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311章 我能不去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顾卓以为自己肯定会被一通劈头盖脸的骂。

    可没想到迟严风知道安书瑶喝醉了以后,居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淡淡的说:“那就让她好好休息吧。谁在那边伺候?”

    顾卓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迟严风看了眼电话,还在通话,纳闷道:“我问你话呢,哑巴了?”

    顾卓立刻回神,“是影。我手边就她一个女孩子,厨艺医道都会一些,心思也很细腻,照顾夫人很方便,您放心吧。”

    临时去外面抓人,太危险了,万一抓回来一个间隙,那可就出大事了。

    迟严风挺满意的:“书瑶就暂时交给你们了,一定要保护好她。”

    “您放心吧老板,保护夫人是咱们暗门现在的最高任务!”顿了下,他道:“可是您在江城的任务也很繁重,真的不需要我过去帮忙吗?”

    “这边有阿玄,他培养了很多这方面的人才,你不用操心。你就好好负责书瑶的安全,别让我的后院起火,就已经是大功一件了。”

    “遵命!”

    迟严风想了想,“明天书瑶醒来了,记得让她给我打电话。”

    “是!”

    挂了电话,顾卓松了口气。

    今天的迟严风,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他敢用项上人头保证,今天的事情如果是放在江城,他一定会被喷。

    怎么今天反而这么淡定?

    难道是鼎丰出了什么事?

    转过身,影毫无声息的站在他身后,吓了他一跳,“我教你本事就是让你用来吓师傅的吗?走到身后怎么也不给我个动静。”

    影俏皮的吐了吐舌,“我只是有点纳闷,所以忘了告诉您我出来了。”

    “纳闷什么?”他回头看她。

    “纳闷您为什么一副没被骂很失望的表情。”

    “……”顾卓推了一下她的脑袋,“你懂个屁。行了,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也回去休息了。一定要照顾好夫人,听到没有?”

    “我知道啦。”

    另一边。

    迟严风挂了电话,因为没有听到安书瑶的声音,悬着的心终究还是没能彻底的放下来。

    一旁的简单凑过来,着急道:“老板?书瑶怎么样了?我怎么给她发了那么多短信她一条也不回我啊!”

    迟严风揉了揉眉心,“下午一直在欢迎会上,她喝多了,这会儿已经睡了。恐怕要到明天才有时间联系你。”

    “喝多了?”简单下巴差点掉下来,“这个大酒鬼!怎么去了总部也不知道收敛一点,刚去就喝多,丢死人了!”

    迟严风伶俐的眼神飞过来。

    郝校将简单拉到了自己身后,保护起来,“你那什么眼神啊?你再瞪一下我老婆试试?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你信不信!?”

    简单撇撇嘴。

    迟严风看见他俩就头疼,“书瑶也不在家,我从明天开始就住到鼎丰去,你们两个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简单探出脑袋,“老板,我知道你接下来会很忙,我可以把红姨带走吗?她一个人在这边很可怜的。”

    下午,简单和郝校一直找吵架,最后为了哄简单,郝校就想出了让红姨跟着她回郝家的主意,说是红姨一个人在这边多孤单啊。

    简单本来也不怎么生气了,听到他这么说,就原谅了他。

    迟严风是没有意见的,挑了挑眉,“郝叔叔同意了?”

    简单看了眼郝校,“是啊,你爸能同意吗?”

    郝校拍了拍胸.脯,“我家我说的算!你尽管往回带,我爸不会往外轰就是了!”

    自己家的事情都管不明白了,迟严风哪里还有心思管他们的事情,尤其还是书瑶不在身边的情况下。

    “那随便你们了,不过话说在前面,红姨可是书瑶很在意的人,你们别给她老人家气受。”

    “放心吧,不会的!”

    两方达成协议,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可没想到,红姨突然走出来。

    红着眼睛道:“先生,我能不去吗?”

    她想在家里等着夫人回来。

    把这么大个家扔给一群年轻的佣人,她怎么都不放心。

    她还想着这段时间多做点夫人爱吃的那几样卤菜,这样等她回来了,就可以吃了。

    大家都没想到红姨会不同意,都蛮吃惊的。

    迟严风道:“红姨,我没有轰你的意思,等书瑶回来,我们会把你接回来的。这段时间你先去照顾简单,她一个人在郝家书瑶一直不放心。”

    这话郝校就不乐意听了,“我家怎么了?我家是狼穴吗?你们居然不放心?”

    “是啊红姨。”简单走到红姨身边,扯住她的胳膊撒娇,“你不是很喜欢我吗?就当我去陪我了好不好?我一个人在那边,除了郝校我谁都不熟悉,真的好无聊好孤单的。”

    红姨是很喜欢简单,可是她更喜欢这个家。

    “简单小姐,那是你的婆家,你早晚都要习惯的。”

    “哼,你就是不喜欢我!”简单生气的坐到沙发上,“平时说的那么多好听的话果然都是骗我的。”

    红姨急的团团转,“不是这样的,简单小姐不是这样的。”

    郝校站在一旁看热闹。

    迟严风替红姨解围,“好了红姨,我知道你是不放心这里。你不是有别墅的钥匙吗?随时都可以回来,家里有外面那群保镖照料,你也不用担心。先去郝家陪陪简单,如果实在不习惯,你再回来。”

    让红姨去照顾简单,安书瑶肯定也是愿意的。

    毕竟这丫头怀着孩子,安书瑶离开江城,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她了。

    红姨想了想,“那这样也好,我白天去照顾简单小姐,晚上就回这边来。”

    “可以!”简单跳起来,兴奋的答应。

    吓了郝校一跳,赶紧扶住她,“你轻点!肚子里怀着宝宝呢!怎么这么没轻没重。”

    红姨也抚了抚心脏,“是啊简单小姐,可要注意着呢,不能总是这么一惊一乍的。”

    “好!我都听红姨的!”

    客厅内,一片和乐之声。

    唯独迟严风,愁容爬满眉梢。

    安书瑶不在身边,再如何安全他也是不能放心。可他又不得不承认,他身边更加不是什么安全之地。

    唉……

    次日。

    安书瑶是被头痛欲裂的感觉折磨醒的。

    欧式装修的主卧室里,她挣扎着坐起来,揉着太阳穴,不知不觉间发现了自己被换掉的衣服。

    所有的困意都在一瞬间消散,她后背悄悄爬上了一层冷汗。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昨晚送她回来的时候,只有顾卓。

    可是转念一想,顾卓应该没有虎到这种地步吧?亲自给她换衣服?

    她压下心中的诸多情绪,来不及换衣服来不及洗澡,顶着一身还未散去的酒气,掀开被褥下床。

    手搭着罗马柱,顺着楼梯来到了楼下。

    一个黑色身影正在厨房里忙来忙去。

    看到她,她娇媚的小脸露出友善的微笑,“夫人,您醒啦?”

    安书瑶松了口气,却又纳闷道:“你是?”

    “我叫影,是顾卓的徒弟,师傅叫我来照顾夫人。饭菜马上就好,您快准备一下来吃饭吧!”

    影看上去很年轻,也就二十二三岁的样子,却能在厨房里游刃有余的准备着丰盛的菜食。

    能在暗门待下去,还是顾卓的徒弟,想必伸手也不会差。

    没想到暗门居然还有这样的奇女子。

    安书瑶对她的第一印象很好。

    笑道:“我先上楼去洗个澡,你不用着急,慢慢准备。对了,也不用准备太多,一两个菜够我们俩吃就好了。”

    “好的夫人!”

    洗好了澡,再次下楼的时候,影已经脱掉了围裙,正站在餐桌旁安静的等待她。

    安书瑶让她入座吃饭,她说什么都不肯,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她不禁想到了第一次红姨刚来家里做事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你如果不和我一起吃,我待会儿就去和顾卓说,不需要你来照顾我了。”她可不想每天吃饭的时候身边站着一个门神……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影嘴角抽抽,“可是,……”

    安书瑶站起身将她按坐到手边的椅子上,“没有什么可是,你就当这是我的命令好了。”

    其实做饭的时候,影椅子在心里画魂。

    不知道即将要相处很久的这位夫人,到底会是什么样性格的人。

    在接到夫人要来暗门的通知之前,影还特意去找了一些关于安书瑶早前的采访,采访中不难看出她这个人性格还是蛮好的。

    心里稍微安稳了一些。

    今日一见,她彻底宽心,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多了起来。

    笑道:“夫人,您放心吧,您住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我一定把您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我厨艺很好的!而且我医术也很好,您一定会喜欢我的。”

    这一点倒是让安书瑶意外,“你会医术?”

    “是呀。”

    “顾卓教你的?”可是她没听说顾卓还会医术啊?

    影笑嘻嘻的,看上去很阳光,一点也不像生在暗门这种阴冷黑.道上的人。

    “医术是我家传的,我哥哥教我的,可是他已经死了。”

    安书瑶夹菜的手一顿,“不好意思啊,提起了你的伤心事。”

    她不在乎的耸耸肩,“没事哒,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再多的情绪也都淡了。”

    不由得,安书瑶对影的好感又多了一分。

    她比她想象中的要坚强。

    气氛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俩人都有些尴尬。

    如果简单在,她肯定会巴拉巴拉说个没完,可安书瑶就不行,她虽然喜欢影,可因为不太熟,也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

    这时候,电话响了。

    是迟严风发来的视频电话。

    安书瑶嘴角瞬间勾起了一抹幸福的笑意,刚拿起电话,影便起身,“夫人,我吃饱了,外面还有些事要做,我先出去了。”

    可以说相当的有眼力了。

    安书瑶没有推迟,点了点头,便接下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