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66章 达成协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阿玄退到迟严风身边,“保险起见,我还是不走了,就在这里保护总裁!”

    林有麟已经整理好情绪,从冰凉的家属椅上站起来。

    “迟严风,我们单独谈谈。”

    还没等迟严风说话,安书瑶上前挡在他面前,“有什么话就当着我们的面说,严风没有什么话是需要背着老婆朋友的!”

    其实她只是害怕林有麟伤害迟严风。

    林有麟眸色犀利道:“迟严风,你不敢也可以,我这个做长辈的自然不会为难你。但是你让一个女人挡在你面前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说话的语气透着满满的嘲讽和鄙夷。

    简单受不了了,要出头,被郝校用力拉回身边,压低声音道:“这不是你能掺和的事情,冷静一点。”

    迟严风也将安书瑶拉到自己身后,“林伯伯这话就太奇怪了,谈谈而已,还不至于让我迟严风蹙眉头。”

    他侧步让路,做了个请的姿势。

    林有麟冷哼着离开,直奔拐角处不远的那个幽静的小走廊。

    安书瑶拉住他,“人又不是你杀的,你不要过去!”

    “没事,你放心,有爷爷的身份摆在那,他不敢真的把我怎么样的。”

    “可是,”迟严风挣脱掉了安书瑶的束缚,对郝校和简单说,“你们两个,照顾好书瑶。”

    “老板你小心啊!”简单不放心的说。

    他伸出长臂挥了挥手,黑衬衫黑西装裤,修长的身材健硕的背影,说不出的让人心安。

    简单立刻上前环住安书瑶的胳膊扶住她,“没事的书瑶,你放心,我们都在这里仔细听着。只要有任何异动我们第一时间冲过去。”

    安书瑶也只有点头。

    到了这个时候,她实在不理解林有麟到底有什么要和迟严风单独说的?

    除了教训他,还能有什么?

    小走廊尽头,是一块两米见方的落地窗,狭小又隐蔽。

    落地窗前,林有麟甩手就给迟严风的一拳。

    “我把女儿交给你,你照顾到他自杀!迟严风,你可真是好样的!”

    他因为有心理准备,所以一直防着,刚才稍微躲闪了一下。除了嘴角麻酥酥的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您特意避开他们叫我过来,不会就是为了打我一拳吧?”

    看到他胸有成竹的样子,林有麟就气不打一处来。向来镇定的他,在女儿无底线的爱情面前,也只能变成一个卑微的父亲。

    “迟严风,你确定很聪明。”

    他微微颔首,“多谢林伯伯夸奖。”

    “雪蓉做这种傻事,看来就算是死了,对你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难过是会的,毕竟相识一场。”

    林有麟眸色猩红,他真的是替自己的女儿感到不值啊。

    “迟严风,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接受雪蓉?你说出一个条件,哪怕你说你要拿走林氏集团,只要你是真心对待她,我都可以给你!”

    刚才还言辞犀利,画风说转就转,迟严风差点没跟上。

    下一秒,他无奈的说:“林伯伯,其实我现在也有和您同样的疑惑。”

    林有麟愣住,“和我同样的疑惑?”

    “我也想问问您和雪蓉,到底要我怎么做你们才能放过我和书瑶?不再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们麻烦?”

    话说到这个份上,林有麟有的也只是叹息。

    他转过身,面对这脚下骇人的楼层高度,“如果你不能做到对雪蓉一心一意,那么我希望从这一刻开始,你不要再出现雪蓉面前。不管她怎么求你,怎么找你,你都不要出现。”

    林雪蓉之所以痛苦,无非就是迟严风的忽远忽近,左摇右摆。放弃不甘心,追逐又抓不到。

    既然迟严风心里只有安书瑶,那么让他远离雪蓉,这是他能想到的,救活自己的女儿唯一的方式了。

    见不到了,相思不得的辛苦和不甘心,就会渐渐平复,直到淡忘。

    迟严风没想到今天的这场谈话能这么透彻一针见血。

    他非常高兴林有麟能和他说这些话,唇.瓣微微勾起,带着发自内心的笑意。

    “林伯伯,想必您也看得出来,书瑶她是我的软肋。只要您不掐住我的软肋逼迫我去和雪蓉见面,我保证,你要求的我一定都能做到。”

    “那好!”林有麟铁了心,“那咱们就在这里击掌为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可不许反悔!”

    “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做到了不为难书瑶,我绝不见雪蓉。”

    三声击掌,誓约算是达成了。

    手术室门口,红灯依然亮着。

    郝校和简单坐在等待椅上,阿玄蹲在角落里,安书瑶站在他们对面,靠着墙,眼神时不时的望向那片昏暗的走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迟严风一点动静都没有,她担心的心脏都快要跳到嗓子眼。

    站定,正想着要偷偷过去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迟严风和林有麟俩人都面带微笑的走出来。

    几个人纷纷站起身,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

    迟严风笑道:“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郝校惊住,“你不等雪蓉情况稳定了再回去吗?”

    “不了,这里有林伯父不会有事的。雪蓉出来脱离危险他会给我发信息,回去吧。”

    话落,拉着安书瑶的手朝林有麟微微颔首,“林伯伯,我们先回去了。”

    “嗯,路上注意安全。”

    郝校看的目瞪口呆,满脸的疑惑这俩人到底谈了什么?居然让迟严风直接离开,连亲口听到林雪蓉没事都不等了。

    本来他还想挣扎一下,因为他确实很担心那个虎妞的安全。却被简单强行拉走,“你别气我!她重要还是我重要!”

    “可是,”

    “脱离危险林有麟会给老板发短信的!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走啦!”

    强拉硬拽将郝校拖出了医院。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很疑惑他们到底谈了什么。

    谈了那么久,似乎谈的还不错?

    迟严风懒得口述,从西装口袋里掏出录音笔,递给安书瑶,“我都录下来了,一起听听吧。”

    听完了录音,郝校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么说,林伯伯这是跟你投降了?宁愿让雪蓉恨他,也不准你们再见面了。”

    “既然这样更好。”他抓住身旁安书瑶的手,“这段时间我和书瑶的生活被她搅合的一团糟,也该过几天清闲的日子了。”

    “可雪蓉的性格,她不可能乖乖听林伯伯的话的,我看这件事未必就会这么简单的结束。”

    简单和安书瑶也都这么觉得,大家的眼光又齐刷刷的叮在了正在开车的迟严风身上。

    他无所谓的耸耸肩,“我们先等消息,只要她平安无事,我就立刻带书瑶出国。”

    “出国?”简单惊愕的伸长脖子,“老板,你们走了我怎么办?我就只有书瑶一个朋友啊!”

    迟严风轻笑,“我们又不是不回来了,只是避一段时间而已。正好也带书瑶出去放松放松,她在国外身份不方便,加上最近糟心事这么多,已经很久没出去玩了。”

    葱白的手指摆弄着录音笔,安书瑶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好在,她很懂情绪控制,一秒钟被她收住了。

    “哇,这么贴心啊?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你还真去啊?把我一个人丢在国内多没意思啊!不行,我也要去!”她用力掐了一把身边的郝校,“你听到没有我也要去!”

    “去去去!只要你想去,别说国外了,天涯海角我都陪你!”

    迟严风嘴角抽抽,嫌弃道:“你们去你们的天涯海角,给我和书瑶一点私人空间吧。”

    “不行!你们去哪我去哪儿!”

    “……”

    迟严风整个人都不好了。

    转头看到窗外漆黑的夜色,安书瑶说:“希望林雪蓉不会有事。”

    她一句话,将车内升腾起来的氛围又压了下去。

    想到林雪蓉的举动,大家心里都不好过。

    简单也说:“虽然我真的很讨厌她,但是也不希望她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死了。还是长命百岁的活着吧,只要别来祸害我们书瑶就好。”

    一路无话。

    刚进家门,迟严风便收到林有麟发来的短信,“雪蓉已脱离危险,希望你说到做到。”

    迟严风回:“彼此彼此。”

    红姨听到动静,从下人房小跑出来,“先生,夫人,林小姐怎么样?人没事吧?”

    简单跳到红姨面前,环住她的手腕,撒娇道:“红姨,您不会为了等她的消息,一直到现在还没睡吧?”

    红姨笑道:“我是为了等你们几个回来,当然也希望林小姐不要有事。”

    迟严风和郝校走到沙发前坐下,都是很放松的姿态。

    安书瑶说:“红姨您放心吧,林雪蓉已经没事了。”

    “那真是太好了,这样先生和夫人心中就不会有什么负担。”

    “那是,您不知道这次去医院我们收获多大!不但林雪蓉没事,老板也已经和林有麟正式达成协议,以后都不会和那个女人有来往了!他们家也不会再找书瑶麻烦,是不是皆大欢喜!?”

    红姨会心的笑了,“那可真的是太好了啊!先生和夫人终于可以安安心心的过日子了!”

    “是的呀,这先生一激动,要把书瑶带去国外休养。红姨,他们走了我们怎么办呀?”

    这个消息对于简单来说是个糟糕透顶的消息。

    但是对于红姨来说,就是晴天霹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