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挣扎的蝼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东仙要的卍解叫做清虫终式?阎魔蟋蟀,可以创造一个空间,将敌人除触觉以外的五感全部抹杀,实力非凡。)但是遇上没有丝毫恐惧之心并享受杀戮乐趣的更木剑八,就悲剧了。

    这是清虫的限制性,也是许宁唯一的机会,利用写轮眼的能力或许能够在里面获得一线生机,否则东仙要如果使出清虫二式红飞蝗,变出一大片锋利的刀刃,许宁非得被千刀万剐了不可。

    “见识我的卍解?也好,蓝染大人也许等急了,这就解决你吧。清虫终式?阎魔蟋蟀!”一个巨大的空间出现在许宁和纲手周围。

    “写轮眼,开!”两个勾yù在许宁的眼中缓缓转动,放松一切,许宁尽量感知着周围的东西,但是什么也感觉不到。仿佛整个世界都消失了一样。听不到,看不见,闻不到。

    突然后腰一阵疼痛,东仙要出刀了。狠狠在许宁的腰上划了一下。许宁徒劳的想要抓住那划过的刀,结果居然抓不住。队长级别的刀不是随便就能抓住的,哪怕东仙要在原著里表现有些不强力,但是依然能够轻松戏耍许宁。

    唰,胳膊上再添一道伤痕!再这样下去必死无疑!不!许宁眼睛几乎都要裂开了,一个人在这寂静的空间里发出谁也听不到的怒吼:“给我看清楚啊!”

    唰,另一只手上又多了一个伤痕。东仙要的声音在许宁耳边响了起来:“看来你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与蓝染大人作对是你这辈子最大的愚蠢!这就了解你和你身边的女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我不能这样结束!我要活着!我要活着!许宁的状态几近疯狂,尤其是听到东仙要的话之后。一丝鲜血顺着眼眶流了下来,许宁突然觉得自己的精神好了很多,凝神静气,静静的等待着那最后一刻的到来。

    一股寒气向着自己的后心位置袭来,不是因为能看到也不是因为能感觉到,而是自己的肌肤感受到了那一股冷意。万分之一秒中,许宁转过身把自己的胳膊迎了上去。噶嚓嚓,那把利刃穿透了他的胳膊。

    许宁皱着眉头扭转了胳膊,让自己的肌ròu和韧带卡住了这把锋利的斩魄刀。剧烈的疼痛让他几乎说不出话来,但是许宁还是强打精神举起了另外一只手,对着那片黑暗喝道:“破道之三十三,苍火坠!”

    卡在肌ròu里的斩魄刀轻轻一颤,再次引起许宁的疼痛。黑暗立刻散去,东仙要为了躲避苍火坠暂时的松开了自己被许宁卡的死死的斩魄刀。

    许宁脸上露出讥讽的笑意:“队长,也不过如此。”

    “用自己的血ròu卡住我的斩魄刀吗?不错的想法,可惜斩魄刀是我灵魂的一部分,我随时都能取回,你这样也不过是垂死挣扎。”东仙要冷漠的说道。

    “是吗?那你就试试好了。”许宁猛一使劲把东仙要的斩魄刀把了出来,随之而来的剧烈疼痛让他狠狠抽了一口凉气。然后那把名为清虫的斩魄刀就这样眼睁睁的消失在了东仙要的面前。哦。不能说眼睁睁,因为东仙要是一个盲人。

    镇定自如的东仙要脸上出现了慌luàn的神sè:“你对我的斩魄刀干了什么?我为什么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了?”

    干了什么?自然是顺手放入了纳戒里面,东仙要的斩魄刀又不是重要的剧情工具,又不会触发任务,所以许宁灵机一动试着将它收入了纳戒里面,万幸,成功了,要不然就真的要gaover了。

    许宁不再说话,而是看向了身后,纲手身上满是鲜血,仔细一看伤势倒是不严重,反而是她抗的雏森桃身上多了一个大伤口,情况比较危急。看来东仙要这个瞎子也只是在luàn砍,分不清是谁而已。

    许宁眼前一亮,下一步也许不用这么困难了也说不定。

    东仙要等了一会儿无人回答,自己又觉得卍解都被人破解了,很可能会不是许宁的对手,急匆匆的戒备着转身离去了。

    纲手这才抬起头来:“阿宁,你的眼睛?变成三勾yù了。”许宁有些失望,还以为眼中都流血了肯定会是万花筒呢,没想到居然只是三勾yù。

    掏出绷带,许宁和纲手给自己三个人治疗起伤口来。很快许宁的胳膊和雏森桃身上的大伤口都稳定住了情况。趁着雏森桃昏还没有醒来,许宁轻轻的解开了她的腰带…….————把她的斩魄刀扔进了自己的纳戒里面。

    æ¯•ç«Ÿè¿™ä¸ªæ–©é­„刀,雏森桃又基本不用,基本上就是跑个龙套,还不如给自己带回感恩世界研究研究。

    è®¸å®æ·±å¸äº†ä¸€å£æ°”:“死里逃生啊!纲手,幸好来的是那个瞎子东仙要,要不然真的危险了。”

    çº²æ‰‹æ¸…理好三人身上的血污,也叹了一口气:“队长级,真是恐怖的存在,要不是你有那种办法,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了。阿宁,我们下一步去什么地方?还是去双殛之丘吗?”

    è®¸å®çš„目光落在昏­çš„雏森桃上,神秘的一笑:“不,也许有更好的办法。”

    ä¸­å¤®å››åå…­å®¤

    è“æŸ“物右介目光看似温和的看着单膝下跪的东仙要:“东仙,为什么没有杀死那个人把他的全部东西带过来?”

    ä¸œä»™è¦æŠ¬å¤´è¾©è§£é“:“那个人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封印了我的斩魄刀,我失去了斩魄刀,作战能力丧失了很多,所以没有做到。”

    è“æŸ“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腰间假的镜花水月,心里也在烦恼:我的斩魄刀也失去了感应,那家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东仙,说一下,你是在何时何地见到他们的,你们之间的对话。”

    ä¸œä»™è¦çš„心里有些惶恐:以往蓝染都是叫他“要”,现在却叫他“东仙”,无疑是已经生气了。连忙把事情说了一遍,低下了头去。

    ç¬‘眯眯宛如毒蛇的市丸银从旁边站出来说到:“哎呀呀,你还真是不小心呢。那家伙明明连你的第一刀都没有躲过去,居然破解了你的卍解?”

    ä¸œä»™è¦æ„¤æ€’的低吼了一声:“市丸银,你这个家伙!”

    è“æŸ“轻轻抬手制止了他们:“不要争吵,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在静灵廷的城墙那里,用杀气石隔绝斩魄刀?这个张大卫先生对尸魂界的了解很多呢。第一次安排人主动避开我的镜花水月,看来当时就了解了我的斩魄刀能力。开启的那双奇异的眼睛,看来那就是他反败为胜的重要道具了。幻觉和封印五感都无效吗?这双眼睛,真是让人忍不住去毁灭了它。”

    â€œè¿™ä»¶äº‹æƒ…就交给我办吧,蓝染队长。”市丸银笑眯眯的说道。

    è“æŸ“摇了摇头:“你去不仅要杀死他,还要夺回他身边的所有东西,东仙的斩魄刀对我们很重要,必须问出来封印在了什么地方。我们必须在计划发动之前取回斩魄刀。”

    æ²¡æœ‰äº†é•œèŠ±æ°´æœˆçš„能力,蓝染就不能随意发动原本计划好的完美无缺的计划,没有镜花水月的能力,他就没有轻松应对这么多队长的把握。但是没有镜花水月的能力,他也无法随意走出中央四十六室,亲自去取回斩魄刀,只能让市丸银去动手。

    å¼ å¤§å«ï¼Œä½ è¿™åªè¼èšå±…然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蓝染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市丸银和东仙要微微一躬身,退了出来。

    ä¸­å¤®å››åå…­å®¤çš„地狱蝶再次翩翩飞舞起来:“旅祸实力强大,九番队队长东仙要已经被打败,并且失去了斩魄刀,战争已经开始了,所有静灵廷内的死神,全力对付旅祸!”

    ï¼ˆè¯¥æ§åœºçš„捧场啦,流逝我今天码了3000字的时候,word居然崩溃了,重新来过,这种悲惨的遭遇难道还不值得同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