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龚慧安给张静的信是这么写的:

    “今年的六月六日,我依约来看你,在家等我吧。”简短的两句话。

    可是张静并没有接到这封信。粉蓝色的信笺带著惹人怀疑的信号,落入张因因手中。她先将信放在灯下透视了内容,立即判定了那是一封情书。

    她起了私心,拒绝将它交给张静,反正信件遗失在当地是很常有的事。

    不过从张因因接到这封信的第一天起,她就失眠了。整个夜里,亮晶晶的眼睛始终盯著屋檐瞧,而且还长吁短叹。

    “姊姊,你不睡觉,净叹什么气?”张柔柔忍不住问。

    “跟你讲你也不懂。”

    “是跟张大哥有关吗?”

    “你怎么知道?”

    “以前你是没有心事的,也不会睡不著,哪像现在,脾气变得好难捉摸。”

    “真的这样吗?”

    “嗯。”张柔柔说,“有心事你就说给我听吧,放在心里会闷出病来,你没看古代小说里有很多佳人是得相思病死的吗?”

    “好吧,我问你,一个人为了爱情——做了一件不该做的小小的坏事,会不会下地狱?”

    张因因含糊其辞的问。

    “如果是小小的坏事应该没关系吧。”张柔柔天真的回答,“反正爱情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事情,一点小小的瑕疵应该遮掩不了它的光芒吧。”

    “那我就放心了。”

    她很心安理得的将那封信收藏起来。因而龚慧安来到上海,想要循址给张静一个惊喜时,她反而给自己带来一个惊吓。

    “要不要给他拨个电话?”龚妈妈一直不太放心女儿到她认为不太文明的地方去。

    “不要了,妈,你别担心,你若这样挂念,马上又会从女强人跌回一个唠里唠叨的妈妈。”

    “我不怕做个唠叨妈妈,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真的不叫他去接你?”

    “不。”

    “我到底还是老了,不懂你们年轻人流行surprise的那一套,凡事安排得稳稳当当不是很好吗?”

    可是龚慧安坚持如此。龚妈妈无论如何也拗下过她。“好吧,不过,万一你有什么问题,记得找家国际饭店,到里头去给妈打个电话。”

    “知道了。”

    她一个人拎著简单的行李转机到虹桥机场,拦了一部出租汽车。

    上海比她想像中热闹许多。车子走了不久即夹在一列车阵中,时定时停。到张静住的地方,已经费了一个小时。

    “就这里了。”司机指了指一栋崭新公寓,用又欣羡又嫉妒的眼神告诉她,“只有外国人才住这种房子。”

    他住七楼。一进电梯,她发现十分狭窄的电梯里还有个衣著时髦、浓妆满面的电梯小姐。

    “几楼?”

    “七楼。”

    “你到几号?”面对这个陌生的女客,电梯小姐很想追根究底。

    “十九号。”

    “哦,是张先生家呀。你是他什么人?”

    她对这种不礼貌的询问毫不以为然。“你对每个进电梯的人都必须调查得这么详细吗?”

    “也不尽然。”电梯小姐闭了嘴,但仍理直气壮,“我们只是有责任照顾这里的住户安全。”

    龚慧安按了门铃。开门的人并没有给她一个想像中的、紧紧的拥抱。那是个年轻的陌生女子,一个准备再为她伟大的爱情做点小小的坏事的陌生女子。

    “请问找谁?”

    美丽的上海女子眨著天真的眼睛打量来客。

    “张静住这里吗?”

    “哦……是的,你是谁?”

    “我是……他的朋友,台湾来的……”龚慧安说话的语气已因猜忌与怀疑变得虚弱。“你是……”

    “我是他的爱人。”颊上有两团天然红晕的年轻女孩停顿了一下之後,以很坚定的语气回答。

    她怎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呢?张静答应要等她的,他信誓旦旦。虽然是一年以前的事了,但“只”是一年前的事呀,他怎么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改变了一切?而且,是在她危难之际背信寡义?

    他是不是故意不见他?

    可是一切事实又似乎摆在她眼前,不会错,这个女孩自称是他的爱人——也许就是他新婚的妻子,为什么他不肯告诉她,害她白白跑到上海来会?

    “进来坐吗?”

    “不了,我还有事。”

    “留下您的名字吧,回来我好告诉张静。”

    她迟疑的掏出了一张便条纸,颤颤危危的写下“来访末遇龚慧安留”,递给张因因。

    张因因表情骤变,似乎想对她说些什么,但嘴型僵在原处,一句话也说下出来,眼睁睁看著她步下阶梯。

    张静一如往常下班回来。“也许,该打个电话了。”六月六日,似乎有个约定在等他。他不知道龚慧安己回到台湾,更不知道她来到上海,他不知道她如约来找他。

    男人总是粗心。在当天他只想到该打个电话,也许龚慧安的母亲会告诉他龚慧安的消息。

    “慧安没有到上海去找你吗?”那一头传来的是她母亲震惊的声音。

    “她到了上海?”

    “应该今天中午就到了呀,我送她上飞机,不会错?

    “她住哪个酒店?”

    “不,她没有先订饭店,她说要去找你……”

    “我知道了。”

    他知道,一定有什么事已经悄悄的发生。稍後,他听到房子阴暗的角落传来嘤嘤的哭泣声。沿著那个声音走过去,有一个人正瑟缩在墙角哭得很伤心。

    张静拧开了灯。

    “你怎么还在这里?”

    哭红了眼睛的人是张因因,她已经在这个墙角蜷伏一下午了,她想了很多很多。到了黄昏时候,她已肯定自己是万恶不赦的了。

    “我……我……”张因因哽咽著,未语泪先流。

    “有话慢慢说,站起来吧。”

    她听到他以焦急的语气在找刚刚来的女人,知道这件事瞒不了太久。张因因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绉巴巴的纸条,递给张静。

    “她来找过我?现在她去哪里了呢?”

    张因因使劲摇头。

    “你对她说了什么?”

    张静已从这个小女孩惊恐畏缩的神情上意识到情况不妙。他情急之下扳住她的肩摇她,“你到底对她说了什么?为什么不留她下来呢?”

    张因因更是哭得涕泪纵横了。

    “你回去吧。”他冷冷的下了命令。

    到哪里去找她呢?他坐下来,打遍所有国际级酒店的电话,确定她根本没搬进酒店里。然後,他想到了机场。穿上外套,匆匆从抽屉里拿出去年到上海前即买好的礼物,他三步当两步跑的冲出房子。

    是的,以龚慧安的个性,她一定会赶到机场,企图搭最近的班机离开,希望还来得及。

    “师傅,到虹桥机场,越快越好!”他出门拦了一部出租汽车,气急败坏的吩咐。

    “赶飞机?”司机对他笑笑。这一块土地上的人们最大的问题——或者是全中国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喜欢追根究底,他们几乎都难以明白自己是否触犯隐私权。

    从他的住处到虹桥,再快也要半个钟头。每一分钟都像一把刀,一片一片刖下他的肉,想将他凌迟处死。但就在这等待的时光中,他也明白他对她的爱:尽管多年来聚少离多,尽管相见时有争执也有怨怼,他的心仍为她剧烈的跳动,只能为她跳得那么鲜活急迫。

    忽然他听到了一阵天外来的响声。

    “那是什么?”他马上联想到不祥的事情,“那是什么?”

    “打雷呀,同志。”司机慢条斯理的说:“您没听到打雷吗?”

    “只是打雷?”

    “不,不久一定还有一阵暴雨。我今早听过气象报告,说是会变天的。”

    倾盆大雨在此刻哗啦哗啦降下来,迅速打湿了这个城市,天幕就在一瞬眼间黯淡了。雨声如击鼓,打在铁皮车顶上。

    “下这种雨,路恐怕更堵得凶。”司机说。

    他把锦盒紧紧握在手里。希望来得及,希望来得及。他真希望,她真能与他心有灵犀,知道他在唤她。

    不要她走,他要永永远远把她留下来。不再容许任何理由把她带走。

    在苍茫的幕色中跳下出租汽车。广播正一再重述飞机因暴雨取消航程的消息。鱼贯般的旅客走出候机室到了机场大厅,人人带著忧容诅咒这该死的天气。

    他在人群中反方向穿梭。“喂,飞机不飞了,你别往里头走啊。”有人揪住他,是个穿制服的年轻人。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她削瘦的身影,孤独的走了出来。张静费力挣开,“我找人!”,然後奔向他日思夜梦的女子。

    “是我!”

    龚慧安愣愣的站著,看他狂奔过来,将自己紧紧紧紧的拥抱,在众目睽睽之下。

    她想挣脱。她当然还记得他的房子里有个自称他爱人的女子。

    “我不知道你刚刚听到了什么话,可是我敢以性命保证,那一定是误会,你一定要相信我!”

    她被他的手臂圈住,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怎能不相信他?一刹那间龚慧安也软化了,千里迢迢来找他,不是要来相信他的吗?

    “一切误会,稍後再解释,”他从口袋里掏出他的锦盒,笨拙的从那个小巧的锦盒中取出那只准备了一年的戒指,强硬的套在她的中指上,“请你相信我的心,这些年来老天爷也许做错了很多事,我也做错了不少事,但我爱你,从来没有变过。”

    在他的怀里非常非常的温暖。她听到他的话後已不打算再坚持什么或计较什么。这一刻便是最真实的,不是吗?

    她依偎他依偎了很久,直到她发现周遭至少有一千只眼睛盯著他们看。

    有个孩子且以尖声大叫问他的母亲:“他们在拍戏吗?”

    龚慧安红著脸,与张静相视而笑,下一步他们要共同面对的,是如何泰然自若的“杀”出重围……

    无论如何,她也明白一件事:她不愿意再离开他了。他们的爱情已经足够强大、可以抵挡一切误会,挫折甚至天灾地难。

    她不愿意离开他。她的指尖颤抖的套上戒指。

    众人静肃,因为她以舌正在他的唇间,索求一个最烫热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