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阴阳法医》契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叫君子衣,一生霉得透顶,起点混了三年,连约都没签一次读者不足一百人。童年没有玩伴,高中女友劈腿,大学被退学,踏入社会穷得只能每天吃泡面。然而,一个陌生的男人突然闯入他的家中,不要脸的赖上了他。他费尽心机的想弄走那个男人却次次遭挫,好吧!他深刻的明了了,这个男人除非自愿,否则他永远也弄不走他。?

    他叫夜墨十银,他来自何处没有人知道。他一个神一般的存在,然而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没有人能够查到,他莫名其妙的出现,那么当身份被揭露时他会怎么做?他们生死相随的兄弟们能够接受吗??

    他叫慕容涟城,是杭州著名的变态法医,他酷爱尸体。可事实他却是赫赫有名的慕容家的慕容少爷。他是未来慕容氏的唯一继承人,他是从小生长在温室的慕容少爷,可是,却又是什么让他成为的法医?是什么让他放弃慕容氏的万贯家产和阴森森冷冰冰的尸体打交道?慕容涟城,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贵族少爷??

    他是一个刚满十三的少年,花季一样的年华的他却生活在地狱。他叫段木槿,又叫南宫彐。刚满十三岁的他来到警察局门外嚷嚷着要做法医,当别人好奇的问他原因时他却面无表情的回答:“我--想解剖那个变态!”那么那个变态是谁?是什么让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如此冷漠?是什么让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充满怨毒??

    他叫风雨诔,二十三岁从外国留学归来的他回到中国,带着他心爱的女人来到浙江。本以为可以与爱人简简单单长相斯守,那料爱人却离奇死亡,而接手案子的警察局却从未给出一点回答。恼怒之下风雨诔决定自己调查爱人死亡的案子。谜团一个一个摆了出来,当真相出现时风雨诔毅然决定成为一个法医。那么真相是什么?他的爱人是怎么死的?凶手是谁??

    五个个不相干的人走到了一起。

    他们是:

    --网络写手君子衣。

    --无任何信息透露的夜墨十银。

    --奇怪的贵族少爷慕容涟城。

    --魔鬼般的十三岁少年南宫彐(段木槿)。

    --外国留学的海归生风雨诔。?

    当一具具尸体摆在他们面前时,他们是如何解剖它的?当一件件悬案闹得沸沸扬扬时他们是如何平息它的?当一只只鬼站在他们面前时他们是如何从鬼的身上找处答案而在死亡的边缘起舞?

    他们--是最优秀的法医,最勇敢的警察,最聪明的天师。?

    他们是最强的搭档,别人可以做的能做的他们做了,别人不能做的不敢做的他们也做了。

    五个人,来自五个不同的世界,最后成了生死与共的兄弟。

    他们的人生比地狱更黑暗。在最邪恶的地方徘徊,与最邪恶的东西打交道。

    他们的生命比豆腐更脆弱,每一任务都可能是他们的最后一次任务,而明年的今天都可能成为他们的忌日。

    他们的信念比玄铁还要坚硬,他们渴望活下去,渴望接受下一次任务,渴望看见明天新升的太阳。?

    他们的情谊比江水更深,他们不会拿兄弟的命去逃命。

    他们是神,为一个个人洗刷冤屈。而他们同时也是魔鬼,他们让许多人生不如死。?

    命运将他们一步一步逼向一路,生命开始将他们纠缠再一起,在这一路上他们可以收获什么?

    君子衣---

    漫漫人生路,唯你潇洒放浪。

    你说爱与恨,一思之间,不须追问。

    你冷傲自负,却也谈笑人间。

    你将怨恨炼狱成文,独自彷徨。

    你笑鬼怪单纯可爱,无人不知它只想杀人的留白。

    你叹人心深不可猜,晴天之后风雨又来。

    你探人世真爱,哪知险伪皆在。

    一纸一笔,你说你将写下世界。

    来年花开,你与幽鬼齐飞。

    后来万花凋落,你与人相对。

    你弃文提画,只为因他轻描。

    夜里对棺,念他不训神情。

    你说,悔不当初,知他身事,躲他相助,如今兄弟不在,比失恋更哀。?

    你望天一怅,悲不成已。

    你偶有感慨,人无大爱。

    你抬手之间,似他还在。

    你从不哭闹,静静冥猜。?

    夜墨十银---

    你倾城容颜,多少女子暗许芳心。

    你谈吐之间,贵若王储。

    你突然出现,万分无赖,千分小贱。

    你风趣不失,无情不掩。

    你存若天神,算若诸葛,谋若曹操,武若张飞,文若孙权。

    多少谜底将你装饰,你轻轻一笑,叫人莫疑。

    你不惧鬼怪不惧人心。

    夜里挑灯,你立窗常望。

    初次相见,你穿墙入屋。

    次次棺木交锋,你直言不溃,却提意模糊。

    你因他而来,因他而去,又因他而回。

    数年前是你与他结下的不解之缘,而仅是他的出口戏言。

    鬼怪敬你三分,人对你礼让七分。?

    你游手好闲,轻挑世事,却志在必得。

    你为兄弟出生入死,生死不惧。

    你说:有信则生,无信则死,是悲是喜仅此而已。

    你说,世事之事,与你不干,不愿了解。

    你说,活为兄弟,死为兄弟,就此简单。?

    慕容涟城---

    温文尔雅一笑,变态法医。

    你弃尽家财,脱尽富贵,与死人共舞。

    抬手寒气四泄,笑容温柔。

    你掩盖的是何物?

    你天使般的笑,魔鬼一样的心。

    你编织了一个个美丽的死人的故事。

    你是最年少的法医,最爱尸体的法医。

    你将每一个人看成一具死尸,等着它死亡,等着去解剖,去了解。

    你轻言细描,世上真情不可盼,唯有真相最可靠。

    你幽幽一语,待他死后,尸体赠你细剖。

    你无伤无乐,只顶着那面微笑的假面。

    你说,他人生死与你何干,你仅解剖尸体即可。

    你说,尸体是你最大的乐趣。?

    你十六岁进入医校,十八岁成为最强法医,开始了与死人的交往。

    二十三岁的你发现惊天秘密,开始被局里追杀。

    一步一步紧逼逃离警局,迈上奇异的法医生涯,真相被揭示,罪人伏首,你重归警局,新的命运齿轮却正在开启。?

    南宫彐(端木槿)---

    你改名换姓南宫彐。

    你扬言要成为法医解剖某个变态。

    年仅十三岁的你本该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

    然而,你却背负着不该存在的罪名。

    这个世上有一种公平叫做法律,有一种不公平叫做人心。

    你有权利活在世界上,却无权利享受爱与尊重。

    是什么竟如此残忍?

    一个十三岁的少年手上沾染了三条生命,父亲、母亲(亦或者姐姐)、奶奶。

    你对着天起誓,你一定会成为最优秀的法医。

    你对着你的同龄人说,你就是想看看人心到底什么样的,竟可以如此恶毒。?

    那么,当阳光照在你脸上,温暖你脸颊时,你会不会想到你仅仅不过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而已。

    那么,当大海延伸到你脚下,侵凉你的脚底时,你会不会想到你的童年本该像大海般宁美和谐。

    那么,当匕首刺入敌人胸膛,鲜血溅上你的脸庞时,你会不会想到你本该被老师教导得打架都不允许,何况杀人。

    那么,当刀刃刎过敌人又刎上自己时,你会不会想到你的生命本该更长。?

    风雨诔---

    你是高级留学生,为了爱情不顾家人反对,带着女友逃奔于这个城市。

    你规划好了一切,爱人却意外惨死。

    当真相摆在你眼前你对一切真情失去信心。

    出于家族压迫,感情失意,你选择以死解脱。

    进入警局,你微不足道,却是最拼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