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49章 今天和你一起的男人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中书库 yunxs.com ,最快更新娇妻在上:霸道总裁超给力最新章节!

    安雅雯在一旁看得憋屈,咬着唇委屈地说不出话。

    她还打算坐在君临哥哥身边呢,怎么就被白念依把位置给占了!

    安雅雯闷闷不乐地坐在后排。

    她设想了无数次和夜君临的重逢,但都不是现在这样冷淡!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夜君临并不是来接自己的,倒像是特意来接白念依的。

    可当初她出国的时候,夜君临和白念依的关系很差。

    难道现在两人缓和了?

    安雅雯对他们的关系充满了好奇,眼睛一直在他们的身上来回不止。

    夜君临也不说话,空气里的氧气被他的沉默变得越来越稀薄。

    白念依压抑地想跳车,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多余的人。

    夜君临应该是来接安雅雯的,既然如此,把她赶上车是个什么意思?

    哼,她才不想当个电灯泡讨人厌呢!

    白念依气呼呼地盯着前方,压根没有察觉到,身旁的男人一直在打量她。

    夜君临的脑子里被无数的问题塞满,全都围绕着陆锦承和白念依的关系。

    心里的疑问和暴躁,快要按捺不住,让他想当着安雅雯的面,追问一切。

    安雅雯不甘心浪费自己和夜君临的重遇,清了清嗓子,娇滴滴地开口:“君临哥哥,你今天有别的安排吗?”

    “没有。”夜君临惜字如金,对安雅雯的回答,能用两个字的,绝不用三个字。

    “那我请你吃饭吧?我知道有一家餐厅很不错,有……有一款情侣餐非常不错。”说道最后,安雅雯都为自己的大胆震惊。

    她摸着发烫的脸颊,等待夜君临的回答。

    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一想到他们的二人世界,就忍不住想偷笑。

    “我今天没空。”夜君临冷眼盯着前方,想也没想地拒绝。

    他现在只想和白念依独处,找这个丫头问清楚一切。

    修长的指间紧紧捏着方向盘,夜君临将所有的暴躁,都发泄在手中的方向盘上。

    “你不是说你没有安排吗?”安雅雯难以置信,夜君临竟然想也不想地拒绝了她的要求!

    她设想的所有美好,都破灭在他的拒绝里。

    “我要回夜家。”

    安雅雯不甘心,她身为一个女孩子,主动提出要请他吃饭!

    夜君临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拒绝地那么生硬。

    她还是不肯死心,故意委屈地撒起了娇:“君临哥哥,我们那么久没见了,难道不想我吗?”

    “你哥比较想你,”夜君临冰冷地回敬给安雅雯一盆冷水,跟着车也缓缓停下,“好了,雅雯,到家了。”

    “君临哥哥!”安雅雯委屈地想哭,可看夜君临的脸色不太好,她也不知道自己惹了他什么,“那……改天我再请你吃饭吧,我给你打电话!”

    “我最近都很忙。”夜君临的每一个字,都像锋利的冰刀,毫不留情地割开安雅雯的脆弱。

    她为了他才回来D市的,可这个男人,竟然对她不冷不热!

    这让安雅雯越想越伤心。

    “那等你忙过了……”

    “我今年的日程排满了。”

    安雅雯再也找不到借口,嘟着嘴,委屈地打开车门,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下。

    她消沉的背影一步步朝着安家别墅走去,可还没进去,夜君临就一脚油门开走了,还飞了她一身灰尘。

    现在没了安雅雯,白念依感觉夜君临身上的气息更加沉重了。

    就像无孔不入的爪子,将她的四肢百骸紧紧套住。

    车还没到夜家,夜君临调头拐去另外一条路,最后停在了一旁的路边。

    “你停在这里干什么?”她眨巴着眼睛,迎上夜君临幽暗的眸子,心脏猛地跳动起来。

    夜君临没有回答,就像一尊没有生气的雕像,只是冷着眼眸在观察她。

    突然他再次踩下油门,一个急转弯,调头重新开往市区。

    白念依仿佛感觉到一只手,将自己拼命往椅子里压。

    夜君临的速度越来越快,恍惚快要飞起来。

    “喂,你疯了啊!在山路上飙车会滚下去的!”白念依一手捉着车门上的把手,一手揪紧夜君临的衣领,像只惊恐的兔子,嗷嗷嗷地吼个不停。

    然而他不予理睬,只是加快车速,带着白念依一路飞驰到一间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干嘛?吃饭啊?”白念依抹掉冷汗,不知死活地抱怨道,“你不是没空吗?”

    “对于你,我一向都很有空,”夜君临似笑非笑地看向她,眼神危机乍现,“丫头,今天和你一起的男人是谁?”

    “男……男人?”白念依鼻尖抽动,好像有危险在逼近!

    她不安地往后缩,盯着夜君临忽明忽暗的眼睛,心里一阵害怕。

    “那个陆锦承!”夜君临见她没有明白,干脆挑明了说。

    “锦承?锦承是我好朋友啊!”

    “好朋友?你们认识多久了?”他抬手钳住白念依的下巴,突然俯身靠近,想看清她的目光。

    他的气息变得浓烈,让白念依下意识想躲,又被他硬拽了回去。

    “有十几年了!”白念依怯怯地说,“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了!”

    十几年!

    这个答案,就像粗粒的岩石,狠狠从他的心脏上碾磨而过。

    原来这个丫头的身边,一直有一个这样虎视眈眈的男人!

    “我说过,让你和其他男人保持距离,你难道听不明白?”夜君临不确定,在他没有看见的时候,那个陆锦承是不是对她关怀有加、无微不至,用尽力气讨好他的丫头?

    一想到有人觊觎他的女人,就让夜君临止不住想要狂暴。

    “我和锦承只是好朋友,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白念依越想越气,这大灰狼的脑子里,就没有点干净的东西?

    他今天特意来接安雅雯,可见他对这个青梅很在意。

    现在又气势汹汹责备她,算什么意思?

    “蠢丫头,难道你看不出,陆锦承对你有别的意思?”话音刚落,夜君临就后悔了。

    他怎么能挑明情敌对丫头的感情,这不是让丫头更加注意那个混蛋吗?

    白念依不以为意,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哼笑:“别胡说八道,我和锦承只是好朋友,你以为是你和安雅雯吗?”

    这封闭的空间里,夜君临似乎嗅到了一股醋味,难道是这丫头吃醋了?

    他勾起嘴角,凝视着她不断抱怨的小嘴,迫不及待地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