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秋生受‘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着那两个兵丁把李秋生推推搡搡的拦下去之后,旁边的师爷又急忙渡上来,对着仍不解气的梁王垂垂怯怯地说道。

    “王爷,刘将军虽然把李秋生擒来送给了咱们,但是王爷府还是不能肆意损害他性命的。否则,日后在朝中王爷就是众的之疾了。”

    梁王霎时回过头来,略微一笑,似是惊疑地看着那个师爷说道。“刘师爷,李秋生本来就是本王强令朝廷征改律令捉拿的,如令又落在了我的梁王府上,他的生死一线还不是我一句话说了算。朝中之人又有谁人能与我为敌啊?只怕是刘师爷多虑了吧。”

    众人听得梁王这么信旦誓誓的说词,莫不是为之一惊,有些心善的兵卒已然是脸上微微变得苍白了。

    虽然他们早已知道和习惯了梁王爷的狠毒和阴辣,但是还没想到这个梁王爷竟是如此肆意妄为。更可恨的是他还目中无人地在众人的面前,毫无介意地谈论着一个人的生死。就好像他在把弄着股掌之中的一颗棋子一样,进退皆是身不由已。

    见识了梁王的厉害和阴毒之后,押解李秋生过来的刘将军及一众兵卒,这时好像突然良心发现一样,似乎都怀着一股愧疚之意。不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不愿意多看眼前这个王爷一眼,再不愿意听这个梁王多说一个字。

    他们突然觉得把一个能够搅动朝野,而又让人颇觉有几分敬佩的李秋生抓捕过来,并且亲自押送给这个阴鸷的梁王府,似乎真的是一个不小的错误。于是,在他们之中已有了一些小小的议论和纷扰之声慢慢响起。

    一时害怕自己的手下突然生事,刘将军赶紧找了一个借口向梁王告辞道。“王爷,李秋生我已押送过来,末将身上还负有守城之责不便在此久留了。就请自此告辞,还请王爷明鉴。”

    兴奋与气极中的梁王自然不明刘将军等人的主意,只当是平常的客气话一般。从又扫视了众人一眼,才慢声咳气的说道。“哎呀,刘将军,真是辛苦了!此次能擒得李秋生这个乱臣贼子,刘将军和你的部下功不可没。待明日上朝之时凑明国主,我当为刘将军等人请功。到那时,咱们再一醉方休。”

    刘将军一听,梁王在这昏溃之时仍是不忘为自己及一众部下说着请功的事情,这厌恶之心早已横生在憎恨的眼光里了。怨毒就像蚕食灵魂的魔鬼,慢慢在这些人的心中繁衍开来。

    可是,他们又能奈其何呢?身在梁王府的地盘上,只能暂时忍受着这一刻的压抑,不能自由地把心中的不快横生出来。

    否则,只要他们一动了手脚,那么一顶莫大的谋反帽子,肯定就会从眼前这个阴毒的梁王嘴中甩手而出。等待他们的命运,恐怕也只能是形同刚才那个李秋生的可怜下场一样。

    想及种种情况,刘将军只是故作逢场作戏地应承梁王爷一样,很是客气地推辞了一翻。转身一挥手,就带着他的那些部下匆匆离去了。

    等刘将军及一众兵卒离去,那狗头师爷又蹿上前来兜嗫着说。“王爷,你有没有注意到,刚才刘将军带领的这一众部下,似乎对王爷的所作所为已暗生不满。为防万一,王爷少得与这种人接触为好。否则,只怕是拉拢不成反被其噬了。”说着,又用手指了一指皇宫的方向,笑意悠长地退了下来。

    梁王似是会意一般,狠狠地盯了那个方向一眼,猛然吆喝一声,显得很是为难的猩猩作态道。“可是,刘将军他们捉住李秋生有功,本王怎么可以不赏呢?那岂不是叫本王失信于天下人了吗!”

    不等梁王的话语一落,谁知那刘师爷又是如此窘迫的驳斥道。“哎,王爷,虽然他们有功。可是仍是不可重用啊。难道王爷就没有听说过养虎为患的典故吗?你还想从蹈复辙!”说得自己好像是为眼前这个梁王,分担当着十二分重的责任一样。

    梁王重又盯了刘师爷一眼,故作两难决择地相怜相惜道。“按刘师爷所说,若刘将军等人已有异心。本王自是不敢重用的,否则本王岂不是愧对国家了。”说着,又故意往前走在路端上,抬手遮目遥遥地瞭看了一眼,回转身来自言自语地说着。“哎,刘将军啊,你多好的一个人呐,怎么就果真如刘师爷所说了呢?”

    身后的刘师爷会得梁王此中的意义,直接踱上来接着话荐奉迎道。“嗯,王爷说的是,王爷说得是,对国家社和社稷不利的人,自然是不能重用的。”再不顾旁边的一众家奴和护卫,是如何眼睁睁地瞪着自己上演这一出好戏的。而梁王似乎找到了落下来的台阶,阴冷一笑,转身独自向王府的院内走去。

    梁王府内,华灯已上。光耀的灯火如同白昼一样,在王府的每一个角落点亮开来。

    可是,在暗夜来临和浸袭之际,幽暗而冷清的王府大院,显得十分寂静和可怕。除了那些时常走动的丫环和伺女之外,就剩下那些驻守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默无声息的兵卒了。

    在后院的一处偏僻之处的石洞中,只听得有人在暗夜之中传来了一声凄苦的惊叫。“他奶奶的,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啊?蚊虫居然多过乡下的茅厕!恶臭居然盖过集市上霉烂垃圾散发出的毒气味。梁王爷,你这个奸诈的小人,我李秋生何曾受过这般苦楚!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黑暗中一个苍老的声音又从后院的偏僻之处传来,“哈,哈,李秋生,你想杀了本王,就凭你?你是不是想得疯了。李秋生,本王现在就坐在这里等着你,有本事你自己就过来杀了本王啊!若是没本事的话请你不要叫了,就是叫破喉咙喊哑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了。”

    说毕,那自称为梁王的老者人又一脸悠然自得的坐在那里,随手端起了一杯茶水慢慢品偿起来。

    突然,梁王一挥手,旁边跟随的随从一声不地走过一人。附耳于前,梁王细细交代了一会,那人便回身吆唱上两人往洞内走去。

    霎时,刚才还喧闹叫苦不迭的李秋生就被三人抬了出来,狠狠地往梁王面前一丢,就听得李秋生猛然一声叫苦开了。“哎哟,痛死小爷子。梁王,你用得着那么狠吗?”

    “哼,我狠?我还没有你偿到我梁王的苦头呢,你倒先叫苦起来了。”梁王语带讥讽地冷冷说道,语气中带着别人无可争辩的冷傲。

    “唉,梁王爷,你明明知道我李秋生现在被你幽禁着。一时动弹不得,自然是大言不渐地卖弄起自己的权谋来。若是我李秋生像以往一样还在外面活蹦乱跳的灵现着,你拍着胸膛问一下自己,你敢这样放肆的在我面前张狂吗?”

    “梁王爷,我告诉你。就算你把我李秋生囚禁在这样恶劣的地方,我李秋生也不会屈服于你。等人出去之后,我必定会让你在我所受的罪孽之上加倍奉还!”

    哈,哈,那梁王在洞外又是两声冷笑着说道。“哎哟,李秋生啊李秋生,你还真是令本王刮目相等待了。虽说你是本王见过最不怕死的一个小子了,但是你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嘴巴怎么还是那么狠硬歹毒。”

    说着,他又吧嗒吧嗒的轻嗑了一口茶水,似乎故意让李秋生听到那茶水滚动的喝声一样,抹抹他那干瘪的嘴巴哎声叹气地继续说道。“哎,李秋生,本王怜你也是一个难得的青年才俊。若是你肯认输一下,或者稍微低一下头,屈就本王,本王心一软,说不准就会放你一条生路了。可是,你现在的表现很令本王失望。那你就继续在石洞内享受那些最脏肮的地方和臭气吧,本王就不奉陪你了。”

    梁王说完,就要起身离去,只听得洞中的李秋生拼死的诅咒道。“你个老东西,梁王爷,你先别得意大早。虽然我李秋生受制于你,但是不见得你就能杀了我啊?你若是有种的话,现在就给我来个痛快的。若是没有你梁王爷的狠毒和奸险,那就麻烦你免开尊口。我李秋生生就一副溅骨头,宁愿死也受不得你梁王爷的好。”

    李秋生这拼命的一激,反而激得梁王更像一只嗜血成性的恶魔一样。他潸然而笑,哈哈地说道。“年轻人,你真有骨气,可惜你用错了地方。”

    “呸,我用错了地方?这样你也能说得出口。”李秋生在石洞内又丢出了这一句,正待他又要发飙之际,只觉得自己的脚底下有什么东西在冉冉蠕动,接着就成片成片的往他的两腿根上爬。

    李秋生趁着洞口外那一点飘进来的微弱灯光,低头一瞧,就见这些细小的东西像那些蠕动的虫蛹一样,铺满了一地,嗞嗞作响。特别是在黑暗中它们露着一个个细小的头颅,挤满了李秋生脚下的每一个地方,慢慢扭动着它们细小的身子往李秋生的两腿上爬。

    此时,李秋生只觉得头皮发麻,心头一阵阵发凉。仿佛有一种已经发飙了的冷风,直接从他的背脊往脑后勺翻涌,凉嗖嗖的。

    突然一声大吼,就听见李秋生在洞内如同猴腮狗急一般尖叫开了。“啊…啊…来人啊,这是什么鬼东西啊?要吃人了!要吃人了!”

    在洞外的梁王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冷笑,黑夜中,眨动他那一对冷幽的眼睛阴恻恻地说道。

    “李秋生,你不是很能的吗?哪你就在洞中好好享受这一顿蠕虫覆满身的盛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