸疲惫地跟着。

    货主们看衣着都是忙一日三餐的好人。

    领头大车坐着一个中年镖师,身板壮实;

    手中托着大刀,背着青布包袱,努力地体现威风!

    他在向后面招招手。

    后面精干青年二十出头。

    一身箭服腰间佩刀,雄纠纠气昂昂;

    那是很帅哥很阳光。

    他策马上前询问:“何师叔。什么事?”

    何师叔低声说:

    “胡少东。前面过了天下渡,咱们就算平安到家了。”

    “龙山帮雁过拔毛,一路没现身。可不算好事,只怕凶险在最后。”

    “天快黑了。是不是叫后面那帮人都走快些?”

    听听:

    阿弥陀佛!老天爷保佑!一路平安无事。

    天下渡之前,它会不会太平?

    这吉庆快递。它是个什么好东东,我没瞎说吧。

    青年望了望,成群结队跟在镖队后面;

    肩挑背扛满脸风尘的,贫苦小贩行人。

    眉头一皱说:

    “这些人顺风顺水地跟着一路,茶水费不肯多一文钱。”

    “一帮叮当响的穷人,真不想理他们。”

    嫌贫爱富,生存法则。

    门儿摸的清,眼光看得准。此人是不是精干英武!

    何师叔扫一眼周边,声音更低笑着说:

    “没有他们打掩护,福州过来可能没这么轻松。”

    “等下次他们有了值钱东西,自然就成了我们的主顾了。”

    青年略一沉吟,也压低声音说:

    “龙山帮这次不打秋风,确实有些奇怪。会不会是有什么图谋。”

    “不如我们先走,早过了天下渡早好。”

    “让后面的活包袱,给咱们挡一阵如何?”

    “毕竟我们这次保的东西,不同平常。万一有事可不得了。”

    他说话时,瞟了一眼何师叔的包袱。

    何师叔不自觉地紧握大刀,又四下扫一眼:

    “嘘。隔墙有耳,小心招惹祸事。”

    胡勇也手按腰间刀,心脏砰砰跳,直抹虚汗。

    这是真害怕,不是假的。

    吉庆快递,这回一定有古怪,而且是大有古怪!

    “好吧,我们先走。还是告诉后面一声。”

    “不然我们突然丢下他们,反而招人起疑心。”

    胡勇答应一声“是”。

    回身,冲落在车队后面押阵的;

    一个十八九岁的布衣小伙计大声叫:

    “关小七,过来。”

    小伙计拍马赶上前来,憨憨地问:

    “胡勇师父,有什么事?”

    这关小七。一身粗布衣裳打着补丁,分明家境贫寒;

    人物一瞧就不是:聪明能干、会来事的主。

    话说:为人踏实是好滴,为人老实就不好了。

    其它评价?没有了。

    奇怪的是,他却骑了一匹马,一匹上等好马!

    与他本人的衣着身份,非常不相称。

    胡勇家里也算富裕,座下马可是远不如关小七的马神骏。

    好马有时不是有钱就有的,你还要有门路;

    如同我们现在的限量版。

    胡勇看着关小七,丢下害怕,满眼怒气,为什么呢?原因不复杂:

    他清楚记得,关小七当天来镖局求事的情形。

    那天有雨。

    关小七跟着老实巴交的父亲从乡下来,

    二人一身泥水,很是狼狈拘谨。

    徐当家。亲自接待他们。

    也没试关小七有多少斤两,客客气气地;

    就收下关小七,答应让他在镖局做个趟子手。

    趟子手送货跑腿的。

    不用有本事,有手有腿就行。

    吉庆快递规模小。日子过的很紧张,向来是不招人滴。

    胡勇是徐师父唯一徒弟。

    功夫学成了,也没什么事好干。

    吉庆镖局需要有钱来维持,更需要能干的接班人。

    招商引资,招贤纳士。如今也一样潮流。

    胡勇老爹积极参与,就答应了徐师父入股投资。

    胡勇做了董事加业务经理,算是开了公司。

    胡勇瞧不起快递,却肯做股东。

    因为他自有图谋:徐师父有一个宝贝女儿,是个漂亮美女。

    徐灵儿。人如其名:绝对的水灵灵。

    胡勇用意何在?大家都是会心一笑了。。。

    投资。因为目标。

    这个道理走遍天下也是一般般。

    镖局上下也就当他是接班人,现时是胡少东家。

    徐师父收人不与胡少东商议,本就奇怪。

    不尊重股东,这个要不得。

    早晚你姑娘要倒霉,不信走着瞧。

    更奇怪的是,关小七老爹千恩万谢地刚走。

    就有人送来一匹好马,指名是,请关小七用的。

    马是好马不说。

    一应配置更是上品,讲究又精致。

    这送马的,可不是一般有点钱的主。

    一个穷小子,到底有个什么样的富关系?

    外面一定有人!关系一定。。。说不清。

    最寒酸的小子,骑着全公司最牛的马。。。

    镖局上下谁不奇怪?

    胡勇,自然感觉不爽,更让他不爽的是:

    水灵灵的徐灵儿对胡勇,多少给点阳光;对别人,理都不理你。

    对关小七,却是天天眉开眼笑,粘着不放。

    凭谁,你气不气?

    帅哥你不爱。爱个傻小子?还是看上他的古怪了。。。

    对关小七的请教,胡勇还会有好脸色?

    他训斥说:“啥也不会的废材。”

    “我们赶时间。你去叫那些人快点,跟不上可不管。”

    关小七为难地说:

    “胡勇师父。他们走了一天,要快走只怕做不到呢。”

    乱表同情心。

    胡勇瞪他一眼说:

    “这是他们的事。不能误了镖队过天下渡。晚了可就没渡船了。”

    公司利益至上。

    关小七陪着笑说:

    “大家一路来的可是缘分呢。天快黑了,他们落下了只怕遇上危险。”

    胡勇脸一黑说:

    “自己不过是来混饭吃的。你以为带把刀就是个人物?”

    “真有麻烦。你有没有能耐,保住自己小命。还操心别人!”

    “快点去说去。再啰嗦,小心我抽你!”

    扬起马鞭就要打。

    不打你,打谁。

    何师叔说:“算了。别和这不懂事的毛小子计较。”

    转对关小七说:

    “小关。走镖学问深的很,你要多长心眼。让你干什么,快快照办就是。”

    这是批评关小七缺心眼了。

    关小七出门跑腿,正经本领不学。

    一路上对那些苦哈哈的商贩行人,跑前跑后地照应。

    不想法子弄外快,大家怎么有酒喝?

    大家又不好明说他不合适,实在非常不满意。

    关小七答应一声:“是,我这就去。”

    胡勇挥手赶人,粗暴地说:

    “你小子要不放心这些人可以守着。只要你能耐,保护他们好了。镖队的事有没有你都行。”

    关小七答应一声:“好的,胡勇师父。我知道了。”

    胡勇巴不得他,今天落在后面,最好就碰上龙山帮。

    吃苦头不说,座下骏马肯定是,要给山贼抢去的。

    看你今后还得瑟不?

    也算是给镖队消灾解难,作出贡献了。

    所以说:

    做人不懂事。要你怎么倒霉,怎么能让你知道?

    职场即江湖,江湖也是一个样啊。

    我盼的:不是要你好!是要你好看!!!

    我们不猜测人家胡师父的阴暗面,

    说倒霉蛋关小七。

    人。要开始倒霉,分分钟事就来。

    镖队上下加速走了。

    现在镖队丢下他一人落在后头;

    分明嫌弃他没用,换成别人必定心里难过。

    关小七刚入这一行。能力微薄,几乎什么都不会。

    他老实本份,不会溜须拍马;又学不来巧立名目、敲人竹杠。

    一路上给人呼来喝去,使唤责骂个不停。

    自知罪有应得。

    他心里一阵轻松:分开好,暂时没人会责骂自己了。

    关小七来到后面的人群。

    这些人有出门的,有做小生意的;路上不太平,大家同路结伴。

    碰到有镖队,可是搭上顺风车,所以紧紧跟着。

    镖队一加速,他们男女老少,紧紧也就跟不上去了。

    天色渐渐暗了。草木森森,山路难走,大家难免心中不安。

    人们本能地尽可能聚拢行动。

    关小七在队伍前后巡了一回,大声说:

    “前面就到天下渡了。胡师父让我来照看大家,我们一起走。”

    “镖队在前面开路,都不用担心。”

    人群中有一个书生,骑着一匹白马,轻声哼了一句:

    “明明是镖队怕强盗,吓的先走了,小子就会骗人。”

    这书生衣裳光鲜。

    按流行说法是名牌中的十分之名贵。

    一看就知道,没一样不是非常值钱的。

    他的马更是一匹通体雪白的宝马,好不打眼。

    说了半天,除了衣服就是宝马。

    人物呢?

    这个脸色极为难看的书生,瘦瘦弱弱,实在不吸引人。

    关小七正纳闷:这书生是什么时候?加入到人群中来的?

    听到他说破了自己的谎话,不由脸上一热,有些挂不住了。

    他少年心性难免好面子,低声回了一句:

    “我就是镖队的嘛,就是镖队让我来,跟着大家一起走的嘛。”

    锦衣书生耳聪目明,当时就说:

    “你小子要不放心这些人,可以守着他们。只要你能耐保护他们好了,镖队的事有没有你都行。”

    这是胡勇的原话,一字不多,一字不少。

    关小七听的真真的,大吃一惊:他是怎么听见的?

    不由回头望那书生。

    关小七知道自己见识浅薄,想不通的事情太多,他非常承认:

    我真的不是太傻,最多只有十分。再多没有了。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