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429 圆满,在他怀里 (结局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下子何欢想低调都低调不起来了,但好在她手机号码已经换了新的,之前很多朋友和同学都联系不上她了,.

    周沉从晚上开始就不断接到各路人马打来的电话,都是给他道喜的。但基本拍马屁的占大多数。

    何欢看他躺在床上一个个敷衍应付,渐渐力不从心起来。

    待周沉又挂完一个电话,何欢笑着说"无关紧要的人就别接了吧。"话刚说完,周沉捏在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屏幕,把手机在何欢面前晃了晃。

    "这个也不用接吗?"

    何欢看清楚屏幕上的名字,苦笑一声"随你。"

    周沉嘴角勾了勾。接起来"喂..."

    "喂,周先生啊,我是何欢的妈妈。"

    "我知道,沈太太你好。"周先生还是叫江秀瑜"沈太太",可按辈分他应该喊她一声"妈"。

    当然,江秀瑜也不敢在意这些细节,口气还挺讨好"周先生您客气了,这么晚打您电话就想问下我家欢欢的事,那丫头把电话号码改了,我也联系不上她,只能叨扰给您打电话。"

    江秀瑜说得滴水不漏。

    周沉睨了一眼何欢,笑着回答"她挺好的。正站我旁边呢,需要把手机给她吗?"

    "真的?那太好了,麻烦麻烦。"

    周沉于是便把手机递给了何欢,何欢真是不想接啊,但江秀瑜都已经把电话打到周沉那里了,只能硬着头皮接过去。

    "喂......"不情不愿地喊了一声。

    江秀瑜听到她的声音激动万分"欢欢啊。妈总算联系上你了,这段时间我都担心死了,你个臭丫头也真是的,一声不吭就玩消失,害得周先生到处找你,现在好了,总算回来了,还怀了双胞胎......"

    何欢即使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江秀瑜在那头的激动劲。

    "好了好了,总算苦尽甘来,欢欢啊,妈可告诉你,不能再耍小性子了,现在你已经不是小孩了,很快就要成为两个孩子的妈妈。就算看在孩子的份上你也得好好跟周先生过日子,而且你好日子都在后头呢,现在给周家添了一男一女,将来周太太的位置就能坐得稳了......"

    江秀瑜喋喋不休似的,把该交代的,不该交代的事都在电话里跟何欢说了一遍。

    何欢听着听着就觉得味道不对了,看了周沉一眼,见周沉也正盯着她,不免有些尴尬。

    "好了,我要打算休息了。"何欢打断江秀瑜的话,她真是一点都不想听她讲这些。

    好在江秀瑜也没再多唠叨。

    "行行行。怀孕的人是嗜睡,身子要紧,早点休息吧,妈就不多说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江秀瑜又嘘寒问暖一番,何欢正准备挂机,那头又讲"等等,把手机给周先生吧,我还有些话想跟他讲。"

    周沉从何欢手里接过手机。

    "怎么了?"

    "接吧。"

    周沉只能再接起来,态度依旧谦和"喂,沈太太。"

    "周先生,岳林听说您之前出了车祸,腿受伤了,一直想去看看您,但又怕不合适。要不这样吧,我和岳林明天上午去您那里,刚好也去看看欢欢..."

    周沉顿了顿"你们客气了。"

    "应该的,欢欢已经嫁给了你们周家,按理讲我们也是一家人,现在欢欢又怀了身孕,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过去看看。"

    "......"

    周沉挂了电话,何欢瞪着眼睛看他。

    "我妈说什么了?"

    "她明天和沈岳林会来这看你!"

    "......"

    第二天上午果然"贵客临门"了。

    沈岳林携同江秀瑜抵达周沉的别墅,另外还带了许多冬虫夏草和孕妇吃的名贵补品。

    周沉依旧以礼相待,何欢也没拉着脸,毕竟上门是客,她对江秀瑜只是有些厌恶,并没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所以气氛还算不错。

    沈岳林和江秀瑜坐下来聊了一会儿,眼看便是饭点了。

    周沉腿不方便,出去吃肯定不大可能,于是提议留他们下来吃顿便饭,没想沈岳林满口答应了。

    厨房那边有现成的食材,下人做做也很方便。

    很快午饭便准备好了,周沉带着入席,又叫下人去开了一瓶红酒。

    平时话不多的江秀瑜那天显得特别活跃,到底是何欢让她扬眉吐气了,在桌上竟然主动向周沉敬酒。

    "周先生,我知道欢欢这丫头是真心喜欢你,想跟你过一辈子的,你也对她很好,现在又有了孩子,这是你们的福气,但是有些话,我今天借着这酒劲还是想说出来..."

    江秀瑜似乎心里憋着什么事,旁边的沈岳林拼命拉她的衣袖,要阻止她说下去,可江秀瑜喝了点酒已经有些微醺,加之话已经到嘴边了,不吐不快。

    "你拉我做什么?反正周先生已经是我女婿了,有些话说说也无妨,都是一家人!"江秀瑜甩了甩衣袖,替周沉倒了一杯酒,然后看着他,笑了笑。

    "我这杯酒是替欢欢敬你的,感谢你对她的照顾,我也知道我们欢欢的脾气,吃软不吃硬,前段时间怀着孩子又赌气跑出去,肯定给你添了许多麻烦,所以我在这里替她说声对不起!"

    何欢这话听得心里实在不是滋味,狠狠剐了江秀瑜一眼。

    周沉却被江秀瑜说得过意不去了。

    "沈太太,你言重了。"

    "没有,没言重,这些都是我的心里话,我知道她这些年跟着我过得很憋屈,也吃了很多苦,只怪我这个当妈的没有用,要她跟着我寄人篱下......"

    江秀瑜越说越离谱,旁边沈岳林急得不断拽她的胳膊阻止她口无遮拦,她却无动于衷。

    这场合其实不适合说这些事,但可能是酒精作用,也可能是某些事情触动了江秀瑜的情绪,她这些年居然也难得放开了一次。

    "我知道她一直不肯原谅我,怪我当年要跟她父亲离婚,但每个人的选择不同。好在欢欢命比我好,让她遇到了你,现在又怀了孩子,怎么说她都已经是你们周家的人,不过有一点我觉得还是得提一提..."江秀瑜缓了缓神,似乎在整理思绪。

    "当初你们只领了证,没有办任何形式的婚礼,更没有在众人面前承认我们欢欢是周太太,关于这一点我心里一直有芥蒂。"

    周沉一愣,何欢听完也一愣。

    江秀瑜却苦涩一笑"周先生你别笑我在乎这些虚礼啊,我就是个思维守旧的妇人,我也只有欢欢这么一个女儿,只希望她别步我的后尘,堂堂正正地嫁出去,你们要在所有亲朋好友面前承认她是周家人。"

    江秀瑜说到最后几句声音就已经开始哽咽了。

    她在沈家受尽了委屈,一是这些年没有为沈岳林添个一儿半女,二是她在沈家没有地位身份,因为不曾被沈家人承认,所以她无论如何也要给何欢在周家求一个正名。

    "周先生,我知道你对欢欢很好,但是这还不够,你得让周家上下都承认她是周太太,所以给她办个婚礼吧,这是我今天来的目的。"

    江秀瑜讲完,等待周沉的答复。

    周沉表情严肃,将何欢的手握到掌中,郑重其事地对江秀瑜承诺"好,我会给她补办一个婚礼,让她在所有人面前堂堂正正地跨入周家大门。"

    "好,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江秀瑜说完便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嘴唇轻抖着,眼圈湿红起来。

    何欢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她完全没有料到江秀瑜会替她说这番话,心里有怪异的情绪升起来,鼻子也有些发酸。

    周沉感觉到身边的人情绪有些触动,只能更紧地握住她的手。

    饭后江秀瑜和沈岳林又坐了一会儿,打算要走。

    周沉和何欢送他们到前厅门口,最终被江秀瑜叫住"你们回去吧,周先生腿还没养好,欢欢你还有孕在身。"

    说完便握住何欢的手,又看了一眼她的肚子,忍不住感慨"时间真快啊,妈还记得小时候抱你去买菜的情景,那时你才三,四岁的样子吧,总喜欢抱着我的头叫我唱戏给你听,可是一转眼你都要有孩子了,真是老了......"说着说着江秀瑜的眼眶又红了起来。

    何欢心里密集地疼,抽口气,本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只是笑了笑"你不老。"

    "老了啊,都快要当外婆了......可是妈高兴,是真的高兴!"然后江秀瑜就咧着嘴笑,何欢这才察觉眼前的女人真的老了。

    她早就已经不是当年戏台上那个芳华绝代的青衣,她成了沈岳林的太太,定期出入高档美容院,用昂贵的护肤品,可是时间悄悄溜得这么快,江秀瑜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已经可以看到很明显的鱼尾纹。

    "行了行了,你们都回去吧。"江秀瑜用手捻了捻眼角,她今天是真的失态了。

    何欢站在门口目送他们上车,上车后江秀瑜还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朝她挥手"回去吧,好好养胎,照顾好自己。"

    何欢心口已经被某种莫名的情绪收得生紧,直到沈岳林的车子离开,她一直绷紧的身子才敢微微软下来。

    周沉坐在旁边的轮椅里面,伸手捏过她已经出了一层汗的手心。

    "傻丫头,想哭了吧?"

    "才没有!"她试图狡辩,眼泪却已经不争气地掉了下来,赶紧别过头去想擦,却被周沉扳过来。

    "行了,哭出来会舒服一点。"

    "我不要...我才不要因为她哭..."何欢还在较劲,周沉的指腹在她手背上轻轻扫过去。

    "她是你的母亲啊,可能有些方式不对,但别怀疑她对你的爱。"

    ......

    下午周沉陪何欢听胎教音乐的时候提出来"我们补办一场婚礼吧。"

    何欢讶然"你还真把我妈的话当真了?"

    "没有,就算你妈不提,我也会提,之前我就说过重头再来一遍,自然也包括婚礼这个环节。"

    何欢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大愿意。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太招摇。"

    "我明白,会尽量简单一些。"周沉把耳从何欢的小腹上拿开,轻轻摩挲着她的肚子,"你给了我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也应该为你做些什么。"

    周沉要和何欢补办婚礼的事很快传到了周鸿声耳朵里,老爷子觉得也应该办,且要大办,热热闹闹地迎娶何欢进门,连人带孩子,结果被周沉否定掉了。

    最终商定下来等何欢生完再办,毕竟双胞胎要比其他孕妇娇贵一点,身体状况也多一些,而办婚礼肯定会要劳心劳力,周沉怕累着何欢。

    老爷子想想也对,要是为了办个婚礼伤着他的宝贝孙子孙女,那就得不偿失了。

    ......

    不过就算不办婚礼何欢也没闲着。

    她之前报名了普通话等级考试,这也是将来要当音乐老师必须获得的证书,考试时间就在十二月左右,所以她得抓紧时间练习。

    那段时光真是美妙啊,周沉难得因为腿伤歇在家里偷得一些清闲,而何欢一边养胎一边准备普通话等级考试。

    两人朝夕都腻在一起,不去想太多过去,也不思考未来,感情和生活仿佛被抽离了许多东西,轻得如一层薄纱,裹在人身上没有任何压力。

    这或许才是最好的婚姻吧,摒去太多杂质和顾虑,只是单纯地共同生活在一起。

    进入十一月的时候周沉的腿便能着地了,每日会有专业的医生到家里来陪他做复检,而他做复检的时候何欢便跟着上门服务的瑜伽老师做孕妇瑜伽。

    那场景也真是绝了,一个复检,一个瑜伽。

    有回苏怔过来蹭午饭的时候刚好看到这样的场景,就在客厅门口的草坪上,周沉跟着医生复检,而何欢就在草坪上铺了一块瑜伽垫,跟着老师做各种复杂又怪异的瑜伽动作。

    冬日的阳光从容地铺在两人身上,他们彼此之间没有交流,唯独目光偶尔碰撞,但苏怔还是能够觉出两人之间深浓的亲密和默契度。

    这大概就是婚姻的好处吧,看得苏怔心痒痒。

    刚好周沉复检完了,正坐在草坪的椅子上休息,苏怔拿了一瓶水走过去,见周沉的目光正停留在不远处何欢的身上,那么温柔细腻。

    苏怔笑了一声,把水递给周沉,也看了一眼何欢,只见何欢正仰躺在瑜伽球上,高高隆起的肚子简直大得惊人。

    "喂,真看不出来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生猛,有时间教教我呗,怎样才能像你这样一枪中两?"

    "去!"周沉喝了一口水,将瓶子往苏怔头上砸了一下"没规矩!"

    ......

    等周沉的腿再好一些,何欢便带他去了一趟她在外面租的房子。

    房子是小蕾家以前的老祖产。

    何欢是那时候上教师证考试培训课的时候认识小蕾的,两人同桌,慢慢熟悉起来,发现倒也情投意合。

    后来何欢从周沉的别墅搬出来,她便拜托小蕾给她找房子,刚巧小蕾家这屋子空着,便清出来租给了她。

    周沉和小蕾帮着何欢把出租屋里的东西收拾了一番,一些生活用品肯定不要了,只搬走了她的换洗衣服和备考教师证的那些书。

    司机将几箱子东西搬到车上去,周沉向小蕾道谢"麻烦你前阵子照顾何欢。"

    "我们是朋友嘛,照顾她也是应该,不过她对我不够义气!"小蕾瞪了何欢一眼,略显委屈,"我那天在考场门口第一次看到你们就知道关系不一般,只是没想到你藏得这么深,明明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是这么厉害的老公,当初却还骗我说你是被渣男初恋骗财骗色!"

    小蕾也不管周沉在场,狠狠地揭何欢老底。

    何欢嘿嘿笑着,反正现在就算周沉知道了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

    年底的时候商场大促销,p专柜的客服又给何欢打了电话过来,先是热情询问一番宝宝的情况,继而开始游说何欢去专柜给宝宝添置其他用品。

    何欢想了想,之前她已经买了一张床,但不够啊,现在肚子里有两个,还得另外再买一个!

    她去询问周沉的意见,周沉也有时间,答应陪她去p再购置一张。

    原本只打算买一张床,结果何欢觉得这也喜欢,那也喜欢,完全可以理解嘛,小婴儿的东西本来就做得极其可爱讨人,加之准妈妈的心理,感觉什么都需要,何欢就取舍不了了。

    周沉见她为难,干脆把她喜欢的都买了下来,还是每样都双份哟。

    p的店员喜得合不拢嘴,知道是遇到金主了,直接将何欢的银卡会员升级到至尊钻石卡。

    临走的时候打包了七个纸袋子,司机一趟都拿不下,店员主动提出来帮他们拎去车库,一排人恨不得站在专柜门口跪送他们,弄得何欢很不自在。

    两个p的店员一直拎着东西送到周沉的车子旁边,并帮司机把东西全部放到后备箱,这才弓着身走到周沉和何欢前面。

    "感谢周先生和周太太的惠顾,你们订购的婴儿床下午便会有人上门安装,另外我代表我们p全体店员预祝周太太孕期顺利,母子平安。"

    说完朝着何欢深深鞠了个躬,弄得何欢好不尴尬。

    回去的路上何欢还在想p的服务态度。

    "上次我一个人去买那张床的时候她们可没那么热情,知道我想买打折商品的时候好几个都对我爱理不理。"

    "哈哈......"周沉捏住她的手指,"这很正常,人都喜欢往上攀的,既然你以前习惯了被人轻视,以后也要习惯被人这么热情相待。"

    何欢苦笑"你是在教我怎么适应做周太太吗?"

    "算是吧,不过你现在这样也挺好,不需要刻意去做什么改变。"

    ......

    下午一吃过饭,p的售后人员果然就来上门安装小床了。

    之前何欢买的那张是白色木质挂蓝帐子,这次买的是白色木质挂粉帐子。

    一粉一蓝,两张小床并排摆在前段时间刚装出来的婴儿室里面,顶上都悬挂了一个床铃。

    窗外的风吹过来,床铃叮当响,两床帐子轻轻摇晃。

    何欢觉得那画面美极了,忍不住走过去,撩开新装好的那张小床帐子,打算打开床铃的开关试一试,却无意中发现床铃下端悬挂着一个东西。庄爪每亡。

    一枚金色的细圆环,上面镶了几颗碎钻。

    "喜欢吗?摘下来试试!"周沉不知何时走了进来,从后面抱住何欢。

    何欢已经意识到什么了,不敢转身看他。

    周沉却腾出一只手去解开圆环上的绳子,何欢借机看到他的无名指上已经套了一只一模一样的戒指。

    周沉很快将床铃上悬的那枚戒指解了下来,慢慢套到何欢的无名指上。

    戒指很细,四周镶了一圈简单的素钻,怎么看都不像是周沉拿得出手的东西,可何欢心里极其喜欢,嘴上却调侃"真小气,你这种身份不是应该送我一颗鸽子蛋吗?"

    "鸽子蛋不适合你,不过别小看这枚戒指,内环里面刻了一排字,是我亲自刻上去的。"

    "真的?"

    何欢赶紧将戒指摘下来,借着阳光看到内环壁上果然有几个凹凸的字母——frvrlv,。

    "还记不记得你曾经问过我,永恒的爱用英文怎么说?"

    "记得!"

    "那现在知道答案了吗?"

    "嗯!"

    何欢回过身去,主动吻上周沉。

    这男人从未对她说过一个爱字,即使这种求婚的时候他也不愿意说,可是他却愿意把爱刻在戒指上,带着他的承诺,套在她指端一辈子。

    ......

    何欢的预产期在一月份,可双胞胎顺产的话危险性太大,所以周沉还是坚持让她剖腹产。

    周鸿声给何欢提前预留好了病房和医生,剖腹产的手术安排在预产期的前三天,高僧都说那日子特别好,结果何欢居然在手术的前一晚突然羊水破了。

    这下可好,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整个周家上下全部乱套了。

    周沉半夜里起来开车送何欢往医院赶,去的路上她倒是丝毫没有痛感,可周沉已经紧张得车子都差点开不好了。

    何欢"奇怪,怎么这么早就要出来了?"

    周沉"医生预产期算错了?"

    何欢"不知道啊,可能吧,医生是根据我最后一次生理期推的,不准也正常!"

    周沉"那你之前在p的资料上填孕期4天,这也是根绝生理期推的?"

    何欢"那倒没有,我哪会推这个啊,当时填4天是因为我察觉出自己怀孕的时间刚好是4天..."

    周沉"......"

    仔细想想,原来她早就知道自己怀孕了,比周沉提出离婚还要早许多。

    这个奸诈的坏东西!

    何欢的手术差不多天亮的时候做完,剖腹产,母子女都平安。

    一儿一女,平均.公斤一个,这在双胞胎里面算非常标准的体型。

    周鸿声乐得不成样子,当场就在手术室和病房门口派发红包,说要大伙儿都沾沾周家的喜气。

    何欢出月子的时候刚好是春节,双喜临门,教师证考试的成绩也都全部出来了,居然一次性全科通过,也不枉费她当时那么努力。

    周沉为此答应履行自己的承诺,要带她去卡布里,无奈宝宝太小,何欢又有些不舍得了,于是将卡布里的行程往后退,打算等宝宝过了半周岁的时候再去。

    周沉大婚的日子定在春节后的三月份,冰消寒退,正是一年好时光。

    虽然何欢极力强调婚礼一切从简,低调再低调,但毕竟是周家喜事,也不能太寒酸,加之媒体在婚礼前一个月就开始大肆报道何欢和周沉的婚事,想低调都难。

    只是婚礼全程是不对外公开的,没有邀请任何一家媒体和记者,只请了各自来往亲密的朋友和亲属。

    这是何欢的意思,周沉尊重她,一一照办。

    婚礼前一天,何欢带着周沉和两个孩子,去了一趟何海的墓园。

    还是老规矩,何欢给他带了一瓶烧酒,还是以前他常吃的那个牌子,在墓碑周围撒了一圈,磕了三个头,告诉他,她过得很好。

    何欢在从墓园回去的路上收到沈澈的短信。

    "明天婚礼我就不去了,提前预祝你们合合满满,百年好合。"

    最后落款——哥哥。

    这是何欢记忆中第一次沈澈自己承认他是她的哥哥,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所以只能说缘分这东西太奇妙,两个在一起相处了十多年的人,最终也不敌周沉这几个月。

    何欢的婚礼采取传统的中式风格,嫁衣是出自制衣坊老师傅之手。

    她依旧是去给老人唱了一曲戏词,结果讨了一件嫁衣。

    大红的绸缎,袖口和领子绣了大朵牡丹,镶金线,下摆是游摆的凤,喜气中透着贵气,华美慑人。

    周沉的新郎褂子也是出自老师傅之手,只是要比何欢的简单,湛青色绸缎,无绣花,穿在他身上显得硬朗又有气势。

    虽然婚礼只是小范围之内,但从现场布置,吃食用具等,各个环节都很讲究。

    何欢和周沉还行了拜堂之理,拜完堂向周鸿声和江秀瑜行礼敬茶。

    周鸿声自然是喜得合不拢嘴,当面给了何欢一个大红包,红包里是一把钥匙,老爷子给何欢的结婚礼,在闹市区买下一户大平层,足足多平方,那地段给何欢将来开一间音乐培训室教小孩子,正合适!

    何欢没料到老爷子会送这么重的礼,一时不好意思收。

    周沉替她收了"拿着吧,爸的心意。"

    轮到江秀瑜的时候她已经哭红眼睛了。

    婚礼上最难过的应该就数嫁女儿的父母,如今何海已经入土为安,江秀瑜一人坐在堂上接受他们的喜茶,完了红着眼睛再次叮嘱周沉"欢欢以前受了不少委屈,以后希望你能够让她幸福。"

    这话说得何欢一下子就哭出来了。

    有多大的恩怨过不去呢,毕竟还是亲生母女。

    何欢也不顾周围许多人在场,一头扑到江秀瑜怀里。

    "妈......"

    一声妈喊得江秀瑜简直心里像是被穿了几百个孔。

    不容易啊,十六年了,终于又等到何欢喊她"妈",结果母女俩抱着哭成泪人,周沉劝都劝不住。

    ......

    婚宴期间司仪还给新人和宾客准备了一个助兴节目——抛绣球。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啊,西式婚礼可以抛捧花,中式只能抛绣球了,何欢也觉得挺有意思,大大方方地站到席位中央,抱着手里的绣球闭着眼睛随便转了一个圈,几秒后落下。

    人群中响起掌声和起哄声。

    何欢回头,见不远处一脸错愕的于玮彤正抱着绣球站在那里,而在几步之遥的地方,苏怔嘴角微微上扬......

    三个月后周沉终于抽出时间可以陪何欢去卡布里。

    这片曾经在何欢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小岛,在她钢琴声中出现过无数次的小岛,直到亲临才发觉她远比自己想象中的美好。

    周围环绕的浩大水域,悬崖上种了大片橄榄树和柠檬树,何欢和周沉就住在那片葱郁围绕的别墅群中。

    夜晚黑幕降临,小岛上可以看到许多星星。

    白天一起逛沙滩,周沉看何欢在沙滩上撒野,穿着裙子和防晒服,好像还是那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

    晚上夜幕降临,何欢枕着周沉的手臂,听窗外的海浪声和鸟鸣,时远时近,她渐渐闭起眼睛快睡过去。

    周沉见她睡衣沉沉,赶紧找机会问"明天想去岛上哪里玩?"

    何欢嘴里支吾一声,回答"哪儿也不去。"

    "什么?"

    "我哪儿也不去,就在你怀里。"她迷迷糊糊回答,转眼已经沉入梦乡里。

    梦里她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舍友拿着一本书深情并茂地在读上面一段文字。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他永不会来......"

    何欢梦到这时忍不住将头往周沉怀里钻了钻,双手缠住他的手臂。

    谁说那人不会来?

    她正躺在他怀里......

    ケ全文完グ

    p:

    呼----今晚熬夜到凌晨点半,终于码完了结局,整个人心情很怪异。

    先不说了,如果对茯苓还有兴趣的话可以追下我开的新文,此前大家收藏的新文一夜一世,后会无期被我删了,更名为婚纱为祭,讲述初恋和现实。

    新文链接地址

    电脑戳b44

    手机戳b44

    烦请各位重新收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