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呀妈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以往见到时红要的时候,无论什么场景,他总是把自己打理的很规整。

    但现在,白大褂皱巴巴,灰白发乱糟糟,脸上染着莫名的颜色,犹如一个花脸丑角儿,一改往昔的给人的感觉,只是语气依旧是不乏丝毫情绪。

    往好了的说,叫沉着冷静,往坏了的说……算了,还是不说了。

    听到他的问话,副驾驶座的惠玲有些紧张,抬头瞅了瞅,又急忙低头,做出伤心的模样,但抓着安全带颤抖的手却暴露了她的心情。

    也不知道时红要看到没有。

    好在有吴立国,一边点头应着一边把时红要往车上塞:“快点,刚才你老师也说了,现在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可是你妈只有一个,急性病,需要做手术,还在医院里巴巴地等着你这个唯一的家属签字儿呢!”

    呼啦,哗哗,砰!

    开门,推搡,关门。

    时红要就仿佛被丢进来的麻袋一般,啪地一下倒在座位上,衣服脏乱,脸正冲着顾苍。

    熊眼瞪人眼。

    随即,时红要就规规矩矩地坐起来,掸了掸衣服上的褶皱,又对比着车窗,拢了拢头发,至于脸上乱七八糟的颜色,他仿佛看不见一般,弄完之后,就低着头坐着,皱着眉头盯向前排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之间的位置,怔怔出神。

    仿佛有种无形的灵压,压制住旁边的顾苍。

    很危险的灵压,仿佛一触即炸。

    于是,善于审时度势的顾苍非常聪明地收回掏鱿鱼丝的熊爪子,也学着时红要的模样,老老实实地蹲坐在座位上。

    车子已经开了起来。

    两边的景物开始急速地被甩到后面,很快,车子出了同仁大学,混入车流之中。

    就在这时,一只愣神的时红要突然来了句:

    “走错方向了。”

    “什么?”吴立国一愣。

    旁边的惠玲小声解释道:“老太太只办了人民医院的社保卡,时家从来都只在人民医院看病……”

    闻言,吴立国耸耸肩:“没办法,谁让老太太出事儿时候只有我在身边呢?我又不知道人民医院,你看前面没,我们要去的是秦晋医院。”

    “哦。”时红要应了声,继续愣神。

    顾苍在三人之间来回瞅了瞅,用熊掌揉了揉熊脸。

    跟小红交流真费劲儿。

    得亏了吴立国能跟他做朋友,更熊的是惠玲这样的女人竟然想嫁给他。

    啊啊啊,世界观都碎了啊!

    ……十分钟左右时间。

    车子在一家标有大大的“结婚登记”字样的民政局门前停下来。

    因为正好是靠近顾苍这边,所以看到第一眼的时候,顾苍觉得真不错,因为门前没有车,似乎人不多,正好符合时红要不浪费时间的心理。

    然而第二眼,他就看到民政局紧闭的大门。

    随即恍然大悟。

    今天星期天,民政局不上班的……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吴立国指了指这里对时红要和惠玲道:“到了,进去吧。”完了后自己下车,同时掏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之后,民政局旁边的小侧门那里,走出一个人,开口冲着吴立国招呼道:“吴队,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你这是……要再婚了?”

    “再婚你个头,我要是再婚了你嫂子不得托梦弄死我。”吴立国眉眼一低,苦笑了一声,然后指着下了车的惠玲和时红要说道,“这俩办证,别耽搁,这位可是华科院的,赶紧弄完了,人还要回去做实验呢。”

    那人一怔,然后急忙点头:“请进请进。”

    下了车之后,时红要仅扫了一眼民政局的标牌,然后目光就一只落在惠玲身上。

    此时听到那边招呼,也不说话,就这么默默地走过去,速度有些快,却是恰好超过惠玲,保持在惠玲前方多一步的距离。

    刚才一直被注视的惠玲顿时松了口气。

    三个人进去,顾苍留在车上。

    当然,车门锁死了。

    顾苍气的直哼哼,在车座上打滚儿,同时心里把吴立国和时红要在心里狠狠地咒骂了一番麻痹,整天就会用特权,社会啊社会,你为啥总是这么的险恶。

    无聊的顾苍躺下来,扒拉着装鱿鱼丝的箱子,爪子划在上面,撕扯出一道道痕迹。

    突然,他无意中看到民政局的对面,装着一个屏幕,此时屏幕上正播放着一则广告,眯着熊眼看了看,一行大字落到眼中:

    “八月二十一日,《leaguelegends》翼龙战队前队长ppt将签约逗鱼tv,届时将开展新闻发布会,发布会现场,全程逗鱼直播……”

    lol?

    顾苍脑海中闪过这款火遍华夏的竞技游戏,但他对这个游戏不太熟悉,自然也不清楚这个游戏的职业选手有多强,更不清楚……这个前队长ppt有什么名气。

    但这个时间,却让他警惕了一下。

    貌似自己和熊猫tv的签约发布会,也是那一天。

    碰到一块了啊……会不会有什么猫腻?

    熊眼一眯,嗯,有妖气。

    滴!

    车门锁响了一下,将顾苍惊醒。

    然后就看到时红要三人走出来,吴立国落在后面感谢人家,时红要和惠玲走在一起,前者正视前方,大步向前,后者时不时瞅一眼时红要,好像吃了蜂蜜一样,亦步亦趋地跟着。

    咔嚓。

    车门打开,吴立国却一马当先走过来,抓住顾苍的后脖皮儿就把顾苍拎到副驾驶座上,随后笑呵呵道:“人家小两口刚结婚,你在后面充什么电灯泡。”

    麻痹!

    单身熊没有熊权!

    顾苍怒视吴立国,爪子用力,呲啦一下又把坐垫扯下来一块。

    “可恶,你这狗日的熊猫……”

    呲啦!

    “马勒戈壁!”

    呲啦!

    “别,别撕了……”

    呲啦!

    “大爷,大爷我错了。”

    ……

    一刻钟后,车子到家。

    顾苍愤愤不平地从车上下来,小胳膊短腿儿跑得飞快,委屈巴巴地扑进秦伊人怀里,刚想撒娇,就被秦伊人抓住按在腿上,屁股撅起。

    下一刻,手掌落下。

    啪,啪,啪……

    每一次手掌的起落,都让顾苍浑身一颤,忍不住发出那经典的叫声……这样的叫声中,惠玲羞羞答答地冲着老太太喊了声:

    “妈。”