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159章 迷雾后的真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戎小川的手里,是一颗血色的石头。

    这是他之前杀掉的那个假马面后拿到的,一共有三颗。

    之前听岑琳说过这个血精石里面都是血煞,所以又有血煞石之称,但因为一直不知道这石头到底能做什么,所以他也没有对这个东西有多上心。

    可是此时此刻,在这个神秘的地下古墓中,这个紫色巨棺上,竟然出现了血精石。

    他围绕着紫色巨棺转了一圈,发现上面的血精石还不少,大概有十多颗的样子。

    不过这些血精石的颜色已经变成了灰白之色,应该是里面的血煞已经被完全吸收了。

    戎小川心里一惊,望向古墓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这个棺椁当中的家伙吸收了这些血精石里面的血煞。

    他相信这些血精石绝对不是第一批,很可能已经被更换过无数次了。

    他想起岑琳之前说过,血精石是‘阴司’最看重的东西,如今这里出现了血精石,难道‘阴司’的目的便是这个紫色巨棺吗?

    戎小川有些惊疑不定起来,神秘古墓下的紫色巨棺,王前生的出现,血精石的去处,还有那破碎的摄魂钟,无一不是在说明,他眼前的这个紫色巨棺里面,可能有一个非常可怕的存在。

    他抬头看去,在天花板上,有一条条沟槽,像是一个什么字一样,此时里面全是血色,一滴像是血液的液体还在上面,似乎随时可能滴下来。

    他知道了,上面的那些尸体,应该就是为这个巨棺提供血煞的吧。

    而要得到血煞,除了原本就恶贯满盈或者满身晦气之人,就是在死的时候,人为制造血煞,这一向都是‘阴司’的手段。

    如此看来,这里不但是‘阴司’的据点,很有可能还是‘阴司’一个极其重要的据点,和他们以往遇到的那些据点有本质的区别。

    嘎吱。

    紫色巨棺里面似乎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声音,像是有谁在拿着尖利的物体挠棺椁一样。

    戎小川脸色一变,整个人不由自主的便是浑身紧绷起来。

    如果这个棺椁内的家伙真的是‘阴司’的目的,那得是一个什么样恐怖的存在。

    在棺椁的另一边,夏侯昱已经取出一沓的紫色符箓开始贴在棺椁的四周,两个帮手也拿着两根绳子和一张大网开始将棺椁给紧紧裹住。

    看夏侯昱一脸阴沉的表情,戎小川觉得他好像知道些什么。

    等到此间事了,他一定要搞清楚此人的身份。

    戎小川也不迟疑,也将身上能用的符箓全部取出,包括胡墉给他的那张天妖符也一并贴在了上面。

    不多时,整个紫色巨棺已经被裹得严严实实,上面也贴了密密麻麻的二三十张的符箓,不过有一多半都是夏侯昱贡献的。

    胡墉和严昇已经放下碎片站在边上,他们没有上来帮忙,而是盯着王前生的黑色棺椁。

    到现在为止,包括戎小川在内,都没搞懂王前生到底来这里干什么。

    不过看着一黑一紫,一大一小的两个棺椁,众人怎么都不觉得他们像是来交朋友的。

    呼的一声,黑色棺椁的盖子突然飞了起来,一个人影从当中一跃而出,然后悄无声息的落在众人面前。

    从黑色棺椁当中发出一股蓝色的幽光,但有些微弱,若不是站在旁边,戎小川也不会感觉到。

    这种感觉似乎有些熟悉,他应该在哪儿看过的。

    不过当他正想看清楚里面是什么的时候,厚重的棺盖砰的一下合上了,戎小川一转头,只见王前生正双眼猩红的站在他旁边。

    他反射性的就要动手,下一刻却是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了。

    “我今天没空收拾你们,都滚出去,不要在这里碍事”,王前生目光转向其他人,低沉着声音说道。

    一个实力趋近鬼王一般的存在,确实有可以藐视他们的实力。

    但没有直接动手,那就有点耐人寻味了,是不屑于动手,还是想要保存实力?

    戎小川没有在王前生身上感受到对他的敌意,犹如第一次见面一样,虽然近在尺咫,但王前生对他视若无睹。

    他缓缓后退,和其他人汇合。

    虽然在人数上有绝对优势,但此时此刻却没有谁要和王前生拼命的意思。

    到现在,他们已经搞不懂真实的情况了。

    从身份上,他们和王前生是敌人,但紫色巨棺内的家伙呢?那是敌人还是朋友。

    没人知道,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众人选择暂时避让。

    也许,让王前生和紫色巨棺内的家伙斗上一番,他们坐享其成也可以。

    王前生一指某个位置,突然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墙壁上蓦然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出口。

    “你们要是不想死,就替我挡着上面的家伙,等我杀了这个老妖怪再说”。

    王前生盯着他们说道。

    众人大惊,什么意思,上面有人来了?而且王前生知道这棺椁当中装着的是什么东西,老妖怪?什么样的妖怪。

    胡墉和严昇毕竟是老江湖了,时机不对立马撤退,没必要做无谓的牺牲。

    于是一行六人分为两个梯队,一前一后退出了此地,进入了出口。

    轰,墙壁合上。

    手电的光重新亮起,这是一个狭窄的通道,不知通向何处。

    但他们已经没了选择,就算没有王前生,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去,现在还好,至少有了一个出去的方向。

    今晚的事,处处透着疑惑,饶是胡墉他们也是完全懵了。

    通道建得还不错,给人感觉不像是以前古墓时候弄的,倒像是现在的人挖的通道,然后在里面用各种材料加固的。

    一边走,众人就知道他们在往地面去,因为地势越来越高,偶尔还会出现一些悬在墙壁上的梯子,虽然不易出去,但也难不住他们。

    “胡队,真相你知道了吗?”出去的路上,戎小川看了一眼胡墉问道。

    “一切都是虚幻,也许我知道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相”,胡墉深有感触的说道。

    “总有你可以确定的真相是吗?摄魂钟胡队应该很熟悉,它的真相是什么?”戎小川问道。

    他感觉今晚他们这个小队当中,除了夏侯昱的那两个帮手,就他一个人最迷糊。

    同时他也渴望知道迷雾重重下的古墓里,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这不仅仅关于那个任务,也是戎小川心里的好奇和自尊心作祟。

    而这几个人当中,最有可能跟他坦白的就是胡墉了。

    至于夏侯昱,这家伙神秘兮兮的,不管是实力还是底细都不简单,戎小川准备等出去后再说。

    严昇没有靠过来,特意和夏侯昱几人走在一起,像是在避开他们的话题。

    胡墉神色变得复杂起来,说道:“你知道七叔当年和正一道的恩怨吗?”

    正一道?

    戎小川有点搞不懂七爷是个什么人了,不管是正一道还是全真道,似乎都能沾上关系。

    胡墉没有等戎小川回答,而是继续说道:“七叔早年其实是正一道天师派洪易真人门下弟子,因为和全真道之间有些纠缠,在正一道内不被接纳,后来还爆发过一次争斗,当时我师父,也死于那次争斗”。

    “脱离正一道后,七叔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再次出现已经是几年后了,当时就彻底脱离了道教的约束,还意外的和特战局有了联系,也是那个时候,我进入特战局,并且和七叔有了更多的联系”。

    戎小川安静的听着,心里也开始有了各种各样的念头。

    全真道的央瑛道长似乎和七爷关系很好,还对自己很照顾,而且央瑛道长似乎和全真道也有过一段不愉快的经历。

    那这其中,是否有七爷的关系呢?

    “当年的那场争斗,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戎小川当然不知道。

    “就是因为正一道怀疑七叔偷走了三宝之一的摄魂钟,以全道之力,对七叔开始了围杀,此事随着七叔的消失告一段落,后来七叔突然又出现,但正一道却并没有重新找他麻烦,好像一切恩怨都了结一样,我之前一直以为是正一道故意刁难七叔,可是刚才看见摄魂钟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你的意思是七爷或许真的偷了摄魂钟?”戎小川哪能听不出胡墉的意思。

    胡墉一看到摄魂钟就开始变得魂不守舍起来,明显不对劲,戎小川就知道这个摄魂钟应该有很深的故事。

    感情还和自己那个便宜师傅有关。

    那问题来了,七爷如果真的偷走了摄魂钟,那现在摄魂钟出现在了地底,是七爷自己放在这里的吗?也就是说,七爷早就知道地底下的紫色巨棺,还用摄魂钟镇压他吗?

    戎小川本来还以为自己拨开了一点迷雾,结果发现后面还是迷雾。

    他算是看出来了,如今能够彻底还原真相的或许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王前生,一个就是七爷。

    ……

    博物馆不知何时已经完全被黑暗包围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此起彼伏,黑暗中一个个人影晃动,并且渐渐将整个博物馆都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