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389章 静待远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迟严风冷静再冷静,可面对这样的安书瑶,他终究还是冷静不下来。“安书瑶,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说的都是真心话吗?”

    “没错!”她铿锵有力。

    “你知道你说的这些话,代表什么吧?”

    “我会替我自己说的话负责,希望你也能为你做的事情负责。算计我爸,足以代表你想跟我划清界限了。”

    迟严风气的上不来气,“我会算计他,是因为当初我父母的车祸和你爸脱不了关系!我的计划也只是让他尝尝苦头,因为你,我已经手下留情了。是他自己经受不住打击在监狱里自杀。”

    “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至于你说的理由,是你爷爷告诉你的吧?你相信?反正我是一个字都不相信。”

    当年的车祸是安景天造成的?还能再扯一点吗?

    迟严风淡漠一笑,“是我爷爷说的没错,但是我已经多番查证过,公司出事的时候,安景天来质问过我,他也供认不讳。”

    迟严风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录音笔,递给了安书瑶,“这是录音内容,书瑶,这是我和你爸之间的恩怨,我从来都没有打算让他偿命,也没有想过和你划清关系。可让我就这么罢手我也做不到,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不管你怎么坚持自己的决定,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你接受不了,我可以等你,多长时间都无所谓。至于我爷爷那边,你放心,我有办法不让他再来骚扰你。你有什么事隐瞒我,你也告诉我,否则我一无所知,便什么都做不了。”

    安书瑶心里想,知道了你又能做什么呢。安景天犯了事,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解决处理,可他爷爷屡次针对她,他从来都没有动作。所谓警告,又有什么用呢?

    挣扎了半天,她终究一个字都没有说。

    迟严风一直在等,可等来的,只有门口徐徐吹进的冷风。

    他将录音笔塞进安书瑶的手里,“你好好消化这个消息,想想到底要不要告诉我网上视频背后的真相,我也会去问爷爷,但是这件事我希望你亲口告诉我。我等你。”

    看着迟严风的车子远远的消失在街道尽头,安书瑶才失了浑身的力气,瘫软的坐到地上。

    “姐!”安如雪飞奔过去,“姐,你没事吧?”

    “你为什么要告诉他我回来了?我不想见他,你不知道吗?”安书瑶满脸都是泪。

    安如雪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她没想到他们之间的问题会这么严重,“对不起啊姐,我以为只是稍微有点隔阂,说开了就好了。我不知道这么多事,对不起。”

    安书瑶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无力的站起身,“下次不要再自作主张,否则我没你这个妹妹。”

    “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

    推开她,安书瑶一个人上楼,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论安如雪怎么叫喊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红姨走上来,眼睛也是通红,“如雪小姐,你就让夫人安静一会儿吧,她难过的时候自己待会儿就好了, 不会给你开门的。”

    安如雪和徐秀芬很像,热心起来就是个操心的命。她蹬蹬瞪跑下楼,去以前放备用钥匙的地方找,果然一下子就找到了房间门的备用钥匙,开心的像个小孩子。

    想要回到楼上,手机却响了,她拿起一看,是迟严风打过来的。

    她怒不可遏的接了电话,没好气道:“干什么?你怎么还敢打电话过来!告诉你迟严风,我是站在我姐这边的!你要是早告诉我你们之间这么复杂我才不会给你通风报信!”

    “她没事吧?”迟严风声音虽冷,可终究还是放心不下。

    安如雪冷嗤,“你既然担心为什么要跟她说那么多残忍的话?只顾自己一时爽了,你说完就走,你想过我姐该怎么消化这件事?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了,免得知道我和你有联系,我姐她再误会。”

    一股脑说完,安如雪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的那一边,迟严风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声,嘴角露出一抹无奈的浅笑。这女人,什么时候和书瑶变的这么亲密了。

    不过这也是好事情,有他们在书瑶身边,他也放心一些。

    发动引擎,他扬长而去,直奔通往迟家老宅的路。

    安家,安如雪成功用备用钥匙打开了安书瑶的房门,以为姐姐会瑟缩在角落里哭的梨花带雨的,她连安慰的词语都想好了。

    结果打开房门一看,她却在房间里侧的衣帽间里收拾东西。

    看到她进来,安书瑶着实愣住,“你怎么进来的?”她记得自己明明锁门了。

    安如雪晃了晃手中的备用钥匙,尴尬一笑,“姐,家里的许多习惯你还是在延用,放备用钥匙的地方都没有变。”

    “还是一如既往的没礼貌。”安书瑶将手里的衣服放入行李箱,不满的说,可口吻中却带着一丝宠溺。

    “人家担心你嘛。”安如雪走上前,从身后抱住了安书瑶,小脸贴在了她的肩头,“姐,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不知道你和姐夫之间有这么多事,否则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给他通风报信的呀!”

    “你说的都是心里话?”安书瑶故作气态,其实心里压根也没有生气。

    她刚才回了房间,听到了迟严风给她的那段录音,确实是安景天的声音没错。他对当年谋害迟严风父母的事情供认不讳,其中的复杂,安书瑶已经没有兴趣知道了。

    如果安景天真的做了错事,那么今天的结果,也算是自食其果。即便身为女儿,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可若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她就必须隐忍下来,丰满自己的羽翼,静待时机找迟家的人算账。

    不管是哪一种,现在她都必须命令自己冷静下来,最要紧的,是妥善处理和迟严风的关系。

    她和迟严风之间干净的爱情,被搅合的七荤八素,中间掺杂着太多的东西,即便他坚持,她也没有力气再挽着他的手走下去了。

    可看今天的阵仗,离婚是不可能的了,迟严风不会同意的。那么她就该想想别的办法。

    安如雪再三保证,可安书瑶一直神游并没有听到。她用力晃了晃姐姐的身躯,“姐!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安书瑶回过神,无奈一笑,“听到了,知道你是无心的,事情过去就算了,下不为例。”

    “遵命!”

    她这才注意到安书瑶手下的行李,“姐,你收拾衣服干什么?要出门吗?”

    “嗯,心情不好,想去度假,你要和我一起吗?”

    安如雪有点小挣扎,“要去多久啊?去哪里啊?”

    “国外,哪里还没有想好,至少要一个月吧,出去玩个三五天没意思。”安书瑶语态轻盈的说,宛若真的想把这次出走,当做是一次旅行。

    安如雪听到这些,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拒绝,“不行,我现在不能和强尼分开这个长时间,我会很想念他的!他也会想我的!”

    安书瑶听的自起鸡皮疙瘩,“好了你,恶心死了。”

    “本来就是嘛!”

    姐妹俩说说笑笑疯疯闹闹的,安书瑶阴郁的心情确实得到了很大的缓解。

    迟家老宅。

    大夫收起了医药箱,面容无波道:“老爷,秦小姐都是皮外伤,高烧是因为伤口发炎引起的,我开了药,吊水加内服,一星期便可以痊愈。”

    “好。”

    目送大夫离开,秦柔虚弱的从床上坐起来,她浑身都是鞭伤,眼神无光的看着床边的老爷子,“现在您满意了?”

    老爷子冷道:“下次再敢有带着乔治离开的想法,我就打断你的腿,让你再也走不了路。”

    “您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对我?想拴住严风,您完全可以选别的女人,她们年轻漂亮比我条件都好。”

    秦柔实在是不理解,她现在只想过安静的生活,不想整天像个小丑一样,在一个怎么都不爱自己的男人面前卑躬屈膝。

    可每次一有这样的想法,都会被老爷子惩罚,这次最重,直接被鞭子抽到吐血。

    老爷子摇了摇手指,眸中露出血腥的颜色,“你和那些女人当然不一样,严风他爱过你,这就是你最好的竞争资本。”

    “可他现在心里只有书瑶,爷爷,他们已经结婚这么久了,日子过的也挺好的。现在书瑶也怀孕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成全呢?外界给予的声音明明都是祝福,全世界只有您一个人反对,不累吗?非要,”

    啪!清晰的巴掌落到秦柔的脸上,她嫩白的脸顿时出了五个手指印。“我们迟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做好你该做的,否则别怪我不能保全你,和你的那个孽种!”

    秦柔低下头,她很想哭,可她逼迫自己将所有的眼泪都吞了回去。

    放在床边被褥下的手,狠狠握成了拳头,她冷冷一笑,“好,以后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不会再做多说了。希望您对乔治好一点,让我他继续待在我身边。”

    为了儿子,她甘愿放弃人格,放弃作为一个人,应该有的最起码的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