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所有事情都已尘埃落定之后,大家的工作重新步入了正规,如今时值盛夏,盘龙殡仪馆在大家的努力之下业绩蒸蒸日上。

    忙碌了一天之后的我独自坐在场馆的在水池边,拿出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就着暮色下黄昏的光晕看了起来,这一页记载了卫总曾对我说过的众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蕴盛…

    据我了解这句话出自于梁简文帝的《菩提树颂序》,原文是“悲哉六识,沉沦八苦,不有大圣,谁拯慧桥。”

    短短几个字,涵盖了我们痛苦的根源,而每一次我遇到的“劫”,也都意味着每一次的重生。我轻叹一口气,合上了笔记本,回忆在殡仪馆这段时间的经历,回想起了曾经历过的各种生离死别的场景,暗自叹息着人生来不易,活着更不易的道理。

    “大傻子!快一点走啦!”许宜娜催促着我,今晚公司有一个大型的聚餐活动,据说是为了迎接一位新的股东,而盘龙山城旗下的所有单位人员都要参加,我们殡仪馆也受应邀在内。

    狗蛋刚拿到驾照不久,他开着公司配给我们的那辆破面包车吭哧吭哧地开往了王朝酒店。

    在车上,狗蛋念叨着:“嚯!这新股东可以啊,搞他妈这么大一派头!为了今儿这顿我从昨晚开始就没吃饭了,这次非把饭店给他吃空了不可!”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墓地公司那边的同事呢。”施海棠略显期待的表情说着,如今的她再也不怕见人了,做事时也有一种对任何事情都充满期待的好奇之心,就像脱下了曾经的包袱,生命中重新开出了嫩芽。

    我们就这样一路聊着天,把面包车开到了王朝酒店的正门,一位戴着高礼帽,训练有素的门童立即小跑了过来,但是当他看见我们面包车上印着“殡仪馆”几个鲜红的大字以后面色聚变,像吃了苦瓜一样,不过还是憋着脸为我们拉开了面包车的门。

    “您好,欢迎光临,请让我为您泊车。”门童鞠躬道。

    狗蛋像大款一样把手中破兮兮的车钥匙轻轻一甩,丢在了门童的手上,不过当我们跨进了酒店以后,却又被叫了回去。

    门童面带歉意地对狗蛋说道:“对…对不起先生,您的车…”

    “啊?啥事啊?”狗蛋问道。

    门童小声回答:“您的面包车是手动挡的,我平常帮客人泊车都是自动挡的,您这个…我不会开…”

    “哇靠!”狗蛋撇了撇嘴,很不情愿地转身回去,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面包车晃晃悠悠地停到一堆百万豪车之中,一眼望去“殡仪馆”那几个鲜红的大字很是扎眼。

    大家是第一次来这种高档场所,都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这里瞧瞧那里看看,依次趴在大厅的白色钢琴上合影留念,我几乎都感受到了背后服务员投来的火辣辣的目光。

    我们来到二楼,这里有四个可容纳近百人的宴会厅,而我根本连问都不需要问,循着声音就能找到哪个厅是我们公司的人。

    笑得最大声、最吵闹的那个保准没错,宴会还没有开始但会场已经被这帮人搞成了自由市场。

    张爱玲的团队现在越加庞大,人多得都快组成了一个加强排,一边是清一色的小伙子,他们大声对服务员催促着:“姐姐!饮料没有啦!再抬几箱子过来!”

    另一边则是老杨头他们的“中老年销售大军”,一点也没有“最美不过夕阳红”的端庄仪态,他们大声吹着牛皮,调侃着大山,工程部的老李提着酒瓶,拉着老杨头粗着嗓子吼道:“哎老杨你别光顾着吃啊,也不怕噎死,来来来喝酒!”

    喝多了酒的俩老男人端着酒瓶单脚踩凳,弓着身子一饮而尽,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众人在下面高唱起了祝酒歌。

    “伊力特曲敬朋友呀,不喝酒别夸我的xj好!”唱得比哭还难听的祝酒歌侵蚀着大厅的每一个角落,空荡的碗盘之下像极了我们做销售时经常对天长啸的一句豪言壮语: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每当服务员端着镶着金边的精美菜品放在自助台时,仅仅不到一分钟的就被我们扫荡一空,以至于后来服务员小妹实在忙不过来,又从后堂调来了几个穿着厨师服的员工直接把不锈钢桶提了出来,整桶整桶的上着菜。

    他们把五星级餐厅吃成了自助火锅,满大厅的空气里弥漫着酒味、烟味与人群阵阵的哄闹声。

    “哎哟喂!这小伙谁啊?咋恁帅咧,来来来拥抱一个!”张爱玲眼睛最尖,第一个就看见了我,算起来从我调到殡仪馆之后有小半年没有见过她了,好歹也算当初的竞争对手,争来抢去那么多年,如今就算是对手也打出了感情,我俩紧紧地拥抱了一下,像当年一样吹起了没羞没臊的牛皮。

    “哦嚯!这不是张爱玲小姐姐吗?我刚差点没认出来,不仔细看还以为谁家带的大闺女呢!”我也当众撩拨着她那颗四十来岁但心理年龄依然十七的小心脏。

    “哟哟哟!不亏是把我们娜娜拐跑了的人,你瞧瞧这小嘴说话时就像抹了蜜一样甜,你们说对不对?”张爱玲口无遮拦的对她部下们开着我的玩笑,而许宜娜则被羞得把头埋了起来。

    “娜娜呀,自从你主动调离到殡仪馆以后,你和天南的事情都在我们这里传开啦!”张爱玲大大咧咧地拉着许宜娜的手续起了旧,而她们正说着,餐厅周围响放起了音乐,只见燕子穿着小旗袍走上舞台,许久不见她也学会了化妆,看起来更有一种小家碧玉般的古典美态了。

    “各位小伙伴请安静,宴会马上开始。”燕子温柔的声音从环绕音响中传出,瞬间抓住了大家的心,大家顿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目光盯向了舞台。

    燕子大声说道:“掌声有请盘龙山城总经理方远先生!”

    台下掌声四起,方远大步走上了舞台,还是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派头十足地对着大家轻轻招手。

    “哇哦!这就是总经理呀,第一次见,真是年轻有为啊!”施海棠情不自禁地感叹道。

    我与狗蛋对视一眼,相顾漠然,鼻腔里同时发出了轻哼:“什么玩意…”

    方远清了清嗓子,对着话筒说道:“盘龙山城与盘龙殡仪馆的各位伙伴,经过我与董事会的沟通,现如今决定为公司引进一位本地的股东,希望在今后的合作当中使我们企业如虎添翼,蒸蒸日上!”

    齐刷刷的掌声,方远露出满意的微笑,“下面掌声有请,新股东钱四先生与南宫梅女士!”

    方远的话音刚落,全场的员工都炸开了锅!而我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此时就连舞台上的燕子此时也是一脸的惊愕,看样子方远把这个消息封锁得很死,不到公布的那一天他与谁都没有说过。

    许宜娜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一位身着唐装,朱颜鹤发的老人从幕布后走了出来,我心里一惊,果然是钱四爷!那个当年扬言要打断我腿的人。但经过那次事件,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这个人做的绝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也就是江湖中俗称的“黑道”。我不明白方远为什么要和这种人混在一起,但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却使我的心头一颤,很多回忆像决堤的洪水般涌入了我脑海。

    板平板平的身材,瘦小得就像风中摇曳的小草般令人疼惜,但却又有一种狂风都无法将之拔起般的坚韧。梅子今天经过了精心打扮看起来成熟了不少,就连气场也与以前完全不同,高高盘起的发髻配合着黑色修身的晚礼服越发光彩照人,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休闲鞋牛仔裤的稚嫩女孩子了,甚至就连眼神也有了一种自信的神色,气质出众,我也不知道这种转变对她来说到底是算好还是算不好。

    不得不说梅子登场时的光彩已掩盖过了钱四爷,台下曾经认识她的人无一不发出惊讶的嘘声,转而变为了热烈的掌声,人群的议论一浪高过一浪。

    ------“她也是新的股东吗?看起来好年轻啊!”

    ------“你新来的吧,她都不认识,这姑娘曾经是做销售的,她创下的一单一百万的记录到现在还保持着!”

    ------“哇!一单就做了一百万啊!这也太太太牛皮了吧!”

    ------“你懂什么,看看人家那长相,哪一点卖不了一百万了?”

    人群里议论纷纷,说过什么的都有,甚至还听到了关于靠“身体上位”的言论,但是这一切也只有我知道,不论她今天有多么成功,也绝不是那种靠着“身体”上位的女孩,她比我认识的任何一个人都聪明,都好学,都有天赋,只不过她曾经小时候那段悲惨的经历耽误了她的前十几年,但我知道今后的她一定会一步一步的爬得更高。

    但我也观察到了施海棠与狗蛋他们的脸色变色越来越难看,我们五个人谁也没有忘记当初梅子对刘月琴一家的所作所为。

    方远伸出手做了个安静的手势,议论中的人群顿时打住,“下面有请钱四先生,钱总为大家讲话!”

    掌声四起,而钱四爷说的话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我眼里始终盯着梅子,直到燕子极具吸引力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下面宣布一则人事任命。”燕子说道:“经总公司董事会商议决定,即日起聘请南宫梅女士为盘龙山城墓地,盘龙山城殡仪馆两家公司的常务副总,负责公司经营与一切对外事务,此任命自发布之日起生效。”

    “哇!!!”台下人群顿时发出捂不住的惊呼!但是很快被雷鸣般的掌声给覆盖了下来。

    副总!我暗暗惊叹!梅子这次到底是什么意思?自从上回她带着人来殡仪馆找刘月琴要账的事以后我再也没有联系到她过,虽然我知道她是迫不得已跟着钱四爷去“混江湖”,但如今却又回到了这里,这一切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但是我却没有开口去问的机会,此时宴会已经开始了,梅子与方远、钱四爷、财务主管等公司领导坐在了“领导席”的那张桌子,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她,看着她面带轻松地与方远有说有笑着敬着酒,这是我第一次见她喝酒,但从她端酒杯优雅的姿态中可以看得出来她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场合。

    许宜娜的面色变得很不好看,我安慰她道:“我们快吃吧,吃完早点离开这。”

    看着曾经生命里对自己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同时出现在了一个场景中,我的心里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