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67章 崩溃边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到她表情明显塌陷的感觉,安书瑶急忙上前安慰,“我们只是出去几天,又不是不回来,简单你不要吓唬红姨!”

    红姨缓和了半天才算是回血,“不是,不是搬出国就好,吓死我了。”

    沙发前,郝校摆好了象棋,非拉着迟严风和他一起下。

    迟严风本来是拒绝的,结果经不起诱.惑,果然入了局。

    俩人玩的如火如荼,安书瑶和简单跟红姨一起去厨房准备了些吃的。

    日子恍恍惚惚的,欢声笑语中,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医院,VIP病房。

    林雪蓉刚刚手术完毕,虽然睁着眼睛,但是思绪并不清楚。

    简单说了几句话后,又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的事情。

    床边只有一个陌生的,穿着工作服的护工忙碌的身影。

    她挣扎着要动弹,护工发现立刻按住她的手,“林小姐您醒了?您现在还不能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给您找大夫!”

    一系列的检查后,她人已经从麻醉中彻底清醒过来。

    林有麟也在接到了护工的通知,第一时间赶到医院。

    大夫简单交代了几句,大概意思就是蛮好的,让家属不用担心,接下来一段时间只要安心休养就没事了。

    寂静的病房,消毒水味浓烈。

    林有麟坐在家属椅上,看着面色苍白的女儿,越看越心痛。

    “雪蓉啊,你说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还想不想让爸爸活着了?这天下难道就只有迟严风一个男人吗?”

    林雪蓉拉住他的手腕,虚弱道:“他,他为什么没有来?”

    “为什么没有来?”林有麟面不改色道:“当然是因为他不在乎你的生死。”

    “不可能的。”他们的情谊林雪蓉心中有数。别的事情不说,她为了他差点自杀,他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林有麟一脸你醒醒吧的表情,“是他的助理阿玄送你进的手术室,他肯定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但是他并没有来过来。”

    这个时候,为了让女儿死心,作为父亲只能使用卑鄙手段了。

    “我不相信,爸你别想骗我!我手机呢?给我,我现在就要给他打电话!”

    林雪蓉挣扎着要起身,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

    “雪蓉你冷静一点。”林父站起身想要阻止她。

    她疯了一样,“爸您不要拦着我!我今天一定要问清楚!”

    “你问!”他挡不住她的痴情,咆哮道:“好好躺回去,我让你问!唯有让你亲自去面对迟严风的残忍,你才能真正的死心!”

    说完,即刻掏出电话,拨通了迟严风的手机。

    电话一直在响,始终都没有人接听。

    林有麟无奈,“都这个时间了,没准已经休息了,雪蓉,你乖,我们明天再问,好吗?”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问清楚。”

    她抢过林有麟的手机,再次拨通了迟严风的电话。

    南海别墅。

    迟严风和安书瑶以及简单和郝校正围坐在餐桌前畅谈最近发生的种种,互相嫌弃互相揭老底,气氛是难得的和谐。

    一切都说开了,曾经所有的误会与心结,仿佛都变成了很渺小,很可笑的事情。

    红姨拿着迟严风放在茶几上的电话,小跑进餐厅,“先生,您的电话一直在响。”

    迟严风接过电话,看到来电显示屏幕上林雪蓉的名字,脸色一变。

    正在玩笑的几个人也注意到了。

    安书瑶疑惑道:“严风,你脸色怎么突然这么难看?谁的电话啊?”

    简单立刻起身凑过去,“我悄悄我悄悄,不会是林雪蓉的吧!”

    定睛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还真的是林雪蓉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迟严风身上。

    迟严风无奈的耸耸肩,“看来是林伯伯那边吼不住了,不然他不会允许雪蓉给我打电话。”

    郝校说:“那你打算怎么办?接还是不接。”

    “该来的躲不掉,如果不接这丫头还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我去应付一下。”

    他起身离席,转到不远处的落地窗前。

    后面三只小人都抱着椅背眼巴巴的竖起耳朵听着。

    迟严风接起电话,“喂。”

    “严风哥哥?”电话对面,林雪蓉惊喜道:“严风哥哥你肯接我电话啦!?”

    “雪蓉,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冷冰冰的声音,却完全没有击退林雪蓉的热情,“严风哥哥,我人现在在医院,你不来看看我吗?”

    “我知道你在医院,好好养着吧。以后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不要再单独给我打电话。”

    说完,他就要挂了电话,“等等!严风哥哥你等等!”

    她尖叫着阻碍了他的动作,迟严风明显不耐烦,“还有什么事?”

    “我,我。”她我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现在的处境。

    难道要和他说自己自杀了?

    她说不出口。

    挣扎了半天,还是缓缓开口,“严风哥哥,阿玄没有告诉你吗?我以为他会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你的。”

    迟严风了然,抚了抚眉心,“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不值得。”

    “你,你知道……?”

    “嗯。”

    “那我醒来为什么没有看到你?难道你真的不担心我的状况,不怕我就此一命呜呼吗?”

    他叹息一声,“雪蓉,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可我都是为了你啊!”话说到这里,她的情绪已经渐渐失控。

    迟严风本不想如此绝情的刺激她,可是他既然和林有麟达成了协议,就一定要做到让林雪蓉死心。

    长痛不如短痛。

    “自杀是为了我?雪蓉,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你也要为你爸想一想,怎么还能这么任性?感情的事情是以命要挟就可以的吗?”

    林雪蓉渐渐崩溃,“严风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怎么可以这样。”

    不来看她,不关心她的死活就算了。

    如今,还要在这里说风凉话,嘲讽她的一片痴心?

    迟严风淡然一笑,“既然知道我是这样的人,那就离我远一点。今天就算是你死了,我也不会在意的,所以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傻事,浪费时间浪费力气。”

    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

    病房里,林雪蓉听着滴滴挂断声,眼泪好像断线了的珠子,不争气的往下掉。

    林有麟心疼她,可也无奈,叹息一声,“雪蓉,想开点吧,迟严风那个男人他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对待。”

    “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总是忽远忽近,忽冷忽热?到底为什么为什么!?”脑袋快要爆炸,她怎么都想不通。

    情绪一激动,直接将手机摔到对面的墙壁上,支离破碎。

    林有麟安静的看着她发泄。

    她不甘心啊,别说是摔了手机,就是烧了整栋医院也无法平息心中的怒火。

    拔掉输液管都要下床,因为动作剧烈,手腕处包裹着的白纱布已经有鲜血渗出。

    林有麟瞳孔瞬间瞪大,按住反应激烈的她,“雪蓉!你疯了是吗?为了一个迟严风你这么折腾自己,值得吗!?”

    “爸,你让我去找他,我不甘心啊。我付出这么多,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曾经对我那么好,他明明是喜欢过我的!可他现在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不甘心啊!”

    “过去对你再好又有什么用?他已经结婚了!他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举动是什么?”

    “我不管!”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如果当初不是您非要我出国,我也不会在秦柔离开他之后,错失了可以他在一起的机会。您说您要培养我,让我有资格站在迟严风身边,可是结果呢!?”

    她学了那么多,在国外吃了那么多苦,回来在迟严风面前,反而一无是处。

    林有麟要被这个女儿折磨的疯了。

    他收回了手,不拦着她,“你要去找他可以,爸不拦着。但是前提是你必须把伤养好,并且答应爸爸,不准再做这种伤害自己的傻事!否则我会再次想办法把你送出国,并且永远都不让你回来!”

    最后一句话,把林雪蓉震撼到了。

    她呆呆的坐在病床前,抽噎的盯着自己突然多了很多白发的父亲,“只要我乖乖的,您会帮我把严风哥哥抢回来吗?”

    “会的,爸爸一定会想办法,让他回心转意。”他尽量说好话,顺着她,安抚她此刻已经面临崩溃的情绪。

    林雪蓉安静的躺回被窝里,乖乖的盖住被子,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滑。

    声音却是前所未有的委曲求全,“从小到大,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爸爸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一定会帮我得到。我想这次也不会例外的,对不对?”

    林有麟忍着猩红的眸,拍拍她的手背,“嗯,爸会尽力,待会儿等你睡着了我就去给你想办法。”

    她乖乖的点头,擦掉了眼角的泪水,“爸爸,我想见他,我真的很想严风哥哥能陪在我身边。”

    “乖。”

    林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自己的女儿了。

    为今之计,只能等她的情况稳定一些了,直接将她送回国外的家。

    在完全接触不到迟严风的环境中,或许她慢慢的就淡忘了这段感情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