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当头一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话说刘脂儿正感到一片迷茫之际,青衣小丫头突然站起来大囔道。“姨娘,我知道。她,就是董嫣芷!”

    霎时之间,把在座的三人同时惊了个正着。刘脂儿一股脑儿的转向青衣小丫头问着,“你个小野头知道什么?在这里乱说话。我且问你,你说的那个她就是董嫣芷?”

    青衣小丫头怔对了刘脂儿一眼,忿忿不平地怒怂着。“姨娘,刚才你不是无意中说到了‘耿侯爷’的一句吗?你说‘耿侯爷’在街心上大言对你说的。”

    “他在古兰镇这个千户府啊,居然遇上了一个‘李金 儿’。这个‘李金儿’啊,可是个有气质和灵性的女子。比你青花绣楼那个‘董嫣芷’强多了,听说她还特意给自己起了一个小名,叫做什么‘禾火娍’来着的。”

    “哎,真是想不明白,一个好端端的女子非得给自己起个这么奇怪的名字。都弄得我‘耿侯爷’纳闷了几天几夜,始终是悟不出个所以然的道理来。”

    青衣小丫头复述到了这里,好像大智先贤圣哲的伟人或神探一样,顿时变得神秘兮兮地自我分析道。

    “你们有想过没有,‘耿侯爷’说他在千户府遇上这么一个奇怪而又有灵性的女子。‘耿侯爷’所说的‘奇’,就‘奇’在这里‘她还特意给自己起了一个‘禾火娍’的小名’。”

    刘脂儿忽然有些好气地打断青衣小丫头的话语道,“小丫头,人家‘耿侯爷’说的话有什么好分析的。我不是也说过这样的话吗?这可能是那个女子避违别人或引人注意的地方。你啊,就别来打扰我的心思了,总是那壶不开提那壶。”

    青衣小丫头刚才还一股劲儿的气头,被刘脂儿这么直白白的一打贫。立即像一个瘪了气的皮囊一样瘫在了那里,再也提 不起一丝有生命力的活气。

    听见刘脂儿这样强列的反对,一旁的张老豹却煞有兴趣的说道。“刘掌柜,事情都 弄到这一步了,你又何必在意一个小丫的说话呢、我倒是觉得让每一个人说说自己的看法,没有什么 不好。”

    霎时之间,张老豹的这一反对立即了引起了五凤的支持和兴奋。她也凑上蹩蹩肥嘟嘟的嘴巴,有一搭 没一搭的附和道。“是啊,姨娘,张老伯说得对。也许青衣小丫头真能知道嫣芷姐姐的下落也未可知的,你就让她把话说完再来定夺吧,反正又不会少从谁的身上的割下一块肉。”

    听了张老豹 和五凤的劝解,刘脂儿扭头望着一脸委屈的青衣小丫头,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小手说道。“小丫头,既然你想为姨娘分担这些忧愁。那姨娘也不阻止你了,有什么话或者你想到了什么事情都说出来吧。不管是对是错,也好大家参详一翻。 ”

    青衣小丫头霎时又像回到母亲的怀抱一样欢喜开来,她清了清嗓子缓缓地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嗯 ,姨娘说得对,一个小女子给自己起个特别的小名不外乎就是避违别人或引人注意。”

    “如果按照姨娘的话推测是真的话,那么这个女子所起的小名叫做‘禾火娍’。咱们不防按照这三个数字的合成分折来看一看, ‘禾和火’二字合起来不就是一个‘秋’字吗?”

    刘脂儿听到此处,突然暗自一惊,脱口而出声道。“即便如此合成一个‘秋’字,那又能怎么样?最后一个‘娍’字,你又该如何解说呢?”

    正在万分入迷的兴头之上,突然被人打断了自己的精彩话题,青衣小丫头顿时显得有些气愤的怒怂道。“姨娘,你能不能先听我说完再来打岔啊?你这样急于求成,我就是天才也活活被你气死。”

    刘脂儿霎时脸红红地羞涩道,“好,好,小丫头,你说吧,姨娘闭紧嘴巴就是。”复又指上旁边的张老豹和五凤二人,好像故意捉弄一下青衣小丫头一样,眨眨眼睛说道。“记住,你们也不许打断这小丫头的话题,咱们一起好好的听着就是。”

    青衣小丫头被 刘脂儿这么一嘲弄,立即了又收声道。“姨娘,我不理你了,专来和青衣作 对。请注意,我要说我的分析了。”说罢,又气定神清地悠悠说了下去。

    “最后一个是‘娍’字,这‘娍’字的读音就是一个‘生’字。如果再把这个‘娍’字折开来,就是‘女’和‘成’两个字。如果这两个字是这个女子刻意用来假借的代音字,咱们再含糊和拖音一点念‘女’‘成’二字,慢慢的就会变成‘李’‘生’二个字了。”

    “按姨娘所说,如果一个歌妓给自己取个特别的小名,多半就是为了记住和挂念某一个人有话。那么把这三个数字折合连起来念,就是真真实实暗含了‘李秋生’三个字。再结合店小二刚才所叙述的点点滴滴,前因后果连接起来看。刚才我才敢冲口而出断定,‘耿侯爷’口中所说的这个奇特的女子,肯定就是董姐姐无疑。”

    三人听完青衣小丫头这样一一叙述,不禁莫名的兴奋动容起来。刘脂儿更是激动得捏着青衣的小脸蛋,忘形地泪趟脸颊道。“哎哟,我的小乖乖,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连这个这么隐侮的事儿你都 能想得到,真不愧老娘白疼了你这么一场。但愿老天保佑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莫让老娘再一次一次失望下去了。”

    忽然女回过头来对一旁的五凤沉声叮嘱道,“五凤啊,出门在外你也得多长个心眼啊?你看这次这个青衣小丫头呐,就做得特别好,居然能把一堆古灵粉怪的想法,也能如此强蛮说得通。真是大难为她了,这不都是我把她害的吗?”

    五凤即时接口道,“姨娘,这不是你害了她,而是青衣妹妹的聪明玲琍。她这么一折一说呀,可就让姨娘安心多了,面我却什么也做不了。哎,说来真是惭愧。”

    对座的张老豹也拍着桌子叫好道,“真没想到这小鬼丫头,关键时刻还能来一手。我老张虽然走南闯北的,见到过的娃儿也不少,真要和这小丫头比起来也不过如此。”

    听着三人一时的夸奖和赞叹,青认小丫头却一脸不屑道。“忘了告诉你们,以前嫣芷姐姐和秋生哥见面的时候,就是这样自己的名字折开来向对方介绍的。其实我没有什么能耐,只是按着她们两人的法子来说一说罢了。”

    三人一听,又是一阵茫然。惊悚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盯小眼,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霎时,四人又陷入一片沉默之中,既没有人敢否定青衣小丫头的见解,也没有人敢肯定。

    沉默,无言,彼此急迫的呼吸却成了此时唯一的生命的像征。

    末了,终是刘脂儿打破彼此的僵局道。“既然青衣小丫头都能这么说了,那么明日咱们就是拜会一下千户府,求见一下这位奇特的女子,就算是心有所得吧。”

    张老豹壁报罢,又惊得瞪目结舌道。“刘掌柜,你看咱们这一身小民的打扮行吗?能求见人家千户府的歌妓舞女吗?”

    刘脂儿却显得一脸平静地淡淡道,“行吧,不试过又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青衣小丫头都能想出这么奇特的见解,咱们为何又不能尽心尽力去试一试!”

    来到古兰镇的第三天,刘脂儿又带着三人往城北的千户府驱车而去。

    这一日 ,天亮以后,阳光光赫赫地照射过窗上的半卷珠帘,鸟儿正在早上的树林间追逐嬉戏,雾气渐渐隐去笼罩的身影。

    春来客栈的大门外,一辆半新古旧的马车正载着四人往城北的方向奔去。赶车的张老豹扬手一鞭,那马儿就走得直驰而去,只留下一道道淡淡的烟影。

    刘脂儿侧身倚在车厢内,她的心里此时正在盘算着如何才能求见到千户府那个奇特的歌女。旁边的青衣小丫头似是很机智地装作侧卧假寐,一点也不愿意惊动刘脂儿的样子。五凤,则把头埋在自己双手抱紧的膝头,亦是似闭目假寐。

    马车在街道上左右巅波了半个时辰,终于听到张老豹‘喻’的一声吆喝,勒住马头向车内的刘脂儿说道。“刘掌柜,千户府大门口到了,咱们下车吧。”

    刘脂儿听报,嚯地睁天双眼,叫了一声,“小丫头们,到 早上我地了,咱们下车喽。”说着,便缓缓从车厢内跳将下来。

    再回头,一一把两个小丫头接了下来,左右整理了一上身上的服饰,看看都没有特别的卑陋之处,刘脂儿才拉着青衣小丫头的手,五凤在后跟着,一起向千户府的大门走去。

    此时,千户府的大门早已一字打开,两旁的守卫正握着腰间的单刀来回地走动着,情势甚是威严,杀气剁剁逼人。

    为首的小队长见有一年长妇人带着两个女子向大门走来,连忙从中抢出来吼道。“大胆刁民,胆敢擅闯千户府,所谓何事啊?”

    刘脂儿迎上去,淡淡说道。“军爷,你可知道千房府有一位独善琴棋曲艺名叫‘李金儿’的女子,小民前来拜会千户府的目的就是为了拜见她的。”

    那小头目睥睨了刘脂儿三人一眼,慢条斯理地当即哈哈大笑道。“你是那里来的泼妇啊,也不瞧一瞧自己是谁?就想来攀高枝了。滚吧,快给老子滚远一点,别来惹事,不然老子就对你不客气了。”

    刘脂儿还想再向那军爷气求通容一下,那知那军爷二话不说,刷地从身上抽出一把亮光光的单刀吼道。“泼妇,你再不走开,老子就要给你当头一刀,让你一刀见血。”

    说罢,那军爷还似不解劝恨一样,回转过身口中仍是不忘喃喃地怒道。“泼妇,让你囔,让你吵,让你自寻死路,统统给老子见鬼去吧。”

    突然猛地扬起手宛,反转刀背就向刘脂儿的头颅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