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自从殡仪馆被贼娃子闯进来了以后,我们加强了晚上的值守,从之前的每晚一个人值班变成了两人,而每一扇窗户也被加装了钢制的防护栏。

    对此我挺不明白的,按理说这种没钱没宝贝除了死人就是骨灰的地方是不应该被贼人所惦记的,但妞妞馆长却对此事很上心,他隔三差五的来检查我们夜间的值守,并且一再强调了要保护好火化间的大门。

    我也问过他几次为什么要如此顾虑火化间,但每次都被他含糊其辞的搪塞了过去,甚至到现在,火化间那扇门上的电子磁卡还是只配给了皮蛋一人,就连我或者王美丽值守的时候也无法进入到里面。

    好在后面段日子很平静,大家也几乎都忘记了这事,于是我们迎来了新股东上任的那一天。

    “嚯!这新股东可以啊,搞他妈这么大一派头!”皮蛋开着车念叨着:“为了今儿这顿我从昨晚开始就没吃饭了,这次非把饭店给他吃空了不可!”

    “是哟,也不知道多大岁数,长得怎样?”王美丽从上车后到现在已经照了不下十次镜子补了五次粉,在她那副越来越重的妆容之下显露着少女般的蠢蠢欲动。

    不管她到底还有仨月满三十岁,但心理年龄永远都冒着嫩芽。

    我们就这样一路聊着天,猜测着神秘新股东的身份,一面把面包车开到了王朝酒店的正门。戴着白手套、高礼帽,训练有素的门童立即小跑了过来,但是当他看见我们车体上印着“盘龙殡仪馆”几个鲜红的大字以后面色聚变,像吃了苦瓜一样,不过他还是憋着脸哗啦啦地为我们打开了面包车的门。

    “您好,欢迎光临,请让我为您泊车。”门童鞠躬道。

    皮蛋像大款一样把手中破兮兮的车钥匙轻轻一甩,丢在了门童的手上,不过当我们跨进了酒店以后,却被人叫了住。

    是那个门童,他面带歉意非常抱歉地对皮蛋说:“对…对不起先生,您的车…”

    “啊?啥事啊?”皮蛋问道。

    门童小声说道:“您的面包车是手动挡的,我平常帮客人泊车都是自动挡的,您这个…我不会开…”

    “哇靠!”皮蛋撇了撇嘴,很不情愿地转身回去,独自吭哧吭哧地把面包车停到一旁。

    我们四人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这里瞧瞧那里看看,王美丽还坐在大厅的钢琴上让我给她拍了张妖娆的自拍照。我其实是第三次来这种地方,只不过前两次来这里都是直接坐电梯上了楼上的客房,一次是给方远送资料,而另一次,则是来面见总公司的审计部,这两次带给我的回忆都很不好,所以我对这种地方也并没有什么好感。

    “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你,最后一张啊!”

    王美丽也不顾别人的目光,硬是拉着我替她在每个艺术品旁边拍下了照片,搞得我很是尴尬。

    我们四人来到二楼,这里有四个可容纳近百人的宴会厅,而我根本连问都不需要问,循着声音就能找到哪个厅是我们公司的人。

    最吵闹、笑得最大声的那个保准就是我们公司的那个厅,我们循声找了去,果然没错,宴会还没有开始但会场已经被这帮人搞成了自由市场。

    “哎哟喂!这小伙谁啊?长得贼拉帅,来来来拥抱一个!”张爱玲眼睛最尖,第一个就看见了我,算起来从我来到殡仪馆之后也有几个月没见她了,她还是一副雷厉风行女强人的样子,只不过身后跟着的“小弟”是越来越多,多到数都数不清的地步了。

    张爱玲和我之间虽然是当年的竞争对手,但争来抢去那么多年,就算是对手也打出了感情,我俩紧紧地拥抱了一下又开始吹起了没羞没臊的牛皮。

    “哎哟!我说这小伙咋恁帅咧,这不是天南嘛!”张爱玲的大嗓门传遍了整个会场,她还是老样子,调侃起我这个岁数的年轻男孩一套一套的,若遇到没点脸皮的还真不太好应对。

    可惜她调侃的是我,与她竞争多年的老对手了。

    “哦嚯!你不是张爱玲小姐姐吗?我刚差点没认出来,还以为谁家带的大闺女呢!”我也当众撩拨着她那颗四十来岁但心理年龄依然十七岁的小心脏。

    “哎哟哟!不亏是把我们娜娜给搞定的人,你瞧瞧这小嘴说话时就像抹了蜜一样甜哟,你们说对不对?”张爱玲口无遮拦的对她部下们开着我的玩笑,而我和许宜娜之间的事早就在公司传开了,根本算不上秘密。

    张爱玲曾经的那伙像“老杨头”之类的老部下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一个个与我握手寒暄着,而最近她应该是又增员了一批“小鲜肉”员工,顿时被我与张爱玲的相互撩拨给雷得里焦外嫩。

    她的新员工都不认识我,所以显得比较拘谨,也就是出于礼貌与我笑着点点头,不过其中有个憨头憨脑的孩盯着我看了半天,从嘴里憋出句“姐…姐夫好!”

    我一口气差点没回了上来,这小子也太憨包了吧,张爱玲笑嘻嘻地说道:“这群傻小子自从入职见到许宜娜以后天天姐姐长姐姐短的叫着,一个个都想见见娜娜姐姐的男朋友到底长着什么个样子,今天可是让他们见着活的了!”

    我差点一跟头栽过去,搞半天我成了“被参观”的那一个,有了刚那个傻小子带头,其余的男孩们也是一个个壮着胆过来与我握手,浑身上下打量着我。

    而这时坐在旁边的许宜娜两眼盯着我,过来也不是不过来也不是,我与她遥遥相望地挥了挥手,傻乎乎地笑了一下,而她看到我这样,也笑出了两颗小虎牙,对我做了个鬼脸。

    应付完这群铁憨憨,周围的环绕音响放起了音乐,只见燕子穿着小旗袍走上舞台,许久不见她学会了化妆,看起来更有一种小家碧玉般的古典美态了。

    “各位小伙伴请安静,宴会马上开始。”燕子温柔的声音从四周音响中传出,瞬间抓住了大家的心。

    “天,天南!”皮蛋说话间抓着我胳膊生疼。

    和他接触久了,就连他尾巴一翘我都知道要往哪飞,我不耐烦地拍掉他的手,“别想了,没戏!”

    “靠!你知道我要问什么啊?”皮蛋虽然在与我讲着话,但眼珠子始终离不开舞台上的燕子。

    我耸着鼻子嘲讽道:“你和狗蛋那货简直越来越像了。”

    “嘘!”妞妞馆长打断了我俩,只听燕子突然提高了声音,“掌声有请盘龙山城总经理方远先生!”

    台下掌声四起,王美丽瞪大了眼睛盯着台上徐徐入场的方远做出了花痴少女般的娇羞状。

    方远还是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一步一步慢悠悠从背景幕布后走了出来,派头十足地对着大家轻轻招手。

    “哇哦!简直帅爆了!”王美丽简直看呆了进去,她自言自语道:“同样是二十来岁小伙子,差距怎就那么大呢?”

    我与皮蛋对视一眼,相顾漠然,同时发出了轻蔑的一声“什么玩意…”

    妞妞馆长此时却说话了,“天南啊,你们也别羡慕,做男人就是要这样。”

    “哪样啊?”我支着脖子漫不经心地问道。

    “总结下来就是一个字!”妞妞端正了身子,“万中无一!”

    我俩同时不服气地“嘁”了一声,对于妞妞馆长说的那些“一字真言”我俩是再也听不进去,不过这时我有了一点感触,也许更加坚定两个男人之间友谊的方法,那就是使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哪怕是情敌。

    “盘龙山城与盘龙殡仪馆的各位伙伴,经过我与董事会的沟通,现如今决定为公司引进一位本地的股东,希望我们在今后的合作当中使我们企业如虎添翼,蒸蒸日上!”

    齐刷刷的掌声,方远露出满意的微笑,“下面掌声有请,新股东钱四先生与南宫梅女士!”

    方远的话音刚落,全场的员工都炸开了锅!而我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就连舞台上的燕子此时也是一脸的惊愕状,看样子方远对这个消息封锁得很死,不到公布的那一天他与谁都没有说过。

    我远远看见许宜娜也是一脸茫然地望向我这边,我微长着嘴摇了摇头,表示我也并不知道这个消息。

    一位身着唐装,朱颜鹤发的老人从幕布后走了出来,我心道一惊,果然是钱四爷!那个当年因为我做理财墓地差点打折了我腿的人,但经过上回那事以后,全公司的人几乎都知道了这个人做的绝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也就是江湖中俗称的“黑道”。我不明白方远为什么要和这种人混在一起,但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却使我的心头一颤,很多回忆像决堤的洪水般涌入了我的脑海。

    板平板平的身材,瘦小得令人疼惜,就像一颗在风中摇曳的小草,似乎谁都可以把她吹得一摇三晃,但却又有一种狂风都无法将之拔起般的坚韧。她的头发盘起了发髻使她看起来成熟了不少,就连气场也与以前完全不同,这个穿着黑色职业一步裙的她不再是当初那个休闲鞋牛仔裤的稚嫩女孩子,甚至就连眼神也有了一种自信的神色,气质出众。

    我不知道南宫梅这段时间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但她俨然已经由一个初经世事的女孩成长为了一个独当一面的女人,我也不知道这种转变对她来说到底是算好还是算不好。

    不得不说梅子登场时的光彩俨然已经掩盖过了钱四爷,台下曾经认识她的人无一不发出惊讶的嘘声,转而变为了热烈的掌声,人群的议论一浪高过一浪。

    ------“她也是新的股东吗?看起来好年轻啊!”

    ------“你新来的吧,她都不认识,这姑娘曾经是做销售的,她创下的一单一百万的记录到现在还保持着!”

    ------“哇!一单就做了一百万啊!这也太太太牛皮了吧!”

    ------“你懂什么,看看人家那长相,哪一点卖不了一百万了?”

    人群里议论纷纷,说过什么的都有,甚至有些人还在低声嘟囔着“阴谋论”,在这种人眼里仿佛全世界只要稍微成功一点的年轻女孩,都是靠着一些不正当手段来争取的上位,在我听起来很是可笑。

    我了解梅子,不论她今天有多么成功,但她绝不是那种靠着“身体”上位的女孩,她比我认识的任何一个人都聪明,都好学,都有天赋,只不过她曾经小时候那段悲惨的经历也只有我知道,那段经历误导了她的前十几年,但我知道今后的她一定会一步一步的爬得更高。

    方远伸出手做了个下压的动作,议论中的人群顿时打住,“下面有请钱四先生,钱总为大家讲话!”

    掌声四起,而钱四爷说的话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眼里始终盯着梅子,直到燕子极具吸引力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下面宣布一则人事任命。”燕子说道:“经总公司董事会商议决定,即日起聘请南宫梅女士为盘龙山城墓地公司,盘龙山城殡仪馆两家单位的常务副总,负责公司经营与一切对外事务,此任命自发布之日起生效。”

    “哇!!!”台下人群顿时发出捂不住的惊呼!但是很快被雷鸣般的掌声给覆盖了下来。

    副总!我暗暗惊叹!梅子这次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记得大概不到一年前虽然那时候她是为了保护我而放下了身段跟着钱四爷去“混江湖”,但如今却又回到了这里,更奇怪的是还带着钱四爷这个“龙头老大”,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但是我却没有开口去问的机会,此时宴会已经开始了,方远、钱四爷、梅子与许宜娜他们四个人坐在了“公司领导”的那张桌子,而我们“殡仪馆”的桌子被摆在了最外面,我也只能遥远地看着梅子,她面带轻松地与方远有说有笑着敬着酒,这是我第一次见她喝酒,但从她端酒杯优雅的姿态中可以看得出来她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场合,反而在一旁一直不说话的许宜娜却显得有点与周遭众人格格不入。

    看着曾经生命里对自己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同时出现在了一个场景中,我的心里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