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十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月二十六日,是我与许宜娜正式确定恋爱关系的日子,在之后的一周时间里,也是我短短二十五年的生命中初次体会到了恋爱是怎样的滋味。

    那感觉就好像每天醒来时都有个声音在耳边低语,提醒着我今后再也不是孤身一人,需要为了某某人而起这个努力,就像是一种起床的动力。

    有时在工作间歇的几分钟里,脑海里也会突然的蹦出来想到她的念头,顿时感觉世界都变得更加明亮、轻松。

    我俩喜欢在每天下班过后坐在楼顶看风景,我俩嘴里的风景,其实也就是周围大片的荒芜戈壁,但看着盘龙山城在大家近两年的努力之下俨然已变成了这片戈壁中的一抹绿洲,像一个世外桃园,我心里还是充满了喜悦与满足感,在这里我不禁收获了成就,同时也收获了爱情。

    “大傻子,你在想什么呢?”许宜娜坐在天台顶,双手环膝盖看着我。

    我扫视了一眼周围荒凉的戈壁,问了她一个一直以来都想知道的问题,“宜娜,你上的是名牌大学,而且又有学历,明明有更多的机会去大企业,但是为什么要来一个墓地公司?如果被周围朋友听到了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许宜娜笑了笑,“你想知道呀?”

    我点了点头。

    她想了一会,从衣兜里翻出手机,“那我只告诉你哦,不许和别人说。”

    我伸出小指,与她拉了钩钩。

    “你看。”许宜娜把手机放在了我面前,她的手机是智能的,可以打开文件夹与图片的那种。

    “哇靠!这是什么啊?看起来碉堡了的样子。”我指着手机里一张张美若仙境的图片说道。

    许宜娜:“这就是我来这里工作的原因。”

    我微张着嘴摇了摇头,表示不明白。

    许宜娜解释道:“这些效果图就是我想做的事情,但只有在这里才可以。”

    许宜娜看着远处的园区,眼里充满了亮闪闪的光,“我学的是土木工程与园林设计,你是知道的吧?”

    我点点头。

    她说:“我想将来有一天,能把这两者结合,自己设计出来一片以爱情为主题的墓园。”

    “爱情主题?”我挠挠头,以前只是光顾着卖墓地,公司设计什么就卖什么,所以在我的想法里墓地也就是为老年人而生的一种产业,与爱情不沾边。

    她翻开下一张图片,是个艺术型的墓碑形状,“给你看看,这是我设计的。”

    图片上是一个正在纺车前全神贯注织布的老太太,在她的身后,是一个戴着老花镜,手拿着算盘的老大爷,这个老大爷嘴上弯起了一丝调皮的坏笑,看样子是正准备悄悄地吓唬一下老太太。

    “哇,这个我看懂了,老太太是做纺织工作的,而她那个拿着算盘的老伴,应该是个老会计,那个年代没有计算机所以会计都用算盘,而且都是戴眼镜中山装穿袖套。”

    “不错,挺聪敏的!”许宜娜摸了摸我的头,“还有这个。”许宜娜翻开了下一张图片。

    一个穿着婚纱的新人手捧黄土正在往墓地填埋。

    “这…看不懂。”我摇了摇头。

    许宜娜说:“这是我最想做的事。”她顿了顿,“我希望我设计的墓园将来会有新人来拍婚纱照。”

    “这哪行啊?”我哈哈笑着,“人家拍婚纱照要么去海边,要么去高档酒店,在墓地算个什么事啊。”

    她看着图片许久,说:“婚姻本身就是爱情的承诺,如果两个人在这一刻都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了墓碑上的话,我认为这种死亡也无法使其分开的约定才是最好的承诺。”

    “这样啊…”我陷入沉思,嘴里嘟囔着:“死亡也无法使其分开的约定…”

    脑中逐渐浮现出了曾经读过的一些超脱了死亡的爱情故事,梁山伯与祝英台,泰坦尼克号什么的,我想着想着进入了状态。

    “大傻子,又想什么呢?”许宜娜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猛地从幻想中回过神来,受到此情此景的感触,我突然耿着脖子对许宜娜保证道:“我可以做到!”

    “……”

    许宜娜瞠目结舌看着我,半响不发声。

    这是我的第一次恋爱,并不懂得什么叫“半糖主义”,此时年轻的我只是义无反顾地表达着自己的感受:“我是说我也可以像他们一样,生死不分离!”

    许宜娜原本惊愕的眼神逐渐低了下去,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嫣红,“好啦,我知道啦,怎么就聊到这方面了…”

    看着她低下头羞涩而变得微红的脸,我的心里第一次如此的认定一件事情,不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也要帮着她完成这个理想。

    这就是我与许宜娜的初恋。

    但世事总是让人难以预料,就在正当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我我觉得一切都如此美好时,突然的一个变故使这一切都变了调子。

    第二天上午是开本月动员大会的日子,就连许久没来坐班过的方远也装模作样的在一旁参观了起来。

    自从上回理财墓地的事情都被处理完了以后,我再也没有正眼瞧过方远一眼,所以一整个会议都是我和狗蛋以及张爱玲三个人的疯狂表演,终于到了会议的最后一个环节,惯例是总经理总结,而这时我们大家也都像没长骨头的狗一样,横七竖八地瘫坐在椅子上,以显出我们对方远这种人的不尊重。

    方远走上了主席台,大家象征性稀稀拉拉地献出一点掌声,私下里都在悄悄讨论着纠结人类历史几千年的问题,一会吃什么去。

    方远对此也没表现出什么不满,他只是轻描淡写地从身后的“大猩猩保镖”处接过一封文件,对着许宜娜说:“打开。”

    许宜娜走上主席台打开文件放在了方远面前,在她正要走下台时却被方远叫了住。

    方远官威十足地命令许宜娜道:“念。”

    许宜娜也没怎么当回事,她当着会场开始念道。

    ------“关于集团公司下达的处理决定。”

    本在杂七杂八讨论的众人听到这几个字,顿时安静了下来。

    ------“盘龙山城项目营销二部经理徐天南,擅自向客户出售理财墓地一事。”

    念到这里,许宜娜突然停了下来皱着眉头看着方远,“方总,这些理财墓地的客户钱我们早就退掉了啊!”

    方远不理会,鼻子里发出轻哼一声,“继续念。”

    许宜娜无奈,只好继续念了下去。

    ------“因此事在客户群中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后果,导致公司的信誉受损,现决定…”

    念道这里,许宜娜停了下来,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地看着方远,但方远不理会,无奈之下许宜娜只好接着念道。

    ------“现决定撤销徐天南营销二部经理一职,降职成为普通业务人员,此决定发布之日既刻生效。”

    许宜娜艰难地清了清嗓子,念出了文件的结尾落款。

    ------“集团公司审计部,集团公司人事部。”

    人群中一阵骚动,大家纷纷表示出了对这份通告决定的不理解,所有人都知道我当初卖的那些理财墓地都已被转卖而消化给了别的客户,但这时却有这样的一份通告让我无法不去多想。

    审计部,又是审计部,我心里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嘴上长着痦子,当初由方远授意而来陷害许宜娜的那个男人,杰克陈,也就是大家背地里叫的那个集团公司的审计部部长痦子陈。

    我心里一阵发凉,突然想到了痦子陈当初陷害许宜娜不成,在王朝酒店的会议室离开前对我说的一句话,以后不要栽在我手里。

    “这狗日的睁眼说瞎话!”我气得跳了起来,大声叫喊着让全公司的人都听到,“明明那些理财墓地我们早就消化干净了,哪来的客户投诉?”

    我又指着燕子大声问道:“你收到过投诉吗?”

    燕子紧张地缩了缩脖子,小声回答道:“没有…”

    “大声说给大家听!”我冲燕子大喊一声。

    燕子站了起来,刚准备对大家重复一遍,就听到了一声不大不小但足以命令她的声音。

    “坐下!”

    燕子胆怯地看了方远一眼,立马乖乖地坐了回去,而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方远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看着我。

    是这个家伙!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方远在背后捣的鬼,是他暗地里把我做理财墓地的事情告诉了审计部的痦子陈,正好痦子陈因为上回我维护许宜娜的事情而对我怀恨在心,这次方远正好借他的手来拿我“开刀。”

    既然是这样,那和方远讲道理是没用了,我脑子飞快运转着,寻思着怎样应对这个局面,但许宜娜却坐不住了,她直接站起来与方远理论道:“方总,我不认可集团公司的这个处理决定!”

    许宜娜见方远不理会自己,变得更加生气,于是更大声音说的让全场的都听了个清楚。

    “我们一例客户投诉都没有收到过,集团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我不认可!”

    方远歪过头看了许宜娜一眼,淡淡地说了句:“你算什么东西,要你认可?”

    许宜娜不敢相信这种话竟会出自一个公司最高领导人的嘴里,她气得不顾仪态再次厉声质问着方远:“那集团公司的那个审计部又算个狗东西!谁给这帮祸害的权力来决定人事任免。”

    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就算是许宜娜这样再漂亮的女孩一旦真的生起气来,也会像河东狮吼一样令人胆颤,出于对许宜娜的担心使我忘记了自己的处境,赶紧上前安慰着她的怒火,而张爱玲等一些年龄偏大的员工们,则一起劝说着许宜娜阻止事态进一步扩大。

    反观方远,他却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脸上还多了一点邪佞的笑容,就像在享受许宜娜这份气急败坏的样子般的笑容。

    过了一会,方远站起了身,对着众人简单说了俩字“散会”,于是在众人利剑般的目光中离开了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