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下班后,向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常和李光明相约小酌的酒吧里。

    今天是车晶晶的迎新会,他一早上班就看到她笑咪咪的,还不断提醒他不要忘了,即使他对此兴趣缺缺,仍很够意思地出席了。

    来到酒吧里,他以为会挤满公司的同事,却意外发现里头没几个客人,而今天的主角车晶晶,坐在吧台的一角,桌上的酒杯空了一半,看来等了有段时间。

    “怎么只有你?”他纳闷地在她身旁坐下。

    “本来就只有我。”她替他叫了一杯马丁尼。

    向擎顿时发现有些诡异,气氛似乎添加了些……暧昧的感觉,他不由得清了清喉咙。“我以为大家都会到,结果是大家都迟到吗?”

    这样的装傻太明显,车晶晶别有深意地直视他。“我的迎新会,只希望有你来,其他人都不重要,这样你懂了吗?”

    “晶晶……”向擎皱起眉,她都正面迎战了,他再装也没意义。“你现在说这些能代表什么?”

    “代表我仍爱你。”她大方的表白,也相信他仍有一样的心思。“你一直明白,我是为了你回来的,甚至放弃了进入大公司的机会,也放弃回马来西亚,到你身边帮你,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情。”

    “太迟了,晶晶。”他不想直接刺伤她,只好用现实面压下她的妄想。“我已经结婚了。”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韩语,早就装不下车晶晶,何况当年和她分手,两人还先大吵了一架,因为两人的个性都强,早预告了彼此的不适合。

    会再接纳她进公司,除了考虑当年的情分,也是想借重她的才能,但谈到感情……至少他找不回当年爱她的感觉了。

    “向擎,我知道你和你的妻子是商业联姻。”车晶晶犀利的直入重点,以此推断自己仍有机会。“而且,我知道你娶韩语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爱情吧?”

    除了知交李光明,向擎并不喜欢和别人谈论他结婚背后的动机。“我确实不是因为爱韩语而娶她,但这又如何?毕竟我对她有一份责任在。”

    “什么责任?她嫁到向家,图的不也是向家的财势?只不过现在向成家具倒闭了,她的企图成空,你并不需要对她负什么责任。”车晶晶很不平,她输的,也不过就是没个有钱的老爸啊!

    “不,韩语不是你说的那样。”结婚这几个月以来,他对韩语的观感一再修正,到现在是什么心思,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但那绝不只是责任,而是比责任更多一点的……感情。

    他眼睛看着车晶晶,脑子里却不断浮现家里那个小女人的一颦一笑。“她是个单纯可人的女人,贤慧、诚恳,重点是她为我们家里每一个人着想,不忮不求,或许她最大的缺点,就是太不会为自己想了。”

    闻言,车晶晶脸色渐渐凝肃起来,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从没听过向擎赞美自己一句,但如今韩语在他心中的形象听来几乎无懈可击,难道他爱上了那个女人?!

    “所以韩语是你现在再忙都要尽量每天回家吃饭的原因?”她旁敲侧击的刺探韩语究竟在他心中的天平上占了多少重量。

    “一开始并不是这样。”一开始,他是不放心把妻子和母亲摆在同一个屋檐下,因为韩语的角色对他相当重要,他要保全她在向家不会有什么闪失。不过现在……

    “现在,可以说是吧,她煮的菜已经让我吃不惯外面的东西,而我妈在公司倒了之后,像变了个人似的,竟然还会和她有说有笑,也让我没有那么排斥回家。”

    什么?连那老妖婆都接纳了韩语?车晶晶觉得越来越不妙,“看来你娶了个好妻子?”

    “她确实是个好妻子。”而他,也决心要好好待她,过去对她的偏见与利用,就石沉大海去吧。

    车晶晶明白了,这男人根本已经爱上了韩语,只是他大男人的个性让他不会去细察自己的心思,也忽略了爱情的滋长。

    所以置之死地而后生,说不定她仍有机会。

    一细想,她立时决定改变策略,展眉一笑。“既然如此,你就当我没说过那些话吧!我也希望你婚姻幸福,所以,让我们当好朋友?”她朝他举起杯子。

    向擎见她释怀,也放松了心防,从善如流地举杯,和她一起干了这一杯。

    “所以从此刻起,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喽!”车晶晶刻意说,为自己未来的计划铺下后路。“你该知道,我父母都在马来西亚,我可是为了帮你才回来台湾,如今孤家寡人的,若我要找你帮忙,你可不能推辞。”

    “当然。”解决了一件事,向擎心情相当好。

    “那么,我要找你帮忙的第一件事,就是陪我喝酒!”她示意酒保再给他一杯威士忌。“一方面算完成今天的迎新会,另一方面,安慰我今晚失恋。”

    瞧她说得云淡风轻,向擎不疑有他,干脆的又干了一杯。

    这个夜晚,就在两人的轻松谈话中,飞快的过了。

    叮咚!叮咚!

    向家的门铃在深夜三点大响,吵醒了早已就寝的向母,也把坐在客厅沙发等门等到睡着的韩语吓醒。

    “谁三更半夜的扰人清梦?”向母由房间走出了,意外地看到媳妇,“向擎还没回来?”

    “嗯,所以可能是他吧。”只是为什么要按门铃?“应该是他没带钥匙,我去开门。”

    韩语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向大门,向母则一脸不豫的跟在她后头。电动大门缓缓开启,入目的人却让两人大感意外,一下子不知该怎么反应。

    只见一个女人吃力地扛着喝得烂醉的向擎。当她看到正牌向太太韩语时,不仅搁在向擎腰上的手没有放开,反而不以为意地一笑。

    “你是车晶晶?”向母先认出对方,不悦地瞪着她。怎么她又跟儿子走得这么近了?

    “是啊,伯母,好久不见了。”相对于穿着睡衣的向母,身着整齐套装的车晶晶显然气势上就高上一截。

    车晶晶?韩语心一缩,这才仔细端详起这个对她不甚友善的女人。外表果然够漂亮,精明的神态看起来也不输婆婆,只是那种趾高气扬的态度,还有不将别人放在眼中的睥睨神态,让她不太舒服。

    最令她不舒服的是,自己的丈夫竟被这女人抱得紧紧的,而车晶晶更表现得像是理所当然似的。

    “向擎怎么了,怎么会喝成这样?”她放下心中的不满,尽量把注意力放在丈夫身上。

    “是啊,向擎这家伙,一整晚就是这么抱着我,缠死人了。”车晶晶满意地看到向母和韩语脸色都变了,才把向擎“移交”给她们。

    “我先走了。对了,以后向擎如果晚回家或没回家,应该就是和我在一起,你们不用太担心。”故作不经意地丢下一颗炸弹,车晶晶随即上了来时的计程车离去。

    虽然是夏夜,韩语却觉得寒入心扉,连要进门都忘了。

    “走吧,先把向擎弄进去。”向母暗气车晶晶的嚣张,丈夫以前也有过几次外遇,她了解大老婆的悲哀,也更加同情韩语。“你别理那疯女人讲的话,等向擎醒了再好好问清楚就好。”

    “好。”难得婆婆也会安慰她,韩语暂时忍下心中的气,和婆婆一起将向擎扶进屋里。

    然而,除了他身上浓浓的酒味,飘进她鼻腔的还有若隐若现的香水味,扰得她迟迟无法静下心。

    那和方才车晶晶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

    睁开眼,向擎便觉得头痛欲裂,入目的景色全在他眼前不断旋转摇晃,让他有种恶心的感觉。

    身体稍微一动,全身骨架就像快散掉,为什么会这么难受?

    捂着额,遮去令他剧烈头痛的光线,他努力回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昨夜他和车晶晶喝酒,只记得她一直开玩笑,伏特加、龙舌兰等等混酒叫他一杯接一杯的喝,而他也因在感情上拒绝,不好意思在友情上一并拒绝她,所以照单全收。

    这应该就是他今天早上成了这副狼狈样的原因。

    但是,他是怎么回来的?

    混乱的思考,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他尽力撑起半个身体,看到进门的是韩语,她把一杯颜色诡异的饮料放到床头上。

    “喝下吧,你的头痛会好一点。”

    语毕,她并没有如往常般对他微笑,或温言抚慰他的不适,反而面无表情地转身又走了出去,让他有些傻眼。

    他本想请她扶他起来,一只手都还悬在半空,这下大概只能靠自己了。

    勉力在床上坐起身,他拿起她放下的饮料,厌恶地瞪着那墨绿色的液体半晌,最后仍是带着壮士断腕的决心喝了下去。

    恶!这一定是惩罚!他昨夜是哪里不小心得罪她了吗?

    胃里一阵作呕,又有种逼人的清凉感觉直通大脑,等这一阵子刺激过去后,他意外地发现自己真的好多了,再也没有那种头晕目眩、天地为之颠倒的感觉。

    只不过妻子的态度着实奇怪,让他摸不着头脑。边想着这件事,向擎边走至浴室梳洗,把一身的不适及怪味都洗去后,换上早已搁在床边的干净衣服。

    等等!韩语仍帮他将衣服准备好了,所以就算他真有得罪她,应该也不到罪无可恕的地步吧?

    想到自己不知干了什么,让她可能会生他的气,向擎就觉得一阵恶寒。在他渐渐明白对她的情感后,他不想忍受任何她可能不理他的可能性。

    于是他再也憋不住了,快步走向客厅,母亲和妻子早已坐在餐厅里吃饭,那丰盛的菜色看起来实在不像早餐。

    他的目光飘向墙上的时钟……等等,十二点半?他竟然睡了这么久?他没去上班,难道公司里没人找他?还有一些尚未交代的工作怎么办?

    心里虽然着急公司的事,但家里的事还是得先解决。他走向餐桌边坐下,但两个女眷仍是自顾自的吃着,完全不理会他。

    难得有一次他会需要和家里的女眷低头,松了松脸部的肌肉,他自力救济地开口,“呃,韩语,我的午饭……”

    民生大事都还没解决,向母迅速打断了他的话。“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我去参加公司里新同事的迎新会。”要是老实跟她们说昨天迎新会被摆了一道,只剩他和车晶晶。那他向擎就是个天大的白痴!

    “喔?”向母若有所思地看着他,“那为什么会是车晶晶把烂醉的你送回来?”

    “什么?!”他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偷觑一下低头吃饭的韩语,果然看到她的表情越来越难过,小嘴都委屈得瘪起来了。

    这下,他总算知道这两个女人阴阳怪气的原因了。“或许是因为车晶晶是昨夜迎新的主角,把我这个老板灌醉,所以她不好意思吧。”

    “是吗?”向母仍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她这辈子最气的,就是三心二意的男人,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也来这一套。“不过,据车晶晶的说法,她是单独和你喝酒谈心的,对吧?”

    “那是因为、本来约好的同事们,都、都临时缺席……”向擎一直用眼角余光瞄着韩语,见她快哭出来的样子,他冷汗也快飙出来。

    “喔?她还说,你其实不想和家里的人说话,因为家人给你太大的压力了?”挑起眉,明知车晶晶挑拨的几率高,她还是忍不住动气。

    “我……”向擎在心里暗怪车晶晶,他或许真有抱怨两句家里的事,但绝非如此夸张。“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是晶晶搞错了。”

    “向擎,不是我要说你,车晶晶到你公司上班,肯定不是只有工作那么简单,她的心机你也该注意点,要知道自己已经是个结婚的男人了,要为家庭和老婆负责……”向母板起脸来教训儿子,过去她很少做这种事,居然有点不习惯,讲没几句就词穷。“总之,就是这样子,你听到了吗?”

    难得被母亲当面教训,向擎居然不觉受辱,反而有种奇怪的温馨感。以往母亲忙于工作,他猜就算他杀人放火,母亲也只是顶多准备好钱让人去警局保他,不会多理会他一秒。

    现在少了工作,她居然变得像个妈妈了,关心的还是儿媳妇的时,一点也不护短自己的儿子,着实令他大感意外。

    改变这一切的,不正是温婉的韩语吗?而他做了什么?和旧情人喝得烂醉,惹她生气了?

    “我保证,我和车晶晶绝对只有单纯的同事关系。”他的眼神坚定的直视妻子,“韩语,你要相信我。”

    被点到名的小女人,仍是嘴唇微抿,但深锁的眉头已经松开不少。

    他都这么说了,她真的愿意相信他的保证,因为依向擎的个性,要真的想和车晶晶旧情复燃,不会用这么迂回的方式,肯定会直接和她说清楚,即使家庭决裂也不在乎。

    只是两人之间卡个车晶晶,对方又是那么趾高气扬的样子,弄得她才像个介入他们的第三者,叫她难过极了,这种委屈,不是三言两语能释怀的。

    “好了,说开就没事了。”比起替儿子圆场,向母现在比较担心媳妇跑掉,即便韩家令她厌恶,她还是难得的喜欢上韩语这个女孩子。“这样吧,向擎,过连天你选个日子带韩语出去吃饭,约个小会,算弥补如何?”

    好主意!向擎也认为他该和妻子培养一下感情,否则夫妻关系这样不上不下的,他也开始沉不住气了。

    “韩语,你愿意吗?”他朝她温柔一笑,“和我去约会?”

    忽略掉内心的委屈,韩语终于展颜笑了,向擎的温柔对她一向就有很大的杀伤力,尤其在他恣意而为时。

    “好。”她重重地点头。

    “既然如此……”温柔的笑容突然变成苦笑。“我可以吃午餐了吗?”

    “啊!”她尴尬一笑,不否认没有他的份,确实有赌气的意思。“已经做好在后面了,我去拿出来。”

    看着她的背影,向擎眼中泛出连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待目光收回,对上母亲时,才发现少了一个人的餐桌,他们母子间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这种隔阂,真的不是两三天可以解决,虽然已比过去的仇视冰冷要好得多。

    期待了好久的浪漫晚餐,终于要在今晚登场,从下午,向母就拉着韩语护肤做头发,韩语还特地穿上自己做的新衣服,把自己装扮得像个公主一般,就等着丈夫下班回来。

    终于,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向擎一进门,就看到母亲和冯嫂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乱窜,不过是带着诡异笑容的蚂蚁。

    “回来了、回来了!快叫她出来……”两个长辈在屋里绕呀绕后,钻进了向擎的房间,过没两下,又全跑了出来。

    “向擎,你看!”

    韩语被拉了出来,向擎定睛一看,惊艳得说不出话,只能愣愣的直盯着自己的妻子。

    他从不知道原来她也能这么妩媚,这么有女人味,她身着一件白色的亮面小洋装,突显窈窕的身材,头发卷成浪漫的大卷发,还上了点淡妆,马上由清纯的小家碧玉变成白雪公主了。

    见她如此重视今晚的约会,他当然也不能敷衍了事,何况他本来就是因为这件事提早下班的。“等我十分钟。”

    快步走入房内,十分钟后,白马王子现身了,他穿着高级西装,来到妻子面前。

    “走吧。”他伸出手,握住娇羞小妻子的手,她的美丽,不费吹灰之力就迷惑了他的心。

    而她,也迷醉在他俊朗的外表及温柔体贴的表现里。

    两人驱车来到了餐厅,这是一家高级的义大利餐厅,韩语才进门,便发现整间餐厅意外地没有一个人,当服务商带两人入座时,餐厅经理不知由哪里出现,手中拿着一束香水百合。

    “美丽的小姐,今晚这里是属于你的。”餐厅经理献上鲜花给惊讶不已的她,“这一切,都是向先生为你安排的,希望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韩语感动地看着丈夫。“向擎,谢谢你!”

    可是原该像是安排这一切的男人呆了一下,“我没有包下这餐厅啊!”他又转向餐厅经理,“你又怎么知道我姓向?”

    韩语也跟着呆住。“那这餐厅一个人都没有是……”

    “是向先生的秘书打电话来安排的。”餐厅经理笑咪咪地解释。“难得有人包下整个场地,我们一定会细心招待。”

    是车晶晶?

    向擎沉默。他本就是没什么浪漫细胞的人,今天正在烦恼要带韩语去哪里约会,被车晶晶瞧出他的失神,问清整件事后她便拍着胸脯推荐这家餐厅。

    本来他以为有订位就算了,没想到车晶晶还包场并安排了花朵,让他的约会浪漫指数提高许多,看来她真的把他当成纯粹的好友,这个体悟着实让他放心不少。

    韩语望着他沉思的面容,心里也慢慢有数。那位秘书,就是车晶晶吧?虽然夫妻间的小约会她都要硬插一手的做法,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未免破坏气氛,她并未表现出不悦。

    她笑着道:“谢谢你,向擎,我以为你会忘了今晚的约会。”或许是期待得太久了,她真的有一度以为今天她会穿着这身礼服,在家里等一整天。

    “怎么可能。”因为他也同样的期待啊。

    向擎接着跟餐厅经理示意,对方便下去吩咐厨房上菜。“为了想你爱吃什么,我还烦恼了一阵子,幸好车……有人告诉我,女孩子大部分都喜欢义式料理,所以推荐我这一间餐厅。你喜欢吗?”

    韩语并没有错过他的改口,原本高涨的感动心情瞬间降温一半。

    只是现在再继续问下去,就不是聪明女人该做的事了,何况他和车晶晶的恋情已事过境迁,他也做过保证和车晶晶没什么,她再这么小里小气的介意这些,不是很没有意义?

    菜在此时送上,望着满桌精致佳肴,她顺势转了个话题。

    “其实,我期待的并不多,只要能和你一起吃,就算是吃夜市我也会满足。”她真诚地道。

    向擎因她这番话心里荡漾了一下。多么贴心可爱的女人啊!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她了。“你认为,我们两人若穿成这样子去夜市,会造成什么效果?”

    韩语想像了一下,不禁噗哧一笑。“应该会造成轰动吧?其实我还满想试试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那我们下次就来试试看。”聊着轻松无压力的闲话,他将桌面上的食物分到她盘中,“你吃吃看,听说这里的茄汁海鲜义大利面很不错。”

    听说,是听谁说呢?韩语脸上的笑容快挂不住了,但还是很赏光地吃下一口。

    只是待这一口咽到肚子里后,她的笑容不只挂不住,还变得很诡异。

    “怎么了?”向擎细察她的反应,“好吃吗?”

    “呃……很特别的味道。”海鲜很显然的没什么鲜味,而茄汁的调味竟然能调成苦的!她总算明白为什么这家店气氛这么好,却很少有人包场,更明白为什么车晶晶会推荐这家店了。

    “我试试看。”向擎也吃了一口,结果反应和她一模一样笑容垮了下来。“我想,现在去夜市还来得及吗?”

    “或许这里的厨师比较有创意吧?”她含蓄地评论。

    因为食物太糟,这顿饭他们也吃不下去了,向擎跟餐厅经理反应了这个问题后,这顿饭便在店家道歉声中草草结束,夫妻间的第一次约会,就这么落了个莫名其妙的下场。

    离开餐厅后,两人上了车,安排这场约会的向擎仍不太愉快。

    “没关系的。”韩语不仅未因此生气,反而甜甜一笑。“我说过,只要和你在一起,不管做什么事,我都觉得很高兴,今晚餐厅的疏失其实不用在意,换个角度想,这不是一个很难忘的经验?有谁第一次约会会这么糗的!”

    只是简单一段话,便成功消去了向擎的不悦,让他的心情马上好了起来,紧绷的脸色放松了,转过头看着她,原想说些什么,却临时住了口。

    夜色透过车窗映照在她半张脸上,让她原本柔美的脸蛋更添了一股神秘感,还有唇边那抹若有似无的笑,更像在撩拨他似的。

    向擎发现自己的心,像少年时期情窦初开那样卜通卜通直跳,大手忍不住抚上她的脸蛋。

    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当他有意识时,自己已吻上她的脸,抚摸着她的背脊,而闭上眼楚楚可怜的她,却让他更不想放开,放肆的欺上她的唇。

    怀里的人儿香躯明显一震,他的吻也更深入、更温柔。好久好久没有这种相属的甜蜜感了,幸好他没有错过她,幸好她是那么的单纯,幸好她不知道……

    当两人沉浸在细腻又缠绵的幸福拥吻中,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赫然响起,打断了他们的亲密接触。

    向擎遗憾地放开怀中人,一手接起电话,但才回了几句,脸色就越来越奇怪。

    等到他结束通话,车里顿时陷入一阵尴尬的寂静,韩语羞怯地随便找了个话题,“是谁找你?”

    他迟疑了一下,才缓缓地道:“是车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