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265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家里。

    简单追上安书瑶,抓着她的手腕就往主卧室方向拉扯。

    安书瑶无奈,“简单,你不用担心,我没有怎么样的。”

    “我知道,我有事跟你说!”

    一路进了屋,简单四周望了望,确认迟严风和郝校俩人没有跟来才关上门。

    安书瑶纳闷道:“到底有什么事啊?干嘛搞得这么神秘。”

    简单小声道:“就在刚才,郝校跟我说,老板和他最近对林雪蓉房产的态度其实都是为了一个计划。”

    这个言论安书瑶倒是头一次听说,和迟严风有关系,她下意识的就上了心,“什么计划?说来听听啊。”

    “他们以林雪蓉为突破口,准备彻底收购林氏集团。”

    然后,简单将郝校告诉他的所有的话,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安书瑶。

    “我知道,这件事按理来说就是应该老板告诉你,但是我实在是忍不住。我不想看到你们两个这么继续误会下去。”

    简单拉起她的手,“今天我才知道,这一件件事的背后,老板有多少无可奈何。书瑶,在自己的领地不被侵占的前提下,适当的对老板宽容一些吧。他是真心爱你的,也是真心真意为了你们两个以后能好好的生活,拼命的努力着。”

    听到这样的真相,安书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开心绝对是谈不上的。

    有点可悲吧。

    他竟然不觉得自己可以和他一起承担这样的事情吗?为什么非要瞒着她秘密做这种事,逼迫自己在林雪蓉面前强颜欢笑。

    房门突然被撞开。

    郝校快步走到简单面前,拉住他的手腕就往外拖,“千叮咛万嘱咐告诉你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你的嘴.巴怎么就这么快!”

    “这是书瑶的事!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你放开我!”

    简单被郝校强制拖了出去,“你以为你这样做真的是在帮他们吗?”

    手腕生疼,简单用力甩开他,“我比你了解书瑶,我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就放心吧,尽管她知道真相心里多少会有点不舒服,但是和老板谈完后她绝对不会再因为林雪蓉闹别扭了!”

    俩人之间林雪蓉这个嫌隙,不是更能愉快的相处吗?

    郝校无奈的摇摇头,“你呀,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在简单的世界里,这件事本来就不复杂。

    一堆误会夹在中间而已,说开了也就没事了。

    她无视郝校的话,探头道:“老板呢?刚才不是和你在一起吗?怎么没看到?”

    郝校指了指楼梯口,“猜到你将所有计划对安书瑶全盘托出,他正愁不知道怎么面对,正在楼梯口犹豫呢。”

    “这还有什么犹豫的!”

    简单蹬蹬瞪跑到楼梯口,“老板,你在干嘛?”

    迟严风在原地打转,想着待会儿要怎么解释。

    书瑶肯定是要生气的,气自己没有将计划告诉她,没有共同承担这一切。

    可是他要怎么样跟她诉说自己对她的担心,才能让她稍微能理解能接受一点呢?

    想到此,他又是叹息一声。

    简单绕到他身后,二话不说推着他就往前走,“多大的事情啊道个歉就没事了,至于你们这样扭扭捏捏的么!快进去!”

    话落,已经将他推进主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间门。

    郝校有点担心啊,挠了挠眉毛,“你这样强制要求他们和好,确定能管用吗?”

    简单握住门把手,防止里面的人跑出来,“我才没有强制他们和好,我是强制他们把话说开。如果一切都说开了他们之间还是不能足够谅解彼此,那我也没办法了。”

    虽然别人家感情的事情不应该插手。

    但是这是关于安书瑶的事,简单实在是忍不住。

    主卧室内,空前的沉寂。

    安书瑶坐在床边,望着落地窗外的风景出神。

    她知道是迟严风进来了,她依旧坐在那里,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迟严风拳心掩着唇,尴尬的走上前。

    左看看她,右看看她。

    “书瑶,你看什么呢?”

    她的眼神始终都没有收回来,目光空洞无力。

    “简单刚才跟我说了很多话,她说都是郝校告诉她的,是真的吗?”

    床边的位置下陷,迟严风坐到了她身边。

    “如果你是指我试图收购林氏的事情,都是真的。”

    “你想利用林雪蓉的感情对付他们家?”

    这不禁让她想到了当初的霍明泽。

    迟严风没有否认。

    顿了半晌,解释道:“我并没有想对林家怎么样。我只是试图想掰断他们的爪牙,让他们没有那个锐气伤害你和我。至于林氏集团,我根本就不在乎。”

    “真的是这样吗?”她收回视线,盯着坐在她身边的男人。

    迟严风深情的目光锁定她,“就是因为怕你胡思乱想,所以才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你放心吧,我不是霍明泽,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即使我现在说我反对,你也不会听我的及时收手,对吗?”

    他就知道她会这么说。

    叹息一声:“书瑶,所有的计划都已经启动了,相关人员也全部到位。收购林氏并不是只为我一个人,也是为了鼎丰的未来。我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我不可能让公司一直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拥有的越多,需要承担的就越多,我希望你能明白。”

    “我明白的。”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呢。“商场的事情,我多少了解一些。之所以这么问你,也只是想表达一下我自己的真实想法,并没有要求你一定要按照我的想法走的意思。”

    “可你现在脸上的伤心和绝望,让我很担心。”

    “我伤心的是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瞒着我,让我为了你和林雪蓉的事情徒增烦恼,像个傻子一样在那吃干醋。绝望的是你身为鼎丰的领头人,只要公司不倒,你就永远没有只为我一个人考虑的空间。大概,是我要求的太多了吧。”

    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就该找个普通人结婚。

    迟严风,他终究不是普通的。

    “我知道你所有的担心。”迟严风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掌心,“很多事情我做不到,但是和林雪蓉之间,我可以答应你,我会和她保持距离的。收购林氏,我也会选择别的方法,不会再把她当成突破口,希望这样的妥协,你能开心一点。”

    安书瑶抬眸,“你真的能做到?”

    “话都说开了,我的承诺就算数。”

    “只要你能做到,公司里你想做什么任何事我都支持你。”

    迟严风没想到他只是稍退一步,她便立刻也跟着退让。

    心中欢喜,一把抱住眼前的女人,“书瑶,你真的是太好了!只要有你的支持,收购林家绝对不是问题!”

    “嗯。”安书瑶拥进他怀中,回应他的拥抱。

    卧室内的气氛好不容易有所缓和,迟严风裤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沉浸在她的温柔中,不肯接。

    安书瑶挣扎着轻推开她,“接吧,万一有人找你有急事呢?”

    他掏出电话一看,竟然真的是阿玄的。

    莫名就松了一口气。

    “喂,阿玄。”

    “总裁,出,出事了!”

    他猛地站起身,“林雪蓉跑了?你这个废物!”

    “不是!”阿玄的声音颤.抖中透着惊恐。

    “不是?”迟严风怀疑,沉声道:“那出了什么事?”

    “是,是……林雪蓉,她在医院的浴室里,自杀了!”阿玄想想刚才买东西回来看到的画面,整个人都不好了,红着眼继续解释,“不过,不过我已经联系了医生用最快的速度送她进了手术室,这会儿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挂了电话,迟严风整个人都有点呆。

    他怎么都不相信,像林雪蓉那么怕疼的人,居然能在医院的浴室中自杀。

    电话顺着松懈的指间滑到了地上,虽然没有听到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他的表情也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安书瑶也站起身,捡起电话,“是林雪蓉吗?她又出了什么事?”

    “雪蓉她……自杀了。”

    “自,自杀?”

    安书瑶觉得自己在做梦,“谁来的电话?真的假的啊?”

    “阿玄,他不会说假话的。”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啊!”

    迟严风和安书瑶以及郝校和简单四个人接到消息便开车赶到了医院。

    手术室门口,只有林有麟和阿玄两个人。

    手术中三个大红字格外的刺眼。

    像极了她躺在浴缸里被染红的血水。

    他一到这里就招呼角落里的阿玄,“到底怎么回事?”

    阿玄如实相告,“我送林小姐回病房,本来是直接就要走的,可是她说她肚子太饿了让我去给她随便买点吃的。我想着到底也是总裁您身边的人,就去了。结果回来就看到林小姐躺在浴缸里,割腕自杀了。”

    “医生有没有说她情况怎么样?”安书瑶担心的询问。

    简单和郝校立刻附和的点头。

    阿玄摇摇头,“推进手术室到现在,没有大夫出来过,我们还没有得到消息。”

    迟严风拍拍他的肩膀,“今晚辛苦你了,你回去吧,这里交给我。”

    “可是总裁,”

    阿玄指了指,坐在角落里,表情阴郁的可以杀人的林有麟,压低声音道:“林先生,刚才来的时候情绪很失控,一直说要杀了你,你小心一点。”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