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二章 绝望的影帝(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中书库 yunxs. ,最快更新绝望的男配最新章节!

    zero,零公司,华夏国最大的造星工厂,最为出名的就是在造星工厂前期就在的元老级影帝,伏城。

    身价未知,演技可以说是没有演技了,伏城演谁,他就是里面的谁。

    而此时,伏城,大名鼎鼎如雷贯耳在娱乐圈里面呼风唤雨的影帝,正站在一片待拆迁的危楼处向下望。

    他想要跳下去,跳下这十楼高的地方。

    他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他迈开了步伐,身体已经处于半失重的状态下,甚至已经闭上了眼睛。突然,他被大力地扯回来了,头部狠狠地撞在了破烂的水泥地上,尖利的砂砾磨着他的头部,刚才忽然的缓冲脑袋剧烈的疼痛,让他眼底发黑。

    阳光刺眼,正照着他的脸,面前的光线黑红交织着,好不容易他才缓了过来,有人一直在摸着他的头部,他勉强睁开眼,一个姑娘,穿着校服,看起来快哭了的样子。

    “……没事。”伏城说,手肘撑着起了身,也听清姑娘说的话,她说:

    “哥哥,跟我回家吧。”

    眼底近乎绝望的恳求突然刺激到了伏城的某一个神经。

    “好,……回家。”

    他答应了,也跟着姑娘走。姑娘下楼了,用钥匙打开其中一间,开心地说:“哥……我们这里都快拆迁了,我就等着你来收拾好一起走啊,你那些书都快要积灰了,快点快点,怎么轮到你最懒了。”

    伏城终于看出来姑娘不正常了,叹了口气又笑了笑,温和地说:“诶,你等着,我收拾完我们回家。”还顺势摸了摸姑娘的头发。姑娘乖巧极了,听话地帮忙收拾,最后两个人都拎了两个麻袋的东西上了车。

    他叫做伏城,他最擅长骗人,他是个骗子。

    伏城低下头去,看着在前面走的姑娘,他的世界仿佛又有趣了起来。

    小区的人行道上梨花被风吹过铺满了整地,四月份的阳光照在脸上有些火辣,伏城走了过去,用手替云霓挡住阳光,两人眼神对视,相视一笑。

    云霓掏出钥匙,打开公寓的门。

    “妈,我们回来啦。”云霓开心地说。

    “回来了啊,洗手准备吃饭吃饭,今天新学校有交到好朋友么?”云霓母亲推开门,看到了站在云霓背后的伏城。

    她显然是认识伏城的,愣了一秒。

    “怎么了妈,是不是好久没见到哥哥太开心啦?”云霓上前牵过云母的手,“我就跟你们讲哥哥没事儿的,他啊刚才差点从我们老房子楼顶上摔下去,还好我拉住了他,太惊险了!”

    云母眼眶顿时红了,也不敢看伏城,不住点头,对着云霓说:“欸,快洗手吃饭,我有事情跟你哥讲。”

    “伏先生……”云母刚想开口,伏城大手一挥,笑起来。

    “我跟小姑娘有缘,她也算救了我,现在也没有片约,你们夫妇两人可别觉得被我占了便宜。”言下之意,这哥哥,他当定了。

    “……”云母没有说话,红着脸终于掉下泪,点下了头。为了她的女儿和这个家,她已想不到以后了。

    云父回家便是这副奇怪的画面,伏城像是在这个家好久了一样,和云母云霓在饭桌上笑谈着,看到他还喊了一句:“爸,你回来了。”

    云父下意识回了一声:“诶。”

    在云母威胁的目光下,总算是别扭着把饭给吃了。支开云霓之后,了解缘由,云父本来就是不同意的,但是看着云母她们,又想起云霓死活不接受自己哥哥死了的事实,这个平常冷硬的男人终于点下了头。

    “哥哥!”正在收拾东西的伏城回过头来看着云霓,这已经是今天晚上不知道多少回云霓过来他的房间‘视察’了。

    “小霓,你又来干什么呀。”伏城心里嗤笑,自己倒是很有耐心。不过面上还是温柔耐心的模样。

    “这回没空手来,喏,妈让拿的水果。”云霓双手奉上,也跟着帮忙收拾东西。

    “你就别帮倒忙了,明天还要上课不是?高三狗。”伏城推推鼻梁上架着的金丝框眼镜,架起腿,吐槽着面前的人。

    “诶呀哥,工作了之后了不起啦?”云霓坏笑,扯下他脚上的拖鞋,扔到外面去,哼着歌横着走回房间。

    这……就是家?

    伏城的视线看着被甩到门外的鞋子,眼底软了一瞬,毕竟戏里的完美和现实总是有区别的,但很快又恢复了冷酷的模样。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总算找到有趣的了,可不能就这么浪费掉机会。

    这一晚,这个家里的人都没睡着。

    云父云母实在是又难受又开心,看到家焕发生机不再是阴沉沉的,心里的酸楚终于消散一点,却又是为家里来了个大影帝和想起自己的儿子又难过了。

    云霓在书桌前面开始复习。

    伏城翻开云远的书和笔记,仔细看起来。

    云远是一个学霸,文科学霸,大学是中文系里的学生会主席,伏城拿起桌子上的学生证。云远清逸秀气的眉眼出现在了眼前。

    他的内心拥有丰富的感情,书里笔记里都是密密麻麻的字迹,还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终于盼来了天明,云母一进厨房就惊讶了,伏城早就做好了饭等着他们了。

    “妈,待会儿吃完就麻烦你帮忙收拾了,我要上班了。”身上的气质也和昨日不一样,不再是淡漠了,可以说是,除了这张脸,其他地方和云远没差别,就是云远本人。这么讲虽然夸张了一点儿,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子,谈吐举止,一晚上的时间而已。

    云母差点哭出来了,她想说我的儿啊,妈真的好想你啊,但是她知道这不是事实,只能扯出一丝笑容,盼着伏城快点走。

    伏城刚要出门的时候,云霓忙从房间里跑出去抱住他。

    “哥你会回来的吧。”语气里又是恳求的语气,手抓住他的衬衣,都给扯皱了。

    “啊……”伏城点了点头,笑起来,温柔开朗的样子,“小霓,等着哥回来给你带你喜欢的那家蛋糕啊。”一点一点地把抓在衬衣上的手扯开,吩咐她好好学习。

    生而为人,对不起。

    云远的每本笔记和书里最后总有这么一句话,是什么让你对这个世界失望的么,是和他一样么,对这个世界没有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