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治河之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388章:治河之道

    拓跋接报,犒赏将士们的大司马已带着丰厚的赏赐,在途中。

    皇帝并命拓跋加紧打造船只,到时渡江去收复刘宋。

    拓跋昨日在军营,选了五百矫健者,让大家排练军舞。

    隔日一早,便陪顾倾城出去广陵城游玩。

    那日倾城匆匆而来,只见木樨花满城飘香,也没来得及欣赏广陵景色。

    “如今虽已晚秋时节,广陵江涛仍然蔚为壮观,我先带你去曲江看看。”

    拓跋挽着倾城出门,也不管别人惊讶的目光。

    “广陵涛闻名遐迩,便去瞧瞧,是如何壮观。”顾倾城正有此意。

    广陵涛如此出名,正值时节,顾倾城早就想一睹为快。

    现今两军交战,飞鹰大将军出行,可比在平城威武多了。

    为了确保大将军安全,拓跋身后不但有将军们相陪,还随时带着百名精英护卫。

    李弈也带着御林军紧紧跟随,陛下交代要他们护卫郡主安全。

    难得顾倾城来了广陵,冯熙和花木兰还有拓跋丕铁铖等,也陪着一起出游。

    拓跋月白轻装外披绛色大氅,英姿潇洒,威风凛凛。

    顾倾城月白蜀锦绣缀樱花瓣的衣裙,领口袖口皆缀上白狐毛,高贵典雅,外披深紫斗篷。

    妖娆的深紫色斗篷,衬托着纯净的月白蜀锦绣缀樱花的衣裙。

    再添上领口衣袖的白狐毛,就像月夜下的魅灵,光这身姿就勾魂夺魄。

    更何况顾倾城还有张倾国倾城的脸。

    两人骑着雪驹与魅影,并辔而行。

    白马金鞍,英雄美人,衣饰亮丽。

    委实是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亮瞎人们的眼,羡煞了多少路人。

    路人皆驻足观看。

    瞧见那么多将士簇拥的人物,自知是至尊贵之人。

    但还是好奇的询问,那两个神仙般的人物是谁?

    “你们不知道?那就是大魏的高阳王飞鹰大将军。”

    “那个天仙般的美人呢?”

    “那可是大魏名动天下的安平郡主。”

    “噢……那就是安平郡主呀,听说书先生说过,果然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啊……”

    “啧啧啧……就像画里头走出来一般……”

    “不对不对,应该像是天上掉下的神仙……”

    “真是一对神仙美眷啊……”

    人们艳羡不绝,啧啧称赞。

    拓跋丕瞧着他们俊男美女,郎情妾意,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低低嘟囔:“神仙美眷?有什么好神气的!”

    他身旁的铁铖瞧在眼里,听在耳里,知道拓跋丕不满意姐姐与大将军在一起。

    原本与他没有了隔阂,见他那副样子,心里又生出不快。

    拓跋丕也仿佛有脾气没地方出,与铁铖大眼瞪小眼。

    “臭猴子,你看什么看,小心我把你眼睛挖出来!”拓跋丕冲铁铖发脾气。

    “我郡主姐姐与高阳王大将军,天生一对,神仙美眷,碍着你什么事了?你发什么臭脾气!”铁铖低低冷哼。

    “爷就是看不顺眼,怎么了,你敢有意见?”拓跋丕咬牙切齿的凶铁铖。

    “嘻嘻嘻……有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铁铖却开始嘻嘻嘻的笑。

    拓跋丕心里更加恼怒,不怀好意的冲铁铖道:

    “铁疙瘩,你真以为自己是硬骨头啊?你可别忘了,你这身贱骨头,没有爷帮你挡着,可真成百炼钢了!”

    铁铖想到他当日的相护,才默默垂首不出声。

    拓跋丕这才满意的笑了。

    尽管广陵刚刚经历战火,却并未见战争带来多大的灾害。

    不过是广陵主权易主罢了。

    而老百姓,依然歌舞升平,灯红酒绿。

    拓跋对老百姓的爱护,由此可见一斑。

    倏然……

    顾倾城在人群中,瞧见一头戴帷帽的女子,薄纱遮面,在一群也是头戴帷帽的侍女簇拥中,静静的看着自己。

    发现顾倾城留意起她,才低头敛裙,与侍女转身离去。

    在她转身间,微风掠起她面前的薄纱,露出他的容颜和那黯然的眼神。

    眼泪,瞬间冲到顾倾城的眸子。

    那是刘子业。

    两军交战,他乃刘宋太子,此时此刻,根本不该潜入广陵城。

    难道,是为了自己?

    他收到消息,她来了江南。

    所以冒险,也来一见?

    “怎么了?”拓跋瞧见倾城眸子中的泪光。

    并顺着她的眸光瞧过去。

    心里微动。

    顾倾城见身边有那么多将军侍卫,淡然一笑:

    “没事,就是风刮进眼里了。”

    拓跋也微微勾唇,颇有些心照不宣。

    策马江堤,远眺湖江山色。

    山峦起伏,烟云缭绕。

    如今已晚秋,平城的草木早就显得枯黄萧索,而广陵却还处处郁郁葱葱。

    “江南如诗如画,小桥流水人家。”顾倾城由衷感慨,“果然放眼是泼墨山水画。”

    “如今不是最美时节,若是烟花三月,烟雾缭绕,那才是神仙般的美景呢。”

    身旁的拓跋笑道。

    “但我还是觉得,咱们的一揽芳华,才是阆宛仙境。”顾倾城低声道。

    “那是!”拓跋噙笑颔首。

    广陵城南曲江江段,因水道曲折,又受江心沙洲的牵绊,形成怒涛奔涌之势。

    故广陵涛闻名遐迩。

    他们一行来到曲江岸边,随行一面面魏字大旗迎风招展。

    岁近晚秋,寒风料峭,江边尤其风大,吹拂着他们的大氅和大旗。

    猎猎作响。

    江岸边早已有来自五湖四海的游人在观潮。

    人们看着这一对玉人,女的仙姿佚貌,不食人间烟火,男的英姿挺拔,举世无双。

    郎才女貌,无不惊艳。

    知道拓跋是刚刚夺取广陵的大魏高阳王飞鹰大将军后,人们怀着敬畏,主动退至一边。

    将最好观潮的位置,让给他们。

    拓跋身姿潇洒的先下马,再走到顾倾城的马前,情深款款的向她伸手。

    顾倾城的手搭在拓跋手上,微微一跃,便落在拓跋面前。

    他们相视而笑,拓跋更是旁若无人,与她挽手看江潮。

    前晚上下雨,雨后的阳光下,笼罩着一层蒙蒙的薄雾。

    眼前江波横卧,江面白浪翻滚,形成一堵几丈高的水墙,浪涛轰隆隆响,好像闷雷滚动。

    浪涛越来越近,犹如千万匹白色战马齐头并进,浩浩荡荡飞奔而来。

    那声势如山崩地裂,好像大地都被震得颤动起来。

    江边人声鼎沸,人群沸腾欢呼。

    霎时,潮头奔涌西去,可是余波还在漫天卷地般涌来,江面上依旧风号浪吼。

    “今年浪涛不知何故,竟然延后,似专等我的倾城到来观赏。”

    拓跋回眸看着倾城道。

    顾倾城也回眸,脉脉含情的看了眼拓跋。

    再看着波澜壮阔的江涛,看着那浪卷波涌的雄姿,感慨道: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广陵涛其势浩大,蔚为壮观,确实值得一观。”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江南终不还!”拓跋豪气干云道。

    看着滚滚江水,又踌躇满志:

    “倾城,此战若能南北一统,未来的百年,百姓将不用再受战火涂炭,大家便可安居乐业了!”

    “战火无情,生灵涂炭。我只希望,速战速决。”

    免得我担心你,为你牵肠挂肚。

    顾倾城看着豪气干云的拓跋,最后那些担心的话,留在心中。

    “倾城,我说过,会为你打一片锦绣江山,让你做天下最尊贵的女人。”拓跋道:“我一定努力做到。”

    “拓跋,天下于我何用。我只要我们平平安安,幸福在一起,此生足以!”顾倾城道。

    “我的娘子,太容易满足了。”拓跋握着她的手,放嘴上吻吻。

    看着白浪滔滔,顾倾城又不禁喟叹:

    “水能载舟亦能覆。说得真不错。观浪涛着实壮观,但若过犹之,像黄河水患,每年那么多灾民流离失所,真是苦不堪言。”

    “是啊,人类逐水而居,黄河长江养育了人类,同时也摧毁了人类的家园。

    千万年来,历朝历代,都不遗余力的治水,大禹之父鲧,因治水不力而获罪,葬身羽山。

    而大禹则三过家门而不入,十三年耗尽心血与体力,总算是疏导了黄河淤塞,治理了河患,完成治水大业。

    但河水之患,终究是后患无穷,屡治屡灾!”

    顾倾城默默点头,半晌后,遂看着拓跋,道:

    “你知道,我的身体有别于常人,奶娘他们说,我出生不到三月,便能说话走路。

    为免王家屯的村民有所怀疑,师傅便带我到处行医。”

    拓跋握着她的手,含笑道:“所以你当年不过几岁年纪,便能给我治伤缝针,我当时真的觉得不可思议。”

    却有些意外,倾城偏偏在此时,提起幼年之事。

    倾城像知道他心中所想,看着浪涛,回忆着当年一些情景:

    “师傅通常与我出外行医,铁爷爷和上官姑姑便会随行保护,照顾,蝴蝶谷只留下奶娘和秦姑姑留守。

    有一年,我们在黄河边给人瞧病,适逢黄河洪患,周边的城镇和村庄皆淹没,人们家园被毁,也有很多人被汹涌而来的滔滔洪水冲走。

    我为了去拽一个眼看就被洪水冲走的人,连自己,也几乎被滚滚洪水卷走。

    好在上官姑姑挥鞭卷住我的腰,与铁爷爷拼命的拉着,才将我救回来。”

    想起当年那一幕幕,顾倾城又不由得想起师傅奶娘他们。

    “那不是很危险?”拓跋心疼的抓紧她的手。

    “确实险象环生。”

    顾倾城叹口气,再微笑道:

    “我当时年少气盛,想着我小小年纪,就能治病救人,甚至……能起死回生。

    人们都说黄河是条龙,既然龙患病作恶,我怎么就治不了黄河之患了!

    所以后来,我便和师傅他们,几乎整整一年,一直沿着黄河而走。

    从上游至下游,又去查看了长江,希望能有什么法子,可以治疗河患。”

    拓跋眸眼潮热,静静的,与有荣焉的看着她。

    终于明白倾城为何会突然说起小时候的际遇。

    她说至此,又看着浪涛道:

    “这广陵江涛,便是城南曲江江段,因水道曲折,又受江心沙洲的牵绊,才形成怒涛奔涌之势吧?”

    拓跋默默点头。

    顾倾城又道:

    “为人治病,需得望闻问切,才能对症下药,这治理河患,亦同理。

    所以我们得出的结果,究其原因,除了河床泥沙淤积,河道弯曲,不能畅顺流通,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治理黄河与长江同理,若能寻到关键病因,便能把黄河与长江千万年来的祸害解决了。”拓跋点头道。

    再充满期待的看着倾城,问她:

    “然则,你和师傅他们,在黄河游走了一年,又查看了长江,应该知道河患的病因,知道如何对症下药了?”

    “治沙,防洪。”

    顾倾城说了四个字。

    再看着滔滔巨龙,把她和师傅们的见解告诉他:

    “黄河上游,土地荒漠,水土易被浪涛冲跨,应广植草被,合理放牧。

    而中游含沙量大,究其原因,是黄土高原土质疏松,植被破坏,土壤裸露,一遇暴雨,水土流失尤其严重,至黄河泥沙大增。

    更应在中游植树造林,防止沙土流失,建造水库。

    下游乃地上河,河床宽坦,水流缓慢,泥沙大量淤积,至河床越抬越高之势。

    所以治理黄河关键,便是治沙,防洪,减轻河床淤泥,修建大坝。

    而长江流域,洪水泛滥,乃水道不畅,川江急流险滩,荆江九曲回肠。

    除了要修筑水库,裁弯曲直,还需退田还湖,修建大坝。

    如此,便基本能解决千万年的河道之患。”

    拓跋默默点头,而后看着滔滔江水,沉吟道:

    “这种草植树,修建水库河堤,从黄河上游至下游,绵延千里,长江亦然。

    财力物力,每样,都是浩大工程。这黄河与长江的恶疾,恐非一朝一夕,才能治愈。”

    “所谓病向浅中医,哪怕不能一下子根治,若能行动去治的话,起码不会令病情恶化呀。”

    拓跋握住她的手,嘉许的点头:

    “你说得对,即便工程再艰巨浩大,为了子孙后代,造福世人,既知河患的病因,便当治理!”

    两人相视而笑。

    观江涛,谈论一番治河之道,他们顺道到城南一处没浪涛的港湾。

    那是大魏临时的造船基地,拓跋命人将江南会造船的师傅都搜罗过来。

    此刻工匠们正在造船。

    叮叮当当,忙个不亦乐乎。

    拓跋勒住马,与倾城下马,招呼将军们,一起去看看那些工匠做的船只,看看质量如何。

    “叱卢老将军!阿布汗!”拓跋头也不回的叫道。

    身后便有两把声音回应:“末将在!……”

    盔甲铮亮,体魄矫健,络腮胡子的鲜卑族将军阿布汗,和依然是老当益壮的叱卢老将军,两人疾步走到拓跋身前。

    拓跋看着那些正在打造的船只,对他们道:

    “两位将军,你们负责监督造船,可得抓紧工程进度。”

    “是……”两人抱拳领命。

    拓跋又问叱卢将军:

    “叱卢老将军,你经验足,你且说说,二十万大军渡江,需船多少?需时多久?”

    叱卢抱拳,恭谨道:

    “回大将军,至少一次需渡过一万人马,方可在南岸立足。”

    拓跋默默点头。

    叱卢才又继续:

    “每船以人马各五十计,则至少需五百船之数。”

    “五百船?”

    拓跋嘴里喃喃,而后招来个工匠师傅问:

    “师傅,五百船,像你们这般进度,需时多久?”

    工匠师傅恭恭敬敬的答:

    “回殿下,冬日将至,日短夜长,油漆也干得慢,五百船日夜赶工,最快,也起码……需时三月左右。”

    “好,辛苦你们了。”拓跋点点头,让他退下。

    叱卢接着又道:

    “未来三月,冰天雪地,每日渡江,船只往来,最多……也只能五个来回。”

    拓跋略为沉吟,点头道:

    “正好!咱们就避开寒冬,春节过后,春暖花开,立即渡江。只需有十万人马渡江做先锋,大军随后跟进,即可踏平刘宋!”

    “大将军放心,末将一定紧密监督,按时完成造船!”阿布汗粗着嗓子道,“一定把殷孝祖给打趴下,灭了刘宋!”

    “好,勇气可嘉!”

    拓跋看着粗狂的阿布汗嘉许道。

    而后,两位将军悄然退至拓跋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