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未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阮情画自小跟着在海边打渔为生的父亲相依为命,后来爸爸因一桩抢劫绑架案入狱,她才被姑母从乡下接进帝都战家的。

    也是后来,她才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帝都名门阮家失散多年的女儿。

    而阮诗曼不过是阮父在外的私生女,后来阮情画回到阮家,父亲将她疼上了天。

    大概,从那时起,阮诗曼已经恨上了她。

    想不到,重生后,不是在阮家,却在战家。

    宿命吗?

    阮情画纯澈干净的眼瞳里流露出这个年龄不该有的一抹沧桑和悲凉。

    上一世,她眼瞎心盲,一心为了和魏朝宗在一起,悖逆阮家,气的爷爷中风,父亲不认她,母亲被阮诗曼母女磋磨打压还没等到她出狱就撒手人寰。

    这一世,她再也不要像个傻子一样被人算计,玩弄!

    “死丫头!我跟你说话呢!还不快点下楼做饭去!”

    沈常茹手中的鸡毛掸子再次挥下来时,阮情画抬手攥住鸡毛掸子,眼神冰冷:“姑母,再打下去可是会出人命的,您也不想战家大清早上,因为我一个乡野丫头而闹得鸡犬不宁吧。”

    以前,每每被姑母打,她总是咬牙隐忍,甚至疼的咬破手指也不敢哼一声。

    沈常茹在战家人面前一直扮演着好姑母的角色,最顾忌面子,平日里也只会当着下人的面使唤她,自然不会让战家人知道自己背地里会对自己的亲侄女下如此毒手。

    显然,沈常茹没有想到向来闷不吭声的阮情画居然敢反抗,还冷静的说出这样一番威胁的话来,骤时气的脸色铁青,甩了鸡毛掸子,骂骂咧咧的出了门。

    门哐一声合上。

    阮情画摇摇欲坠的瘫软在地。

    一切重新开始了。

    她还要逃吗?

    当然不!

    前世,她窝囊惨死,这一世,她不仅要在战家好好的活着,还要光鲜亮丽的重回阮家,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绝对不会再受人摆布!

    阮情画洗漱完,换了一件长袖小白衬衫,深蓝色百褶裙,那一头长发梳成了马尾,厚重的刘海梳了上去,整个人显得清爽许多。

    瞥了一眼桌子上那副常年戴着的黑框眼镜,阮情画冷笑。

    前世的她性子怯弱,安静本分,从不注重穿着打扮,有意遮掩美貌,总是梳着厚重的齐刘海,两条土气的麻花辫,戴着一副遮住了大半张脸的黑框眼镜,就连佣人们私下里都嘲讽她是个土包子,学校的同学们更是追着骂她是乡巴佬。

    不急,一切才刚刚开始!

    阮情画眼底的阴霾起起伏伏,拿起那副黑框眼镜戴上,出门下楼。

    “七少爷,您的房间在楼上最顶层一间。”

    阮情画刚走到楼道口,就听到管家林叔的说话声,脚步噶然而止。

    林叔口中的七少爷……

    莫不是战潇城?

    算起时间来,她刚来战家两年,这个时候战潇城应该刚从国外回来……

    愣神间隙,一个身型颀长挺拔的男人犹如画报中走出来般闯入她的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