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全部章节_379.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听到这个消息是,确确实实傻了一下,周继文似乎是怕我不相信,他松开了我,直接从不远处的桌上拿了一份报纸过来,递给我说:“你自己看看。好好看看。”

    我缓慢的伸出手接过,颤抖着手心将报纸给打开,仔仔细细清清楚楚看了很久,我又将报纸给合住,我没有对报纸上官员被捉拿的消息发表任何看点,只是问了一句:“孩子在哪里,他在哪里。”

    周继文见我终于没有再挣扎,他似乎也松了口气,语气转变了不少,他说:“你到了自然就会知道。”

    我说:“好。你把袁姿的死讯告诉他,至少让他知道。”

    他说:“这件事情就算你不提醒我,我也会转告他,这是我的职责。”

    我说:“谢谢。”

    我说完那句话,便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安安静静坐下,此时飞机已经起飞,地面的一切离我越来越远。我放在双腿间的手莫名握紧。

    飞机大约早上九点落在一所机场,我以为是到了国外,可谁知道刚下飞机,看到的是和我们肤色一样的人时,愣了一会儿,有些不明白这是在哪里。

    可周继文并没有多说什么话。直接将车门给打开车示意我进去,我也没有浪费自己的时间,钻入车内后,便任由他们朝前开。

    差不多两个小时,我们到达一座山顶别墅,我以为会见到沈博腾,可刚走到大门口,我才发现好像不对劲,因为我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我看向周继文,周继文解释说:“昨天晚上孩子突然发高烧,所以没有办法连夜送出国外。暂时性的落在了羽州,不过等孩子今天情况稳下来后,明天早上就会走。”

    我听到周继文说孩子发烧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心情听他说太多,而是朝着别墅内迅速走去,等我到达卧室内,里面有医生站在那里给孩子检查身体。我冲过去便将床边的人给推开,一把将孩子给抱住在坏中。

    她似乎哭了很久,因为额头已经哭得青筋暴起,声音也嘶哑不少。

    我心当时莫名的漏了一节拍,只能抱着孩子不断吻着她,亲着她,哄着她,她才逐渐安稳下来。

    等孩子情平复后,我问了医生情况,医生说只是普通的高烧,稳定下来就会好。

    我也以为只是普通的高烧,因为孩子的额头除了温度高以外,精神状况却是非常好的。

    而周继文原以为第二天就能够的走的,可谁知道孩子的病情更为严重,那医生建议我们在这四天内不要急于坐长途飞机,孩子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承受不住。

    周继文当时听了,惊讶的问医生:“三四天?”

    医生说:“才刚几个月大的孩子是根本不适合坐飞机的,何况是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我建议你们还是再等等,等她稳定下来再走也不迟。”

    周继文神色明显有点着急了,正好就在此时他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提醒,发现是沈博腾的电话后,便看了我一眼,出了卧室去接听电话。

    大约五分钟的时间,他拿着手机走了进来,对我说:“沈总要您接听电话。”

    我抬眸看向周继文,周继文却将手机往我面前再次凑近了一分,我看向床上熟睡的孩子,还是从床上下来,从他手上接过了电话。

    周继文带着医生都出了卧室,这里只剩下我外加熟睡的孩子后,我声音干干的喂了一声。

    里面无比清楚的传来沈博腾的声音,他问我孩子的情况怎么样。

    我没有问他别的,只是很平静的和他说:“总是睡,高烧时好时坏。”

    沈博腾说:“这几天不能过来吗。”

    我说:“医生说要三四天。”

    沈博腾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他说:“好,你好好照顾他。”

    两个人不咸不淡的说了这些话后,便要将挂断。

    可在最后,我喊了一句沈博腾。

    他及时回了一句:“还有事?”

    我说:“不要再回来了。”

    他说:“你说什么?”

    我说:“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余厅布才。

    我握着孩子的手说:“孩子我会好好养着,我们这辈子都不要再见面了。”

    沈博腾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我觉得该说的话,全都说完了,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刚要挂断电话,我又想起了一件事情,说:“对了,袁姿死了,你应该知道了吧?你走的那天,她穿着你们结婚当天的婚纱从二十层楼高的地方一跃而下,她的意思你很清楚吧?她没有死在你面前,而是死在你离开的那天,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会比她更爱你,她知道你不会带她走,所以她选择了这样的方式跟在你身后一辈子。”

    说到这里,我直接将电话给掐断,抬起脸看向头顶,感觉眼睛内的液体往回流后,我才觉得舒服很多。

    不过,我并没有继续选择守着孩子,而是趁周继文没在的时候,去了一趟市里,在市里用公共电话给陆市长他们一通电话。

    和他们联系完后,我再次回到了别墅,周继文当时从大厅内冲了出来,一把拦住了我质问我说:“你去哪里了?你是不是去联系警方了?”

    我没有否认,而是直接说了一句:“是。”

    周继文当时就想抬手给我一个耳光,我及时开口说:“警察明天早上就会赶到这里,现在你还有机会离开。”

    周继文刚想挥下的手一顿,瞪大眼睛看向我,隔了半晌,他才激动的问了我一句:“你是不是疯了?!”

    我举起手上的手机对周继文说:“我并没有疯,周继文,你听着,我和警方一直有联系,不管是在这几天还是以前,沈博腾的行踪就算你现在不告诉我,我自己也摸得差不多了,上一秒我是准备打算这么干,但想想……”

    我嘴角闪过一丝嘲笑说:“毕竟他是我孩子的父亲,我不想让她这么早就没有了爸爸,所以,我现在只让你和沈博腾转达最后一句话,从此以后我们两人两不相欠,谁都不要再见面。”

    周继文还想说什么,我面无表情的说:“之后那段时间我会负责引开警察,你让沈博腾走得越远越好。”

    我说完这句话,没有在理傻愣中的他,正要朝着楼上走去,他在后面问:“你要我怎么样才能够相信你?”

    我从楼上停了下来,转过身看向他问:“你们现在还有的选择吗?”

    周继文神色明显的僵硬住了,我没再管他,继续朝着卧室走去。

    那一整夜我都没从房间内出来过来,只是眼睛都不眨的看着孩子,发现她长得越来越像沈博腾了。

    到第二天早上,我到达大厅内时,周继文已经离开了,这诺大的别墅内只剩下我和孩子,我并没有慌张,而是很淡定的去厨房内准备好早餐,正打算去餐桌边上给孩子泡奶粉时,我看到了桌上面的一张银行卡,那张银行卡上有一张字条,是我和孩子的生日。

    我看了两秒,很淡定的收进了口袋,便回卧室收拾着行李,带着孩子往南上离开,离开的时候,我在我卧室内的墙上用红色的笔画了一条红线。

    这是我和陆市长那边的联系方式,只要一路上留下这些红线,他便必定能够准确的把握住我们的消息。

    之后一个月,我便一直不断往上南上走,每经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一条红线作为联系方式,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会真的相信我,会以为沈博腾真的带着我往南上这边逃亡。

    我只是固执的往那边逃着,我自己也在赌,做最后的一博,再逃的这段时间里,我不断密切的关注外界的情况,发现除了沈氏和袁氏均被查封的消息以外,沈博腾始终没有任何消息,警方那端,给出的

    可逃了差不多半个月,也始终不见警察来找我,直到有一天我从旅馆出来,在陌生的小城市内买早餐的时候,顺带着买了一份报纸,随手一翻,上面全部都是江南会所这座金钱窟被警察查获的的报道,昔日的两大商业家族沈氏与袁氏均被划入与江南会所的牵扯当中。

    江南会所还是小案件,大案件要数茱萸县那边,听说茱萸县与警察发生了枪战,双方互相你死我活的拼了整整三天,警方这方是下定决定不准茱萸县这毒瘤的势力扩大,听说在双方开战的那段时间里,那座小城空无一人,在隔壁的城市,只听见茱萸县的方向不断传来枪击声,一辆一辆坦克开入进去,一车一车特警送入里面。

    那枪声响了大约整整三天,茱萸县的方向终于恢复了平静,平静中透露着死寂。

    因为不断有人看见有救护车从那里进进出出,又有警车拖着在这场战事中牺牲的警察的尸体一辆一辆运了出去。

    谁都不知道在铲除茱萸县中,警方死了多少人,毒枭们死了多少人。

    但还是有了一个让人值得欣慰的消息,茱萸县败了,一个以小城为自己领土的大毒窟被灭,首领被生擒,整个茱萸县全军覆没。

    可报纸上没有童谣和朱文的消息。

    我想,很多事情到到现在都该结束了,我管不了谁得的死活,但我能够管住自己就好。

    看完了报纸,吃完了早餐后,我便带着孩子开始往回走,回到了那座我生活了好几年的城市,我去的第一个地方,便是去了公墓,在偌大的公墓的小小一角里,我找到了袁长明的墓碑,他果真在这里。

    我站在他墓碑前,望着他那张笑容清澈如水的遗照许久,忽然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好像他已经在这里千百年了,可事实上,我只是才来确认他的死亡。

    可对于结果,我竟然一点都不惊讶,因为当时他在为我挡住那一枪时,我就有预感那一枪可能正中了她的心脏。

    我之所以这么久不来确认,只不过是为了欺骗自己而已,可很多事情总该要面对的,比如去面对袁长明是为了我而死的这个事实。

    我无言以对的站在那里良久,可不知道何时我身后出来一个人,他站在了我身边说了一句:“我知道,你会来这边确认。”

    我紧握住拳头转过身去看身边的人,这个人便是陆市长。

    他没有看我,他只是盯着长明的遗照,他说:“我是他舅舅。”

    我惊讶了。

    陆市长上说:“袁江东是我姐夫,我和长明的关系你应该不清楚吧。”

    我望着他良久,说:“我不清楚。”

    陆市长说:“长明死得时候,让我转达一句话给你,他说,他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我说:“什么事。”

    陆市长这才看向我,他说:“静雅医院有个孩子,他说,尽你的能力将她抚养成人,你欠他的,就全部都还清了。”

    我拳头猛然紧握。

    陆市长看了我最后一眼,别的什么话都没说,转身便要离开,我在他身后问:“你为什么不问我关于沈博腾的事情。”

    陆市长没有回头看我,但停下了脚步,他说:“问了有用吗?其实我一早就不指望你会成为关键人物,我之所以让你盯着沈博腾,是因为我早就猜到传递出来的消息是错误的,只是用你来排除一种可能而已,所以你给的消息我们基本上都没有采纳。”

    我说:“结果呢。”

    陆市长冷笑一声说:“结果这个沈博腾太狡猾,竟然什么马脚都没露出来,消失得无影无踪,可他逃得了一时,却逃不了一辈子。”

    我说:“对不起。”

    他终于转过头来看我。

    我摇着头说:“我始终过不了情感这一关,请原谅我他不仅是我恨的人,也是我爱的,同时他还是我孩子的父亲,我是个自私的人,我做不了太过大义的举动,我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

    我伸出双手说:“我妨碍你们执法,甚至包庇嫌疑犯,拘留我吧。”

    陆市长望着我持平的双手,他叹了一口气说:“这件事情就算你当初不帮我们,我们也不能强迫你半分,算了,好好替他把孩子养大。”

    他说完这句话,便朝前方的路缓步离开,背影透露着一丝疲惫。

    等他离开后,我再次看了一眼袁长明的墓碑,还是一句话都没有对他说,转身匆匆离开了这里。

    我去了静雅医院,找到了他和单颖的孩子,孩子长得很可爱,大眼睛,长睫毛,非常像袁长明,可脸色却是非常的苍白,一看就不是很健康。

    他不哭不闹的睁大眼睛看向我,我弯下身将他抱在怀中,哄了两下,孩子咧开嘴笑了,声音含糊的对我喊了两个字:“妈妈。”

    我从医院接了孩子后,又去了另一个目的,去看的自然是袁姿,我给她买了一束花,放在了她的坟前。

    那墓碑上堂堂皇皇刻着沈博腾之妻袁姿之墓,看到石碑上鲜红的几个大字,我忽然释然了,因为我没办法再去和一个死人计较什么,这是她应该得到的。

    我给她敬了一杯酒,笑着说:“袁姿,其实当初你故意谋划车祸护住沈博腾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想做什么,所以我也一直配合你,也没有戳穿你什么,我应该也不算食言吧?”

    我给她插上三柱香说:“你太着急了,所以你连让我兑现自己承诺的机会都没有,不过,你还是赢了,因为无论事情发生怎样的变化,你袁姿永远都是他沈博腾的妻子,而我呢?”

    问到这里,我笑了出来,我摇着脑袋无奈的叹息说:“我们这一辈子是不会再有可能了,也许永远都见不上面了吧?不过,也好,从此他走他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谁也不负谁。”

    周围静悄悄的,我一个人把她墓碑前的一杯酒给喝完,留了一杯给她,笑看向她一眼说:“我不会再来看你了,因为我们本来就相互讨厌对方,看见你我也添堵。”

    我从墓碑前站了起来,嘴角的笑容收了起来,轻声说了一句:“再见。”

    等我将所有事情全部打点后,在离开这座城市的前一天,我去了沈家大宅,到达那里时,沈家那座老宅子外面被贴了一个封条。

    封条的隔壁有一块小铭牌,上面写着两个字出售。

    我站铁门口,看向院子里面,发现井边那一棵合欢又长高了不少,树叶葱葱郁郁的,整棵树如一座大伞的模样开伞着。

    井边上全都是落叶。

    那所老宅子紧闭着,显得颓败了许多,再也没有当初的华贵严肃,气派与庄严。

    正当我要离开时,有个钟点工朝着这方走来,见我似乎有些眼熟,但我没有认出她来,正要朝前走,可却在我身后小心翼翼的唤了我一句:“四太太……”

    我侧过脸去看她,笑着说了一句:“您认错人了。”

    那钟点工有点不相信问:“是吗?”她眼睛还是在我身上打量着。

    我继续微笑说:“是,我只是一个路人而已。”

    我头都没回朝前走去,可走了几步后,我又停了下来,转过身对那个即将进院子的钟点工问:“你是这里的钟点工吗?”

    那人立马回头来看我,她表情虽然满是奇怪,但还是回答我说:“这宅子不是私人的,充公了,我是社区那边请的,但以前在这里做过事。”

    我说:“我记得这里有个二太太吧?”

    那钟点工看我的眼神更加奇怪了,但是她还是回了我一句:“是啊,这里有个二太太,但是宅子被抄后,二太太就上山当了尼姑,以青灯古庙为伍了。”

    我惋惜的说:“真是可怜。”

    钟点工说:“可怜什么啊,那些被人拐进会所当妓女的人才可怜呢,有一句话说得好,欠下的债都是要还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可千万不要为了钱而去做一些昧着良心的事情。”她抬手指着有些阴暗的天空说:“老天有双眼睛在上面看得清清楚楚呢,这两家有这种快报应也是罪有应得。”

    钟点工叹了一口气说:“听说那里面的人都是用毒控制的,不吃一种药,就会全身瘙痒发烂而死。”她打了一个寒颤说:“都是人,他们这些为了做生意的人,真是把别人的命不当命,可说到底,这个世界上谁又比谁尊贵多少呢?有钱也是过一辈子,没钱也是过一辈子,到最后都是走往火葬场,哎……也是作孽。”

    说到这里,那钟点工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说:“不过,好在现在科技发达,国家已经把解药给研制出来了,那些姑娘今后也不需要受这种惨无人道之苦了。”

    听到这里,我笑着说:“我先走了。”

    不等拿钟点工再说什么,我快速拦了一辆车从这所宅子前离开。

    我也没有去看二太太,我想,我们双方看了也不会有什么话好说,想必袁姿后世便是她一手处理的吧,从那墓碑上的几个字来看,她应该也不是很想看到我。

    我回去后,本想带着两个孩子做火车去别的城市重新生活,可谁知道袁长明的孩子却在那个时候又发病了,而且发作的很厉害,我只能暂时性将离开的决定推迟,再次送着他回医院进行治疗,医生说需要做手术心脏移植手续,费用可能非常高,成本也比较大,问我打算怎么做。

    我当时只问了医生一句成活率多大。

    那医生对我说:“不大,百分之二十。”

    我听了这话,当时想都没想便说了一个好字,当即询问医生的费用。

    那医生说:“四五百万是最基础的,你应该准备好。”

    我说:“好。”

    我看了一眼孩子蜷缩在病床上发抖的身体,不做手术也活不过两岁,那为什么不赌一把?

    与其这么痛苦的生活着,长痛不如短痛,我当即便去银行内取钱,可最后发现我卡内不足一百万,而星辉虽然现在已经在出了,可还没找到买家,一时半会,也不会有钱到达账户里。

    我正一时为难时,突然想起周继文临走时放在桌上的那张银行卡,我想都没想便拿了出来,低头一看,是一张小众银行内的银行卡,虽然不知道里面多少钱,但我打算拿过去查查看。

    到达那家银行后,我是在柜台查询的,那工作人员一边操作着电脑,一边抬眼看向我,我还以为是这笔钱问题,或者卡内没钱时,那工作人员忽然问问:“你是梁小姐?”

    我说:“我是。”

    那工作人员便没再问什么,只是告诉了我卡内的钱数,钱的数目很大,大到让我惊讶,我真没想到群沈博腾给我留了这么多钱。

    这是五十个星辉的钱。

    那工作人员见我一脸惊愕的模样,似乎是早就习以为常了,她只是对我说了一句请稍等,便起身去了内部,等了一分钟她拿了一张名片出来,递给我说:“我老板说,只要有人来取这张卡内的钱,便让我将这张名片给他。”

    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接过那张名片后,发现是一家小诊所。

    我刚想详细问什么,后面有人来存钱了,我只能拿着卡和钱满脸疑惑的离开了这里。

    为了弄清楚这家诊所是干嘛的,我又拦了一辆车赶去了那家诊所,找到了名片上那位叫张医生的人,他接待了我,如寻常医生一般问我是哪里不舒服。

    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将一张名片放在桌上,自报名字说:“我是梁笙,是有人叫我来您这里的。”

    医生听到我名字时,表情有一丝异样,他打量了我很久,又拿起桌上的名片看了一眼,隔了半晌说:“把手给我。”

    我把手交给了他,他接了许久的脉,手指从我手腕上离开后,他一言不发的低头写着什么。

    隔了半晌,他放下手上的笔说:“你有解药是吗?”

    我起初并没明白他说什么,只是意外的看向他。

    他又说:“但你不可能靠这个东西过一辈子。”

    我唇紧闭。

    那医生撕掉一张纸递给我说:“这是这一年里你不能吃的东西,以后每个月来我这里做一次治疗,一年后,你就自由了。”

    我没有去接那张纸条,开口问:“他人呢?”

    医生说:“什么人?”

    我说:“是他要你这么做的?他现在在哪里?”

    那医生很平静的说:“抱歉,我是一年前就接到了这个任务,也一直在等你出现,现在只不过履行自己的任务而已,至于你问的是谁,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我更加不知道。”

    那医生之后还叮嘱了我一些特别的事项,我整个人恍恍惚惚的走出了这家诊所,站在大街上,汹涌的人潮朝我拥挤而来,我望着前方攒动的人头,忽然抱着医生给我的那张纸张和那张冰凉的银行卡,蹲在大街上,呜咽的哭了出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