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俩洗了头,穿着当初卖房子的工装,把皮鞋擦的锃亮,散发着成功人士的人模狗样儿。

    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车终于见到了大舅,他还是那副“龙头老大”的样子,深秋时节只穿着一件长袖衬衣,里面套个黑背心,刺青纹龙隐约从胸口露了出来。

    大舅捏着我肩膀生疼,“欧呦!(xj人打招呼的方式)大小伙了嘛!”

    “哎!贼个巴郎子四谁?(这个小伙子是谁)”我大舅摸着狗蛋的“呆毛”。

    我给大舅介绍了一番,隐瞒了狗蛋当初沉迷网游的那段“黑历史。”狗蛋傻不溜秋地对我大舅喊了一嗓子:“大舅好!”

    “你丫傻子吧,叫叔!”我捅了捅狗蛋。

    “大叔好!”

    “……”

    “好好好!”我大舅用他那条“青龙臂”揉捏着狗蛋的脸,看上去就像兽医在给畜生看病。

    大舅开车带我们往郊区走去,一路上都在夸我现在长大了,能顶个人用了。至于为啥是郊区,我也不好问,毕竟现在是我在找工作,不是工作在找我。

    一路颠簸,终于来到了荒郊野外的一栋三层楼,古香古色的建筑仿佛回到了500年前,门楼牌坊上刻着四个鎏金的大字“盘龙山城”,门迎一路小跑过来开车门敬礼,脸上挂着职业级的微笑。

    “哇靠!这名字牛/皮!”我看着这四个刚劲有力的大字,由衷地感叹着,比我知道的任何一个房产项目名字都要高大威猛。

    销售大厅内采用的是仿古装修造型,深色厚重的实木装修散发着笔墨书香的气息,几副巨大的毛笔字挂前方,虽然这些字我一个都不认识,但光是站这都感觉自己变得更加有文化了。

    总经理办公室内,一个留着圆寸发型,个头不高,有点“墩圆”的人正在低头专心地写着毛笔字。

    “老卫!写字(chua)呢么,喝酒起撒!(xj话,别写字了,喝酒去!)”大舅打招呼的方式一股羊肉串的味道。

    “哎哟!老王!好好好,快坐!快坐!快坐!”卫总的眼睛圆圆的,笑起来眯成了一条缝,脸上的笑纹很深,一看就是练过的。

    卫总给我的感觉就是“圆”,他不胖,但是很圆,圆圆的脑袋,圆圆的眼睛,圆圆的腰身,浑身散发着一股文化人特有的气场,但是气场也很“圆”。

    通常我们这种人一百年以后那叫“去世”或者“嗝屁”,但卫总这种人一百年以后应该称为“圆寂”,不过我觉得气场都有点“仙化”的他说不定能活好几百年,和土地公差不多。

    大舅把我和狗蛋介绍给了卫总,卫总围绕着我俩转了几圈,边打量边满意地点着头,随后伸出了一双圆乎乎的手,“鄙人姓卫,卫星的卫,全名卫仲道(注:1作者有话说),介年头肯做介个行业的年轻人不多啦!真四好啊!”他讲话带点jx口音。

    他不说我都知道肯定是卫星的那个卫,因为卫星都是圆的。

    这个项目卫总并不是老板,股东是几个台湾人,一年来不了几次,大部分时间都在台湾喝喝茶养养花。而卫总,则是全权负责整个项目的老总。

    寒暄了几句就回归正题,卫总也说起了普通话。

    “年轻人,听说你是从bj回来的?”卫总笑眯眯的眼睛变成一道圆弧。

    “是啊,卫总,我俩以前都是做房产销售的。”我回答。

    “不错不错!”卫总笑起来像个菩萨,通常他这种人最讨两类人喜欢,一类是外地人问路的,一类是走南闯北“丐帮”的,有句话叫“乞丐最会看面相。”卫总这种人如果走在大街上,绝对是乞丐眼中的“顶级客户”,客户中的霸主,霸主中的王者,问他讨钱准没错。

    卫总讲解行业的方式很特别,从生命的起源讲到人类的诞生,从年少时的无知讲到迟暮的晚年,又从灵魂的升华讲到人类的轮回。从生到死再到重生被他讲了一个轮回圆了一个来回!末了问我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天南,你怕不怕?”

    我愣在了原地,心里想着“这文化人想问题咋和正常人不一样涅,卖个房子怕毛啊?”

    况且这辈子我什么都不怕,只怕“穷。”

    “不怕!”我指了指狗蛋,“他也不怕!”

    狗蛋两眼无神地看着我们,以他的文化水平应该从生命的起源开始就听不懂了。

    “不过…我想先看看户型。”

    我这人做事还是比较谨慎的,吹牛的事情我不常干,但偶尔干,这个项目虽好,但万一卫总这种文化人设计出那种“创意逆天,逼死强迫症的”户型,恐怕也只有“桥吉拉德”能卖得出去。(注:桥吉拉德是那个年代的销售之神,世界第一的汽车销售员,平均销售6辆车/日)

    “好好好,可以!”卫总拿起对讲,“燕子,把碑型图拿来。”

    我心想着“啥玩意图”,但初次见面谨言慎行,反正过会看了就知道了。

    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女式西装的妹子拿着资料走了进来,她把资料轻轻地放在我面前桌子上,温婉一笑地招呼了一声,“您好。”

    “姐姐好…”狗蛋竟然会抢答了,我被噎了回去。

    资料上的效果图显示项目地址坐落在一片绿树成荫的山脚下,背山面水,还有一条河流围绕,像一处世外桃源,非常就有居住的**。

    “哇靠,南哥,我觉得靠谱啊!”狗蛋悄悄地说,我赞成地点点头。

    “嗯,应该好卖。”我问着卫总,“卫总,均价怎么样?”

    卫总还是笑眯眯的样子,“我们这行是要看区域的,不同区域里甚至都会有一户一价的情况。”

    呵,还搞一户一价政策,这南方人做生意就是讲究。

    于是继续往下翻,但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后面几页全是关于石材部件的介绍,有的石材像官帽的形状,有的像罗马柱的样子,而有的,就是一整块长方形的黑石材,上面写着“顶级sx黑”。

    我心里犯起了嘀咕,“这啥玩意?盖房子不是用钢筋混泥土吗,怎么就变成石头了,又不是石器时代。”

    当翻到最后一页时,是一张组合成品图,突然感觉到身体一阵发麻,脑中嗡嗡作响。

    “这…这咋那么多墓地啊!”我惊呼,狗蛋凑过来看了眼,“哇靠!买房子送户口听说过,送墓地还是头一回听说!”

    在一旁抽烟的大舅骂着我俩,“哎哎哎!你们胡逑佛撒涅(胡说啥呢),撒人会把房子盖墓地起撒。”

    “不是啊,大舅,这不是房地产啊,这是墓地啊…”我拿着彩页给我大舅看了下,“这…这东西还能卖啊?”

    “这咋就不四房地产了,阴宅不四房子吗!管你多大老板多大官!死了一蛮子(统统)住哈这儿!”大舅讲话向来一股孜然味,味道冲鼻,道理粗俗,但一针见血。

    “哎!老王,听娃这意思,你连我们是做啥的都没给他们讲过啊!”卫总批评我大舅。

    大舅扬着胳膊说:“欧后,我以前佛过的撒,这娃娃脑子么有自己忘哈了。(说过了,这娃没脑子自己忘了。)”

    我仔细想想,隐约记得以前在bj时候大舅给我说过他一朋友是搞墓地的,当是还说这个行业好。可当时我哪想过那么多啊,听到“做墓地的”我只能想到“恶灵骑士2”里的那个守墓人,白天挖墓坑晚上骑着一个眼睛会喷火的幽灵马。

    再看看卫总,别说幽灵马,我宁可相信他每天都在炼丹,又大又圆的仙丹,吃一颗可以长生不老…

    这时的狗蛋嘴巴张成一个o形,两眼迷离地看着我。

    “哦,呵呵,没事没事,天南,那你可得好好考虑考虑,年轻人做这个行业的不多,但里面的门门道道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讲清楚的,一切皆看缘分…”卫总和蔼地看着我,说这话的样子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像土地公一样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风中。

    我脑袋直冒汗,信息量有点大一时没法接受。

    若同学问起我回xj后的工作我该怎么讲?

    这东西怎么卖?难道大街上拉个人“您好,请问您家死人了吗?”

    成交以后是不是还要给客户烧纸,顺便说“回头记得把满意度调查表托梦给我哦,亲!”

    无从下手啊…

    整天都要和死人打交道吗?

    哇靠,不敢想象,细思极恐!

    卫总并没有说服我的意思,他这个人信佛,“随缘”是他的做事风格。

    一切相遇皆为缘,缘起时则相依,缘灭时则相离。

    “卫总,您做这个行业多久了?”

    “十几年而已…”他说的云淡风轻,像十几天。

    “您当初为什么做这个行业。”

    卫总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他说:“我信佛之前是个作家,走遍很多地方,见过人间很多痛苦之事,那时的自己很愤青,总想靠着写作改变这个世界。”

    他脸上的笑容逐渐回复平静,直言不讳地说:“我努力过,但是失败了,世界还是那个世界,痛苦还是那个痛苦,我无能为力。”

    “因为人太渺小了,人也太坏了,如果我不能帮助别人,那起码我可以让他们人生的最后一程走的更有尊严,于是我就是现在的我了。”

    卫总这番话说的很熟练,想必经常有人这样向他问起。

    “改变这个世界。”这句话印刻在我的心里尘封多年,如今在卫总的嘴里听到时候引起了我的某些共鸣。

    我这人从小就喜欢看武侠小说,懵懂年少时的梦想就是成一个像杨过一样的大侠,行侠仗义惩奸除恶,与小龙女谱写一曲旷世的恋情…

    随着年龄的渐长,越来越感觉到无力,心里曾经那份大侠的美好愿望也逐渐被隐藏,一个不会武功的大侠是无法拯救苍生的,于是当个大侠的梦想变成了当个大款。

    但共鸣只是共鸣,愿望也只是愿望,我现在首要担心的是明天的饭钱与旁边这只狗蛋,对于墓地销售来说待遇并不会比房产地,但我明白自己过不去的只是心里那道坎。

    “你觉得咋样?”我低声问狗蛋。

    “你做我就做!”狗蛋的眼神迷离,问他也是白问。

    “撒尊不尊严,看谁皮蹭了一蛮子囊哈起,立马悄悄哈!(谁不顺眼打谁)”大舅的一把孜然把我拉回了现实,对他这种干了几十年工程的大老粗来说,谁拳头硬谁有道理。

    我思考了很久,对卫总说:“卫总,能不能让我看一下项目。”

    卫总依然耐心地笑着答道:“没问题!”

    他随后安排了刚才送资料的那个女孩子为我俩做一次“园区导览。(相当于导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