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方远带着戏虐般的冷笑离开了会场,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职场中黑暗、令人窒息的一面。

    大家聚集在我的办公室里乱成了一锅粥,每个人都在吐槽着方远的所作所为,但在我眼里看来这无异于口嗨,没什么实际的帮助。

    “天南…”燕子轻轻敲了敲门进来,她没料到我这里会有这么多人,显得有点紧张,半响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你说呀。”我问着燕子。

    她左右看了看,径直走到我旁边凑到我耳朵边上悄悄说道:“方总…方总刚交代我把你这间经理办公室腾出来…”

    “哇靠!”我刚想发作,但这种刚被撸掉了经理的头衔,现在又要被逼迫着搬出自己的办公室这种事情怎么好说得出口。

    于是我假装高兴的样子说道:“有个大客户指定要找我,我去接待一下。”

    说完后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人们的不经意间最后随手滑过我的办公桌,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从这个位置上站起来,明天开始我就要与众多普通员工一样,窝在大会议室过着毫无**的工作。

    但这一切,许宜娜都看在了眼里,她是离我最近的人,也许她听到了燕子在我耳边的低语。

    从公司走出来的那一刻,我感觉身体像被掏空一样的轻松,不过这种轻松是病态的,或许可以称之为“麻木”。我想到了两年前在北京房产公司被裁员的那一幕,真的感觉与现在很像。

    麻木空虚的身体,刺眼的阳光以及看不见未来的道路…

    就在不到二十四小时之前我还认为自己是一个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总得还算过得去的人。

    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足以满足自己的薪水,一个喜欢的人在身边互相扶持,甚至我还想过去帮助许宜娜完成她的梦想,但现在看来这一切就与两年前在北京的那一刻没什么不同,都是在人生最得意的时候翻了个皮水。

    于是我决定回宿舍睡觉,这是在这种时刻最好的排解方式。

    不知睡了多久,我听到了敲门声,于是爬了起来打开了门,见到了这时我最想见到的人。

    许宜娜提着好大的一包饭菜走了进来,她顺了顺被汗水打湿后粘在额头上的刘海。

    “大傻子,快来帮帮我。”她把手里的袋子递在我手上,然后扶着门低下身子换着鞋。

    我看见她裤腿上被沾染的细密的泥巴点子,就知道她去了很远的地方给我买的饭,而不是食堂的大锅饭。

    现在正是化雪的季节,从公司外出时的那条路因雪水化开而变得泥泞,走在上面稍不注意就会摔倒,我很难想象她这样细小身板的女孩是怎样淌过了那条路去给我买的饭。

    “干嘛跑那么远,在食堂随便吃点不就行了么。”我拿起毛巾一边擦着她裤腿的泥点,一边略带点责备地说道。

    “这不你都饿一天了嘛,我想给你吃点好的,就去‘胖老许’那里买的糖醋排骨。”

    我记得那家叫“胖老许”的排骨店离公司很远,当初我俩第一次去的时候就喜欢上了那里,后来因为路太难走就很少再去了,而许宜娜却一个人摸着黑跑了那么远就为了给我买喜欢的排骨,我心里微微一怔,有点酸酸的感觉。

    在我帮她擦着裤角的泥巴时,突然发现她的脚上的袜子都变得湿漉漉的,冰凉的没有一点温度,于是我回头看了看她刚换下来的鞋子,鞋底因长时间走在化开的雪水中而被渗进了水。

    “你才是个傻子啊!”我看着她难受地说道,连忙脱下她的袜子,然后与鞋子一起并排放在暖气上烤着。

    “没事啦,走点路而已难不倒我。”许宜娜笑了笑,换上拖鞋以后调皮地活动了一下,但我却能看见她因受冻而变得微红的小脚趾。

    “伸过来!”说完后我不等她同意就抱起她的双脚塞进我睡衣里,顿时肚子上感觉像塞进了一疙瘩冰块一样。

    “哎你干什么…”许宜娜说着,脸色变得微红,腿上也在微微使劲。

    我用力抓着她的脚更加往我肚子里塞了塞,直到过了一会才渐渐恢复了一点温度。

    我在她羞红的耳朵旁悄悄说道:“就这样吃饭吧!”

    “嗯…”她小声地回答。

    在那个冬天的尾巴,雪水化开时最寒冷的季节,我们俩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互相依偎着,用心温暖着对方。

    但世事却真的很像一部叫《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经典台词说的那样“人生总是这样痛苦吗?还是小时候是这样”。

    真正的答案是“不,总是如此”,并且这一次的痛苦就发生在了下一秒钟。

    正当我接受了这种设定,决定从一个基础的销售员工重新做起时,我的生活又再一次的发生了变化。

    又是连呼吸时鼻毛都会被瞬间冻成冰碴子的早上,又是公司门口的那个布告栏,又是一群聚集在那里议论的人群,我走了过去,人们见到我突然像躲瘟神一样地纷纷移开了与我接触的目光。

    “哎你们搞什么啊?”我对离开的人群嘟囔着,抬头看了眼布告栏,瞬间全身都变得冰凉。

    布告栏上张贴着一张处理决定。

    ------处理决定

    ------介于本公司销售人员徐天南宣传、散播理财墓地一事,使公司在客户中信誉受到了损害,现决定予以开除处理。

    这是一张盘龙山城自己项目部发出的通告,落款写的是“总经办。”

    我杵在布告栏前久久说不出一句话,一直到狗蛋不停地拍着我直到回过神,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南哥,姓方那孙子也太狠了吧。”狗蛋给我点上一根烟,远远看着方远的那辆宝蓝色叫不上名字的跑车,突然一挑眉。

    “南哥,要不咱俩把他车轮胎扎了去?”

    我一点与他开玩笑的心情都没有,此时满脑子乱糟糟的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狗蛋见我这样,也用很久未有的认真神色对我说:“南北双侠。”

    “什么?”我回过头问他。

    狗蛋说:“别忘了咱俩的主业是南北双侠!卖墓地这玩意对咱们来说顶多算个爱好!”

    我好久都没有听过“南北双侠”这个词了,如果不是他提起来我几乎都要忘记了,自从与许宜娜谈恋爱以后我几乎都没有关注过狗蛋,殊不知他现在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销售人员了。

    我心里感到一点欣慰,不过狗蛋后面说的话却令我更加欣慰。

    “走!”狗蛋歪着头,大拇指向身后一撇。

    我问道:“走哪去?”

    狗蛋叉着腰,阳光下他头顶的呆毛都竖了起来,“不干了,谁他妈稀罕这工作似的!我告诉你,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能发出光来的早晚都是金子!”

    我噗嗤笑了,“那叫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

    看见现在狗蛋的这幅样子,我的心情瞬间变得好了一点,心中那股青春期骚动的热血突然又沸腾了起来。

    我俩一个弹指,把半截烟头弹到了方远的跑车玻璃上,烟头以优美的弧线砸出了一点火星,然后我俩潇洒地冲公司大门摆了摆手,说出了一句正统的京腔。

    “拜拜了您类!”

    燕子一路小跑过来,又在布告栏上贴上了一则公告。

    狗蛋冲我说:“先不忙走,瞧个热闹去,看看是啥公告。”

    放下了包袱的我心情也变得轻松,我与狗蛋开起了玩笑,“行,你瞧去吧,说不定这张就是把你丫也一起开除了的公告。”

    “嘿!”狗蛋脱下外衣,一把扬起在肩膀上,以另一只手插兜帅气到不行的语气说道:“开除老子?呵呵,老子在一分钟前是自己决定不干的。”

    狗蛋清了清嗓子,对着燕子刚贴上的公告“呸”的吐出一口浓痰,然后冲着布告栏喊道:“还想开除老子?爷今儿个还不伺…”

    狗蛋说到一半的话突然停住,语气变得越来越弱,最后嗓子里发出了“喃喃”的声音。

    “骂完没有?骂完该走了,回宿舍收拾东西下午喝酒去!”我催促着狗蛋,不过他却像失了神智一样站在原地发着呆。

    “啥玩意?”我也一并凑了过去。

    这则公告很短,只有一行字,写着“原营销二部副经理白北飞现晋升为经理,全面负责销售工作。”

    我嘲笑道:“嘿!这么快就找到人接替我了,这谁啊?哪个怂货?”

    但是很快的我就笑不出来了,白北飞,北飞,飞…

    这他妈不是狗蛋的真名么?叫了两年的狗蛋我几乎都快忘记了他原本的名字。

    我顿时心里凉了半截,用余光打量着狗蛋,只见他半张着嘴,眼睛一点点移了过来看着我。

    “南哥…”狗蛋头顶的那搓呆毛不知什么时候又耷拉了下来,他诺诺地说道:“要不…要不南北双侠的事情…先放一放?”

    我气不打一处来,“嘿!你丫这变脸比翻书还快啊!刚还姓方那孙子现在怎么就变成方总了你!”

    狗蛋赶紧捂住我的嘴巴,两眼警觉地查看着四周,“嘘!小点声!这要是让听见了会影响今后我在方总心里的形象的!”

    “我打死你这个墙头草!”我照着他头顶那堆杂草一样的黄毛扇了一巴掌,但这货应该是被打习惯了,连眼睛都不眨一样。

    “要不…再考虑考虑?”狗蛋眼巴巴看着我,一脸的无辜相。

    我再追加一巴掌,“考虑你二大爷!你爹当初教的什么都忘了吗?侠义!侠义!对抗不公就是侠义!”

    狗蛋捂着脑袋大声求饶着,“别…别…你不为我考虑也该为宜娜姐考虑考虑吧,你这要是走了她怎么办…姓方那小子可是一直对她心怀不轨的!”

    “宜娜…”我的掌力减弱了下来,想到她,我刚才那些洒脱的感觉顿时什么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