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半小时后,我们把许宜娜抬回了她的宿舍,燕子听到了我们的声响,披着衣服就赶了过来,问道:“怎么喝成这样了?”

    “她没喝酒。”我与狗蛋吃力地把许宜娜抬到了床上。

    燕子问道:“那到底怎么回事?”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给燕子讲了一遍,她听完后摸着许宜娜的脸叫了她好几声都没有反应,吓得都快哭了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她被下药了。”梅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身后,她走到跟前摸了摸许宜娜的脉搏,然后拨开她的眼睛拿手机灯光照了照,“是下药的症状,而且被迷倒了。”

    我紧张地问她道:“什么药?严重吗?”

    梅子摇摇头,“不知道,如果是普通的迷药,过几小时出出汗就好了,如果不是的话…”

    我忙问:“怎么?不是的话会怎样?”

    梅子想了想,并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留下一句很莫能两可的话,“过会再看看吧。”随即便离开了。

    时间很晚了,大家也都回去了宿舍,我独自留了下来,搬个凳子就这么一直守在许宜娜旁边,过了会,也一并睡了过去。

    迷糊了一会,我被一阵急促的呼吸声吵醒,睁眼一看,许宜娜可能快醒了,但她此时面色红得吓人,身体在扭动着,仿佛很痛苦的样子。

    “宜娜,喂!醒醒,你怎么了?”我拍了拍她的额头,发现竟有点烫手,于是赶紧去卫生间洗了一条干净的冰毛巾,敷在了她额头。

    在冰凉毛巾的刺激下,她张开了眼,但眼神很迷茫,却比往日了多一分妩媚…

    “大,傻子?”她轻轻叫了我一声。

    我拍了拍敷在她头上的毛巾回应道:“在,我在这,没事了啊!”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抓住了我的手腕,沉吟道“你过来…”

    “嗯?”我低下头去想听听她要说什么,却不料刚附下身时,她抓着我手腕的手用力一拉,我一个不稳竟趴在了她的身上。

    紧接着她禁双臂环住了我的脖子,用力把我搂住,她的嘴就在我的耳边,低声对我说道:“大傻子,你…抱我…”

    我的脑子嗡的一下炸了,各种复杂的情绪涌了出来,紧张、不安、惊恐、与冲动…

    第一次与她如此之近,那股女性特有的香气飘飘悠悠地直冲脑海,使我的心好像被猫抓一样的难受,就连嗓子眼都开始变得燥热。

    但在这一刻我依然保持着最后的一丝理性,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你没事吧,你这是怎么了?”

    她没有理会我,反而把双手从我解开的衬衣口中伸了进去,就像一条柔弱的蛇,柔软地缠住了我的身体。

    我霎时懵逼了,任由她滚烫的脸颊紧贴在我的胸口,我与内心尝试着最后一丝抵抗,“宜娜,你别…我说咱们这顺序是不是错了…”

    她的指甲嵌进了我背部的肉里,更加用力地贴住我,几乎是用着喘息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求你了…抱我…快啊!”

    “咳!”

    梅子竟又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吓得我赶紧爬起了身,“你,你,你是鬼啊,每次都突然冒出来。”

    梅子从手里拿出一个布包,冷脸说道:“果然与我想的一样,她被下的药有问题。”

    我问道:“什么问题?”

    梅子说道:“那种药先会使人昏迷不醒,然后经过几小时身体的充分吸收,渗入身体中迷药的成分就会变成媚药。”

    我一惊,“媚药?”

    怪不得许宜娜会做出如此一反常态的事情,原来是那媚药迷了她的心智,于是我抓着梅子的肩膀就问道:“那你快想想办法啊!”

    梅子生气地甩开我,“我为什么要帮她!”

    这时我才想起她一直与许宜娜不合的事情,但在这种情况下,我看着许宜娜痛苦的甚至开始揪着自己的头发,我对梅子说:“你帮帮她吧,就这一次!只要你愿意,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

    “说什么都会答应?”梅子看着我的眼神突然变得明亮,“这可是你说的!”

    我忙点头,“是是是,你快救她吧…”

    梅子冷笑一声,“站一边去,别碍事。”

    她扶起许宜娜,准备把她翻过身来,但药劲上来的许宜娜却紧挖住她的手臂,刹时浮现出了几条深深的血印子。

    “咔”“咔”的两声,梅子竟把许宜娜的胳膊弄得脱臼,无力地垂在了床上。

    我惊呼:“哎!你干嘛!”

    “别过来!”梅子头也不回地说,“别说废话,给我打两盆水来。”

    尽管我心里很是担心,但还是选择了相信梅子。当我把两盆水放在床头时,发现梅子已在许宜娜的身上扎下了几根细长的银针,但很奇怪,此时的许宜娜已经没有了痛苦的呻吟,只是额头上不停往外渗着汗水,就像大夏天洗热水澡一样那么多。

    “擦汗。”梅子说完,头也不抬地又扎下一根银针。

    我按照她说的去做,但发现几乎在同时,许宜娜的额头又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梅子命令我道:“继续,别停!”

    半小时后,情况终于稳定了下来,我揉了揉几乎快累断的腰,看着面前的许宜娜已经被梅子扎的浑身都是银针,活像一个细皮嫩肉的“海胆”。

    梅子长吁一口气,“好了,没事了。”

    我看着面前的许宜娜,心里说不出的五味杂陈,这时梅子却问我道:“她被什么人下的药?”

    我把今晚遇到的事情与她讲了一遍,总结道:“具体什么人我也不记得,但那个小胖子嫌疑最大!”

    梅子似乎也对不上号,只是说道:“这种迷药并不是路边就可以买到的那种普通迷药,据我所知,只有一个地方可以配出这种药。”

    我问道:“什么地方?”

    梅子回答:“你不需要知道,总之她没事就行了,我走了。”

    当她转身出去时,突然对我说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我木然地点点头。

    梅子再回来时天已擦亮了,她拔掉了许宜娜身上的银针,随后一手抓住她的手,另一手发力,“咔”“咔”的两声,许宜娜被疼醒了过来。

    我扶她半躺了起身,小声呼唤道:“宜娜,你没事了吧?你看我,看我?”

    “嗯?”她两眼无神地看着我,回忆了半天才问道:“我…怎么在这?”

    当我向她讲起了昨晚的遭遇后,她害怕地哭了出来,我忙抱紧她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我突然想到了梅子,这个最大的功臣,于是对许宜娜说道:“昨晚你的样子特别吓人,还好有她…咦?”

    梅子已经走了,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经过昨晚的事以后,许宜娜的心情很低落,而我索性整整一天哪都没去,一直陪在她身边,一起看着泡沫剧,一起聊着明星的八卦绯闻,就这样消磨着时间直到中午…

    敲门声响起,许宜娜披着衣服打开了门,本以为是燕子打饭回来了,没想到却是方远的那个“猩猩保镖”,手里还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保镖恭敬地说道:“许主管您好,方总安排我给您送点东西。”

    “送点东西?给我?”许宜娜有点不明白,但还是欠了欠身,让他走了进来。

    保镖没想到我也在这里,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他把大包小包都放在了桌子上,说道:“方总昨晚喝的有点多,他也是早上才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事,所以立刻就安排我过来看看你,顺便带点东西。”

    许宜娜面无表情地问道:“他本人为什么不来?”

    “您也知道…方总他比较忙,而且…”说到这里,他面露难色地补充道:“而且方总希望昨晚的事情也就到此为止,毕竟传出去了对谁都不好。”

    “呵呵。”我站了起来,随手拨弄了一下桌子上的那些购物袋,“所以就想随便买点东西过来装作是关心的样子?顺便封我们的口?”

    保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他只是看着我平静地说道:“以方总今天的社会地位,我想有些问题和你讲了你也不明白,但我要提醒你的是,方总的心里是很重视这件事情的,因为这送来的每一件物品,都能抵得上你们基层员工一年的薪水。”

    “很重视?”许宜娜板着脸冰冷地说道:“昨晚我如果直接报警,那后果会怎样也不用我多说了吧?如果他真的重视的话,还请你转告他,让他亲自来道歉。”

    许宜娜说完后指着桌子上的那堆购物袋,“至于这些,这些还请你拿回去吧,我也是个基层员工,用不到!”

    保镖尴尬地低着头,赔笑似地说道:“我只是奉方总的命令把东西送来,许主管还请您别难为我…至于东西到了您手上以后,该怎么处理,那都是您个人意愿,好吗?”

    “人家都说了不需要了,你这人有没有眼色啊?拿走拿走!”我边说边把那些购物袋往他手里塞,但他并没有伸出去接,反而直勾勾地看着我。

    他忽然凑到我耳边,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道:“提醒你一句,你还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以后小心点。”

    他说完后转身就走,留下了面前那一堆的购物袋。

    许宜娜问我道:“他和你说什么了?”

    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回答道:“嗨,没什么,就说我别老往女生宿舍这里跑之类的话。”

    “真的?就这些?”她似乎不相信,盯着我的眼神看来看去的。

    我移开目光,转移着话题,“就这么多了,没别的啦!来,看看这些都啥玩意。”

    我俩统计了一下面前的物品,光是gucci的包包就两个,还有若干尽是英文字的首饰,看包装就知道价值不菲。

    我俩打开电脑,在网上查起了这些东西的价格,一查吓一跳,看着这些东西,随便哪一件都至少有五位数的价格,我的心情随之变得沉重起来,不禁对自己产生了一个疑问。

    如果是我,能带给许宜娜这样优越的生活吗?

    “大傻子,想什么呢?”许宜娜问我道。

    我用尴尬的笑掩饰了窘迫的表情,轻轻地摇了摇头。

    她见我这样,只是并没有追问下去,只是笑了笑,然后坐在了后面的椅子上拿起了手机,我听到了打字时发“嘀嘀嘀”的声响,同时我用余光瞄见了她在不经意见流露出的笑容。

    面包与爱情是一个亘古以来的话题。

    没有爱情的面包空洞无味,但没有面包的爱情却是一盘散沙。而现在,当真有那么残酷的问题摆在我明前时,之前我心里很多信奉的东西,在此刻变得支离破碎。

    许宜娜很快就发完了信息,她重新坐回了我的身边,说道:“大傻子,别查了,继续把刚才电影看完吧?”

    我木然地回答:“我…我还是先回去吧…”

    话音未落,宿舍的门就“咚”的一声被推开了,紧接着就听到无数女孩子“呀”的叫喊声。

    ------“快让我看看,我看看呀!”

    ------“别挤呀!我先来的!”

    ------“真的是给我们的吗?哎你往前走走啊,头那么大都挡住了!”

    燕子像猛虎下山一样地护在了那堆购物袋的前面,像狼狗护食一样对着女孩们大喊道:“谁也不许抢!我来分配。”

    燕子让大家排好了队,依次清点了人数,像模像样地分配着面前的礼物,最后把那个最贵的cucci包包留给了自己。

    不到几分钟,桌上的购物袋像风卷残云般地被瓜分了个干净,留下了满地的鞋印与一屋子的垃圾。这时许宜娜把她的手机递到了我面前,上面显示着一条短信,是发给燕子的。

    “带所有女孩来我宿舍,有惊喜。”

    我看着这条短信,惊愕得说不出话来,心里又是高兴,又是为这些总价值十多万的礼物感到心疼。

    “没想到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许宜娜笑起时的眼神把我浑身上下打量了一番,仿佛对于那些高档礼物,她更喜欢看我现在惊愕的样子。

    我此时尴尬、窘迫的表情在脸上显露无疑,“额,额…我以为…你…那个…”

    “你还真是个傻子啊!”她用指头在我点上狠狠点了点,“你以为我是那种一个棒棒糖就能被骗走的人吗?”

    她起身走到电脑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快女式手表坐到我面前,“给我戴上!”

    那块女式手表是我曾送给她的,与她送我的那块男士的是同一款式,我忙替她戴在了手上。

    她说话时嘟起了嘴:“今后如果你再敢胡乱给我戴帽子,我饶不了你!听到没?”

    我傻笑两声,点了点头,心头一切的阴霾已烟消云散。

    不知不觉中,我们俩的手牵到了一起。

    那个立春还是很冷,冷到足以冻结世间的一切,但此时在这个小小空间内却很暖,暖到足以融化世界上所有的冰冷。

    紧握的手就像心之间的距离,贴在了一起,用着全部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